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8|评论: 0

斯特内斯库诗选

[复制链接]

331

主题

1267

帖子

103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306678
发表于 2017-9-3 13: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7-9-3 16:26 编辑

尼基塔·斯特内斯库(Nichita Stanescu,1933—1983),出生于罗马尼亚石油名城普洛耶什蒂。从小酷爱音乐。中学时,对文学发生浓厚兴趣。1952年考入布加勒斯特大学语言文学系。毕业后,他曾在《文学报》诗歌组担任编辑,结识了一批富有创新精神的年轻诗人,形成了一个具有先锋派色彩的文学群体。他们要求继承二次大战前罗马尼亚抒情诗的优秀传统,主张让罗马尼亚诗歌与世界诗歌同步发展。在他们的努力下,罗马尼亚诗歌终于突破了教条主义的束缚,进入了被评论界称之为“抒情诗爆炸”的发展阶段。斯特内斯库便是诗歌革新运动的主将。
斯特内斯库1960年发表第一本诗集《爱的意义》。之后又先后出版了《情感的形象》(1964)、《时间的权力》(1965)、《绳结与符号》(1982)等16部诗集和两本散文集。发掘自我,表现自我,为思维和感情穿上可触摸的外衣,是他诗歌的一大特色。他非常注重意境的提炼,极力倡导诗人用视觉来想象。在他的笔下,科学概念、哲学思想,甚至连枯燥的数字都能插上有形的翅膀,在想象的天空中任意翱翔。斯特内斯库被公认为罗马尼亚当代现代派诗歌的代表诗人。


斯特内斯库诗选
高兴译



追 忆


她美丽得犹如思想的影子——
她的后背散发出的气息
像婴儿的皮肤,像新砸开的石头,
像来自死亡语言中的叫喊。

她没有重量,恰似呼吸。
时而欢笑,时而哭泣,硕大的泪
使她咸得宛若异族人宴席上
备受颂扬的盐巴。

她美丽得犹如思想的影子。
茫茫水域中,她是唯一的陆地。



人类颂歌


在树木看来,
太阳是一段取暖用的木头,
人类——澎湃的激情------
他们是参天大树的果实
可以自由自在地漫游!

在岩石看来,
太阳是一块坠落的石头,
人类正在缓缓地推动------
他们是作用于运动的运动,
你看到的光明来自太阳!

在空气看来,
太阳是充满鸟雀的气体,
翅膀紧挨着翅膀,
人类是稀有的飞禽,
他们扇动体内的翅膀,
在思想更为纯净的空气里
尽情地漂浮和翱翔。




符号(之十九)


天使死了。
我没能将他抱住。
他变成水,在我指间流淌,
濡湿了我的膝盖,
洗涤着我那双
走路的腿,
以他离去的方式,
以他将我独自留下的方式,
以他永远奔跑的方式。




忧伤的恋歌


惟有我的生命有一天会真的
为我死去。
惟有草木懂得土地的滋味。
惟有血液离开心脏后
会真的满怀思恋。

天很高,你很高,
我的忧伤很高。
马死亡的日子正在来临。
车变旧的日子正在来临。
冷雨飘洒,所有女人顶着你的头颅,
穿着你的连衣裙的日子正在来临。
一只白色的大鸟正在来临。



充饥的石头


一头动物走来,
吞食岩石。

一只狂吠的狗走来,
吞食石头。

某种虚无走来,
吞食沙砾。

最后我走来
为了吞食这个回音

——什么回音?
——我也不知道什么回音。



致挖井人


别挖得太深,我对你说,
别挖得太深,别挖得太深,
不然,你会碰到天,
你会碰到天,
碰到另一重天,碰到另一些星,我说,
碰到另一重天,碰到另一些星,
而在天与星星之间,
你又会碰到地,碰到另一片地。




害 怕


只用一击,
我就能将她杀死。
她朝我笑着,
微微笑着。
她朝我的眼睛
抬起她那闪烁的眼睛。
她向我伸出手。
她笑着,微微笑着
甩动黑黑的辫子。
可我,只用一击,
就能将她杀死。
此刻,她开始说出
美妙、天真、诙谐的话语。
她好奇地望着我,
稍稍皱了皱眉头,
然后重又
笑着,微微笑着
明亮的眼睛
望着我的眼睛。
当我凝视她的时候,
只用一击,
我就能将她杀死。






枪由三部分组成:
上部,
中部,
下部。

上部由三部分组成:
上部的上部,
上部的中部,
上部的下部。

中部由三部分组成:
中部的上部,
中部的中部,
中部的下部。

下部由三部分组成:
下部的上部,
下部的中部,
下部的下部。

开火!




音乐

蓦然他们来到树下。
带着一把吉他
给夜晚留下
一道沉重的、三角形的影子。

随后他们开始歌唱,
乐曲向你伸出
它那冰凉的臂膀。

我望着大地,
望着大地深处
以便在你经过时看到你。

乐曲向你伸出
它那优雅的臂膀,它那冰凉的臂膀。
当它用拥抱,
用通常惟有夜色
会在幽暗中电击般
给予你的拥抱
拥抱你时,我没有察觉。

仿佛捕捞的一堆螃蟹
你用自己
款待了乐曲。

蓦然他们离开树下。
带着一把吉他,
带着从夜晚拔出,从夜晚撕下的
沉重的、三角形的影子。

当我朝你转过脸时,
我只看见一副沙砾擦亮的
骨骼。

哦,我的宝贝,我的至爱,
我的女人,
你来得真好。
我用万分的欣喜吻你的眉弓,你的胸膛,
你那装饰手的精致的骨头,
你那穿越永恒的瞬间的骨骼。





诗是哭泣的眼睛。
是哭泣的肩膀,
哭泣的肩膀的眼睛。
是哭泣的手,
哭泣的手的眼睛。
是哭泣的脚跟,
哭泣的脚跟的眼睛。
哦,你们,我的朋友,
诗不是眼泪,
它是哭泣本身,
非虚构的眼睛的哭泣,
必定会美丽的人
眼中的泪,
必定会幸福的人眼中的泪。



特洛伊木马


我是一匹用来对付自己的特洛伊木马。
我的肩膀占领了我的肩膀,
我的眼睛掠夺了我的眼睛。
我的心跳
淹没了
我的心跳,
我朝天空发出的声音
窒息了
我朝天空发出的声音。
我的生命
由于我的生命
无法存在。
我的爱情用我的爱情之马
驮着我的爱情
在城堡周围溜达。
我用我的刀片刺进我的刀片。
通报我诞生的瞬间
因为通报我诞生的瞬间而失语。
我恼怒自己的恼怒,
我欢乐自己的欢乐。
我希望自己的希望,
我哭泣自己的眼泪。
我存在的时候存在,
我不再存在的时候不再存在。



绳结(之三)


我的眼睛不再用泪水
而是用眼睛哭泣——
我的眼眶不断地生出眼睛——
为了让我平静,如果我能平静的话。

啊,我叫喊,
你们,我的手,
别再用手哭泣!

啊,我叫喊,
我的身躯,别再用身躯哭泣!

啊,我叫喊,
我的生命,你别再用生命哭泣!

我盖住了自己,
但裹尸布下
眼睛、手、身躯、生命
正乱哄哄地来回滚动。



绳结(之五)


仿佛看见山在哭泣,
仿佛在沙漠中读到思想,
仿佛死去但仍在奔跑,
仿佛昨天会在不久来临,

就这样我忧伤地站着,脸色苍白,头上冒烟。




非语词

他递给我一片叶,像只带指头的手。
我递给他一只手,像片带牙齿的叶。
他递给我一根枝条,像条臂膀。
我递给他臂膀,像根枝条。
他的躯干向我倾斜,
像棵苹果树。
我的肩膀向他倾斜,
像副多结的躯干。
我听见他的汁如何加快流动
像血。
他听见我的血如何加快上涨像汁。
我从他身边走过。
他从我身边走过。
我依然是棵孤独的树,
他依然是个
孤独的人。




一种结束

真正的手我并不伸出。
除了语词我不用手触摸任何东西。
不然,
被触摸的树会神奇地缩回体内,
就像蜗牛的触角缩回体内那样,
变成一个句号。
我不去触摸椅子。
不然,它会缩回体内,
变成一个句号。
我不去触摸朋友。
还有太阳,还有星星,还有月亮,
我什么也不能触摸。
尽管我恨句号,可是天哪,
我恰恰居住在句号里。



高兴,诗人,翻译家,《世界文学》主编。曾以作家、访问学者、翻译家和外交官身份在欧美数十个国家访问、生活和工作。出版过《米兰·昆德拉传》、《布拉格,那蓝雨中的石子路》、《东欧文学大花园》等专著和随笔集;主编过《诗歌中的诗歌》、《小说中的小说》、《水怎样开始演奏》等大型外国文学图书。2012年起,开始主编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和“十二五”国家重点出版项目“蓝色东欧”系列丛书。主要译著有《凡高》、《黛西·米勒》、《雅克和他的主人》、《可笑的爱》、《安娜·布兰迪亚娜诗选》、《我的初恋》、《梦幻宫殿》、《托马斯·温茨洛瓦诗选》、《罗马尼亚当代抒情诗选》、《水的空白》、《在严肃的虚无之光中》、《十亿个流浪汉,或者虚无》等。还出版有诗歌和译诗合集《忧伤的恋歌》。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