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1|评论: 1

醉酒的夜晚

[复制链接]

122

主题

322

帖子

1188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88
QQ
发表于 2017-9-7 22: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省平 于 2017-9-8 22:32 编辑
2 W3 W' O$ I& k& b
2 N2 C; P( I. P. _. M* A# D/ I# z
醉酒的夜晚
文/刘省平

' S# @+ |$ e; z  R/ H% u2 L

" x/ @! e- ?% Z8 s$ m6 }3 N% Z
    我从老家坐车先到杨凌,然后准备再转乘高速汽车回西安。刚走到售票窗口,忽然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那头传来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你好,文老师!我姓王,是咱们绛东村人,在宁夏银川的一个高中教书,暑假期间回了一趟老家……”我一听是老乡,便亲切地问道:“老乡,你好!欢迎你回到老家,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他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是这样子——前两天,我认识了咱们绛西村一个姓朱的老乡,他向我多次提说到你,说你是一个作家,已经出了好几本书,在咱们那一带影响力挺大的……所以,我很想认识一下你,不知道你今天在哪里?如果方便的话,咱俩见个面?”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请问,你这会儿在哪里?”他说:“我刚从咱们镇上坐上班车,一会儿到杨凌。”我立即回复:“呵呵,老乡啊,真是太巧了,我这会儿正好在杨凌客运站,不过马上准备坐车回西安了。”他笑了笑,说道:“那真是太巧了,咱们真是有缘啊。”我也笑着附和了一下,说道:“确实有缘——不过,我们一会在哪里见面呢?”他说:“你就在杨凌汽车客运站等我,我马上就过来了。”
    十几分钟后,我们在杨凌汽车客运站门口见面了。这位老乡比我大约年长五、六岁,留着偏分头,长得很帅气。我们才聊了几句,便彼此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他叫我文老师,我便称他为王哥。接着,我们一边说话,一边抽着纸烟,不知不觉就散步到了汽车客运站东边的火车站广场。王哥是一个很热情随和的人,跟我没有一点见外的意思。我们聊得很投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家常话。不知怎地,忽而就聊到秦腔。我们都很高兴,因为和我一样,他从小也是一个秦腔迷。于是,就说到很多秦腔剧目,什么《周仁回府》《金沙滩》《下河东》《白逼宫》;谈到几个陕西的秦腔名角,任哲中、李爱琴、刘随社、丁良生、李小峰……他还说,我小时候特别痴迷秦腔,上完初中以后,还曾去戏校学过一段时间,因为吃不了那个苦,所以就又上学去了。他看我有点不相信,便唱了一段《周仁回府》,我感觉还有点李爱琴的味道,便夸赞了几句。说着说着,我们感觉有些腿困了,便随意坐在了一个花坛旁边。这一坐,胡说浪谝、连学带唱,两个多小时就快过去了,我们的脚边扔下了一堆烟蒂……
    不知不觉,已是下午五点半了。我想赶天黑前到西安,心里不免有些着急,想告辞。王哥却越谝越来劲,一点也没有打住话头的意思。于是,我又陪他聊了大约半个小时。最后,我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太阳早已偏西,终于狠下心来打断他的话头,说我得去搭车了,不然恐怕一会儿就没车了。他说,兄弟啊,好不容易才认识,又聊得这么投缘,咋就如此忍心分别呢?我说,咱们把微信加了,电话也留了,后边再联系,等你过年回老家,咱们再好好谝一谝。他犹豫了一下说,兄弟啊,这样吧,我下午也是准备去咸阳会见一下那边的兄弟侄儿,要不你跟上我一块去,晚上咱们好好坐喝一下吧。我一听他要带我去喝酒,急忙说我这两年喝不了酒,再说和你的亲戚也不熟,更何况我明天还得上班,这次就不过去了吧。他爽朗地笑了一下说,兄弟啊,你这也是太见外了,咸阳那位堂哥和几个侄儿,人都没啥问题,咱们都是老乡,晚上过去让他们把咱俩好好招待一下。他说着,便拉了我的手往客运站走,还抢先去买了两张票。王兄如此热情,我不好拂他的意,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上了车。
    我们在天黑后赶到了咸阳。王哥的堂哥和两个侄儿做东,还有几个咸阳的朋友坐陪,大家在玉泉路一个农家乐吃了一顿饭。那晚,我们先喝的是啤酒,后来又上了几瓶“西凤酒”。王哥是一个豪爽之人,架不住亲人的劝酒,两喝三喝就喝大了。他的堂哥已经六十多岁了,血压有些高,晚上回去还要吃药,吃完饭后回家去了。他的一个侄儿年纪大概三十岁出头,在咸阳开了一家装修公司,看样子事业有成,开着自己的小车,拉着我们去登记宾馆。结果走到半路上,王哥的侄儿说,咸阳市的洗浴中心挺多,我先带你们去洗个澡,然后再登记一间房子。我说,时间不早了,澡就不洗了吧。王哥说,没事没事,到了咸阳就听我侄儿安排吧。
    到了滨河路上的一家装修豪华气派的大型洗浴中心,王哥的侄儿将我们带了进去,给吧台交代了几句,然后说自己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们先洗澡,完了给我打电话。王哥的侄儿走后,我便和王哥进了里间准备洗澡。王哥晚上喝得有点多,走路很不稳当,让我有些担心。果然不出所料,我们在衣柜前边的那个没有靠背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刚准备脱衣服,他没坐稳当,身子往后稍微倾斜了一下,就倒翻了下去,结果把头重重地磕在地上。见状,我立马去扶他。他可能是喝多了,一堆烂泥般死沉死沉的。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扶坐在了沙发上。他忽然平躺在那里,用一只手摸着后脑壳,喊头疼,接着又语无伦次地胡说了半天。我知道,他今晚的确喝得不少,便接了一杯温开水,让他喝了下去。他嚷嚷着脑壳疼得厉害,我赶紧坐在他身边,去看他刚才被磕到的部位,发现没有伤口,也没见起包,就帮他按揉了一会儿,并随口安慰了几句。几分钟之后,他睡着了。
    看来这澡是没法洗了!我心里犯起愁来:接下来该咋办呢?
    我呆坐在那里,心里很着急,但束手无策,只能等王哥的侄子过来。可是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半了,他的侄子还没有过来。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他侄子今晚也喝了一些酒,是不是被交警盘查了,或者是路上出了别的事情……
    我想试着叫一下王哥,等他醒来之后,带他去附近找个宾馆住下来。我连叫带摇弄了半天,他才慢慢睁开了眼睛。我把他扶起来,搀着他走出了澡堂内厅。当我们穿过大厅,快到大门口时,听到背后有人喊道:“先生,你们还没埋单!”我转身一看,原来是吧台的收银员,回复道:“我们压根就没洗澡,埋什么单呢?”收银员说:“只要进去了,不管你们洗不洗澡,都算消费了,就得埋单。”听罢此言,我有些恼火,说道:“我伙计今晚喝醉了,他侄子带我们过来洗澡,说是有点事先走了。可是,他醉得一塌糊涂,根本就没法洗,我陪他在里面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收银员的语气变得有些躁火:“你看看,这会儿都几点了,你们在这里已经呆了一个多小时了!”当时进去的时候,我没有看表,所以也不能确定收银员说的时间是否准确。大门距离吧台还有十几米,我便搀着王哥,慢慢地挪了过去,准备和她理论一番。我一手搀着王哥,将一只胳膊搁到吧台上,问道:“麻烦你看看我们是几点进去的?”收银员打出一张小票,站起来双手递给我,说道:“先生,你看看你们的手牌号是不是这两个?”这下,我这才意识到我还没有将手牌交回去。于是,我从自己和王哥的手腕上摘下手牌看了一下,上面的号码和小票上的号码是一致的,再一看,洗浴费七十多元呢!天哪!澡没洗成,还要付这么多钱,这他妈太冤了!我看了一眼收银员,无奈地说道:“美女,我们真地没洗澡,你看我这伙计醉成这样,还怎么洗呀?”我用手指着王哥,然后带着商量的语气说道,“这的确是我们的小票,是这吧……你看收一半钱怎么样?”收银员说道:“对不起,我们这里有规定,进去了就算消费,你不要让我为难。”我听罢此话,一下子火了,将手牌重重地拍在吧台上,提高了嗓门喊道:“你们,你们咋就这么死板呢?!”收银员见我怒气冲天,便没有再吭声。这时,从门口过来一个身材肥胖的保安,一脸严肃地站到我身边,问道:“你们是怎么回事?”我就把事情的原委简述了一遍。结果保安却说:“老板,不好意思,这个没办法,按照我们的规定,这个你真得埋单。”我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说道:“我不是什么老板——你们这也太不合理了吧?!你看,我们俩的头发都还是干的,明明就没洗澡嘛,干嘛还让我们埋单,这个……不行,我要见你们老板……”保安也生气了,绷着脸,大声说道:“老板没在店里,即便在,你见了他,也没用!”
    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如果是我一个人还好说,可是王哥醉成这样……时间已经很晚了,我已经觉得很困乏了,不想再如此纠缠下去,碰到这样的事情,只能自认倒霉!于是,我没有再说什么,很是不甘心地把浴资付了。
    也许是我刚才和洗浴中心的人吵架声音太大了,王哥的意识逐渐清醒了过来。他说:“咱们,咱们没……没洗澡,干嘛付钱呢?”我搀着王哥转过身,一边朝大门口走,一边说道:“算了,付了就付了,不就七十多块钱嘛,多大点事儿啊!”王哥一听,甩开我的手,大声嚷道:“你,你得是钱多啊?这钱,你……你根本就不该付,不该付啊!”说着,转身要返回吧台那边。我急忙去拉他,结果他劲儿挺大的,把我给甩到一边去了。可是,他刚走了两三步,差点摔倒在地上。见状,我旋即赶上前去扶他。他站稳之后,又要朝吧台那边走去。我大声吼了一句:“算了,算了,咱们走吧!你侄儿一直没过来,这会儿都一点多了,我也困得不行了,咱们赶紧找个宾馆休息吧!”我这一吼,他似乎又清醒了一些,问道:“哦,我侄儿到哪里去了?咋不见他人呢?”我立即对他说明了情况。他气咻咻地骂道:“这怂人,跑到日狗湾去了,把咱俩撇到这里……不行,我要给他打电话……”说着,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结果,他的智能手机半天划不开屏,一连弄了七八次,密码都是错的。由此,我断定他还没有完全醒酒,要不然怎么会连自己的手机屏保密码都记不得呢?我强行搀扶着他走出了大门,等到了大门外的那个丁字路口上,我说:“算啦,你就别打了,这么晚了,估计你侄儿都睡了,咱们还是就近找个宾馆也去睡觉吧!”
    说完,我便一手搀扶着他朝北边走去。刚走了十几米,王哥忽然问道:“你……刚才,刚才付了多钱?”我说:“不多,也就七十多块钱。”他一听,不知怎地,犯起了牛脾气,说道:“不行,不行,这钱花得……有些……冤枉!”听到他说话又打起了磕巴,我感觉有些好笑,可是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便没有再吭声,把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取了下来,一个人朝前走去。刚走了几步,听见他在后边说:“兄弟,这样不行,不能……这么弄,怎么有种被宰了的感觉。”我垂头丧气地说:“宰了就宰了吧!咱在人家的地盘上,不认宰又能咋地?”他骂骂咧咧说:“妈的,我给侄儿……打电话,他在咸阳道上认识人多,叫几个兄弟来,把那个店给砸了!”闻言,我立即停住脚步,转过身子,只见他又在拨弄手机,便赶紧跑过去制止他。他弄了半天,还是解不开手机屏保密码。我几乎带着哀求的语气说道:“好我的王哥啊,你就别惹事了,就这么芝麻大点儿事,至于这样大动干戈吗?”他说:“那也……不能便宜了他们!是这,我拨110……”听罢此话,我立即心生反感,厉声喝道:“王哥啊,你就别给咱节外生枝了,行不?人家有消费记录,那就是证据,何况我已经把钱付过了……我这会儿瞌睡得不行,咱们还是赶紧找个地方睡觉吧!行不行啊?”
    王哥见我语气特别不好,便没有再说什么,和我并肩向前走去。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住步伐,蹲下身子,只听见“哇——”地一声,从他嘴里连续喷出几口黄箭。我凑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等他吐完了,我从兜里掏出手帕纸,让他擦了嘴巴。接着,我们继续朝前走去。
    大概走了十分钟左右,碰到了一个十字口。那里有个夜市,吃烧烤的人挺多。王哥说:“兄弟,你饿不饿?”我说:“不饿。”他说:“我这会有些饿了,想吃点东西。”我有些不耐烦了,没好气地说:“都这会儿了,还吃什么东西?能消化吗?”他说:“刚才把今晚吃的东西全吐完了,这会肚子空得很!你就陪我吃点东西吧?我请你。”我看他确实好像比刚才清醒了,状态看起来和下午在杨凌刚见面时候差不多,也就没说什么。
    一个小吃摊前边扎着一个黄底红字的牌子,上面写着“汇通面”三个字。王哥用手指着那个摊点说道:“汇通面,这是一种只有在咸阳汇通十字才能吃到的面食,很有特色,我每次来咸阳都要过来吃个。”他朝周边环视了一下,语气肯定地说道:“没错,这就是咸阳汇通十字。”语音刚落,他就拉着我坐在了那家汇通面摊跟前,然后大声喊道:“老板,来两碗汇通面!”
    几分钟后,两碗汇通面端上来了。王哥二话没说,狼吞虎咽地咥了起来。我本来没有什么食欲,看他吃得这么带劲,便掰开那双一次性筷子,在碗里拨弄了几下。这碗汇通面,面条如韭叶一般宽细,拌有土豆块、红萝卜及青菜,辣子放得很多,油汪汪的。我尝了一口,筋道有味,感觉还不错,便大口咥了起来。
    吃完夜宵,我们各自抽了一根烟,感觉特别舒服。
    “王哥,吃饱了吧?”
    “嗯,咱们睡觉去吧!”
    王哥说罢,抬头望了一眼老板,喊道:“老板,倒两碗完面汤!”
    喝完面汤,我问道:“老板,总共多钱?”
    老板跑到我跟前,笑呵呵说道:“两碗总共十二块。”
    见我正要掏钱,王哥一只手按住我的手,另一只手往自己的上衣西服口袋里掏钱。结果,他摸了半天,然后猛然从凳子上弹了起来,大喊一声:“糟了,我的钱包……”接着,他翻了一下自己的裤兜,又大喊了一声:“操!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王哥这一声喊,好似晴天响了一个霹雳,一下子仿佛把我从梦中惊醒了一样。忽然,我想起下午见面时他确实肩上曾背着一个棕色的小牛皮包的。我立即去瞅他,身上的那只包不见了。我急忙说道:“会不会是忘在那家洗浴中心了呢?”他听我这么一说,愣了半天,然后神色慌张地说:“那……那我的手机呢?”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道:“咱们从洗浴中心出来以后,你还拨弄过手机,说是要给你侄儿打电话,后来你就蹲在地上吐了……”
    还没等我完全反应过来,王哥像疯了一样,从这家汇通面摊位上拔腿冲了出去。
    我在那里瓷了半天,然后准备去追王哥。老板说:“你把面钱还没给呢!”
    我二话没说,从上衣口袋里掏了一把零钱塞给了老板。当我抬头去看王哥时,发现他已消失在灯火阑珊处……                                                            
: X) U7 ], U. `% w9 U: W
    2017年2月16日于古都西安

+ V, k$ Q) G$ }3 W7 K* G0 m3 }6 x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143

主题

1914

帖子

472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725
发表于 2017-9-8 22: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7-9-9 13:34 编辑
8 g7 ?, e7 ?5 f* h6 G6 y4 J, U" c. q; ^$ f/ b7 j/ l
          发生在酒醉的夜晚的故事,既现实,又蹊跷。掩卷沉思:归根到底都是酒醉惹的祸。然而也折射出金钱社会人性的扭曲。道德的失衡。
/ G6 k  ?, f! f. _    作者刻画人物形象逼真,选材精当,文笔细腻,故事情节环环紧扣,又跌宕起伏,读罢给人留下了深深地思考。为刘老师这篇小说点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