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5|评论: 2

刘建生:牛贩子之死

[复制链接]

140

主题

1672

帖子

414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148
发表于 2017-9-11 14: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7-9-11 14:26 编辑
; g! s, r* |9 v( ^, ^  ?
9 C3 V3 D' q: j2 n: Q4 _                                                                               刘建生:牛贩子之死7 D' U1 X' G! i/ G* t( D( y
       昨晚,在微信里看到《臊子面》:西府人,爱咥面,人的一生三碗面,那就是满月面,结婚面,剩下一碗那就是人去世时的倒头面。好多人毕生只剩一碗面了。所以,我们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什么功名利禄、什么豪宅豪车、什么金钱美女,和生命相比,真的算不了什么。所以,我们必须悟透、看开、放下。
7 C6 R" `6 q- g# ~; q       读罢,我沉默良久。/ f4 K) ~5 \/ d6 b1 G
       秋季,臊子面,倒让我眼前浮现出这样的情景:老家水塔、大皂荚树下前一排第一家,女主人在丈夫棺木前哭得死去活来,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披麻戴孝,泪水连连。全村男女老少心情悲痛,在大盆里捞着面条,吃着男主人最后一碗臊子面。饭后,花圈、铭旌开路,大伟头顶纸瓦盆带领孝子走向墓地。在十字路口,大伟将纸盆摔向地面,瞬间纸灰升腾。凄凉的唢呐响彻山村,那冷凄凄的调子似刀子,割得人的心痛得滴血。& G" z9 J# w% q9 @
       被送埋的男主人,叫智广,才四十多岁,是个农民,农闲时和人合伙贩牛,他是被牛活活踩死的。
+ w7 O# c2 I7 q" P. h       噩耗是在一个秋季上午传来的。那时,我正在村庄西面的地里割黑豆,队长急急乎乎挨家挨户通知:智广昨晚被牛踩死了,他家经济状况不太好,明天就埋,每家来个人带上铁锨。一顿臊子面,也没有酒席,权当给乡亲帮忙。, n* }$ ?% [3 l+ t
人们都感到震惊和意外!因为,昨天上午,我还在三队上面的大路上见他了:瘦高的个子,长长的头发,浓眉大眼,八字胡,蓝色中山装上衣,灰裤子。他手里牵着两头牛,笑吟吟地往回走。牛贩子从四里八乡把牛买来,再牵到凤翔县城南郊牲口集上转手卖掉。运气好的话,一头牛能长好几百。运气差的话还要赔钱。这,靠的是眼力。一头牛,用手拃一拃背宽体长,瞅一眼肥瘦,能出多少牛肉,经验老道的牛贩子往往估计得很准,眼睛很毒。由于经济利益的驱使,乡间活跃着一支牛贩子队伍,三五成群。开始,往往一个人单干。后来,由于一个人经济力量不行,单打独斗赚钱少,他们就聚在一起合伙干。他们往往骑着摩托车走乡串户,几个人合资买好几头牛。由于分散,会雇人把买的牛牵到自己家。集中起好几头牛后,再在星期天早上一起牵到五十里外的凤翔县城南郊牲口集上卖掉。智广有时和人合资倒腾牛赚千儿八百均分,有时挣个几十元的牵牛费。而这次的牵牛费,竟然使得这个精壮汉子惨死牛蹄之下。
( R' }( O5 u- f7 \/ z       在人们断断续续的述说中,乡亲们才了解了事情的原委。那天下午,他和几个牛贩子在一沟之隔的千阳县崔家头镇买了几头牛。天快黑了,有的牛贩子骑着摩托车前面走了,智广在后面牵着几头牛回家,就为了多挣几十元的牵牛费。当他走到李家河老山庄时,意外突如其来。在前几年修路时,推土机将一孔老窑洞埋住了。本来,路侧这个窑洞口是实的,没有危险。可是,秋季雨多,由于下面是空的,草丛里逐渐坍塌出一个不大的洞口。洞口被疯长的荒草淹没,谁也不知道草丛里隐藏着一个可怕的陷阱。无巧不成书,当智广牵着几头牛经过那里时天已经黑了。几头牛挨挨挤挤,占路宽,最西面的那头牛一脚踩空。沉重的牛身将洞孔压坍塌一大片,瞬间,有头牛和智广都掉进了四面严实没有出口的旧窑洞里(窑洞本来朝东,修路时推土机推的土把洞口堵死了),其余的牛在野外四散游荡。掉在洞里的牛惊恐万状,智广就这样被牛活活踩死在洞里。我仿佛听见骨骼被踩断的“咯吱”声,我似乎看见无路可逃的他被沉重的牛蹄蹂躏得面目全非……' L8 ?% j8 k+ g
       据说,最后面骑摩托车的牛贩子似乎远远看到了这一幕。然而,本该及时救援的他却用直板诺基亚手机告知其他牛贩子,一串通,这伙唯利是图的家伙竟然为逃避责任都一跑了之。
( {. g3 V; s; n8 T/ M       清晨,太阳依旧从东方升起。昨夜,这里发生的可怕一幕已成为历史。路过的人发现野地里几头牛在啃草,旁边没有主人。牛这么值钱,是谁把牛丢在荒郊野外?路人感到疑惑,就四下查看。这一看不要紧,他竟听到路侧地底下传来牛的“哞哞声”。随后,他预感大事不妙,赶紧打电话叫人。村里人闻讯,火速赶去救人。等乡亲们从洞侧挖个大洞把牛放出,发现牵牛人智广被牛沉重的体重和尖利的蹄子蹂躏的惨不忍睹,面目血肉模糊,身体多处骨折,衣服满是污泥,身体几乎被踩进淤泥里。智广永远闭上了眼睛,永远离开了生他养他的西沟村,永远离开了眷恋的妻子和疼爱的儿子。  K4 Y2 t6 Z- ^; W; D
        岁月流逝,每逢秋季,每逢走过那个早被填实的窑洞原址,我就会想起这位为了养家糊口悲惨死去的壮年男子。我心情沉重:家乡沟壑纵横,走出了不少达官显贵,光耀门楣。可当时依然有人很贫困,因为突如其来的厄运,智广家连体面的酒席也办不起,他就这么草草下葬。留给人们的,是对他的无比惋惜和无比同情。6 d5 ~  I9 S% G2 E0 A) `. I! F
       我至今依稀记得,当我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智广是个半大小伙子,也是娃娃头。我清楚地记得他在前面跑,大声吆喝:“娃娃伙,都跟我,我给娃娃伙拉稀屎泡馍馍”戏谑恶心的号召,在当时八几年的时候,几乎没人笑话,无人反感。小孩子跟着这个大哥哥捉“毛句留”(松鼠),掏“咕咕等”儿子(啄木鸟雏鸟),在贫穷落后的年代,他似乎总能找到乐趣。. Z0 Y9 p4 c6 _# t& V) Y* A
       有一次,他发现一头獾钻进了洞里,就抱来麦草点燃熏獾。那头肥獾被熏得招架不住窜出洞口夺路而逃,被早就守在洞口的智广一棒砸在脑袋上打死了。后来,他在窑门口支起了一口大铁锅,煮起了香喷喷的獾肉。他的族人来了,乡亲们来了,小孩子来了。在那物质贫乏的岁月,智广用他的智慧捕获的猎物,使好多人解了馋。据说獾油能治烧伤、烫伤,所以许多人都得到了一团白花花的獾油。6 k# G/ Q! u1 @9 s4 X( Y7 Y8 x7 [- g: B
       春季,他吆着牛犁地种玉米。
! o% n9 B+ N, m: Q) a       夏季,他挥舞镰刀弯腰割麦。2 G7 J8 S/ a$ y2 n' D4 Q) C
       秋季,他用撅锄卖力挖玉米杆。5 c" |; Z3 ?/ L1 w7 r& t
       冬季,他用架子车往地里拉粪。
6 x# c. J  x3 R1 \( Z       农闲,他外出在建筑工地打工,要么贩牛。
2 P$ P3 G; M8 C. f% }) x( e       他喜欢“扬燕麦”(吼秦腔)。小时候,常听他一边割柴一边唱:“王朝马汉喊一声,莫呼威来往下退。见公主莫比同僚辈,惊动凤驾理有亏……”慷慨激昂的花脸唱腔,在山谷久久回荡。小时候,我常想他长大能进剧团。没想到……8 h& E6 ]: ~+ `1 G/ e; T& M4 ]# l" c' \
三年守丧期满,一个在村子南面修高速路的陕南男人和智广的妻子丽萍结合重组家庭。智广大儿子大伟已经成了小伙子。有次我见他开着一辆军绿色东风小康面包车回村。他说自己上职业中专,学的是机床,现在在比亚迪汽车西安分公司上班,收入不错,已经谈了女朋友。小伟也长高了,白白净净,很帅,正在我县最好的高中——陕西省省级示范高中凤中念高三,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兄弟俩都曾是我的学生,因为我在本村小学执教六年。看到他俩都有出息了,我很欣慰。
/ m9 z" y  X( `; @       有次回老家,新队长智勤说,那个陕南男人很厚道,很勤快,正在泥后背墙。只是,只用水、土和泥,不知道搭些麦草。我们都知道,麦草泥有韧劲,无麦草的泥容易掉落、开裂。我们能够理解,一个地方一个习惯,也许陕南人习惯用石块砌墙,不会泥墙。陕南人能在异乡入赘,照顾起孤儿寡母,的确不易!因为房价这么高,有两个男孩的家庭,一般男人谁敢接?于是,乡亲们对这个男人也就肃然起敬。8 u( r! a" ~: b* D( l
      忽然,我想,智广就像麦草泥,坚韧。后夫就像无麦草的泥,傻的可爱。但不管是谁,苦命的丽萍终有归宿,他的遗子也有本事,智广也就可以含笑九泉,无牵无挂了!* E9 Z4 w9 U0 f& ^* _4 [3 c/ C

" x; y7 |8 w2 s: v* O       作者简介:刘建生,男,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特殊教育学校教师,汉语言文学本科学历,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凤翔县作家协会理事、会员,凤翔县楹联诗词协会会员。先后在中国散文网、《陕西青年》、《宝鸡日报》、《凤翔视窗》、《一览》发表散文、诗歌、通讯百余篇。在第四届中外散文诗歌大赛中荣获一等奖,在凤翔县“信合杯”庆祝建党90周年征文大赛中荣获一等奖,在凤翔县“家风大家谈”征文大赛中获三等奖;在姚家沟镇第二届桃花节征文大赛中获二等奖;在美丽凤翔电视脚本大赛中获二等奖,在凤翔苹果广告语征集大赛中获二等奖。  {4 @0 h( T+ {" u
       邮政编码:721400) [  o# x( \5 [+ H
       联系电话:13772680941+ Z3 B+ g2 e) l' Y6 B8 x0 E
       电子邮箱:1175957252@qq.com
; O' }. K( v5 O' f, O: }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26

帖子

334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4
发表于 2017-9-12 22: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见过牛贩子,稍微了解一点他们的生活,介于农民和商人之间,挣的都是辛苦钱,此文把一介贩夫的生活活灵活现在展现在世人面前,辛苦了,问好。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0

主题

1672

帖子

414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148
 楼主| 发表于 2017-9-13 17:4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牛贩子之死讲述的是凡人凡事,读罢怜悯之情不禁油然而生。作者关注底层民众生存,朴素的爱民思想值得称赞。文笔细腻,语言淳朴。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