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93|评论: 0

阿步:我没有欺骗它们,它们也真心待我

[复制链接]

361

主题

1395

帖子

103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308072
发表于 2017-11-16 16: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年诗人||阿步:我没有欺骗它们,它们也真心待我
2017-11-14 星星诗刊
阿 步,著有电子诗集《白马少年》,电子随笔集《源源本本》,85后,河北沧县人。曾获第三届万松浦文学新人奖,入选2015《中国诗歌》“新发现”

      诗歌算是我最常用的表达方式吧。这是一种很奇妙的选择,因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选择。我也没有想着非要去弄清楚它。
它像一件礼物吧。现在会越来越这么觉得。看着曾经写过的诗,心里是踏实的。原来我这样活过、想过,和这个世界发生过这样那样的交集。它们都是经过我的心的。我没有欺骗它们,它们也真心待我。这样看来,它们又成了一件信物。挺有意思的。
                                            ——阿 步

【代 表 作】

听大悲咒

坐在黑暗中
我听大悲咒
走在大街上
路边的杨树
把金黄的叶子
落在我身上
我在听大悲咒
傍晚时分
西边天空已经红透
麻雀从头顶飞过
落在电线上
我在听大悲咒
坐到餐桌旁
喝了满满一碗红薯玉米粥
我在听大悲咒
饭后一支烟
我在听大悲咒

其实,我听不懂
我只是想听
躺在床上闭起眼睛
请求佛祖原谅
我还在听大悲咒


【作品欣赏】


时 光

它欺骗了我们。它有罪

它骗走了我的玩具,骗走了我的河流
大片的麦田,黑而温暖的夜晚
它骗走了天空的繁星和飞鸟
骗走了树木经年累积的年轮
它甚至,骗走了那盆死不了花的性命

它的每一次抢掠,都有去无回

我在窗前看到你

我坐在窗前看街道的时候
一不小心看到你
我知道你没有看我
我还看你
和你的背影

我的手里没有咖啡
我是坐着木头凳子
看你

我们这里都是平房
你再走远一点
我就看不到你了

我们一起生病

我们一起生病
我们一起走路去村边的小门诊
我们一起在拥挤的小门诊里排队
我们一起让那个大肚子医生诊断、开药
我们再一起走路回去

那个时候,河水还很清澈,炊烟还很茂密
我们还有彼此陪伴。生病也显得十分惬意

他 说

他说他想抱着一个陌生人痛哭
不想在故人面前展示幽灵般的自己

他说他的心早就长满夜色
被露水一次又一次打湿

他说很多时候,箭就在弦上
只需吹灰之力
就可以穿透石头的心脏

他说更多时候
感觉快活不下去了
他就深呼吸
吞下所有的利器

他说最平常的时候
是什么也不说
只是坐在夜里
看着夜色一点一点消失

我不相信我是神的孩子

我不听话,不停地把烟吸进肺里
把往事装进背包
还有怨恨、愤怒和羞耻
我也一一记得

我不相信我会倒下
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刻

小时候,走夜路
也总会对自己说
我肯定不会被妖怪抓走

我一直都相信我先死不了
可现在,我竟渐渐变得沉默

一瞬间

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投过来
这是深秋的午后
白杨树的叶子还十分绿
它们在风中摇
风中已存储了一些冷
这些冷被窗户隔在外面
我坐在窗前,一瞬间
睡意四起,仿佛轻松地
就可以放下一些什么



雪落地,人回家

下雪了,他特意
从外面赶回来
躺在自家的土炕上
听雪落在屋顶
落在院子里
落在黑狗的眼睛里

一路上,他就想
他就应该在这样的夜晚回到这里
就像一个人,最后
就应该死在最初的土壤里

灶膛里的火
一直燃烧到心里
他睡不着,也不想睡

明早他还要赶最早的那班车离开
他将是这个村庄里
第一个把脚印扣在雪地上的人

失踪的白马

镜子中,那双红眼睛
并没有看到曾经的那匹白马

它失踪了。在他醉酒的夜晚
它只留下半槽未吃的干草

天刚亮,一夜的雪全铺在地上
所有的路都没有了去向
也看不到白马的蹄印

他坐到窗前的方桌旁
哼唱起白马最喜欢听的曲子

秋收把我和父亲捆在一起

我们手执铁耙
我在这边,你在那边
中间是等待摊开的红枣堆

这应该是我们最适宜的距离
各自为政而又统一于一片疆土

从小到大,我一直与你为敌
不给你买烟,不给你捶背
你也毫不留情地对我下手

而此刻,我们却配合默契
好像战争之后
我就成了另一个你

谷雨夜记

还没有睡着。他想多陪自己一会儿
这多可笑,这多无聊

越来越厌恶“我”这个字
却一再提及。真该把它抛出窗外
和篱笆下的黑狗做伴,淋一场春天的雨
听一记春天的雷

越来越厌恶这乏善可陈的词语
对于一个枯萎的人,所有的诗句都是谎言
他根本不愿意阅读和相信

他本不该失眠。失眠是对日常的亵渎
他不喜欢“亵渎”这个词,他不喜欢任何词语
他想说他宁愿怎样怎样也不怎样怎样
他却都说不出来

傻 子

弹尽粮绝的时候
他不会从集市上为你带回粮食和水果

他不写诗,也不接近诗
他每天傍晚都要去附近的公园遛狗

你不要企图靠近他的内心
他不想欠你,自然也不会为你付出

你该做些什么就去做些什么
比如跑步,比如写诗,比如喝点小酒

今晚的天气还是不错的
你要及时地热爱无边无际的天空和弯弯的新月

热爱也是有时限的。这并不是玩笑
痴如傻子才说热爱是一辈子的事

暴雨之前

暴雨之前的风
吹着无所事事的人

他想邀几个人喝酒
可大雨若下起来
他们怎么出门

——下雨天,谁走在赴一场酒的路上
谁就是知己

日 落

这不是我的沙发。我总担心它
被突然收回。而此刻,我坐在沙发上
看着日落,读了几首外国诗歌
最近我总想试图去接近
一些异域的灵魂。最近的夜里
我又开始失眠,以至于现在
就开始感到疲倦。我把头往后仰着
靠在这把沙发上。响了一些时间的电话
也终于没有再次响起。我按了静音
这不应该是它们的时刻
红色的日落已经红了大半的天空

对不起

终于,找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继续抽烟
终于,最后的那支烟也熄灭了

四周,除过草木和飞虫,再无多余的眼睛
终于,可以开始哭了,痛快地哭

有多久,不曾端详自己伤心的模样了
又有多久,未曾打磨那些更加孤独的刺了

哭吧,哭过之后才会愉快
慢慢地哭,这个夜晚还浅,天先亮不了

婚宴之上

席间,他们总爱提起单身者的伤疤
他们提起恋爱,提起男朋友女朋友
就像提起要蘸酱吃的荷兰小黄瓜般轻松
在唇舌间飞出嘎嘣脆的快意

他们也会提及房子、车子和票子
甚至还提及了搓衣板和白菜的价格
只是在上最后一道菜的时候
一带而过地提了一下
爱情



【 评论】


在河北80后的诗人里面,我对阿步一直怀着很大的期待。印象中,阿步的诗不趋同,不迎合,不黏滞,但也不怎么尖锐,有点“落落寡欢”的味道。但他的诗有自己的坚持,有向内而掘的坦诚,有与词语周旋的定力,有书卷气,这是我所看重的。
——辛泊平(诗人,评论家)

阿步的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敢于呈现隐秘的率真,《在路上》《失踪的白马》在诗歌中确立起主体与客体相互映照、彼此关怀但又互不从属的关系,诚实而又执拗地以现实为模型但却摹画出理想的影子,诗风虽萧朗清朴,但又多含乖拗的缓顿和转折,耐人寻味。
——桫椤(评论家)

阿步的诗总是在轻盈中发力,抵达辽阔和深邃。           
—— 李点(诗人、编辑)

阿步的诗有一种难得的干净。诗歌的品质亦是人的品质。在旁人追名逐利时,他保持着自己寂寥的写作与生活。                                    
—— 臧海英(诗人)

阿步是用心而非用力来写诗的诗人。一首诗通常从开头到结尾,只凭依感情的势差,自然形成种种委婉与清澈。这种写诗方式,使诗呈现由动至静的形态,通常在一个可见的终点汇聚,使常态语言触发直指人心的、或澄净无着或映照万物的爆发力。
—— 何冰(诗人)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