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9|评论: 1

陕西经验传承与时代变革的个性书写

[复制链接]

7

主题

10

帖子

143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3
发表于 2017-12-29 09: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陕西经验传承与时代变革的个性书写
———陕西90后作家漫谈及其它
昱陆
    对作家进行“代际”划分,在文学创作领域由来已久。如今,“60后”、“70后”作家已经被广为人知,就连备受争议,被贴以“自由”“网络”等标签的“80后”也逐渐褪去了青春的外衣,在悄无声息中又一批“90后”作家逐渐浮出水面。回望即将逝去的2017年,各大主流文学期刊,相继推出了一90后作家,如《人民文学》《小说月报》《花城》等文学主流期刊,不同程度上都有新的文学面孔呈现。作为文学大省,就陕西文坛而言,当下也活跃着一批不断崛起的文学生力军。如范墩子、王闷闷、程川 、宋阿曼、尚磊等,他们在汲取老一辈作家写作经验的同时,以个性化的书写方式分别在小说、散文、诗歌等领域展现着独特的自我,并用张显活力的青春色调带给了读者一震撼,从而直击当下文学现场,为享誉文坛的“文学陕军”注入了新活力。
     一、回顾与反思:几多欢喜几多愁
    在中国当代文学的版图中,陕西文学据有十分显目的位置。从柳青、杜鹏程、王汶石等老一辈作家开始,如《创业史》、《保卫延安》等一部部“大块头”的文学作品描绘着中国当代文学的壮丽画卷。不仅如此,被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称为“陕西文学三大家”的路遥、陈忠实、贾平凹更是相继引领“文学陕军”驰骋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场域中,长期以来,陕西文学不但在领跑西部文学,而且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中具有不容忽视的重要意义。
   然而,早在新世纪初期,有关陕西文学“断代”说的声音就此起彼伏,在此,我们姑且不论再提文学陕军“断代”说是否合乎时宜?但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既路遥、陈忠实、贾平凹“陕西文学三大家”后,陕西文学缺乏重量级的文学“大腕”。诚如几年前,陈忠实对女作家杜文娟所言“陕西目前在全国真正叫得响的四十岁上下作家,只有红柯一个,只有红柯一个,希望你们写出在中国文坛有影响的作品。”  但是,几年过去了,放眼当下文坛,我们一方面要看到“70后”作家群中,陕西文学缺乏付秀莹、胡学文、张楚、鲁敏等影响力十足的当代文坛“弄潮儿”;“80后”作家中,虽然有杨则纬、张玮玮、周子湘“文学陕军”急先锋,但就全国而言,与张悦然、王威廉、郑小驴、马小淘等当下当红作家相比,们也只是“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显得力单势薄,并没有形成良好的扩张力和巨大的影响力。面对如此情形,向来备受关注的陕西文学难免会让人感到有些焦虑、忧心。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文学陕军再出发”带来的一些可喜变化。特别是近年来,在陕西作家中不断创作出了一批批优秀作品,如陈彦的《装台》《主角》、周瑄璞的《多湾》、杜文娟的《红雪莲》等等,这些作品无一不是陕西文学献给当代文坛的厚礼。
然而,最令人欣喜的是,近期以来,一批初露锋芒的90后作家,他们以卓尔不群的姿态,在文学的百花园翩翩起舞,这着实引人注目。譬如,有被《文艺报》先后推荐的范墩子、王闷闷、宋阿曼,也有多篇诗作先后发表在《人民文学》《诗刊》,并荣获“紫金·人民文学之星”诗歌佳作奖的高短短,还有已发表多篇诗歌、散文、小说的王安忆佳……恰如刘勰在《文心雕龙·时序》中所言“时运交移,质文代变”。初登文坛的他们,不仅仅以不俗的表现为自己赢得了“掌声”,更让人们对新时期的“文学陕军”充满了期待。
    二、坚守与变革:不断行进的新力量
    针对90后作家,“有评论界人士分析称,某种程度上,目前的90后作家正处于文学写作的自觉期,普遍呈现出一种‘亚成熟’状态”,青年评论家赵振杰如是说。当然,陕西90后作家也不例外,他们的创作大多也还是处在懵懂状态的。但,他们的作品却流露着一种可贵的质朴与深沉,散发着“老陕”作家作品的惯有气味。具体来说,陕西90后作家基本上都延续了“文学陕军”大多所走的现实主义道路,在他们的作品中,随处可见作者对现实生活的关注和对社会人生的描摹与反思,很显然,这与注重对陕西老一辈作家写作经验学习的传统密不可分。而这种代际学习的习惯在陕西文学界由来已久。广为人知的是,陈忠实、路遥在他们文学创作初期反复研读《创业史》,不断向被称为陕西文坛精神教父的柳青学习。由此来看,90后作家继承和发扬了这样的优良作风。除此之外,陕西90后作家们还秉承了老一辈作家的创作遗风,他们的作品内涵都是高格调的,他们在捍卫文学尊严的同时也守住了“文学陕军”的精气神。
更难能可贵的是,陕西90后作家们在默默坚守,虚心学习的同时,并没有固步自封,止步不前,而是因时利变,大胆革新,用他们的实际行动给“文学陕军”带来了新希望。譬如,以下几位:
     范墩子:隐秘叙述的奇幻想象者
   钟情于中短篇小说创作的范墩子,是一位生长在渭北旱塬上的关中娃。迄今为止,他先后已在《人民文学》《作品》《山东文学》《辽河》《北方文学》《伊犁河》《青年作家》《时代文学》《朔方》《湖南文学》等期刊发表小说近30万字。读他的小说,总能给人一种新奇的感觉,他是一位很会讲故事的青年作家。在短篇小说《幻觉》中,他用隐秘叙述的奇幻想象,给读者讲述了顺德爷与蟒蛇共生存的故事,在极具玄妙色彩的背景下,他将顺德爷、蟒蛇、古槐树串联起来,并由此写到彩铃怀孕被逼上吊自杀、顺德爷死后村子里人进城务工、村子急速衰败等场景,作者在不动声色中写出了故事的深层意蕴,让人眼前一亮。同样地,在中篇小说《灵光》中,他以较为宏厚的笔墨讲述了发生在民国时期的史诗性故事,长工的儿子屯娃和地主家的女儿朵棉之间一段纯真又凄美的爱情,屯娃被抓了壮丁以后,每天在树叶上写下对朵棉的思念。总体而言,他的整个小说充满着隐秘感和奇幻性,他也总能在天马行空的大胆想象中,给人一种人捉摸不透的诡异性审美期待。
    王闷闷:虔诚书写的乡土继承者
    陕北小伙王闷闷是一位很有抱负的文学新人。他努力打造着属于自己的文学王国,走着与众不同的行径,他是依靠长篇小说创作闯入文坛的。到目前为止,他已经陆续出版了《咸的人》《米粒》两部很有反响力的长篇小说。与此同时,他还发表了一系列的短篇小说,如《奔月》《脸树》《通红的眼镜鱼》《石狮》《山水》等等。纵观王闷闷的小说创作,我们不难看出,他的小说始终是沿着乡土题材的创作路子不断行进的。无论是长篇小说《咸的人》中对乡土文化的传统透视,还是在其系列短篇小说中所呈现的乡土故事都散发着浓烈的乡土气息。文学乡土是一个古老的书写内容,它包罗万象。而王闷闷则能从当下现实生活出发,以青年人的视角反观时代巨变下的乡土人文,用虔诚的写作态度,为读者展现着当下乡村生活中的真实存在,这体现着一位青年作家对当下乡土世界的独特思索,蕴含着作者对传统乡土人文的无限怀念与诗意遐想,也包裹着作者对不断衰败的乡土文化的深层忧虑。
    程 川:浪漫纯情的诗意书写者
    游走在诗歌与散文之间的程川是一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两栖”型作家。迄今为止,他已经先后获得第三届复旦光华诗歌奖、第三届中国红高粱诗歌奖、2015全球华语大学生短诗大赛特等奖等奖项。他先后在《花城》《诗刊》《星星》《中国诗歌》 等刊物发表作品,特别是非虚构散文《忆江南》让读者不得不正视这位来自陕南的青年才俊。这篇散文共由父亲在江南、他乡遇故知、江南求职记、陕南忆江南四部分组成,文章从自我出发,饱含深情,语言纯情而质朴,真实的记叙与生活的诗意在他的笔下清晰可见,文章浸透在绵延的余韵中让人回味无穷。
   综上所述,陕西90后作家在继承和学习陕西老一辈作家创作经验的同时,能够自觉融入新的时代元素,并积极借助大胆的想象和体悟生活的现实感来进行创作。这是一个不错的开端,让我们怀着期许的目光,祝愿他们在砥砺自我中摸索前进,不断创新、大胆突破,书写当代“文学陕军”新篇章。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291

帖子

463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631
发表于 2018-3-25 18:06: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了解!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