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30|评论: 1

范宗科:评白麟新诗集《附庸风雅——对话诗经>》

[复制链接]

361

主题

1395

帖子

103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308082
发表于 2018-1-3 17: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8-1-3 17:16 编辑

向远古的跂望
——评白麟新诗集《附庸风雅——对话诗经>》
文 /范宗科

向远古跂望,会看到什么?
当一部离我们有3000年时光距离的文化经典,被我们的目光小心翼翼地碰触时,我们会做些什么?
为什么要叫做《附庸风雅》?那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给诗集的命名?是一种向经典敬畏的态度,还是在自谦自贬对经典的望尘莫及?
正好不久前我系统地读过一遍《诗经》和几本《诗经》的相关解析及研读著作,所以,迫不及待地要看个究竟,看看白麟的新诗集《附庸风雅——对话<</span>诗经>》究竟写了些什么。
我想先从诗集的名字说起。
附庸风雅,附庸:依傍、假托;风雅:本指《诗经》中的《国风》和《大雅》、《小雅》,后来泛指诗歌,也泛指文化,指某些缺乏文化修养的人为了装点门面,追随结交名士,从事有关文化活动(多含贬义)。但从内心而言,白麟一直是一个有作为有建树的文化人。通读他的诗篇,就会明白,他这种附庸风雅,一定是自己的文字与《诗经》经典的差距上的自我定位。同时,是一种面对经典时的谦卑和敬畏。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是我们民族的文化高山,几千年来,一直有许多的文人学者倾其一生,对其进行绵延不绝的研究和发掘,其研究成果卷轶浩繁。所以,一个想为《诗经》写点文字的人,内心必然有惶恐,有不安,甚至惭愧。这大概就是作者面对经典时的谦卑和敬畏的心态吧。至于对话,我并没有从对话的本意上去理解,因为,对一个作者而言,要完成和《诗经》的对话,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没有静下心来读几遍《诗经》、并涉猎几本《诗经》研究著作的经历,是根本谈不上、也没有资格和《诗经》对话的,因为,若要熟读一首《诗经》的诗篇,就得不断地查字典,并尽可能地了解该诗篇写作的时代背景。由于《诗经》距今3000多年,在我们和《诗经》之间横亘着诸多文字障碍、时空障碍、民俗障碍以及体制障碍。不同的时代,作者都可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或者官方政治需要角度来解读它,并给它附加一些道德和教化的内容。所以,称之对话,一定是作者按自己的理解和认识的另一种解构,姑且是一种商榷和谈论。所以,这使读者大大地放松了对文字和观点的纠结,而尽享文学带来的快乐。
在对《附庸风雅》的阅读中,我越来越感到了轻松和愉悦,没有刻意的附会,没有故作高雅,没有肆意滥情,而是很准确地从一首诗或者一句话里,抽绎出一种情绪,并将这种情绪和古人情绪相融合,而更富现代特色地予以舒展和美化,使人耳目一新。如他的《关雎》《硕人》等同题诗,这样的诗句有很多,读起来很清丽、很灵动,直入人心,足以体现他作为一个诗人文字功力的深厚和营造美妙意象的能力。这使我联想到他目前诗歌的写作状态,他不屑于某些流行的直接的口语化的词义表达,而是要将自己炙热的情感,努力地放置于一个被文字精确化的意境中,给人猝不及防的知性觉悟,从而唤醒人们对美的崇尚和认知。所以,我要说,白麟作为一个诗人在经历了许多时光的磨砺之后,他的诗歌的光芒开始内敛,开始投射于内心,良知便恣意地浸润每一行忧伤的文字。
我注意到,在《附庸风雅》的写作方式上,白麟采用了一种平行结构的写作方法,就是从《诗经》的某个篇章里抽取出彼此有联系的事物,并投注以作者自己的情感或者说有现代意义的抒情方式,进行渲染或者叙事,在看似不相干的两个独立体系当中,却得到同样意义的情感认知。这样的写作方式,完全不受《诗经》诗歌原本意义上的束缚,使作为解读性的现代诗歌更具时代感和情感张力。比如,在《采蘋》一诗中,正是他把《采蘋》当做古代少女们劳动时的对歌,才有了他对现代城市工作单调而乏味的厌倦,才有了对远古快乐的遐想。
这样的写作方式,同样多地出现在别的诗歌写作中。比如在《北风》的写作中,他完全撇开原诗哀怨之诉,写到:“在爱情纷飞的雪夜/两对脚印落成黑白琴键/盎然完成最后一支小夜曲……”
在《附庸风雅》的写作上,诗人还将《诗经》的许多篇章,从繁复的背景中抽取出来,以其情感为脉络,掺入自己阅历中的民谣或者故事,以期构建新的情感铺设与倾诉,使人很容易理解古代人的精神依恋和乡土情愫。比如《车辖》完全是自顾自地唱了一首民谣,但叫人觉得,他就是原诗本身的意境,读起来叫人心动神迷……
在《附庸风雅》的写作中,白麟对男女爱情的书写拿捏得非常到位,做到了多情而不滥情,用情而不煽情,真情而不矫情。在《静女》的写作中,他有这样的诗句:“房檐的雪水还在滴答/比不过村姑的针脚细发/门头的篱笆耐心地算着日子/等豆角扯开身条把蔓搭上架……”把一位待嫁少女的急迫心情写得淋漓尽致。这样的写作特点在《柏舟》《桑中》《君子阳阳》《采葛》《蒹葭》等诸多诗篇中比比皆是,而在《溱洧》里,被以含蓄的意境推向了高潮:“跟怀春的少女一样/河水初潮/草木的身子/也一下子丰盈起来/三月在故乡袅袅娜娜……”读到这里,我们便不能平静,便有了青春易逝的伤感和对岁月错愕的爱情的惋惜。
白麟还注意在写作中,营造一种场景化的写作手法,就像是电影的镜头,你能够想象出每一个场景里不同角色的层面和他们的生动情态。使人轻易地跌入一种古代生活场景的还原里,努力地寻找某种特定人物的命运结局。
我还注意到他写作于2013年的《诗经赋》(九章乐舞史诗)。诗人从历史事实出发,刻意地营造了周文王等一众人物,以音乐史诗的形式,在每一章中嵌入富有时代特色的《诗经》篇章,歌颂先贤对古代社会历史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同时选取周王朝不同历史时期的《诗经》篇章,歌颂以德治政,鞭打昏庸无道;歌颂圣制之下人民的安居乐业,自由幸福的生活场景,使《诗经》的篇章具有了很强的现实意义。
我认为,白麟的《附庸风雅——对话<诗经>》是对《诗经》现代意义上的解读,也是对古代社会人类生存状态和精神风貌的探索。从某种意义上讲,他具有作为写作者的勇敢和敏锐,有不计得失的奉献和进取精神。
当然任何事情都不是十全十美的。我在写出这片短评之时,也有一些担忧的,我担心剔除了时代背景和政治倾向的单纯的情感倾诉,在《诗经》社会功能的考量上,会削弱对远古时代人们的精神向度的陈述。当然,诗人在诗歌的写作中,多是选取了十五国风,而十五国风就是十五个地区的民间歌谣,从这一点讲,我的担心也许就显得多余。
宝鸡是周秦王朝和《周易》《周礼》《诗经》的发祥之地。来自于这方沃土的白麟是一个将目光投向远古的跂望者,他所要探究的是我们民族文化的滥觞、民族生存的真相,以及远古文化里所包含的生命的终极意义。
谨以此篇,向作者致意。

                    (范宗科,笔名郁枫,宝鸡知名诗人,现为宝鸡市文联作家协会秘书长。)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14

主题

3888

帖子

930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9300
发表于 2018-1-4 09:25:14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聚焦白麟新诗集《附庸风雅——对话诗经>》内核,以独特的视角,条分缕析、精准点评,得出“白麟诗人是一个将目光投向远古的跂望者,他所要探究的是我们民族文化的滥觞、民族生存的真相,以及远古文化里所包含的生命的终极意义”的结论,为广大读者阅读鉴赏这本诗集提供了有益借鉴。点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