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42|评论: 13

枷锁

[复制链接]

29

主题

303

帖子

939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39
发表于 2018-1-10 14: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8-1-25 21:28 编辑
- K1 e" j! k) j1 @' p& }* g" D9 E6 c* `# Y
         一
  “姐,怎么是你来接我呀?姐夫呢?”
  “他今天刚好有个会要开,怎么,姐姐来接你不开心?”
  “怎么会呢,我是怕你辛苦,你看你,肚子都这么大了,还跑这么远来接我,伤着我外甥可怎么行?让人多操心呀!走,回家,你坐后面去,回去的时候我开车。”
  “那怎么行,你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一定很累了,你开车我才不放心呢,去坐后面,我来。”
  “不行不行!”
  “我说行就行,老规矩,不准犟,听姐的。”
  “行行行,你别生气,我听你的,那你慢点开,小心宝宝。”
% ^, W7 `( ]8 z8 K# Y. @  “姐,姐,快,快打方向盘。”
   嘭——
   林丽猛然坐起,紧攥着双拳,豆大的汗珠不断顺着腮帮滑落,发丝一缕缕粘在了脸上,空洞无助的眼神,俨然一副丢了魂的样子,耳边依然回荡着那长长的,仿佛要刺穿耳膜的刹车声,眼前大片的血红模糊了双眼,整个世界变成了一片红色。
   她木然地环顾了一周,像是在寻找什么,又像是要确定什么,书架,沙发,桌子,梳妆台......原来,是在自己的卧室里。诺大的双人床上,瘦小的身躯仅占据着小小的一角,屋子里静的可怕,她清晰地听到自己急促地喘气声,瞧,那一定是鬼魅逃跑的脚步声。太阳已经升起来,透过窗户,树影妖冶地偎在纱帘上,随着纱帘地飘荡尽情摇曳着身姿,正笑看着此时狼狈不堪,胆小的自己!一阵酸涩涌进肚里,颤抖地摸索,亲手剥开记忆里血淋淋的伤口,仔细看着,盯着,胸口压抑不住地胀满,满脸的肌肉抽搐皱叠在一起,痉挛了般,将相框压进胸口,蜷缩在被子上,一阵嘤嘤地哭声传开,不久,又,成了嚎啕……
   整个屋子被悲痛侵袭,渐渐失去了光彩,弥漫上一片灰色!
   
   二
   苏城的早晨总是来得很早,五点刚过,天已经大亮了。
已经回国两周了,姜珊还没有完全适应家乡的时差,床头柜上的“小蜜蜂”嗡嗡叫着,摇头摆尾地一阵闹腾,终于,累趴下了。姜珊这才后知后觉地从被窝里爬起来,紧锣密鼓地一通洗漱,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她快速翻出包里的照片,仔细研究了一会儿,开始对着梳妆镜忙活起来。她先用修眉刀,将自己早已“杂草丛生”的眉毛细细休整了一遍,原本粗平的眉型立刻显出几分可爱的弧度,用眉笔轻轻描摹几下,又细又弯的柳叶眉已然成型,再用眼线笔刻意拉长眼角的线条,着上暗色眼影,使整个眉眼看起来细长、清秀了许多。接着,又给鼻子两侧铺上暗粉,鼻梁顿时翘了些许,几笔简单地勾勒,暗紫色唇线收住了嘴唇的棱角,桃色的唇膏使樱桃小口显得更加莹润诱人,最后把披肩发挽成发髻,用一根有些古朴韵味的木质发簪固定在脑后。姜珊盯着镜子中被自己重度修饰过的脸,不断变换姿势,左看右瞧了一阵,在心里给自己竖了一个特大号的大拇指,很不错嘛!简直活脱脱一位江南美女!乍一看,还真和照片上的女子有七八分的相似呢。
   一切准备就绪,她拨通了电话。蓦地,想起了昨天和那个男人初次见面的情景。
  “你好,我叫胡契,是这家店现在的房主。”男人伸出一只手。
  “哭泣?还有人叫这名字?”姜珊小声嘀咕。
  “你好,我叫胡契。”男人重复了一遍,伸出的手依然悬空等待着。
  “哦哦,是胡契呀,你好,我是姜珊。”姜珊这才尴尬地伸出手相握。
   从和她握手打招呼到谈妥事情离开,男人留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那张“冰块儿”脸,浑身散发着冷淡、疏离的气息,就连一个礼貌性的微笑都没有,跟谁欠他八百万似的,让人看着很不爽。
正想着,电话已经通了。
   “你好,胡契,你哪位?”
   “哦,胡先生,我是姜珊,今天就正式开始吧。”姜珊赶紧接话。
   “好,你把地址发给我,我去接你。”还是那个生硬的语气,不等姜珊说好,电话已经挂了。姜珊立刻又想起那张生人勿近的脸,撇着嘴发出了信息。
    一个小时后,胡契载着姜珊来到目的地。
   这是一个临近城郊的高档小区,园林式设计。几栋公寓楼镶嵌在大片的绿色植被中,被郁郁葱葱的绿色包裹着,姜珊发现,呼吸到的空气,每个颗粒都是新鲜的,像是刚刚从净化瓶里过滤出来的一样,还夹杂着浓郁芬芳的树木味道,舒服极了,此时,身体里的每个死了的,和即将坏死的细胞,像被唤醒了一般,都开始沸腾起来,充满了无限能量。她情不自禁地抻着胳膊感叹,清幽,僻静,可真是个疗养的好地方啊!
   胡契打开公寓门,转身对姜珊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姜珊点头,了然地踮起脚,轻轻跟了进去。两室两厅的结构,布置温馨雅致。
   胡契轻轻推开卧室门,看着床上正沉睡的女人,道,“她晚上失眠严重,睡着了常被噩梦惊醒,每天都到凌晨才能睡熟,大概中午的时候就醒了,一会儿她醒了,你尽量顺着她点儿,这是备用钥匙,你拿着,我先走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给姜珊交代完,胡契就离开了。
   姜珊踮脚走进去,拿把椅子坐在床边,悄悄观察床上的女人,白皙的皮肤,弯弯的柳眉,小巧的鼻尖,标准的樱桃小口,唇色略显苍白,若是再添点血色,一定很诱人。除了没有睁开的双眼,其余地方都和那张照片上一模一样,姜珊不禁感叹造物主的神奇。她可能正在做梦,眼睛闭着,眼皮下有细微地动静,眉头是锁着的,嘴里发出微弱地呓语,一定是不怎么美妙的梦境了。姜珊一只手支着下巴在心里琢磨。
   
    三
   “姐姐,姐姐...”姜珊突然感到一阵晃动,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也睡着了,床上的女人正紧抓着自己不断摇晃,不愧是姐妹,确实和照片上的女人十分相似,不对,眼睛不太一样,她的眼睛像是深邃的无底洞,让人一眼看不到底,但又没有任何神采,好似比盲人多了能视物的功能,仅仅是功能而已,是空的,散的。这一点就能断定,她患神经衰弱的症状很久了。
   “不对,你不是姐姐,你不是姐姐,姐姐已经死了,是被我害死的,对,是我,是我害死姐姐的,她不会来见我了,不会了,永远不会了。”她一边喊着整个人钻进了被子里,喊声一下子变得模糊不清了。对了,典型臆想症的表现,可是看到我应该会有亲近感才对,怎么这么快就反弹了呢?这个好像有点麻烦,姜珊心里快速分析着,慢慢靠近床头。
   “林丽你好,我叫姜珊,虽然不是你亲姐姐,但是你看,我们长得这么像,你也可以叫我三姐呀,我弟弟就经常这样叫我呢!”姜珊面对着隆起的被子,轻声轻语地说。被子中的人安静下来,却依然没有露面。
   “林丽,你先出来,咱俩聊会儿天好吗?”姜珊试图去拉开被子,手刚抓住被子一角,还没用力拉,林丽“嗖”的一下从被子中起来,歇斯底里地大喊“你出去!你不是我姐姐,你出去!我姐姐被我害死了。”吼完一通,光着脚跑出卧室,径直钻进厨房,把门反锁起来,姜珊一个愣神的功夫,就被关在厨房外面了。
   “林丽,林丽,快打开门。”...
   “林丽,你先出来,行吗?”...
    不管姜珊在门外怎么拍打,怎么劝说,厨房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姜珊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原地踱了好几圈,又狠狠地顺了两口气,再次拨通了那个冷面男人电话。
   “喂,她醒了,饭没吃,药没吃呢,就要赶我走,我说啥也不听,又把自己关进了厨房,我又进不去。”说着说着,姜珊竟觉得自己有点委屈。
   “我马上过去,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男人说完立刻挂了电话 。
    唉!战斗还没正式打响了呢,就这么败下阵来了。什么事儿嘛!出师未捷身先死,简直太丢人了,姜珊一边鄙视自己,一边背包回了家。
   胡契驱车赶到公寓时,林丽并不在厨房,推开卧室的门,林丽正坐在书桌前,静静地看书。胡契长长地舒了口气,轻轻掩上门,系上围裙,进了厨房。

2 K* h( y0 x/ f* |
     四
    这天早晨,姜珊装扮好自己,刻意晚出门一个时辰,又乘坐公交车摇摇晃晃地来到小公寓,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胡契正在陪林丽吃早饭,姜珊有些诧异,不是要到中午才醒么。侧目,客厅沙发上还坐着一位客人。姜珊没有打扰吃饭的两人,径直走到沙发旁坐下来,沙发上的人看到她,愣了一下,接着,向她礼貌地点点头,她也回以微笑。
   “老公,今天的粥真好吃。来,你再吃一口。”林丽把勺子伸向胡契的嘴边,胡契揉了揉她的头发,听话地张开嘴。
   姜珊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真没想到,冰块男人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呀,另外,他们的关系怎么让我有点糊涂了?
   喝完粥,林丽挽着胡契走过来。
   “老公,你看丽丽和阿正都来了,我们赶紧出发吧!”
   “可是你晚上没休息好,身体能吃得消吗?”胡契担心地说。
   “我一会儿去你车上补眠。丽丽你说是不是?快帮姐姐求求情。”林丽突然望着姜珊说。
    丽丽?我怎么变成丽丽了?顿时,姜珊浑身一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低头悄悄地斜眼瞟向胡契。
   “好了好了,别问她了,我答应你。”胡契及时圆场,让姜珊狠狠缓了口气儿。
   “还是老公好。”叭的一声,林丽搂着胡契的脖子,在他嘴上响亮地亲了一口,胡契拥着林丽率先出了门。
    姜珊转头看了一眼还待在原地的阿正,正好迎上他的目光,“看什么,还不赶紧跟上。”他冷冷地撂下一句,转身追前面两人去了。
    得,全家没一个好惹的,都是一张张扑克脸,要不是有求于人,我也会摆臭脸,哼!当谁不会呢!姜珊一边嘟囔着追了上去。
    四人一起去了邻县的一个度假村,林丽路上一直是睡眠状态,快十二点,再次醒来。连续两天的度假还算顺利,林丽一直是开心、放松的状态,没有爆发激动的情绪,更没有提及杀了姐姐的话。

' W6 Y1 P* _' B) L# I5 M
       五
    第四天,姜珊依旧重复地打扮了一番,再次来到林丽公寓,却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
“阿正,对不起,我爱上了姐夫,所以故意杀了姐姐,对不起,是我背叛了我们的爱情,你走吧,再也不要来看我了。”林丽在阿正怀里挣扎哭诉着,头发被泪水浸湿粘在了脸上,样子十分狼狈。
   “乖,丽,乖,你先安静下来,先安静下来好吗?等你睡着了我就走。”阿正双臂紧紧圈着林丽,一只手轻拂着林丽的头发,在她发顶上不断轻吻,安慰她。
一晚上的无眠,加上刚刚对阿正情绪激动地宣泄,她显得十分疲惫,在阿正温柔地安抚中竟真地睡着了。
    阿正轻轻抱起瘦削的林丽,大步走进了卧室,把她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又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凝视着已经入梦却还皱着眉脚的爱人,许久后才走出卧室。
   “来了。”平淡无味地问候。
    姜珊嗯了一声。
   “先坐吧,等她醒了你们再沟通,我走了。”同样的语气,说完转身就走。
   “哎——”姜珊对着已经关上了门,瞪了半天眼,真是没礼貌的家伙,她在心里气闷地想。和第一天一样,她找把椅子坐在床前,等待林丽醒来。
从刚才看到的画面,她今天应该是林丽了,是妹妹,真像演电影,今天一个角色,明天一个角色,演起来一定很过瘾吧,原来生病还有这个福利,倒是蛮不错的,今天当姐姐,和这个帅哥谈恋爱,明天又演妹妹,和另一个男人谈情说爱,同时被两个男人捧在手心的感觉一定很棒,她幸福地让人羡慕呢!不过,看她的样子,也没那么爽快。换做是我——哦哦!浑身鸡皮掉了一地,想都不敢想,估计不光脑细胞,全身细胞会被累死。胡契和我讲的明明是车祸,林丽却总说她是凶手,难道真地爱上姐夫了?然后故意杀死姐姐林文,再取而代之?可为什么又要说出来,就不怕姐夫生气误会她吗?真是矛盾。* O1 C. M. u& @$ H
   
     六
   在姜珊的胡思乱想中,时针指向了中午十一点,林丽醒来了,看到床边的姜珊愣了一下,却没有像第一次见到时那样的情绪波动。
   “你好,”姜珊主动伸出右手。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林丽毫无波澜的眼神盯着江珊。
   “我们不是已经认识过了吗?我是姜珊,你的朋友啊。”
   “我没有叫姜珊的朋友,说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打扮成我姐的样子?有什么企图?”
   “好吧,现在我们就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姜珊,和你,还有你姐姐一样,都是心理咨询师,也是刚刚正式接手你们AB心理驿站的人,作为同行,当然想和你交个朋友了。”江珊微笑着再次伸出右手。
   林丽扫了一眼那只伸向自己的手,并没有主动握上去,淡淡回了句,“抱歉,我没觉得你和我有做朋友的必要,不管你有什么目的,现在,立刻,请你离开我家。”说完转身走到落地窗前,留给姜珊一个冰冷的背影。
   姜珊张了张嘴,伸出的手慢慢轻攥成拳无力的垂下去,终究没再说什么,带上门,离开了。
   屋子里,林丽走向一侧书架,从两本书中间取出一个小相框,正是姐姐林文和她的合影,一只手轻轻抚上姐姐灿笑着脸,“姐,姐,我想你,好想你啊!都怪我,你要是还在多好,我的心好累,真得很累。”泪水滴答着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在镜面上,片刻,照片中的笑脸蒙上了一层水雾。林丽赶紧抹了一把眼泪,又用袖子使劲儿擦了擦镜面,再次清晰地看到那个梦中的倩影时,挤着笑说,“不过没关系,想着姐我就不累了,你放心,我一定帮你照顾好姐夫,看好我们的AB心理驿站,它是姐夫当年对你爱的承诺,我怎么能弄丢它呢,包括那个叫姜珊的女人,想都别想,我不会让她的阴谋得逞的。”说完,把相框按进怀里,再次站在窗前,一遍又一遍重复着那句“你放心,你放心......”
% R- ]' p; }  d6 ]% X! @* [
      七
   坐在道路旁的石凳上,姜珊郁闷极了,这叫什么事儿嘛,明明都来了好几次了,说不认识我?大家还一起出游过两天呢,这个也忘了?好吧,病人为大,谁叫你生病了呢!可是,我这个看病的医生倒被一个患者给赶出来了,也太伤自尊了。不对,她刚刚那个认真犀利的样子哪像个病人,比正常人逻辑都清晰呢,唉!算了,管她有病没病,直接放弃算了。姜珊原本想打电话给胡契说一声,可一想到那张冰块脸,又打消念头。改用短信的方式。
   “胡总,林丽太难接近了,我又一次被赶出来了,她今天咄咄逼人的样子根本不像病人,而且,被病人赶出来我还是头一次呢,这太有损我医生形象了再多几次,我都有心理阴影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回去干点正经事儿。如果因为我没有治愈林丽,你非要收回AB心理驿站,我也没办法,你看着办吧!”
   按下发送键,姜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好了,这下可以彻底放松了,爱咋咋滴,随他去,就这么想着,竟轻松地唱起来“随他吧,随他吧,啊.....”
   正当姜珊用歌声释放着心底的愉悦时,电话响了,胡契的名字在屏幕上闪个不停。
   “喂,你好,我是姜珊。”接通电话只说了一句,心想,这下轮到我拽一拽了,哼哼。
   “喂,你好,姜小姐。我看到你的信息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履行你接受AB心理驿站时的承诺。”
   “可是,”姜珊正要辩解。
   “OK,你先听我说完,这样,我降低要求,你只要做到和林丽慢慢成为朋友,让她打开心扉,开朗一些就行了,病能不能完全好,以后再说,好吗?”听筒中的男中音头一次用温柔的语气试探着说。
   姜珊的心里又开始踌躇不下了,其实,随便放弃病人也不是自己的风格,好歹咱都拿到博士学位了。
   “这样吧,只要你做到了,AB驿站的半年租费就给你免了。”胡契再次抛出橄榄枝。
   “我成天忙着林丽的事儿,你就是不免租费我也开不了张啊!”胡契一提,姜珊这才想起来这几天尽忙这边了,那边AB心理驿站都接手好久了,还没营业呢。
   “你不是还有一个合作伙伴吗,先让他顾着AB的事情,我可以帮你们做一做宣传。”胡契又一次抛过来一份诱人的甜点。
    对呀,我怎么把“小邓子”给忘了,还有他呢,再加上胡契帮忙宣传,那简直就再好不过了,姜珊越想越开心,刚刚卸掉元气的皮囊,再次满血复活了,最终,还是被胡契的糖衣炮弹征服了。
% q  j# T% q# Q* S
     八
    晚上,姜珊和死党邓紫御约在了心悦咖啡厅见面。
    邓紫御是苏城本地人,姜珊大学好友,也是姜珊现在AB心理驿站的合伙人。AB心理驿站是他先选中的,刚巧姜珊学成回国,就撺掇她和自己一起创业。当年上大学时,邓紫御和姜珊是同一个专业,但不同班,正式认识是在一次小聚会上,只一次,邓紫御就被姜珊爽朗的性格吸引住了。于是,他为了接近心仪的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方设法和她套近乎,两人终于成了朋友。心想着,从朋友做起,一步一步慢慢培养,最后升华到女朋友。谁知从做朋友开始,没有经历他理想中“质”地飞跃,俩人直接一站到底,处成了哥们儿。姜珊逢人就介绍,“小邓子”就是她最铁的男闺蜜。邓紫御肠子都悔青了,特后悔当初定的那个烂计划,早知道就该精准捕猎,直接当女朋友追,做啥朋友呢,这下好,四年时间,朋友变成铁哥们儿,哥们友谊又悄悄升华成了闺蜜。姜珊真把他当成亲人看待,一点情人的感觉和意识都没有。刚开始他还为这个着急上火的,又没有办法挽回局面,慢慢地也就顺其自然了。也习惯了两人这种友情,更甚亲情地相处。在心里,邓紫御一直对自己说,只要能陪在她身边,默默守护着她,也是幸福的,等到哪天她找到那个让她心动的人了,就大方地送上祝福,默默离开。有时也会想,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她会突然转身,发现我守护在身边,被我感动,奔向我的怀抱也说不定啊,这扇大门就这么一直开着吧,为她永不关闭。这些想法他从没有表露出来。姜珊一直没有察觉到他这份特殊的情谊,她只知道,只要她需要,“小邓子”永远第一时间会出现在她身边,他是她最铁的哥们儿,男闺蜜。
   从国外回来,两人匆匆见了两面,还没好好聊过呢,邓紫御正郁闷地想着,眼睛一下子被人蒙住了。
   “猜猜我是谁?”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的。
   “得了,别装了,你就是装成猪的声音,还不就是那“一桶姜山”么。”邓紫御一点也不着急,一副姜太公钓鱼的悠哉样儿,晃着腿,笑着埋汰姜珊。姜珊只好无趣地撤了捂在邓紫御眼睛上的手。
   “没意思,就不能配合一下嘛,还是不是好闺蜜了?”
   “啊,真变成一桶姜山了,才多久没见你就胖成这样了,还嫁不嫁人了?”邓紫御皱着眉,一副见到了怪物似的表情,
   姜珊屁股还没落凳子上,就被邓紫御一句话说得弹起来。双手叉腰,瞪着他“嘿,还来劲了,皮痒了是吧?管我嫁不嫁呢,嫁不出去就不嫁呗,我这皇上不急,你这太监急啥?”
   “我错了,我错了,你赶紧坐,“姜皇上”,嫁不出去,不还有“小的”我呢吗?我就当为社会做贡献,把你收了算啦。”邓紫御赶紧把早就为姜珊点好的咖啡推到她眼前,殷勤地递上小汤匙。
   “你——,算了,看在我最爱的卡布奇诺份上,饶了你这次。”姜珊端起杯子轻嘬了一口,“嗯,真香。”
   “说正事吧,这几天怎样?你那个患者有进展了吗?”邓紫御关切地问。
   “唉!叫你出来就是说这个,很头痛的一个人。”姜珊一只手支着下巴,嘟着嘴,无奈地盯着咖啡,仿佛眼前的咖啡就是林丽。
   “是因为她也是心理咨询师吗?”邓紫御很疑惑。
   “嗯,不全是吧”。
   “我今天下午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姜珊一边搅着咖啡,一边思索着说。“她是我接受过的案例中最特殊的一个,不仅仅是心理咨询师这个身份的特殊,而是她表现出来的特殊,是我没有遇到过的,总之,我心里隐约觉得哪里不大对。”
   “那你说说她地表现,我帮你分析分析呗!”邓紫御双臂向桌前趴了点,靠近姜珊,认真地看着她。
   “别。”姜珊呼地一下退到后面,靠在沙发上。“亏你也是心理咨询师呢,忘了咱们这行的规矩了?患者的隐私怎么能随便告诉你呢!”说着还斜了眼邓紫御。
   “成,成,我不问了,就此打住,我们说别的。”
   “她虽然特殊,接近起来比较困难,但我目前还不打算放弃,所以啊,今天来是想和你商量咱们AB心理驿站营业的事情。”
   接着,两人就AB驿站的事情一直聊到了深夜,姜珊去了后顾之忧,打算全身心投入到林丽身上,她决定暂时不去找林丽,找找类似的案例,再做些细致地调查,列出一个详细计划,最后逐步,全面攻克林丽这个难题。

. @+ {& Y6 |  @1 C! X8 e8 y
          九
   这天早晨,林丽依旧被噩梦惊醒,看到房间里没有出现那个不请自来的女人,心情舒畅了许多,走出卧室时才发现,胡契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立刻展开笑脸迎了上去。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来的?”声音柔美又带着点撒娇的味道,走过去,在距离胡契一尺左右的地方坐下来,笑望着他。
   “哦,来一会儿了,给你带了最爱喝的南瓜粥,我去给你拿。”说着起身去了厨房。
   “那我先去洗漱,你稍等。”
   林丽从洗漱间出来时,沙发上多了一个人,桌上多了一份南瓜粥。胡契和阿正在说话。林丽紧攥了下双拳,松开,立刻挑动眉峰,翘起眼角走上去。“阿正来了,怎么丽丽还没来吗?”招呼一声,笑着走过去坐下,半个身子紧靠在胡契身上,撒娇地摇着胡契手臂,“亲爱的,刚才不是要喂我喝粥吗?我准备好了,啊——”,眨眼,俏皮地张大嘴,像极了等着被大人喂食的孩子。胡契看了眼阿正,笑着说了声,“好”。端起南瓜粥一口一口喂她喝。
  “阿正,你也吃啊,那里不是还有一份儿吗,快吃,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喝了几口,林丽提醒阿正。阿正笑着点点头,端起桌上自己带来的南瓜粥,去了餐厅。瞥了一眼阿正的背影,林丽坐直身子,双手接过胡契手里的粥,小声说“我自己来吧。”一碗粥很快见底,嘴角的餐巾纸已经开始温柔地擦拭起来,抬眼,胡契温柔的目光正锁定在自己的唇上。染上红霞的脸颊不自然地向旁边挪了挪。突然,眼角瞥见正往客厅而来的身影,林丽迅速攀上胡契脖子,唇紧紧贴上去,毫无章法地又吸又啄,好像刚刚学会捕食的啄木鸟,微微颤抖的睫毛泄漏了她心底地紧张,胡契身体僵了一下,随即双手抚上林丽的后背,一下下,轻拍着,渐渐撤离被吸得有些发麻的嘴唇,在林丽的脸,鼻,额头,发顶一下下轻吻,眼里盛满了无尽的温柔。似充满爱意地表达,又似包容地抚慰。片刻,林丽窝进了胡契的怀里,彻底安静下来,微微抬眼,那个刚刚还站立客厅一角的人,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再次垂下眼睑,心里一阵酸楚,双手环抱着,箍紧了胡契的腰,将脸深深地埋了下去。
   胡契低头看着怀里使劲蜷缩着的女人,眉头紧紧地琐在一起,林丽啊,你什么时候才能真的走出来呢?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和你姐姐交代。
, e+ R6 C! e1 G# V4 z! K8 `
     十
   姜珊的第一个计划就是联系阿正,据目前看,虽然林丽似乎爱上了姐夫胡契,但在姐姐出事前,林丽的男朋友是阿正,两人也有三四年的感情了,最了解林丽的人应该是这个叫阿正的男人。当她拨通电话的时候,阿正在酒吧喝酒。于是两人的初次交谈就定在华子酒吧。
   对于姜珊的到来,阿正仅仅点了一下头,就开始继续自顾自地喝酒了。职业习惯,姜珊盯着他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公正的讲,这个男人长得很帅气,是和胡契不一样的帅,给人一种大男孩的感觉,虽然此时被冷漠的外衣遮掩着,但嘴角嵌着两个梨涡就能说明那是个爱笑的男人,笑起来一定是副暖男模样,和林丽的娇俏可爱倒是蛮搭的,不知是什么原因让林丽突然喜欢上满脸严肃的“冰块儿”,争取今天有所收获,最好能一次揭开谜底。
   眼前的男人正满怀心事,一杯又一杯地灌着啤酒,完全无视掉了坐在对面,一直望着他的女人。于是,姜珊率先开了口。
   “嗨!暖男,能先停一下不?我是怕你一会儿喝多了,咱俩的谈话就泡汤了!”姜珊陪着笑脸,试探着说。
   阿正愣了一下,似笑非笑的,脸上的肌肉扯动了一下,又迅速恢复原样。
   “好,我不喝了,你说吧。”他放下酒杯,靠向后面的沙发上,抽出一根烟点燃。
   姜珊坐直身体,认真地看着阿正“我想从你这里了解一些林丽的事情,便于我进一步治疗工作地开展。”
   “胡契没告诉你吗?关于她的身世,”虽然问了句,但也没等着姜珊回答,他又接着说,“她和林文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姐妹俩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相依为命二十多年,感情很深。”额,姜珊没想到阿正言简意赅的几句话就结束了,好像做总结陈述一样。. `+ F4 J8 L# k' i1 G
   “嗯,方便的话,能说一说你们俩之间的事吗?你别多心,我只是从医生的角度出发,她现在的状况看起来真得有些蹊跷。”阿正点燃了第二支烟,猛吸了几口,烟雾弥漫了整个面部,才缓缓开口。
   “那年夏天,丽第一次来健身房,一群人中她最抢眼,倒不是因为长相,因为论长相,和她一起来的姐姐林文比她更出众一些,她一进来,就在健身器材中来回穿梭,就像勤劳的小蜜蜂一样,不断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那朵花蕊,你能想象的出来吗?一个亮黄色的点,在一堆金属色中来回移动的情形,呵呵,只一眼,我就记住她了。后来,我给她做了指导教练,那时我才知道,她竟然已经工作三年了,当时,我很诧异,因为她一直给我的感觉像是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总是一副无忧无虑,天真可爱的样子。也是基于工作的关系,我平日接触到的大多是走上社会多年的人,这类人群中鲜少见到她这么单纯可爱的人了。我承认,被她的特殊迷住了。再后来,我们交往了。那时我才知道,丽有个爱她如命的姐姐,才明白她个性为什么如此了,所以不光是丽,我也非常敬重大姐林文,她,真得很伟大。”
   姜珊点点头,又俏皮地眨眨眼,“我以为会听到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呢!”
   “不浪漫吗?我觉得还行吧!”呵呵!阿正难得笑了一下,露出嘴角浅浅的梨涡,温暖得像是午后的阳光。# e% L+ u+ z* ]
   “生活不是演电影,哪来那么多的浪漫桥段,我一直期待能和丽平凡相守下去,该是最浪漫的人生了吧。”故事似乎讲完了,烟也抽完了,又一阵悲伤笼罩着阿正,他猛灌了一杯啤酒,再次靠在沙发后背上,转向舞台中央的方向,凝眉,不再说话。
, R* x! o9 ?- ^0 U    今夜,酒吧里的音乐一曲接着一曲,都是舒缓地,似流水般,低吟浅唱出一个又一个让人沉沦的故事,倾吐着一颗又一颗玲珑心窍包裹着的沉重。交替闪烁的霓虹不断变换着色彩,让人来不及琢磨它的情绪,时不时欢脱跳跃着,点缀着看客,听众们的心湖。

8 K( U5 `1 [# k+ \7 x
     十一
   “今天把你们都叫过来,是因为我想到了一个刺激林丽恢复记忆的方法,就是我们常说的场景还原。从她的症状来分析,她是因为受到那场车祸的刺激,接受不了亲姐姐的死才记忆错乱的,而且,她一直把姐姐的死因归在自己身上,说自己害死了姐姐,所以我们可以还原当时车祸的场景,让她再次经历,刺激她想起来自己到底是谁,也让她看清车祸的自然因素,不是她人为造成的,这样很有利于她恢复。”姜珊一口气没停,说了一大堆。
   “不行”,刚说完,胡契和阿正像是提前商量好似的同时开口,胡契看了眼阿正,接着说,“这样太危险了,我不同意。”“我也不同意,谁也不能拿林丽的生命开玩笑。”阿正严肃的看着姜珊说。
   “没开玩笑,这是治疗手段,我很认真的做了充分准备。”姜珊继续努力解释。“再充分也不行,哪怕她一直像现在这样下去,也不能冒这个险,总之,我坚决不同意,我还有事先走了。”阿正表明态度后,转身离开了。
   姜珊转身,举起一只手掌,又开始争取胡契的同意,“我保证林丽安全还不行吗?我和“小邓子”都演练很多遍了,绝对不会出事儿的,我保证!”
   “再多的保证也不行,这事儿以后别提了,打消念头吧,林丽不能再出现任何意外了,我们谁也承受不起!”说完,转身留给姜珊一个冰冷,不容置喙的背影。姜珊像是泄了气儿的气球,一屁股侧卧在身后的沙发上。
   后来,她和小邓子的一通电话“救活了”她 ,又再次打起精神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 j$ _6 c5 r% c1 B4 i( g8 h' ^4 ?* c! B6 {
          十二
   郊区某驾校训练场地门口,林丽推开大门,进入一侧简易的办公室里,江山已经在里面了。
   “你约我来这里做什么?上次不是已经和你说明白了吗?”林丽冷着脸说。
   “没什么,我知道你有些排斥我,但我是真心想和你做朋友的,走,我开车带你去个地方。”姜珊热情地抓住林丽的手。
   “你要干什么?我什么时候要和你做朋友了?”林丽用力甩开了姜珊的手。往后退了两步,瞪着姜珊。
   “相信我,一会儿你就会明白了,对你恢复会有帮助的。”姜珊再次热情地迎上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要我明白什么?我又要恢复什么?”林丽一边躲着姜珊,一边不耐烦的喊叫。
   “我这么做当然是为你好了,对你的病情会有好处的,我是医生,请你相信我。”姜珊诚恳地望着林丽,耐心劝说着她。
   “为我好?笑话!你是想害我吧,然后想霸佔我姐夫和我姐姐的AB心理驿站吧,再说,我根本就没病,根本不需要你来医治。”林丽紧接着一阵歇斯底里地喊叫,极度排斥着姜珊想要过来抓住她,正在跃跃欲试地动作。
   “我怎么会害你呢?我根本没想过要霸佔你姐夫和——你说什么?你没病?”姜珊瞪大双眼看着林丽。
   “是啊,我根本没病,我和你一样是心理咨询师,怎么会让自己病了呢!呵呵!虽然装得很累。但是为了姐姐,我愿意。”林丽嘴角泛着苦涩的笑意。
   “可是为什么呢?”姜珊不解的看着林丽。
   “为什么,因为姐姐啊!你知道吗,她是天底下最好、最伟大的姐姐,林丽看着姜珊,却似乎透过她看着另外一个人,脸上竟露出欣慰的笑容,“她怀着五个月的身孕,还不辞辛苦地亲自去机场接我,为了让我在车上休息会儿,非要争着开车载我,当那个卡车撞上来时,她又为了我扭转方向盘,把我留在最安全的一面。”
   林丽脸上的笑容依然挂着,那是幸福的笑容,泪水却决堤般奔涌而出,一泻千里,“当我在医院再次睁开眼睛,清醒过来后,我才知道,我永远失去了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最好、最爱我的姐姐。”早已艰难维持的笑容,终于被悲痛击溃,一阵压抑的痛哭声响彻整个训练场。姜珊走上去,轻轻地拍了拍林丽的背。
   一阵痛哭宣泄过后,林丽抬起泪眼看着姜珊,一字一顿地说,“你说我和刽子手有什么分别?因为我,姐姐没了,才五个月的小宝宝也没了,深爱姐姐的姐夫从此成了一个人,是我让他承受了丧妻丧子之痛,都是因为我啊,所以,我一定要代替姐姐守护好她的挚爱,至少有我陪着,他会有些慰藉吧,我要守护好她的事业,所以你就别再打她的主意了。”
   “阿正呢,难道你不爱他了?”姜珊忽略了林丽最后的那句说辞。
   “我还有资格去爱吗?我还有享受快乐的理由吗?我怎么面对九泉之下的姐姐呢!”林丽又一阵苦笑。
   “你这样装病总有一天会被发现的,他们知道了怎么办?而且你这样做,让三个人都会很累,都得不到幸福。”
   “阿正已经被我伤了,我知道他坚持不了多久,以后终究会离开的。”又一串晶莹溢满了眼眶,轻缓无声地滑落。
   “可是——”姜珊正要继续说 ,门“砰”一声从外面被推开了,两个男人同时出现在了门口。林丽惊慌无措的捂住脸转过身去。
   “你,你,你们,”姜珊瞪大眼睛看着来人,结巴起来。
   “你,你们刚刚,没,没听到什么吧?”小心翼翼地问。
   “我们来了十几分钟了。”回答的是阿正,但他却是看着林丽的背影说的。只见林丽听到阿正的回答后,背脊猛地瑟缩了一下,却依然没有转过身来。
   “那么,你们都听到了?其实,其实,她没病”姜珊越说声音越小。
   “谁允许你把林丽带到这里来的?你是要背着我们完成你的计划吗?”胡契严厉地质问姜珊。
   “不是,不是,怎么又说这儿了?反正你看,你们现在也知道了,她也没病,干嘛还纠结这个问题呢。”姜珊缩着脖子小声嘟囔。
   “就因为她没病,你更不能带她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万一真出了事儿呢?”这次是阿正大声冲着姜珊吼起来,姜珊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一闷棍狠狠砸中。
   “什么?我明白了,怪不得你俩进来后这么平静,原来早知道她在装病啊!”林丽猛地转过身,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前两个男人。
   “你,你们,为什么?这么久了,为什么不揭穿我呢?”这下换两个男人不知所措了,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
   倒是姜珊接上了林丽的问话,“为什么,当然是为了爱你呀!到底病得不轻的是谁,唉!一群为爱而病的人啊!”说完,姜珊迅速出了大门。她没有忘记,自己的忠实伙计正还在300米远的拐角处,那辆皮卡上等着完成她的完美计划呢。
   “喂,小邓子,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猜的没错,林丽真的在装病,哈哈哈,被我一招激将法就试出来了,我是不是特聪明?快快,赶紧夸我两句。”姜珊眉飞色舞地对着听筒吆喝。
   “是是是,全天下就你最聪明。”邓紫御笑着附和,心里却在嘀咕,你那么聪明,怎么就猜不到我对你的心呢!
/ @* M0 L- i3 m. o  W7 @! c
    人们常说,只有一种枷锁是人甘之如饴戴上的,既不愿卸枷,又不愿解锁,因为,那是爱的枷锁啊!因为值得!

  q# i/ C- B/ J+ `% h3 Z, o: ]+ h% S/ R- i) C$ B5 a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303

帖子

939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39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4: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受一个小品的启发写的,欢迎老师们来拍砖!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3

主题

3338

帖子

801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015
发表于 2018-1-11 10:5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默晓老师,你的这篇小说很精彩,人物形象典型,故事情节扑朔迷离,人物心理刻画很到位。建议你今后发稿时按小说版有关规定:短篇一次发稿,中、长篇每次最多两章或两节,后续在发表评论栏内再帖。便于读者快速阅读。欢迎老师多赐小说稿。祝你冬安!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303

帖子

939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39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7: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8-1-11 10:50; {0 d. U3 d6 j! s7 M6 ^
默晓老师,你的这篇小说很精彩,人物形象典型,故事情节扑朔迷离,人物心理刻画很到位。建议你今后 ...
; r1 G+ x( }$ E( l1 K# Y+ U) z
非常感谢薛老师的点评和鼓励,我刚刚贴出来时还在担心这篇不太接地气,心里一直忐忑着。老师的鼓励让我动力十足。3 x4 w1 m! D9 A2 A$ w6 [) S
今后贴稿一定严格遵守规定。
4 |9 t; r0 g) Q# k! \0 s祝薛老师新的一年身体健康,万事顺遂!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2

主题

895

帖子

341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6
发表于 2018-1-11 17: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黙晓 发表于 2018-1-11 17:15
, A/ Z8 \: _! M' p6 n8 l- |7 y4 {非常感谢薛老师的点评和鼓励,我刚刚贴出来时还在担心这篇不太接地气,心里一直忐忑着。老师的鼓励让我动 ...
% o1 E% e& M) s" f/ c2 `; d' j
文笔细腻,人物刻划十分到位,语言描述也接地气,把主人公形象生动、栩栩如生的展现读者面,扣人心弦,引人入胜。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4

主题

884

帖子

245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50
QQ
发表于 2018-1-14 09: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才女新作,进步很大啊,欣赏点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672

帖子

210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02
发表于 2018-1-15 11: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不错!就是应该分章节发上来,读起来不累,呵呵!继续努力,加油!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4

主题

1916

帖子

496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962
发表于 2018-1-15 17: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303

帖子

939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39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9: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润杰 发表于 2018-1-11 17:47
$ c' b5 C/ b+ z# m/ @" f" X文笔细腻,人物刻划十分到位,语言描述也接地气,把主人公形象生动、栩栩如生的展现读者面,扣人心弦,引 ...

8 J5 d- ~8 E- e7 T8 {0 j1 J. ]( o谢谢老师阅读和细致的点评。问好老师!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303

帖子

939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39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9:0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顽童 发表于 2018-1-14 09:21
8 s% G6 |% y  _- b, Y' Y- K7 q又见才女新作,进步很大啊,欣赏点赞
) k/ t( ]& k& J3 b0 X$ ?$ U
呵呵呵,谢谢李老师鼓励,多提意见哦!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