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84|评论: 4

宝鸡诗篇——外地诗人赞宝鸡

[复制链接]

93

主题

181

帖子

405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53
发表于 2018-1-18 10: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宝鸡

◎天水 /王若冰


早晨的微风

把秦岭上的云

打扫得干干净净

运载爱情的火车

从兰州和郑州的黑夜中

疾驰而来

一扇被渴望的黎明

打开的窗户

在秦岭的阴影中

倾听来自四川的赞美之声

在列车与列车的惜别声中

一片金黄的麦子

把雨后的花朵唤醒

北部是塬

黄土与寂静

让窑洞里的灯光如此暗淡

南边是幸福的丛林

把汉中的流水和四川的姑娘

召唤到我的面前

行色匆匆的秋天

在渭河两岸

留下高粱和玉米

一群转乘的旅客

在陌生的灯光下徘徊

他迷茫的眼神

让我想起了六月的麦场上

回家的麦粒

阳光和尘埃


石鼓之诗

◎平凉 /李满强


我曾经鄙视过石头

当文字被刻上去,当无数的碑

齐刷刷站起来。成为

梦想不朽者的托词

我曾为这些石头的世故

深深惋惜。但在宝鸡

当一些石鼓,带着秦人的体温和喘息

穿越历史的尘埃和迷雾——

抵达 21世纪。“吾车既工,吾马既同。

吾车既好,吾马既阜……”

当这些石头上的线条、音律

从石鼓上走下来

生龙活虎地来到我们中间

我开始崇拜这些石头

它们看似粗粝的外表下

弥散着让我为之荡漾的气息


石鼓山

◎天水 /欣梓


东去长安   或者西安

西出秦州   或者天水

我不止一次地经过了石鼓山

将石头做成鼓

或者让石头像鼓一样

响起来

是一个多么疯狂的念头呀

当我登上石鼓山

而不是路过

发现那个疯狂的念头

来自我的内心

一个还在写诗的人

妄自的揣想

让一个个鼓样的石头

发出声响的

不是鼓本身

或者石头本身

而是刻在其上的石鼓文


宝鸡

◎银川 /唐晴


在我的心中

宝鸡是通向故乡的门户

无论漂泊多么久远   

多么艰辛

只要路过宝鸡

回到嘉陵江的源头

游荡的灵魂就回到了肉身

忧郁的眼神开始发光

亲人的身影渐渐清晰

寒冷的空气骤然变得温暖而湿润

无论人生,还是旅途

我们都需要一个起点

需要一个中转

让梦想高飞

让心归于内心


向秦岭

◎陇南 /包苞


用一条柔软的小路,翻越山水的册页,

多少擦肩的事物,都与自己背道而驰。

沿途都在叫卖。

路上布满了杀机。

碧绿的草木像复发的宿疾。

唯有岭上的山花,

没有时光飞逝的忧伤,开得迟滞而舒缓。

三十年前,我和姐姐合影的界碑,

已被挪下了山顶。

新建的公园,正在等待过往的客人。


在北首岭博物馆

◎天水 /王选


那些横卧的骨骼

肯定被一场雪曾覆盖过

而此刻他们脱掉肉体之衣赤裸着

七千年的寒冷

在昏暗的博物馆里弥漫

他们活着时在渭河边被月光放牧

然后他们死了

被埋葬但依旧头枕落日

在梦里复活

脚踩河流

暴死的人尸骨粉碎

大腿压住小腿他们再也无法掀开

部落的大门

死掉的孩子被埋进陶瓷

陶是泥土的孩子

而此刻我们背负皮囊与祖先对视

他们坦荡干净沉默

他们为了生育我们在野兽的蹄窝里过冬

而我们死了   骨缝里没有大雪星辰

鲜血和石镰上的爱恨

我们不配拿出任何一块骨头

与他们同眠



青铜器

◎天水 /丁永斌


庙堂之上一滴酒开始溢出

大山之间一灶炉火金光闪动

飞禽走兽在炉火中涅槃

争占时间的枝条


青铜器成为一个民族的胎记

延续着黄河、长江、三秦

中原的涛声风声

黄皮肤与黄土,青铜与黑发

铸成龙的身影

在秦岭深处呼风唤雨



北首岭的小木屋

◎平凉 /师榕


我们的先祖,华夏的先祖

在滔滔渭河以北,伐木、狩猎、取火

用圆木支撑起的三角形的小木屋

成为中国人最初的民宅

苇子飘飘,泥土覆盖了屋顶

小木屋就像漂在海上的双桅船

北首岭,演绎一个部落

一个朝代,一个民族的沧桑历史

我从一株开着紫花

已有百年树龄,高大的皂角树下走过

我对站在身边来自天府之国的王菱说

一棵枝繁叶茂的皂角树

她举起手机连拍了三下

北首岭是新石器时代

我们共同的祖先居住的家园

每一个活着的人最好都来宝鸡看看

带上心爱的儿女子孙

看看我们先人的模样,并给予顶礼膜拜


太白山咏叹调

◎西安 /孙晓杰


绝非是为了显赫,甚至炫耀

一粒大地上的泥土

是祖先高贵的骨殖

是我,生命的立足之点

我思想的青藤

以仁者之名,攀缘而上

我摇曳一棵草的舞姿

绽开一朵花的笑容,蓬勃一株树的苍郁

闪烁一片雪的星光。今日

我是春。我是夏。我是秋。我是冬

我的足尖流泉潺湲

我的发丝云雾翻卷

我听见梦想的声音,燃烧在

每一块岩石里

让我拥有你的高度

绝非是为了傲视,甚至孤愤

让我的脚腾跃奔走的热望

我的心,充满灿美和绚烂的温情

让我的头脑冷静,目光邈远

让我拥有你拔地而起的痛苦

接近太阳的神圣之旅

这是我唯一的选择

成长生命的高度

我要气象万千


云横秦岭

◎西安 /商子秦

一场大雪竟下了一千多年

冻僵诗人灵感

云横秦岭啊,雪拥蓝关

冻僵马蹄声声

冻僵短吟长叹

冻僵心中积郁的

无限乡愁愤懑

板桥茅店,万里贬官

茫茫大雪,遥遥关山

想象雪中的诗人

多少失望、多少无奈

纵然有真理在手

却无法抗拒

一个君王的昏聩与独断

于是,在这纷飞的大雪中

一首诗喷薄而出

吟不尽身心苦寒

一首诗,幸好还有这一首诗

尽管冰冻雪掩

却依旧流传千年

今朝,当诗意显影画面

只要你看上一眼

目光就会穿越时空

立刻也冻僵在

这一刹那间


在青铜器博物院

◎咸阳 /宁颖芳


这里,没有宝座、权柄

也没有硝烟和马蹄下的尘土

没有王朝炫目的太阳

没有宗庙肃穆的月色

只有这些器皿

用来斟酒,盛水

存放食物

缭绕的炊烟,柴火的温度

聚散之间,时光有了斑斑锈渍

秦岭,渭河,不过是围栏

桃花灼灼,碧山如黛,绿水如绸

只需三五知己,围炉而坐

话桑麻,饮美酒

在青铜器博物院

我看到盛世的烟火,温暖的日子

这些炊器、食器、酒器

没有象征和附加的东西

青铜也和陶土一样

只是普通的、日常的生活用品


青铜之光

◎铜川 /王可田


时间锈住了

三千年的沉闷

一如敲不出

声响的石鼓

北首岭陶塑人面

隐衷不可泄露

突兀石鼓山

掘出圆滚滚的雷声

石器之刃,敲打

文明的火种

青铜之光,照亮

历史的天空

循着青绿的寒光

来到陈仓

我看到凤鸟饕餮

听到编钟齐鸣

铜鸟带我翱翔

铜鱼带我潜游

镌刻中国的何尊

威严地开口

当对话开启,目光

焊接历史的裂缝

时间便如游鱼

从陶罐跌落水中


太白山记

◎商洛/南书堂


缠绕山腰的云雾,像是它最后的矜持

本能地拒绝着我

无须千百年修炼,朝夕间

随意几笔彩绘,一尊神就诞生了

无须茹苦、劳顿,乘上缆车

人们便可平坦地跨上

神的高位

李白,你还在挥毫泼墨吗

你的诗句,分明已少有知己,倒是

你醉卧的憨态,熊猫一样

更招人喜爱

站在山顶,我与整座密林一起沉默

风战战兢兢,而夕阳

这只倦鸟,被嬉戏着,迟迟不敢归巢



我们就此安家可好

——眉县红河谷登高有感
◎渭南 /传凌云


没有这样的高度

我仍希望,能在此高度安家

这里——

苍天比肩,白云齐案

看到的一切都是美

云层如雪地平坦虚空

俯视:山泉、瀑布、曲栏、朱阁

远观:身前身后满眼的绿

草绿、墨绿、远山深蓝

山的背后:蓝、深蓝、墨蓝

浅蓝、天蓝、更浅的蓝

距离和高度,忽略横扫一切平庸

村庄、楼房、幽影,只是陪衬、点景

至于厦檐的角铃,奇树间透过的光

峰峦叠嶂间

也许会出没的金丝猴、羚牛

忽略不计

回眸一笑,胸中群壑与你同时会心嫣然

——如果可能,我们就此安家可好

在此高度一日千年,千年一日


吾水

——记宝鸡石鼓文

◎西安 /何双


我把盛世的江山和爱情

镌刻在石鼓身上

我把隔岸的石头、马道和渔火

一一带走

我不知道我会流向何方

我也不知道

你会在哪里出现。等我

那些被打磨、流放的眼泪

早已变得浑圆浑圆

经不起,月光。轻微的触碰

倘若有一天

我们相见了

石头里所剩无几的——水

希望你尽心收好

存进眼眶,或者血液里


遗失的石鼓

◎延安 /高权


在屠夫霍霍的磨刀声里,

不见了,

秦王挽弓引箭的气魄;

不见了,

大唐风雨里飘摇的战火;

不见了,

文武百官的称奇颂赞;

不见了,

墨客骚人的叹惋悲歌。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呀!

撩一把清水洒上去,

在那闪耀的刀锋上,

看见了吗?

这惊为天赐的神物;

看见了吗?

孔庙里冉冉的香火;

看见了吗?

人们颠沛流离的命运;

看见了吗?

我祖国的大好山河;

——噢,看见了:

一个屠夫在磨刀霍霍。


石鼓的叙述

◎西安 /李晓恒


本来是块顽石

成了鼓

就惊天动地

除了演绎王的风流

原野狩猎

水域戏鱼

还有战争离乱

颠沛流离

一次次生死未卜

鼓是实心的

人在作怪

好好的江山

总会被喂养成怪兽

让黎民百姓流血流泪

舔血过日子

鼓也跟着蒙羞

石鼓文

本来只是一种叙述

自由自在地书写

更多的是喜悦

有了贪婪

才有了苦难

石鼓,沉淀出人的分量

成也罢败也罢

只是一种说法

重要的是活法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76

主题

1466

帖子

5371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371
发表于 2018-1-19 11: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贵新,这点已是诗人共识与寤寐思梦实践的追求。《太白山咏叹调》避开了平面化、线性诗思的叙述,一切景语皆情语,面对太白山,一粒泥土在诗人眼里是高贵的祖先骨殖,生命立足的底座:
“思想的青藤
以仁者之名,攀缘而上
我摇曳一棵草的舞姿
绽开一朵花的笑容,蓬勃一株树的苍郁
闪烁一片雪的星光……
让我拥有你拔地而起的痛苦
接近太阳的神圣之旅
这是我唯一的选择
成长生命的高度
我要气象万千”
是写山呢还是写人呢,主客体融而为一了,多精彩!
在我们写诗实践中,常常惯性地陷入一般化平面的线性散文分行的叙述和描写,或立意不透,或构思不完整,或质直白说,或将一点新的发现说清楚(这就不错了),但诗句诗意的浓缩劲道,语言的干净洗练明亮,全诗显示的力度深度,等等,这些是装不出来的。诗如其人,全诗透露着作者高贵的人格素养气质和秉赋。
写到这儿,我忽然想到前苏联诗人伊萨可夫斯基教导青年诗人的一个主张:要想写好诗,须先使自己的人格成长起来。这,才是一个优秀诗人的“奠基工程”。
诗人孙晓杰笔者从未晤面,但读其诗作神交已久。也知他曾在宝鸡市委任过领导。惜乎我这个醉心诗书隔绝尘世的书呆子从未麻烦过领导,失去了许多见面求教的机会。但今天读这首诗,仍像认识、见了他一样高兴和幸福。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4

主题

1924

帖子

498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986
发表于 2018-1-19 14: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194

主题

3387

帖子

8126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126
发表于 2018-1-20 19: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2

主题

1221

帖子

441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414
发表于 2018-1-21 16: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赏如饴!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