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85|评论: 0

王可田《野生和边缘的意义——李晓峰诗集<行走的野草>读后》

[复制链接]

361

主题

1395

帖子

103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308082
发表于 2018-1-30 19: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野生和边缘的意义
                                                                 ——李晓峰诗集《行走的野草》读后

                                                                       文/ 王可田(铜川)

    以前读过李晓峰的诗,那是在《长安风·十人诗选》中。他的诗我有印象,我也以《沉思的品质》为题,写过如下短评:
    李晓峰的诗,是从自然风物和社会现象中提炼出来的。他并不缺少抒情、调侃乃至戏谑,但他沉思的品质引人注目。一如这样的诘问:“看见一片雾你会想到什么呢/尤其是阳光初照的清晨”。他这种对生活现象的思考和揭示,集中体现在《牛角号》一诗中:“吃掉肉/再以肉上角为号/应该是人类才有的发明”。站在人类视角之外反观、反省人类自身的行为,抑或罪恶,毫无疑问是深刻的,令人信服的。这里牛与人的对比,惨痛的血肉关联,极似基督以自己的血为世人赎罪。善良的弱,成就的往往是悲悯与崇高的伟力。
    今天,通读他的最新诗集《行走的野草》,我以为,将他诗歌的主要特征确定为“沉思”,依然恰切。很显然,这种生活层面的思考,对于世态人心的揭示和剥离,以及趋向终极的拷问,均得益于他的生活阅历和人生积淀。果然,在诗集的开篇诗作《大散关之雾》中,我就读到这样的金句:“历史从不借光/秦岭无言生长”。后面,还有这样的表述:“捋直思考的芦苇/点化丑陋的聪明”。在对“法”字的象形和会意式的思考中,诗人说出:“穿着华贵的衣裳/享用褴褛的仰望”。这不禁让人联想起,卡夫卡在他的长篇小说《审判》中呈现的主题。
    当然,诗歌的优长并不完全表现为思想的成果,金句的表现,它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特有的语感、语调和诗意的氛围。
    李晓峰的新诗集分为六章,题材、主题和语言显出层次,但话语风格一以贯之。他的话语风格显然并不时新,甚至有点土旧,但携带着特有的韧性和执拗,这自然是不追随潮流,甚至排斥诗歌潮流的结果。如果说,诗的抒情风格是一种歌唱的调式,那么李晓峰的诗,就是说,不惜平白质朴地说。这样,牺牲了惯常的诗意,却获取了一种真,真实和真相的真。从理论上讲,当诗与真结盟,通常意义上的美,便退居其次了。
或许,这也正是李晓峰所着意追求的。
    面对社会生活,他以怀疑甚至刻薄的目光,注视世相和人心,揭下虚假的画皮,捣腾出阴暗角落里的东西。他习惯将凡俗的、不雅的,甚至令人不适、恶心的事物融入诗歌表达,在对真的靠近中,拉平善与恶、美与丑的现象鸿沟。而这些彼此对立的事物,在生活中本是以自然的方式联接,不分你我的。《月亮把鲜花开满山岗》,如此美好和诗意的题目,在李晓峰的笔下,却充斥着“厮杀”“折磨”“手铐”“罪人”,可见他对唯美诗意的颠覆。
    李晓峰既有严肃深沉的思考,也不乏揶揄讽刺,甚至带着恶搞的快感。这些都表现在他城市题材的诗作中,并且以一颗诗人的“方正之心”。但当面对乡土和亲情,他的叙说显出深挚和柔情:“这是寒食节的下午/妈妈你显一回灵吧/看看你过冬的衣裳”。大红袍花椒对于他,则意味着:“体香才是靠谱的记忆”。
    思考获取真相,这真相也就脱去了诗意的虚饰和浮华。无论雅与俗,真都是第一位的。我并不清楚李晓峰的诗歌理念和诗美追求,但依照他的文本,以及他在《贫困户炕上躺着诗集》一诗中略带揶揄的表述,这种理念和追求也就明白无误地传达出来:“我开始羡慕那些热情的诗人/想植些现代的皮肤,也写点/玄机重重的生命体验”。的确,他的诗不为抒情,也不够新潮和现代,但体味生活,传达生活真相。即便揭示丑和恶,也是怀揣着美的。因为他说:“我多想遇见一个路过大地的花匠”。
    李晓峰显然深谙社会和人事的种种,但如果将他的诗歌表达限定于社会和生活层面,也是不客观的。因为在他不是很多的终极拷问中,也有这样的疑虑:“天空模仿着死海/像在豁免什么”。他将目光拉远拉长,瞩目太阳,叩问屈原,给海子献诗:“你闪着电,带着大海的血腥/于神殿之上深情俯视/那些仅靠梦和灵感活着的人”。正是这种思维扩张,丰富了诗歌和精神的维度。
    通读诗人李晓峰《行走的野草》,我犹豫着搜索出两个关键词:野生和边缘,试图概括他的诗歌特质和写作状态。这或许并不准确。但在一种被圈养和监管而显得过分羞怯、规整的文学环境中,观察当下诗人和诗歌的长势,我看好“野生”和“边缘”。野生,有种蓬勃的力,自己就是自己,不模仿,不混同,不附势。当然,也难免杂芜。边缘,是一个可靠地位置,可以怨,可以怒,可以冷眼旁观,或是冷嘲热讽。时过境迁,边缘很可能跃入主流,而主流也可能退居边缘。
    野生和边缘,是在当下文学环境中,最有活力和价值的诗歌态势。
                                  2017.9.26

王可田,1972年7月生,陕西铜川人,陕西文学院第三届签约作家。出版诗集《麦芒上的舞者》《存在者》及《诗访谈》。曾获鲁藜诗歌奖、延安文学奖、陕西作协年度文学奖、陕西青年文学奖等。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