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37|评论: 6

当你老了

[复制链接]

29

主题

303

帖子

941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41
发表于 2018-2-15 00: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黙晓 于 2018-2-15 00:08 编辑 - b$ Z) `( h* S1 V" t

$ O" r$ i  W1 J8 ]9 B2 m# E5 L' v
   
   西北风呼呼地刮着,眼兮兮看着远去的秋天,又回头期盼着冬天的怀抱,像孩子一样可劲儿地撒着娇,顽皮辗转。顷刻间,就把天地搅了个浑浊不堪,走到哪里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本就不剩几片枯叶的白杨树被剥了个精光,毫不羞涩地露出褶皱的肚皮,却依然像一个个昂首坚挺的士兵,排成两行纵队站在马路边,目送着进出极乐园的身影。
此时, 极乐园中,一个蹒跚的身影,随着一阵猛烈地咳嗽,肩膀剧烈地抖动着,除了矗立着的一排排青灰色石碑,和那毅然坚守在石碑旁的松柏,无人看到她的萧索。或许,只有那些素不相识的灵魂,正围在一起关切地守望着她。
   镜头拉近,这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正在一个墓碑前,喃喃细语着。
   “孩子他爸,我来看你了,在那边还好吗?都快二十年了,我这既当爹又当妈的,辛苦,累,但也没白忙活,孩子们总算是都有着落了,我也老了,我们大家都好着呢,你就别操心了,在那边好好过你的,啊。”
   静默,凝视着碑上的照片许久,老人起身,再次蹒跚着来到一片新扩建的墓区,在最东边的一座墓碑前站定。
佝偻着身子,手颤巍巍地抚着碑上的照片,布满皱纹的眼角瞬间溢满了泪痕,却是笑着开了口。
   “老秦啊,你走了整整一年了,我怎么突然就觉得日子过得咋这么慢呢,这一天天呀,我是数着过来的,你说,我们在一起的那十年怎么就嗖的一下没了呢?想你呀,真的,你可别笑我,十年的日子用一年来想,咋能够呢,我知道你肯定也想我,别心急,我马上就来陪你啦。”她从兜里掏出一张诊断书,递向照片上的人,“看见没,胰腺癌晚期。呵呵呵,你说这是不是天意呀,连老天爷都知道我一个人不行,要我下去找你呢,你可得等等我啊,不准找别的老太太去。唉!孩子们心里有怨气,我知道,忙得顾不上我,我也理解,能不打扰他们就不去打扰他们......”她含笑望着墓碑,好像老秦正站在她的眼前一样,一句接一句唠着家常。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303

帖子

941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41
 楼主| 发表于 2018-2-15 00: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7 J! i1 M) z5 F; [. R
   一周后,公安局接到华都物业报案,华都小区一名老人身亡。警方根据现场勘察取证,证实死者晋惠,女,65岁,系服安眠药自杀。这件事在惠安区引起不小的轰动,人们议论纷纷。* u% B7 J* s  m. @0 S
晚上,宋佳翔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 @3 E. l2 z1 c7 v
   “抽,抽,抽死你管用不?你们领导也是,你妈自杀和你当办公室主任有啥关系,就因为这个给黄了,也太……”
7 H6 F. U1 {9 }2 E: v( \3 D   “你懂个啥,让你一天没事了就去看看妈,到妈那里转一转,你就是不去,这下出事了,妈不在了,我的官也没了,你——唉!”4 i9 j; v, |/ ?/ h
   “怪我吗?怎么又怪上我了?这不都是你妈闹的嘛,要不是她十年前非要改嫁,咱们能闹翻吗?我能不去看她?十年前找老伴儿给你爸丢人,现在临走了又闹自杀给你惹事儿,我说你咋就遇下个这么不省事儿的妈哩。”
6 R( |2 c0 Q* Y5 a   “行行行,别说了,烦着呢。”
' g( K  y! G" I   “烦顶啥用,现在是烦的时候吗?还不赶紧翻找翻找,看看老太太的底儿,光我知道,首饰都好几套哩,存款肯定也不少,咱先掌握主动权,别等你那两个妹子来了,咱可就被动了。将来你再疏通关系,还要靠这个哩……”方明华越说越兴奋,迫不及待地推搡着宋佳翔走进晋惠的卧室,仿佛眼前的屋子里已经堆满了闪闪发光的金子。' z. e$ q7 c8 O+ _" L

& r6 u# J! Q* j0 i. H  {$ K1 y) k& B    两天后,极乐园里,晋惠被儿女们葬在了宋德明的墓旁,算是百年后夫妻合墓。入葬仪式过后,一众亲友纷纷离开,只剩下了宋家子女。0 `8 ]8 e/ m/ d; P2 G; M# w
   “哥,姐,现在妈也下葬了,你们该给我交代一下妈是怎么去的了吧?”老幺佳丽率先开口。
4 I5 B% \  r, f   “就是,哥,我也想问你呢,当初不是你打的包票吗,说是妈只要一个人,你就管着,怎么连妈得了癌症都不知道?你就这么把妈管没了吗?”老二佳婷也望着宋佳翔。: n; j4 f9 {0 k0 T$ m
   “吆,你们姐俩可真会说话,哦,这老太太没了,就全赖你哥身上啦,你俩哩?你们是女儿,早干啥去了?”宋佳翔还没来得及开口,媳妇儿明华抢先出声。
! K$ V6 l( K' t9 [   “嫂子怎么能这么说,我这不是离得远吗?要是能在妈跟前,还用得着问我哥吗,哥可是跟我们保证过的,妈怎么会得癌症?又怎么突然就走了,我连她老人家最后一面都没见上。”说着,佳丽伤心地哭起来。
' z( T7 E  q- u& S- F' a2 I   “你这话什么意思?好像是你哥把老太太怎么了一样,她这不是得癌症了自己不想活了才……”
7 s# t: z, c# \1 k0 V   “行了行了,你闭嘴,”明华还要继续往下说,被宋佳翔一把拽到了边上。
( z# ?4 U# w; G5 L3 B6 K   “佳丽呀,我也没想到妈会突然就这么走了,她得病的事情我确实不知道,最近单位里忙,事情多,确实把妈疏忽了,我也没想到,秦叔都去世一年了,妈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唉!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宋佳翔说完,低头点燃一支香烟,猛嘬了一大口,呛得紧咳了两声。
8 f9 w, a4 E0 m' T   “就为这事儿,你哥年后晋升办公室主任的事都黄了,你说这老太太怎么想的,临走了,还要断送儿子的前途才甘心。”一旁的明华又不甘地插了上来。
- O5 Q3 n; @+ q7 S$ E2 K; w   “怎么说话呢?”佳丽和佳婷同时出声,瞪着明华。
8 D7 O+ o* d( `5 s9 l8 z   “你少说几句没人把你当哑巴。”宋佳翔转头呵斥明华。5 x( f+ R: d8 [+ C3 p- z+ u
   “本来就是,我又没说错。”明华嘟囔着转身向一旁挪了几步。' P* Y4 I8 x( \* f+ I8 ]
   宋佳翔接着道:“是这,佳丽后天就要回新加坡了,过去的事儿我们就不提了,我这个做大哥的也懂点法律,就把后面的事情安排一下,咱妈现在住的房子就过给明明,也算是留给咱们老宋家的下一代继承,妈的存款,咱们仨平分,妈留下的首饰就按照乡俗传给媳妇,也就是你嫂子。”' `" S8 C" C4 H2 q, O
   “嗬!大哥可真懂法律呀,这么个分法不就等于财产都去你们家了吗,还有我和小妹什么事儿呀,你说是不?”佳婷拉住佳丽的手,边说着白了一眼宋佳翔。# A/ u# }+ _. }9 e. c
   佳丽没有吭声,明华又跳了出来。/ @& f; s7 }1 v
   “哎呦!佳婷,你说话可不能不讲良心啊,别忘了,当初你做生意赔了,老太太可是一次给了你五万块呢!还有你,佳丽,你去新加坡上学,那可是老太太把老屋房子卖了的钱,要我说,你们姐俩这都算提前预支了,就不该再分这家产。”$ y7 e0 g+ \: T0 d$ ^; v( L
   “大嫂,你可别算得那么精,照你这么说,你们住的房子是谁的?还不是妈单位分的,靠我哥,我看再过十年也不定能轮得上他,还有我哥那办公室副主任,不是咱妈拖爸的老关系,你以为他能爬得那么快?还有明明,长这么大,这都上高中了,你俩掏过一分钱学费没,还不是妈全包了,别当谁不知道呢!”- D3 T9 E7 w) Y# Q- q% {
   “怎么没掏,我儿子上学肯定是我管的,跟老太太有啥关系?再说,家产本来就该传里不传外,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们那里可都是儿子继承,哪有女儿的事儿。”. N1 O, g" }: w$ N1 t
   “你们那儿?你们那儿是农村,和我们城里能一样吗,我们城里儿子女儿都一样,别把你们农村人那套土得掉渣的乡下意识用到我们家来。”- X0 f  v3 |! e$ z7 z
   “你说谁乡下意识,谁土得掉渣?”明华一下子不干了,声音提高了八度,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佳婷质问。% A  c: ~* y5 E% m0 j, }
   “就说你呢,怎么了,你指啥指?”佳婷毫不示弱地瞪着明华,用手指回去。
% o5 T& P. \7 U- r/ ^4 r, e ……
7 X  K: }% N  M- l; ]   很快,姑嫂两人互相推搡着,缠斗在一起,宋佳翔和宋佳丽在一旁拉架,几个孩子们站在边上,不解地看着激动不已的大人们。/ d8 y' V' P0 J4 L
碑上的笑颜凝视着眼前的一切。$ U% J- M, C, \" T
   不久,一场不大不小的雨浇灭了这场刚刚燃起战火的硝烟。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303

帖子

941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41
 楼主| 发表于 2018-2-15 00: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 F3 Z7 D7 f" O9 `8 }   第二天,老宋家的子女们悉数再次齐聚极乐园,来的却是老秦的墓前。就在大家不明所以,百无聊赖之际,又赶来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直接开门见山道:“我是王朗,晋惠女士生前的委拖律师,今天通知大家来是要宣读晋惠女士的遗嘱。”
; B+ h4 U* i1 \/ o9 K% W! c. a3 P   “可是宣读我妈妈的遗嘱,为什么要来秦叔的墓地呢?你是不是弄错地方了?”宋佳婷不解地问。
  X$ R4 K( D$ X. G0 q7 J! b; k2 u   “我确定没有弄错,晋惠女士生前一再交代我,一定要让她所有的子女来这里行完三鞠躬礼后,再去她的墓前宣读遗嘱。所以希望你们遵从你们母亲的遗愿。” 
/ G/ F: P6 j& z+ x8 h4 X" {" j   “为什么?”几人异口同声。) e( B* ^& b5 @& |0 D, Y
   “因为你们是她最骄傲,最懂礼数的孩子。你们的母亲是这样对我说的。好了,开始吧,一鞠躬……”5 j* ~' `4 |- I: I1 }* M: i
   “是吗,我看是老太太嫌秦老头去世时,咱家没有一个人去送葬,今天故意给咱补课呢。”明华鞠着躬小声嘟囔。) L& }, X+ D: G$ H8 B# ]
   “二鞠躬……三鞠躬……”
  m9 _3 ?3 A, {* @8 o   严肃的司令声传来,却和着不协调,甚至有些滑稽的动作场景,有规规矩矩的,有慢半拍的,也有斜着半个身子的,更有蜻蜓点水似地抖了一下子的,此时此地,成了极乐园里一道独特的风景。还好,司令者微闭着双眼,大概司空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只是为了走完这道程序而已,懒得理会那些个造作不已的姿势罢了。
" O' U/ g! A0 [' |   随后,一行人又行至晋惠墓前。
" ]+ s9 s. O) }   王朗对墓碑表示敬意后,开始宣读遗嘱:
# @4 h! [& H& p9 P: C# h   “名下华都小区房子一套,留给孙子宋子明;名下存款20万,女儿宋佳婷10万,女儿宋佳丽10万;首饰三套,兑换人民币十万元,捐给云山县希望小学。”2 K! [5 I7 ~7 F8 q3 _9 m+ w. E6 {
   还没等王朗说出“宣读完毕”几个字,明华就扯着脖子喊起来。1 O) P6 z1 P, j# [4 _  C! n% Z* R
   “什么?我不同意,不公平,老太太什么意思,把钱白白捐了也不给儿子留一分,哪有这么当妈的?这个遗嘱不能算数,不能算!”
; b( ]0 Y; }, U7 g   佳婷抱着双臂大笑,“妈就是妈,境界就是不一样。只要那首饰不留给某些人,我是没意见的。”
: c* j( d5 I! m* l  W6 j, B   宋佳翔赶紧走向王朗,从兜里掏出香烟,抽出一支递给王朗。满脸堆笑道,“王律师,您看这最后一项捐的钱能不能给改一下,麻烦您再给想想办法。”" ~3 e& i. i' h* S3 P* C2 _
   “这个真不能改,哦对了,我还没说完呢,这笔捐款是以宋佳翔先生的名义捐出的。也就是说,捐款人是宋佳翔。”王朗边抽胳膊边解释。* i# ~9 @3 E0 {9 J: ?
   “什么,是我?”宋佳翔刚刚垂下的脑袋猛然抬起,一下子失去了反应。7 b+ T+ C/ F+ ~+ @  l
   “是谁也不能捐呀,白给人家,那么多钱呢,这可咋办呀!”明华急得直跺脚。
' p. t4 K# r; {% l2 V   “哦——我明白了”,宋佳婷恍然大悟,“弄了半天,妈这又是给哥铺路呢。”她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还在发愣的宋佳翔,宋佳翔才似醒了般,转过身扑通一声跪在了晋惠墓前。
; J7 r, R: r0 D0 O! {9 J( b+ n   此时,宋子明正捧着一本书,大声朗诵着,缓缓走向墓前。
$ z& i1 j- b$ u. z   “我和我的孩子们& b! f& S- i, L( N  l. J8 W
       作者 晋惠
7 z7 Z: R0 B" Z6 k   我的儿子佳翔,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孩子,还没有成年就失去了父亲的庇护,和母亲一起扛起了家庭的重担,他一边上学一边照顾两个妹妹,为了妹妹们能吃好,穿好,自己常常省吃俭用,我的儿子是我心目中最棒的男子汉。
  S" I( y9 \: X  M" r   儿媳明华,刀子嘴豆腐心,是个热情善良的孩子。到我们家这些年吃了不少苦,任劳任怨,勤俭持家,能娶到明华是我们佳翔的福气。2 O8 @+ C$ j: @  R$ b) l2 U
   我的女儿佳婷,是我最聪明的孩子,最漂亮的闺女,坚强独立,精明能干,从没让我多操过一份心,走到哪里都是妈妈的骄傲。
8 q7 ~1 Q1 O: u$ s3 b3 K   女儿佳丽,我的老幺,妈妈最优秀的孩子,最乖巧的女儿,也是离妈妈最远,让妈最牵挂的那一个。  a3 g8 g0 H: n2 e/ H8 M* A% D/ Z
   ……”
# S% y" ^% M$ X# j. C   片刻,缕缕湿意裹挟着一阵小雨铺洒下来,整个极乐园像是被洗礼过一样的澄澈和清晰。顽皮撒娇的孩子已不见了踪影,雨雾遮住了他们羞红的脸,阵阵悲伤弥漫了整
个极乐园。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7

主题

3984

帖子

953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9533
发表于 2018-2-18 20: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8-3-10 08:50 编辑
- F, z4 x' {$ x+ B% w
* p3 ^. w7 D" ]      这篇小说通过晋惠老人的独语、晋惠老人自杀风波、晋惠老人的遗嘱,反映了当代社会独居老人的悲哀:孤独、儿女们遗弃、争夺遗产的自私。当儿女们聆听了晋惠老人的遗书《我和我的孩子们》后,灵魂受到洗礼,正如作者所描述的场景:“缕缕湿意裹挟着一阵小雨铺洒下来,整个极乐园像是被洗礼过一样的澄澈和清晰。顽皮撒娇的孩子已不见了踪影,雨雾遮住了他们羞红的脸,阵阵悲伤弥漫了整个极乐园。”一场风波平息。然而留给读者的深沉思考:一是政府部门要关注独居老人的生存。二是普天下的子女们要善待老人。三是全社会要形成尊老、爱老、敬老的良好风气。本文塑造的人物形象很典型,环境烘托、心语独白、情节的发展、事件的平息恰到好处。尤其是小说的结局,给读者留下了深深的思考。好小说。点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303

帖子

941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41
 楼主| 发表于 2018-3-9 08:47:59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8-2-18 20:531 @2 t" w* l1 P4 g7 D, U
这篇小说通过晋惠老人的独语、晋惠老人自杀风波、晋惠老人的遗嘱,反映了当代社会独居老人的悲哀:孤 ...

5 L- N# \6 {7 r/ }' e8 W谢谢薛老师精彩细致地解读,问好老师!回复晚了,老师见谅!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9

主题

1144

帖子

328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85
QQ
发表于 2018-3-10 08: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才女大作,认真拜读下来,感觉提高不少,厉害了,给你点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303

帖子

941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41
 楼主| 发表于 2018-3-10 14: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顽童 发表于 2018-3-10 08:05
" `) O) m- F! B1 Z1 w  W* h% I又见才女大作,认真拜读下来,感觉提高不少,厉害了,给你点赞。
/ K9 M% I/ A8 ~8 j( k+ C
呵呵,谢谢老师鼓励,我是瞎子过河,摸索着前进呢!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