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68|评论: 1

张克瑶《山民的章节》

[复制链接]

209

主题

3753

帖子

899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993
发表于 2018-4-23 09: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8-4-23 09:34 编辑 % R" C" d6 i4 G& O
4 j' d5 y8 j' |) B+ e) \" ?
! A3 i& J+ w5 H* N7 I1 R2 |) ]+ T
                                            张克瑶:《山民的章节》. _; \) {/ N& K. T

/ J. F9 A/ H  u. @) ^) _" @9 j1 Y0 C       家住平川,又常年在城市打拼,我和朋友明姿雅度地去山里观赏过朱颜碧色的景致,从来没跟地瘠民贫,打牛后半截的山民接触过。这回嫁接朋友的资源,带一伙民工挺进雍山腹地打水泥路面,我遇见呆头呆脑的土著懒得理睬,他们对我这老板就缺乏令人惊异的热情,心里不免疙疙瘩瘩的。
* v) n3 m- Y/ m" Y       有个老汉,姓王,大约六十来岁,凹陷的面颊上满是皱纹,腰板却挺得很直,每迈一步都坚定有力,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地。每天掮张铁锨,引上几条细狗信马由缰地在路上徘徊徜徉。我非常好奇:村上的头头脑脑到我们施工的现场来指导工作,抽足我预备的高档香烟,喝掉我为民工壮劲的啤酒后,开些七荤八素的玩笑,各自开上小车沿着九转十八弯的蛇形坡道已飞出了大山。他这做村民的除哼鼻子瞪眼睛外,还在空寂恬静的山路上寻找什么?王老汉说他在寻魂。我笑问他什么是魂,老汉掩饰住内心的空虚,暗着脸佯装没听见。我抽香烟时,他在附近眼神空茫地张望,我抽一支丢过去,他受了精神虐待似地从地上捡起来给我,狂眨眼睛,我被那粗硬的目光审视得挺失面子。
  I: X( `7 U4 N3 l8 \' ~$ A       这山里老一代人,看似稀松平常,好像这个世界末日之后留下的生物品种,其实并非瓷锤子,他们身上的犄角旮旯都蔓延着顽固与自大。我用福尔摩斯的目光看得懂他们最细微的表情,理解不了那瞬息万变的念头。9 X: Q7 Q* J5 n7 c% Y
有天中午临收工时,正好一车混凝土运来。为了不耽搁民工下班时间,我打算挽起裤腿帮他们干把活,手中却没工具。老汉不知怎么看出我的心思的,将他手中的铁锨双手递给我,他圪蹴一旁,把旱烟锅咂得烽烟滚滚。我劝他回家去吃饭,我用过铁锨,保证蹭净锨头上面黏结的灰浆送到他家。老汉自言自语说:“铁锨是我主动借出的,你又没从我家里拿。等等没啥。” 我觉得这人不是成数不够,就是闲的呻唤。我一手柱锨把,一手插在腰间端详他,忍俊不禁地发笑。他虚与委婉地催我:“别遛嘴皮子了,快帮着干活”。* s+ T4 `, T( j8 }/ i
      这当儿,一辆蹦蹦车打山的一个豁口顺路开来,停在离我们施工处不远的地方。几个男的、女的翻下车帮厢,带有鬼鬼祟祟的紧张气质。瘸腿老王很突兀地呼啦一下站起来,看看我还在使用的铁锨,张张嘴没说什么,从路畔抄起一根我们平时不用的长撬杠,朝那伙人雄赳赳不可一世地颠去。不离他左右的几条细狗拿出看家本领,也从不同方位包抄了过去。' P. B9 Z! `9 [- ~2 _+ Z, j
       王老汉变得热情率达,竟客客气气的问那帮人吃了没有。那帮人大概跟他不陌生,也吃透了他的心思,就嘻嘻哈哈干笑着接上话茬儿,积极应和:“穷得精撘啦光,才进山寻吃的”。老汉宽厚地说:“肚子饥了快到我家走,管饱。吃够了从哪来回哪儿去”。这伙人不怕自戕,尽掠好话煨老汉:“好老伯哩,这回别让我们挨洋锉,跑空回了。”“进一趟山,甭说工费,光油钱要花五十多块”。王老汉很温和却又十分的固执,他说他早警告过,没有人听他的忠告,进山硬掠酸枣儿便钱,赔五百元油钱也怨不到他头上。其不容商量的口吻,让这帮人手足无措,气氛变得僵硬。这伙人就怀着很深的对抗情绪,疾言厉色地挑衅他:掠酸枣这事,要管也是村干部管,轮不到一个不拿报酬的村民来阻挡。人家当村干部的素质高,把名份留在山村,让身子尽量向外拓展——白天在镇上租的民宅里办公,下班后驾车奔三十几个公里回县城新家团圆。只有没脚鳖山民守着大山学狼嗥。他们希望老汉,黄土都埋到脖项了,别干料治人的事,要做些长善事,争取下一辈子当个村干部,有个能掠酸枣儿的好腿脚。这回,他们一定要掠一车厢酸枣儿才出山。老汉威武生煞,不吃这一套威胁,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有板有眼,“村干部是村干部,我是我;你们能伤我的心,你们残不了我身上的劲”。有个人眉俊眼的女人气得不行,手执钩竿,急抓失哇地朝崖畔楞擂,老汉举起撬杠去挡那钩竿,几条细狗也卷起尾巴,神气活现地昂头狺狺狂吠。
6 t6 G, t) C. _2 a8 y       那女人并不怂,她钢巴硬气地说:“山是大家的”!王老汉甩过一句话回击:“酸枣儿不是耍货”!那帮人见他们的气势镇不住老汉,就装出一脸无辜;经的经,纬的纬地刻损老汉:这山民也太自私,太霸道了。酸枣儿是野生灌木,浑身长满刺,依草附木的长在路畔、崖边,又没长在哪家的炕头。他们掠酸枣儿,又没毁林,凭什么一次又一次地受阻挡?王老汉分明有种强烈的心理优势,他说酸枣儿没长在他家炕头,但长在山里;村干部靠政府养活,山民靠山活命,他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山货让人糟蹋,还败坏山里人的名声。那女人怒气难咽,出口伤人:“能掂来土鳖身份,还牛皮哄哄地扎势摆谱,把牙龇得跟死人的脚后跟一样”。老汉没有气馁,正经八百地说:“山里人,见到丧德事不管不顾,哪行”!有个想掠酸枣儿的汉子插言:“丧德事我干,我缺德,下辈子变驴变牛,与你没关系吧”?老汉说:“下辈子的事我不知道,我就说眼前。你就是把干缺德的事儿,写在每颗酸枣儿上,证明与山里人没关系也不行。酸枣儿是山里生的货”。
* f6 Z0 N/ Q  Y" R       我越听越看越觉得老汉这事做得没尺码。掠些野生的酸枣儿,怎么就缺德呢?, a; J* ]* h5 {7 M6 n# m
       今年上半年缺雨水,伏天气温高,炎热死死钳住一切,白茫茫的蜃气中茂密的野草都有种奇怪的焦味儿,好像是草的内部被太阳焙干了。这酸枣儿树树却长得格外茂盛,结的青蛋蛋果子,跟泡壮的豌豆一般大,繁得扭曲了树杆杆。我们打水泥路面时口渴了,开水又没及时供上,我曾从路畔掐几颗,用手指研去上面的浮尘丢在嘴里品尝过。果肉带皮只有薄薄一层儿,那汁儿需要和着唾沫充分咀嚼才有些味儿,谈不上甘甜,也没酸性,只有青涩的木渣味道。我想,这帮掠酸枣儿的山外人也是有头没脑,这么热的天,为几颗不起眼的山货开上蹦蹦车进山,又烧油又打搅工夫的。那瘸腿老王倚老卖老一派二杆子派头,那伙人只得选择不战而退的办法,开上蹦蹦车调转方向,扬起一股尘土,骂骂咧咧地往回走,老王却犯了病似的锐叫:“记住,等到了时候,再来掠酸枣儿!”
" F/ m3 Z2 ?6 `8 ?: t4 D1 y, ]       我那天不知生的哪门子气,用毕铁锨撂在工地现场,对发呆的瘸腿老汉连声招呼都没打,就下班吃饭去了。
5 f# N6 r5 g5 F       十月底,秋高气爽。路边、崖畔的野生酸枣儿树叶绿着,已没有多少生机,那青蛋蛋果子却变成了红丢丢的小灯笼。我陪有关领导检查验收我们打的水泥路面工程,遇见不少掠酸枣儿的,有的在背篓里掠,有的撑开蛇皮袋子往里掠。我没搜索到瘸腿老王的身影。, t; Z8 v/ e, u) y8 u7 F
       他要是见到这阵势,还不吵翻天?!1 t# T7 P) Q6 Z/ l
       我问随行的村长后方知,王老汉像所有农民一样,没资格在村子里长闲。他去城里捡破烂已有些日子了。我把我几个月前眼见的事说了说,村长捋捋头发,紧紧领带,面对我好像面对一台摄像机。他收煞满脸疲态朝生动的表情转换,首先纠正了我的看法。他说老王不是“裂筋头”,老王是他们村支部、村委会培养的“活山神”。酸枣儿是一种中药材,有健脾、安眠功效。酸枣儿还是一种粮食,救过一茬人的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缺吃的,山里山外饥民采下它,在石臼里捣捣,抹进嘴里可直接食用。0 F- c" }+ t( h2 v. S4 y4 b
      然后,村长很自然地把声音调大,给检查路面工程的有关领导摆政绩。现在的有些人,缺乏相应的道德准备,五牛不通缺人气,对什么都讲究抢先上市,很少考虑带来的不良后果。七八月间,酸枣儿才长成“药”的体形,还没有生出药的最大价值;几家中药厂在山外的大村子设下临时收购点;掠一斤酸枣儿可卖一元五角,山外人才开上蹦蹦车,不顾炎热地来掠酸枣儿。七八月间,和山外对接的水泥路面工程处在最紧张的关键时节,忙得村组干部团团转,顾了这头,轻了那头,才涌现出王老汉这样的积极分子自愿看护酸枣儿。眼下,红透了的酸枣儿长全了药性,谁爱掠谁掠。眼下,红色的酸枣儿虽没有七八月间的绿色酸枣儿我掰秤,在分量上减少了掠酸枣儿人的收益,可惠及了整个社会。王老汉没有难为人,他在扭转一种局面。一听这话我恍然大悟,我陷于自大的错觉,把局部看成了全部,才与人产生不了休戚与共的关系;山民王老汉不接受变态的情节成为他做人的章节,才做出了喊魂的举动!村长不愧为村长,把对他哼过鼻子瞪过眼睛的人都能充分褒奖。
. ?. _/ U. B6 b& H  W5 e       随行的一位领导打断村长的滔滔不绝,声明这是工作的场面,不是表演的舞台。村干部的作为,县上有关部门有所了解。村长用谦卑地口吻说:“和大领导们相比,农村干部很难当。村民撂下村子打工致富,有级别的干部泡在城里,咱村干部就是个为政府守摊子的。好狗也挑食,好猫也叫春。”
3 j7 l( r' X# r+ k8 ?' m       领导们很愕然,说不出一句回击的话。

! E5 w. ]8 Z& w% i( \  j4 ]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09

主题

3753

帖子

899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993
 楼主| 发表于 2018-5-3 11: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有质感,道尽了山民心语,读罢耐人寻味。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