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6|评论: 1

周志贤:浅析邱志林小说《旷世绝恋》语言特色

[复制链接]

197

主题

3512

帖子

842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423
发表于 2018-4-28 10: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8-4-28 14:58 编辑

                                周志贤:浅析邱志林《旷世绝恋》的语言特色

       出身于农民家庭的凤翔作家邱志林同志,对关中西部农民群众的口语十分熟悉,这一点从他的小说散文集《旷世绝恋》中就可以看出来。我阅读了他的作品后,印象最深的是,他十分娴熟地不着痕迹地运用了关中农民许多丰富多彩的很有表现力的口语,这给他作品增色添彩不少。这就是文学语言的艺术,这一点正是他作品值得可圈可点的地方。
       “你愿干就干,不愿干滚蛋。找五条腿的蛤蟆没有,找两条腿的臭苦力成群结队!”
       这是承保项目的老板,训斥工人张添禄的话。充分反映出这个没有人性的黑心老板的气焰何等嚣张,作者不仅仅在人物对话中引用,就是在叙述故事中也不时地引用农民传神生动的口语。
       小儿媳与俩老人时有争争吵吵,那小儿好像上辈子是和尚,八辈子没见过女人,把个又黑又丑,罗圈腿的婆娘看得比金豆豆值钱,大小争吵发生,他总指责父母不对,袒护媳妇
        如:上例黑体字的词语形象而有力地讽刺了小儿十分惧怕老婆,性格过分软弱的特点。
       下面举一个景物描写的例子,就可以看出作者语言的风格及功夫之一斑。
       转眼就进入深秋,天蓝得只有薄薄的一层青气,飘在浩瀚的太空,整个天空好像被清水洗过,一片纯净的瓦蓝。每日都是火辣辣的太阳,不紧不慢地由东山升起到西山落下。四十多日无雨,一人高的苞谷叶子到了午后都卷成了绳子。成年的庄稼人看着每日万里无云的天空不由得,眉头皱成川子,发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哎,这老天爷呀,不让人活了!”几百亩苞谷眼看快旱死了。
       这段文字纯用白描的手法,平实,朴素,自然,亲切,没有一点华丽的修辞和人工斧凿的痕迹。语言运用要达到这个炉火纯青的程度,还是很不容易的。这就像“锅盖上的小米——是熬出来的。”语言这东西,没有较长时间的磨砺和耕耘,是不行的。欣赏这样的文学语言,可以说是一种高层次的精神享受。
       作品的语言特色同样从下面一段场面描写上可以看出来。当山后浓重的乌云扑来,不断传来沉闷雷声时,作者写道:在村东柏油马路上,晒麦的所有人家,面条煮在锅里也停火,端着碗吃饭的把碗放下。在龙口夺食的庄稼人,听到雷声好像军人听到紧急集合号,把碗一摞,抓起农具,跑步出门,好像赛跑似的都朝晒麦的马路上奔去。
      从上面引用的话可以看以下两点:一、没有当过农民,没有亲自参加过农业劳动,和劳动人民没有深厚感情的人,是写不出这些文字的;二、从“摞、抓、跑、奔”等这一连串表现龙口夺食的动词的运用,可以集中看出作者驾驭语言功夫之一斑。
      说起动词的运用,我记得郭沫若先生曾经说过,语言的锤炼主要表现在动词上。郭老的这个观点,是完全正确的。下面再举例子,进一步以论证这个观点。
       △他不满地剜了我一眼。
       △怒吼的西北风加寒流,将马路边上孤零零的路灯冻得光线昏黄无力。
       △胖女人把人民币不耐烦地推出窗户,并飘出一句话:“点你的钱。”
        还须特别指出的是文中许多比喻,贴切自然,新颖生动,给人一耳目一新的新鲜感受。如:
       △路滑雪厚,狂风怒吼着,一阵比一阵强劲,她俩拉车的身子向前倾斜了十五度,车子好像被逮住的小偷当人们带往派出所途中拖住身子耍赖不走.
       △整个山村到处一片静悄悄,好像刚刚出嫁了闺女的农家小院,少了许多欢声笑语,连整个村庄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
       △医院里探视病人的男女老幼,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如蚂蚁搬家一般来来往往,出出进进。
       △厂长买回的鞭炮,像乡下人磨豆浆的石磨那么大的两盘。
       △她对孤儿小叔的关心,像三月春雨那样稀欠。
       △秋雨淋漓,下个不停,山乡的土路,经日久暴晒,被大雨一浇,好像农村妇女蒸馍用发酵过的和面,又软又稀,一脚踩上去,稀泥就进鞋扣。

       从以上几例中的比喻,其喻体就取自身边不经意的,不起眼的熟视无睹的日常事物,但经作者的慧眼而信手拈来,给作品平添了诸多妙趣和浓郁的生活气息。
       人民群众是语言的创造者,农民群众创造的许多歇后语就是证据之一。作者在《旷世绝恋》中曾引用了六十多条歇后语,笔者从中挑选几例,列举如下:
       △额头的疙瘩——碰下的。
       △大腿上扎刀子——离心远着哩。
      △穷汉子喝的汤——没味。
      △麻袋片绣花——底子太差。
      △枣核扯板——几锯(句)
      △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在作品中,间或用少许的歇后语,俏皮话一方面可以恰如其分表达意思或感情;另一方面,它如调味剂一挥,增添作品的“辣”味,增添文章的诙谐和幽默。歇后语在作品中可以用,但不要滥用、乱用,以免语言步入油腔滑调的泥潭之中。
        文中除歇后语外,还引用了不少人民群众创造的言简意赅的谚语。如:
       △瞎猫逮了个死老鼠,瞎鹊碰了个秕谷穗    。(瞎,眼睛失明。秕:颗粒不饱满)
       △人是人,鳖是鳖,喇叭是铜锅是铁。
       △众人面前装孝子,走进家门是豹子。
       △娘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头上。
       △没有孙子想孙子,有了孙子烦孙子。
       △宁叫孙子嚷死,不叫孙子想死。
       △(过白事)儿出钱,女出声,儿媳妇出的脚后跟。

       作者在作品中引用的谚语很多,上几例只是摘录的一小部分。凝练简短的谚语是人民群众对生活现象,生活经验的提炼和概括,有一些是格言,是箴言。很富有哲理,对人们有启迪作用。好的谚语。是经过了时间和历史的检验和积淀,还因为他押韵上口,易于传诵,所以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语言。
       关中西府是周文化、秦文化的发祥地,至今人们的口语中还保存有古汉语许多活化石。从本书中试举两例:
       △她给母亲熬好药,滗到碗里端给母亲。
       △你干脆把我活埋了,老子活得傒傒的咧。

       用原话下划线的两个词,现在书面上已经不用了。但仍活跃在关中西府人的口语中。“滗”(bi)现已被“过滤”代替了。傒傒(xixi),意为烦恼至极,现在已经不用了。这两个古字浸透着关中西府厚重的文化因子,亦足见凤翔故乡历史之悠长。
       说到口语的净化是应该注意的一个重要问题。如:
       “舔肥尻子咬瘦毬。”“屁臭麻糖香,汤汤鸡屎当拌汤,驴毬卵子当生姜”、“凉水洗牛牛—越洗越碎”,磨眼灌稀屎——难研(言)”等等,

       以上这些语言程度不同地存在着污而不洁俗而不雅,野而不文,丑而不美的成分,这些会有意或无意影响读者审美的情趣。这儿需要指出的事,作者在运用关中西府农民群众口语时尽量保持其原汁原味和原生态的前提下,但也不要忽视对其进行必不可少的提纯净化和加工,以防文学语言受到污染。因为使语言做到纯洁、规范和健康,也是作家应有的责任之一。
       以上就语言特色这一点拉拉杂杂谈了许多,很不系统,也不成熟。总之,邱志林同志在文学语言运用上是很有特色的,他在运用农民语言方面手到擒来,得心应手。文中许多语言,就像渔民刚从江河边捕捞上来的鱼虾一样,活蹦乱跳;就像农妇刚从菜园里采摘来蔬菜,青翠鲜亮,叶面还附着晶莹的露珠呢!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197

主题

3512

帖子

842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423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18: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对邱志林小说《旷世绝恋》中善于运用方言俚语艺术风格、特色,进行了举例评析,为读者阅读这部小说提供了有益帮助。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