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7|评论: 10

简括岭下坳里村

[复制链接]

70

主题

1168

帖子

423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232
发表于 2018-5-14 14: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易君 于 2018-5-16 10:59 编辑 . C" J( ~- r" H

9 n1 Z: p) ]0 i4 c
箭括岭下坳里村
杨烨琼
      坳里村是箭括岭下的一个村落,也是周原文化核心区中的一个古村。
    它的周边分布着许多古意的地名,诸如净宫村、募化村、驸马庄、戢武村等等。看着这些古意盎然的名字也会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
    以今日地势来看,坳里村是以其地势取名的,即“低凹的地方”。村子西部、北部地势明显高于村落,不论是站在村西的眉麟路还是村北进村的主路的远处看,基本是看不到村子的,坳里村就像喜欢玩迷藏的调皮孩童一样,只有随着你的接近,村落的样貌才会慢慢在你的面前展开。村子东南,有个低洼的沟,听说过去多有狐狸出没,所以当地人称之“野狐沟”。
    坳里村向北不远,便是具有悠久历史的岐阳古镇,那里有率周族离豳至岐、奠基西周基业的周祖古公亶父之太王大陵、周三王祠。
    站在坳里村头北望,那个像古代箭囊袋样的山头显得极为形象,会给人有一种特别亲近的温暖在心中回荡,让人回味那些遥远的历史,那些世事沧桑。村人说起坳里,也是满怀的爱怜之意,满口的古村掌故。
(一)坳里碑亭
    村中现存有李姓祖先残空碑亭一座,碑亭残高3米余,四柱及柱端联系横档齐全,亭顶不存。
    正面两立柱上有字迹清秀的一副刻石联“宠锡龙章燕谋启瑞”“荣膺凤饽於教呈祥”。
    只从现存的情况我们可以想见当年碑亭的恢弘气势。
    在碑亭东南不远处的路边,村里老人指给我们看一款半平方的青石板状石块,他说这是碑亭上的石板瓦。搬起看时,板石有三、四厘米厚,一面有整齐的凹槽与凸楞间隔的做工,槽楞宽度整齐统一、做工精致规整。听着他的讲解,看着做工精良、本该架在碑亭上面为碑亭遮风挡雨的石面瓦,如今却被弃置在路边。心中一阵的痛惜。
    老人讲,这块残存的石面瓦过去是一大块,村中有个风俗,每有老人去世,家人便用锤斧在石面瓦上敲下一块,用其陪葬,据说可以沾碑亭主人英武富贵之气,后代会受先祖之荫。所以这块石面瓦就只剩下半平方的模样。
    据今年68岁的李永才回忆,亭里的碑毁于1966年。那年,村中一位参与毁碑的“红卫兵”事后写信告诉了他毁碑的事。
   高中毕业的李永才老先生是1965年起在凤县工作的。他自参加工作前就已经对村中的碑石很感兴趣,常常留心,而且会将见到的碑文、横额、刻联记录下来,一直想追究本村李姓的来路和家族的历史。后来,村中每有碑石出现,他都会拓印留存,作为日后研究的证据。一直以来,李永才老先生未有丝毫懈怠,他的执着也为人们进一步研究坳里村的历史提供了重要的依据。据他及村中老人们记忆:未毁前的碑亭正面曾悬挂有“皇恩”二字,字刻在一块上宽下窄的石板上,石板上沿有有双龙相望护卫。亭下碑的正面竖刻有“武进士骑都尉李太学生”“诰封五品宜人刘老太君”“路碑”等字样。后来,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祖宗牌位等能反映家族历史与文化的证据悉数被没收烧毁,这位骑都尉(四品武将)的情况已经无从查考。据李永才先生在碑毁前对碑文的记载,立碑时间应为“道光十一年(1831年)冬月”。
    依据碑面文字来看:我们可以获得三点明晰的信息:其一、这位“骑都尉”是曾参加殿试而中的“武进士”。其二、他又是曾在最高级的官方教育机构国子监(即太学)读过书的生员:太学生。三、他去世时的官级品位是带兵为将的四品“骑都尉”,他的夫人也“妇以夫荣”被“诰封五品”随例规称作“太君”。
    至于说有村民口传这位“骑都尉”夫人曾象历史上“杨家将”中的佘老太君一样领兵助夫东挡西杀,挥戈执矛建功立业,我们没有见到任何相关的碑志史传的支持,不敢妄言。
    然而,一位武功高超,韬略过人的“武进士”,又受过国子监的最高等教育,官位做到正四品的“骑都尉”,绝对不会是平庸之辈。只可惜昔日的文化浩劫使得碑毁亭残,那些陈年旧事也随尘埃掩藏在了历史的光阴之中。
    据李老先生回忆,文革前自己曾多次在祭祀祖先时见到过家族保存的“云案”,上面所绘祖先绝大部分都是身着红袍、头戴管帽。依据李老先生根据对记忆画面的考察考证,李姓祖先中大部分为官效国,官职应当在四品、五品者居多。
    我们第一次见到李永才老先生,是在村东的“野狐沟”里。当时刚从新疆工作的儿子那儿回到家不两天的他,正在自家地里拔着野稗杂草。听说我们拜访,老先生很高兴,便招呼我们坐在地头交流。我们沿地头草楞而坐,他则拿了一把野稗,对面相望、踞草而谈,讲起了碑亭掌故和村中李姓人们口传的立碑建亭的传奇。
    据传,道光十一年立碑建亭时因为青石材质巨大,施工危险且难度极大,进度缓慢。
    一日,有过路白胡老者唤过领头匠人,附耳密授后,领头匠人于是指导人们“土拥斜坡,居高而建,建成后撤土清理”,很快在巧妙施工下,碑立亭成。这便是村中李姓人们口传至今的建亭立碑的传奇故事。
   看着老先生神采激动、绘声绘色地讲着陈年旧事,我的眼前仿佛幻影出了建碑亭时那巧妙的劳动场面和建成碑亭后众人的欢欣与激动,也仿佛眼前就出现了一位头戴缨盔、横刀勒马、英姿勃发的古代将军挥戈冲锋的形象。
   历史就是这样,在像李老先生这样有心人的保存、整理和挖掘中,总会以生动的形象呈现给人们。历史也如那石下探头出望的劲草,总要尽力将那生命的勃力与精神昭于阳光之下,让勃力不减、让精神永传,代代不忘!。
(二)古城故事
    坳里村的古城,象许多的村落古城一样已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期间,从人们的眼中消失,只留下了一些城的记忆在心里,流传于口头,珍藏在心底那个叫做故乡的柔软处。
城,因人聚居而成,避乱御侵,护佑人丁。每座城池的兴衰,都印记着历史的步履和所经历的风花雪月、冬寒酷热。
   坳里村的付建劳老人今年六十多岁,是从本村小学退休的老教师。付老师见证了六十多年前古城由时已颓废到彻底消失的过程。那颓废残缺的城垣上留下了他儿时嬉戏欢闹和快乐的记忆。
   他领着我们在村中转了一圈,指给我们看古城东西南北门当时坐落的地方。我们等于基本绕着当时的古城转了一圈。古城不大,东西在六十米以内,南北不超过三十米。
   坳里古城虽小,但在村民口中,却有“小岐山”之称。他们口中的坳里古城,其精彩丝毫也不逊色于岐山县城呢。
   坳里城在清末前后,最为鼎盛。东西城门非常漂亮坚固,城门上悬挂匾额。人们只记得东城门楼的匾额上有“桐树荫朝阳”几个字,“匾上的字有斗那么大,太阳一招,金光闪亮”老人们凭着记忆,这样描述自己当年见到的匾额。
   由于坳里处于岐山县城和扶风县城的正中间,村中巧匠商贾众多,有银匠、皮匠、大厨、秦腔艺人,也有经营豆花、凉粉生意者,也有名响周边的刀客李培正家族。每天东、西两城门,都有七、八乘轿子早出晚归,来往于岐山县城、扶风县城经营生意,人们生活殷实,村庄富裕。城聚富裕,商贾多居。一座城,就是一个小社会,三教九流居于城中,相互影响、相互共荣,成就了坳里古城、古村的文特有的文化脉络。
   据李有才、付建劳和今年80余岁的付建民老先生们的回忆,村中关公庙曾有许多匾额,象“武魁”、“忠义参天”等等,都是村中贤达富户在村庄经历大事要事后的敬奉拜瞻之礼,也表达着这方古城村落中人们的祈愿,也正符合了这方生意人聚居村落人们祈愿信义、忠诚,祈愿武德具得的心意。人们期望庙里供奉的神灵能庇护古城内外的百姓人家。那些牌匾,每块背后都有伴随历史长河的感人故事。这些牌匾只有和这片土地、这些村民们祖祖辈辈地陪伴一起,这故事才会发酵、才会传承。
    “文革”中,毁庙拆祠,牌匾成为“四旧”,成为需要踩上一万只脚的流毒,于是多渐销于世。当时,有家人见“武魁”牌匾背面平整,刚好作案版,于是拿回家中,字翻于下,就背面为案。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武魁”躲藏案底,听刀杖之声,彻闻人间烟火。直到坳里村中建村史馆,村民积极贡献出来,成为了村人寄托牌匾幽思的依托。
   “武进士骑都尉李太学生”曾因卫国建功立业、家族有爱乡佑民之风,尚武崇德,得到人们的敬重,故有“功昭千秋”匾额之誉。
    由“武魁”等牌匾说到村中李姓的尚武传承、尚德风尚。李永才老先生告诉我们:早年间,在古城的东门外,有一户李姓人家,唯尚武技,不讲武德。育有三子皆怀武技,欺凌乡里,多为不义。皆在恃技逞强与人争斗中,死于非命,绝户房空。城内李姓,随将空房作为李姓祠堂,意在教育李氏后人,勿悖于德。再后来,就祠为学,育化后代。
    李老先生也讲到:民国时期,本族某系,由于子孙无羁,挥霍无度,染上鸦片烟瘾 ,致使拆房换烟,家道衰败,沦为乞食者。李老先生讲完这些家族故事,仍念念不忘:“不论到啥时候,做人不讲德不行!家,一定要有好的家风传承!”。说这话的时候,我们能看到李老先生说这话时内心的情感的涌溢和那深深的恳切。
    一座古城,即使在城毁50余年之后,其沉积下来的文化气息我们今天依然可感可闻。
    80余岁的付建民老先生也说:人要有德行,家要以德传。老先生一生以德治家,严育子女,三个儿子都在重要的岗位上为国家建功立业。村民们也从古城古村的历史中悟到了家的真正韵义,以德传家,孝道立家,使坳里村焕发着勃勃的生机与蓬勃向上的活力。
    付建劳老师领我们到了村东一户人家,大致的位置应当在古城的东门内偏北。在那,我们见到了一对在用的大门石鼓门墩。整体制作精良、石材考究。整器高一米有余,为方形门墩上连石鼓,门墩与石鼓连接处以云纹过渡,有云托石鼓的景象,石鼓门墩列于大门两侧,石鼓下的门墩上饰有波涛纹,石鼓相对侧立,鼓面有图,为鹿等吉兽祥饰。整个器物给人大气敦厚之感。鼓顶面,长期使用中手拂物搽,显得油光黑亮,如同黑色玉石一般,非常润泽。
   付建劳老师介绍我们认识了户主薛老先生。薛老先生是名誉西府的画师薛百让的儿子。人传薛百让画鸟鸟欲飞,画人人如生,被称为西府画工第一神手,没有他画不了的。西府有句俗语,说某某长相极难看,人会说“某某长得薛百让都画不出来”。言意其长相极其怪异就连最高级的画师都画不出来。
   薛老先生告诉我们,大门墩所在院落是在民国三十年祖上从做生意的富商、杜城西庄人李兆康手中买得此宅。薛家祖上以画师技艺养家糊口,有了积余,当李兆康出手此院时,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薛老画师便大方出手,购得此宅。此后,历经世事变迁,薛家人对这对大石鼓门墩特别珍惜,倍加保护,保存了下来。让我们能看到石鼓门墩的精美与敦厚。
   李兆康为何要在此置下院落、为何在民国三十年又慨然出手,这些可能都有故事在内,然而,风霜雪雨,岁月变迁,那些故事、传奇也都随着历史的风尘,静落在古城的某一个角落,沉寂在众多的蒙尘之中,没有人再说起、没有人再能讲述那些精彩的、那些世事变迁的古城的故人故事。
   古城的西门外,有一处遗迹,李有才老先生说人们称为“花屋”。在西府,“花屋”就是“花花绿绿屋子” 的意思,此屋在“坳里碑亭”的正北面。
   据坳里李姓代代口传,此屋装饰华丽豪华,在捻军起义、回民起义中历受兵燹之灾,到民国十八年时已是破败不堪。人们的口中只是知道有“花屋”,而不知其用。依据现存碑亭、已毁牌楼等与“花屋”的位置关系推测,“花屋”是祭奠李氏祖先的高级别的祭祀场所,是类似于“享殿”的建筑。历史的步履携尘而往,已经远去,许多的往事也已随风飘落,留给后人许多的“留白”。
   一座消失的古城,却有许多并没有消失的故事,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随着一代又一代的更替,依然如春风迎面,暖在心头、萦回在耳边……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64

主题

338

帖子

844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44
发表于 2018-5-15 10: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说,鸟儿已经飞过,天空了无痕迹。真的没有痕迹吗?但那飞过的事实不容抹杀。一如坳里村的历史,它们 “也如那石下探头出望的劲草,总要尽力将那生命的勃力与精神昭于阳光之下,让勃力不减、让精神永传,代代不忘!”这些历史即便 “静落在古城的某一个角落,沉寂在众多的蒙尘之中,”感谢楼主通过田野调查,通过那些健在的老人之口将它们传述出来,使坳里村不仅有自然的美颜,而且有历史的厚度,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0

主题

1168

帖子

423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232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8: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近顶阁主 发表于 2018-5-15 10:54
4 f, }! w$ N, M# j' \人说,鸟儿已经飞过,天空了无痕迹。真的没有痕迹吗?但那飞过的事实不容抹杀。一如坳里村的历史,它 ...

: P6 a+ z& r$ n( i1 J4 B; s谢谢您的雅评!谢谢!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319

帖子

95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53
QQ
发表于 2018-5-15 21:44: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村史的描写不单单是记录古村的由来,更重要是教育后人,文化的传承需要许许多多这样的历史,不想后人忘记自己的来处,也不能忘记……谢谢作者严肃周详的考证和生动描写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9

主题

713

帖子

1983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983
QQ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老师新作,仔细欣赏了几遍,为老师严谨的考证点赞,另,想求证一下,记得有的书上记载那个地名是“箭”括岭,老师写的是“简”括岭,到底应该是那个名字呢?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8

主题

2987

帖子

721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21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坳里村村史弥足珍贵,它有资政、育人的作用。哪些碑亭实物以及流传的故事将永远刻在坳里村民的心里,传承后代。正能量的散文。赞!对“简括岭”中的“简”再考证,是否为“箭”?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0

主题

1168

帖子

423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232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顽童 发表于 2018-5-16 08:26" j' w9 H0 b' v' g; {' T8 Y
又见老师新作,仔细欣赏了几遍,为老师严谨的考证点赞,另,想求证一下,记得有的书上记载那个地名是“箭” ...
1 U6 f; \. S! o3 K0 p5 @7 {5 c
谢谢老顽童老师的鼓励鞭策!" v; @5 L. q. Y* E( I

$ @5 ?" T' O, x5 k$ k- T6 G应当为“箭”。谢谢您的提醒!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0

主题

1168

帖子

423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232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8-5-16 08:40* n+ j( X  Y2 z5 O" {7 I
坳里村村史弥足珍贵,它有资政、育人的作用。哪些碑亭实物以及流传的故事将永远刻在坳里村民的心里,传承后 ...

; G3 G# K) l$ U! F) W- A$ Z1 z感谢薛老师一直的的鼓励鞭策" t8 f2 M' H0 [  i2 |$ G1 X
应当为“箭括岭”。谢谢您!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0

主题

1168

帖子

423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232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墨卿 发表于 2018-5-15 21:44: g5 P8 x. _6 B( ^) K7 E! O
一段村史的描写不单单是记录古村的由来,更重要是教育后人,文化的传承需要许许多多这样的历史,不想后人忘 ...
" X2 P5 ~: r& b+ ], b8 V5 G
谢谢您的雅评鼓励鞭策!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0

主题

1168

帖子

423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232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顽童老师、薛老师“箭括岭”中的“简”字已更正,谢谢二位老师!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