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72|评论: 2

景 斌:序邱志林《旷世绝恋》

[复制链接]

197

主题

3512

帖子

842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423
发表于 2018-5-16 18: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8-5-16 18:41 编辑

                                            景斌:文学最可贵的同样是精神
                                                               ——序邱志林小说集《旷世绝恋》
       在商品充溢世界的当下,每个人都不可能脱离物欲的诱惑而单纯地追求个人的生存和发展,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这不是全部或者唯一的事实。我们不光生活在物质中,还生活在对传统的继承和对未来的重塑中,生活在自己唯一的一次平凡而又充满神秘色彩的生命过程中。人总得有所坚守,有所期望,有所梦求,然后才有可能在匆忙的生存境遇中创造出人生的意义和价值。这正是我对“精神”一词的诠释,也是我看了邱志林《旷世绝恋》中的许多中、短篇小说后所生发的感慨。
       邱志林在他的散文《我的业余生活》中这样写道:“我不知在追求什么?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了几十年,由满头青丝的小伙变成了一头银发的老人,终成铅印的东西却凤毛麟角般稀少……大多寄出的稿件都如泥牛入海,退稿信垒了一摞又一摞。但我却并没有因此而灰心泄气……”寥寥数语,画面感极强的一组劳作镜头,给我们的自然是一位孜孜不倦的文学追求者在浩瀚的文字山谷间不懈跋涉的图景。我正是被这样的图景所震撼。具体地说是被邱志林先生的精神所感动。
      是啊,人生需要精神,文学创作更需要精神。邱志林用了让我惊讶的对文学的痴迷和执著,给我们展现了属于他的那种具有一定民俗风情的个体化精神画卷。这对于一位不知疲倦的耕耘者和心气极盛的坚守者来讲,怎么说也是值得褒扬和称赞的。当然,就他的小说文本而言,虽然一些篇幅中的故事略显平淡,挖掘也有待于深刻,但从整体叙述手法看,也不乏让我看好的地方。我最感兴趣的自然是他富有个性色彩、整篇渗透着西府文化趣味、只有他才能“玩”出彩来的语言风格。比如:“你瞎了眼,想女婿猴急了?他家无茅草房,既没有老子又没有娘,在砖厂混天天,心烦得胡吼乱叫,就那杀猪铲锅驴叫唤的声音就把你听晕了?听怔了?你看他成天只会吼,看他吼出票子没?吼出房子没?吼出米面没……”《迟开的雪莲花》。又如:“我想一口把你吃到肚子里,省得让我前动肝花后动心……”《旷世绝恋》;“能飞的不在地上走,能跑的绝不缓步行……”《天眼难开》。如此富有平民语素特色的精美句子,诚然有别于所谓“腕儿们”矫揉造作的无病呻吟,有别于重重叠叠陈词滥调的堆积和泛滥。汪曾祺说: “语言的目的是使人一看就明白,一听就记住。语言的唯一标准,是准确。”庞德也曾说过,陈述的准确性是写作的唯一道德。邱志林在这方面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或者说长期的写作磨练形成了属于他自己的叙述风格,让他绝然摈弃了人们司空见惯的大众化的、容易造成人们阅读疲劳的陈旧模式,唤醒了词语本身具有的那种逸趣横生的潜能。
       除此而外,邱志林在人物的塑造与挖掘上,固守的同样是内在的精神和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具有高尚品位的形象。当代艺术大师范曾对艺术有这样的释解:“人之吐纳,气也;心灵之吐纳,亦气也。艺术之气象,当指心灵,而非物质。”我的理解是,艺术的终极追求绝非利益的驱使,而是精神的皈依。文学的书写对象是心灵,是人物坎坷的命运,无论涉及哪类题材的文学创作,最后都要回归到写人的问题上。也就是说,有关背景的深度表达固然重要,但再专业的内容也毕竟只是铺垫、是载体,一个高明的作家往往会在不同的题材所反映的行业知识基础上以生动而形象的文学笔法书写出尽可能广泛的社会思考,以表达人在这个时代所产生的精神探索、精神向往,这是文学作品区别于一般读物的关键所在。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个作家所拥有的精神境界、思想高度对他的创作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我以为,邱志林在这一问题上是清醒的,在他的作品中完全可以看出其自觉的倾向。《迟开的雪莲花》中官欢林对歌唱的热爱、痴迷和追求,伴随着他苦难的人生,以及情侣柳翠芹的鼓励,一步一步走到理想境地的过程,正是艺术氛围中具象人物全力奋争的过程,亦是苦于拼搏、寻求成功的过程。这样的小说虽然也属励志一类,但此种“励志”饱含了时代的元素,具有一定的当下性;《旷世绝恋》中“我”与过小娇的恋情,虽然不乏扭曲的年代对纯真爱情的某种摧残和亵渎,但人物本身具有的纯洁与善良、忠贞与执著却始终都放射着强烈而娇艳的火花;《无法删除的定格画面》里,唐山车站旅馆里有病昏迷72小时的军人李灵,受到非亲非故的服务员小王的精心照料,以致产生了被人当作是未婚夫妻的误会,虽然情节简单,反映的却是一个时代的精神,读来依然能让人感动;《天眼难遮》尽管开篇叙述的是“恶”,而结局却以张天旺不同于四个哥哥的举止,将作者内心始终期盼的善良和正义展现在人们面前;《一个监理的辞职报告》以书信体的格式洋洋洒洒地道来,后半部分虽略显拖沓,但作者力图拷问良知、拷问人生价值的初衷跃然纸上,让我们不得不随着他勾勒的情节,进入对现实生活的思考;至于《绝望与公理相逢》、《老兵新怒》,则将伦理道德与某些社会弊端作为作者创作的终端意图,让我们从中得到了诸多有益的反思……在这些篇幅里,作者将人物的刻画贯穿于故事叙述的始终,思想的健康,情感的浓烈,让我们从错落有致的字里行间看到了作者精神世界的深邃和宽广。
       我一直认为,对于一个愿意把文学当事情做的人来说,写作最大的敌人不是缺乏技巧,不是缺乏阅历,不是缺乏深度,而是缺乏真诚。自古至今伟大的作家在写作时无一例外都是极度真诚的。真诚是真情的基础,只有真诚才能让作者笔下的作品与读者发生强烈而又震撼的共鸣。作为平常读者,往往更乐意读那些平实沉静、真正表现他们的生活、反映他们的心声的作品,因为这样的作品离他们的生活最近,甚至简直就是在替他们表达,替他们在饶有风趣地讲述。
        邱志林钟情于这样的真诚。他始终坚持的是一种平民化的写作——运用平民化的语言写平民化的人物。这就让作者本真的情愫在文字的创造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升华。我曾有过这样的认识,在写作这种营生中,真诚与做作永远都是相悖的。做作的文章,不管多有华彩,都很难冲击人的心灵。小的做作是文风的做作,是一种屏蔽感情、无关心灵的写作。当一个不爱土地的人去写土地,不爱都市的人去写都市,做作是不可避免的;而大的做作则是写作价值观的做作,将自己的写作理想放置于他人的期许之下,市场喜欢什么就写什么,评论家喜欢什么就写什么,如此包裹着文学创作的俗世景象追求的完全是功利化的目的。相比而言,这种大的做作更危险,这样的写作早已丧失了文学理想,丧失了文学精神。邱志林在这方面是有自觉意识的,也是做出了努力的。我们读他的作品有种“原生态”的感觉——没有语言上的“污染”,也就没有阅读上的疲倦和煎熬。纵观历史上有成就的书写者,他们也正是遵循了这种创作上的“原生态”,在最干净、最自由的条件下进行创作,以顺其自然的状态迎接灵感和表达欲望,不揠苗助长,不无病呻吟,用足够的文学自尊心和自信心去期待新作品的诞生,才写出了经久不衰的传世之作。因此我们可以这么说,只有以真诚的态度敬畏文学创作,毫无功利目的地用平和的心态去对待文学创作,才能让自己的作品逐步脱俗,走向高雅的境地。这也是我从邱志林作品中获取的启示。
      “业余创作是一种有益的消遣,高尚的娱乐。从稿子寄出,就盼着一种甜蜜的结果。这种想入非非的期盼,不亚于幽会的‘情人’期盼黄昏降临的兴奋。我想,即使是收到一张铅印的有希望没指望的退稿信,总比在麻将场上熬时间要有精神。”这是邱志林对自己写作的一个定位,也是他几十年不放弃,勤勤恳恳坚守到底的动力所在。显然,这段文字也可以看成是他精神世界的一次亮相,他有了这样一种心态,何愁对文学创作没有浓烈的兴趣?何愁作品不能越写越好?!
      文学其实是生活的镜像,也是自我的镜像。
      现实生活的繁杂与人的脆弱有着强度鲜明的对比,当世界越来越庞大,我们逐步被庞大的社会分解、打磨、拆卸、加工然后成为某个角色和程序中的微小细节,个体的空间便越来越被世俗的力量挤压,这样的环境无论是精神上的人还是物质上的人,都会被集约化的现实用另外的变形的角色去替代……在这一切的背后,谁都有可能被改变,被消解,然后才有可能接近某种人为的“圈定”。然而,也就在完整的、独立的、个体的、理想的“人”被世俗磨损的时候,文学给予了我们一个开始寻找具有理想主义独立的“人”的“神秘时代”,它会通过文学成全一个理想状态下的“自我”。这种理想主义的独立的“人”会对世俗进行抵制,从而拒绝某种标准化的“成熟”,在世俗的生活中寻找永恒理想的精神存在,在复杂的生存现场寻找历史与现实的境遇,这便构成了写作的理由。我们这些爱好文学的家伙,或者正是在这样的一种境况下不安分起来的。
       写作者首先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对美好生活的渴望者。我们百般坚守的部分在现实看来也许有些荒诞,可正是这种荒诞还保持着一种没有被异化的纯粹。一个写作者由于自己的立场对作品的偏执,正好给写作带来了独特的棱角与锐气,也正是这种属于个体的、独立的偏执,才给我们的文学带来了多种倾向性和丰富性。
       但愿邱志林先生能够适应这样的接纳,成为一个真正的精神理想者。同时成为文学阵营里真诚的坚守者。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陕西省宝鸡市作家协会主席)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197

主题

3512

帖子

842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423
 楼主| 发表于 2018-5-17 08: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8-5-18 14:56 编辑

       作者阅读邱志林小说很投入,认为邱先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一个对美好生活的渴望者,更是文学阵营里真诚的坚守者。作品有独特的棱角与锐气,给文学带来了多种倾向性和丰富性。邱先生以真诚的态度敬畏文学创作,毫无功利目的地用平和的心态去对待文学创作,才能让自己的作品逐步脱俗,走向高雅的境地。这也是自己从邱志林作品中获取的启示。人生需要精神,文学创作更需要精神。邱志林用了让我惊讶的对文学的痴迷和执著,给我们展现了属于他的那种具有一定民俗风情的个体化精神画卷。这对于一位不知疲倦的耕耘者和心气极盛的坚守者来讲,怎么说也是值得褒扬和称赞的。
      作者列举了作品中大量事实给予了邱先生高度评价,笔者同意作者以上观点。点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7

主题

3512

帖子

842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423
 楼主| 发表于 2018-5-18 10: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8-5-18 14:54 编辑

重磅推出原宝鸡市作协主席景斌这篇评论。陕西作协副主席冯积岐的评论待后上传。敬请读者关注!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