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85|评论: 7

回乡,一个村庄四十年印记

[复制链接]

106

主题

158

帖子

860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60
发表于 2018-8-14 22: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方冲天 于 2018-8-15 17:53 编辑 + A# I2 s2 R( q
: r. M. F6 p5 m. h
                                                                                                                       回乡,一个村庄四十年印记
  杨广虎
       岁月不等人,时间就这样悄悄溜走了;弹指一挥间,四十多年就过去了。每当我感怀万千之时,倏地,一不小心又老了。
       宝鸡是我的故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我生在宝鸡北塬——贾村塬(原)上桥镇一个小山村子。这个村子叫“嘴头”,简化字为“咀头”,也叫过“红旗大队”,在塬上最西北的边缘,隶属于当时的宝鸡县桥镇乡。
    《宝鸡县志》记载:贾村原,西平原东北隅,一阜东临汘水,三面阻绝,上筑堡,有市井可容千家,党太保题曰“龙川雄镇”。宝鸡周原镇,蟠龙镇以及桥镇附近地区古称三畤原或五畤原,秦汉五畤是西汉以前皇帝郊雍祭祀五帝的地方。
       塬上有蟠龙、贾村、桥镇三个乡镇,人口大约十万人。贾村塬古称龙川镇,清代改名“假(贾)家村”,又称西平塬、大平塬、大虫岭,蟠龙塬等。塬东西长约15公里,南北长约30公里。如果从空中或者远处遥望贾村塬,宛如一条巨龙,盘亘在黄土高原,龙头在宝鸡斗鸡之北,我的家属于“龙尾”。站在塬上,向南隔渭河与秦岭相望,如果是冬季,从我家门口,可以看到秦岭之上皑皑白雪,近在眼前,冷气逼人;塬下东有千河,西有金陵河围绕,与凤翔(雍城)、陵塬相望;北面是“秀出云霄,山顶相轩,望之常有海势”的西镇吴山,故有“贾村塬像只船,四面水围严”之说,可以说风水极佳,有聚天地灵气,独守一处宝地之感。
       但是,塬高天旱,吃水困难,靠天吃饭,在以农为主之时,庄稼全靠上天佑护。尽管桥镇龙尾村大干水利时修有冯家山水库,水面宽阔,存水量大,近在咫尺,可惜塬上地势太高,水难抽上,费用且大,基本无用;滋润着眉县、扶风、岐山等下游一带。桥镇在塬上,东、西、北皆沟壑,千河、渭河、金陵河流于其周,亘古无水无河,无河无水怎可谈“桥”;自古取水困难,靠天吃饭,大旱来临,祭天祈雨。桥镇,是上古有桥氏部落领地,也就是说上古时就有人类居住。整个塬周边,至少在商晚期西周初期就有村落城垣,塬上有不少西周早期的青铜器、玉器、兵器和石器出土。据推测,可能是蟜氏部落葬于此,“蟜冢”误为“桥镇”。白荆山花开四野,对面即是沟壑丛生,蟜氏采花不慎坠崖而亡,故修圣母庙。《国语﹒晋语》记载:“昔少典娶蟜氏,生炎帝、黄帝。”可明白少典氏和蟜氏应为炎帝父母。《帝王世纪》载:“炎帝神农氏,姜姓也,母曰妊姒人,有蟜氏女,名女登,又名安登,为少典正妃,游于华阳,有神龙感女登于常羊,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因以为氏焉。”民间传说,女登出生后,人面猿身,满身红毛;长大后,红毛满身,容貌娇美,动作灵活,爬山攀树,宛若猿猴,部落取名猿女,少典则根据长相和技能,取名女登。蟜为野蚕类,有蟜氏是我国历史驯化蚕类发明养蚕丝和制衣的先进氏族。我的村子有种桑养蚕的历史,在虢镇,县上还办过蚕丝厂。
       这些历史,等我这些年有了一些时间,加之随着年龄徒增,愈来愈对故乡怀念,才从一些史记资料,自己现场考察得知的。而在儿时,我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些事情。这也好,少了一些历史的沉重感,心里永远是村里那亮堂的阳光。
       我生于七十年代中期,幼时最深的记忆就是生产队每天开不完的会,在村里的水井口旁聚集一百多男女劳力,由小队长打铃、派活,记公分。那时候还没有分户,人穷的可怜,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挥汗如雨修理地球侍弄庄稼,到头了也是混个蔫饱肚子饥。我记得分红薯,三四亩地里全是站立的人,众说不一,没有办法分,就按户分成堆,每堆是大的搭配小的,力求公平,这也没法分,有人不同意,只好回归原始的办法——抓阄,跟现在买彩票、“摇号”一样,凭自己命断。等到夏收,一年的辛苦换回的麦子吃不了几个月,就要断顿;庄稼女人有办法,粗细搭配,相互帮衬,邻里拆借,共渡难关,克服了一个个困难,度过了歉收的“年馑”。那时候,东家向西家借盐,西家向东家借醋,是很正常的事情。民风淳厚,思想守旧,村人也极其善良,院子敞开,不盖大门,经常有路人来讨水喝,主人便拿起粗瓷大碗从水瓮里舀上满满一碗,随便喝。到了夏季,天气炎热,拉个架子车,随便绑在树上就睡着了。
       “上了贾村塬,秀才比驴多”。塬上人家崇文尚义,古道热肠,耕读人家较多。乡人好以党阁老为例,但有的不以为荣,据传其后代吃喝玩乐毁其家业,是否属实,有望再证。新中国成立,塬上杜家凹有一名叫何载(中组部秘书长)的,早年参加革命,后来创立了“中国扶贫基金会”,扶危救难,造福百姓,他的一生充满传奇。据老人世代口述,古时宝鸡遍地为山,树木繁茂,传说有海鳖石化在那塬上,我想完全有可能。塬对面——陵塬下的北首岭遗址有先祖遗迹,比西安半坡遗址还早四百多年。宝鸡是炎帝之乡,神龙故里,秦人有游牧千渭之间之说,“china”在英语是中国的称谓,是“秦”的谐音,世界各国过去称中国为“秦”,陕西简称“秦”,我去过天水等地,根据当地方言、民俗、习惯等,觉得甘肃天水、平凉等地也应属一脉相传的“秦地”。嬴姓秦族发祥于宝鸡,秦在西周时期是一支很小的附属氏族。周秦关系密切,秦的首领造父是个驯马放牧的高手,曾为周穆王驯养了八匹骏马,跟随穆王在西北征伐戎族,打败犬戎,“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晋时的《穆天子传》一书,有周穆王巡游的故事。相传,在艰苦的征伐中,有一匹马死于贾村塬的马迹山,有葬马的墓冢。墓冢现在没有了,距我家六里之地有个村子叫“马冢”,和我家相隔一个大沟,从地形上讲,应该适合喂马。但是随着黄土流失,树木砍伐等原因,塬上已经不适合养马。2009年,在桥镇遗址一处半地穴式住址中出土的泥质红陶篮纹筒瓦、板瓦、槽型瓦,属于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时期。这些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4000年前,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建筑用瓦。它的发现,把我国用瓦历史提前了一千年,被称为“华夏第一瓦”。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忽然一天夜里,生产队在养牲口的饲养室屋子外边召开村民会议,要学习安徽凤阳小岗村“家庭联产土地承包责任制”,不吃大锅饭,不养懒汉货,要改革开放,分田到户,实行联产土地责任制。大锅饭吃不饱的村民开始都沉默,不相信有这等好事,等队长再三强调肯定之后,村民才吃了“定心丸”,有的村民欢呼跳跃,有的竟哭声不断。说分就分,不到一个月,地就分完了,牲口也分,农具也分,一头牛,一把锄,按照不同部位分给几家人,好在大家友善团结,没有四分五裂,折成钱,有了就掏,没有打欠条,东西还可共用。听说邻村,队里的四轮拖拉机硬是活生生给十几户分了,拆成零件,变成废物,谁也用不成。
       从懂事起,我就一门心思想离开这个村子,贫穷的日子让人急于出走,去外表的精彩世界,而且这种欲望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但在农村,“二元体制”,没有城市户口,要当工人,要跳出龙门,要么当兵,要么考学,打量自己的实际情况,只能是好好上学了。那时候,真的羡慕当工人,穿着干净,还能洗澡,工作不累,什么都发。所以后来,有许多农民给孩子买了户口去当工人,但时间不长,许多厂子都倒闭了,不少人也讲究失业了,成了城市的“盲流”。
       桥镇地势西高东低,山、川、塬,丘皆有,地域辽阔,资源丰富,谷壑纵横、天旱少雨,属于典型的黄土高原地貌,长期以来,以种植小麦、玉米等为主,交通不便,思想封闭。我的村子一样,村民简单往复的劳动就盼着能吃饱肚子(后来,我知道股票、基金、资本运作等之后,渐渐明白,有时候勤劳不一定能致富,付出不一定能得到高额回报),村里还经常不时停电晚上黑成乌鸦,一大下雨就泥泞一片没法走路,底层干部“上房揭瓦、刮宫流产”的粗暴执法等等,让我随时做好了准备逃离村子的想法。在我的印象中,每年最头疼的是秋季种麦怕遇到连阴雨,夏季收割怕雨水不断;最难干的活是打胡基,百般无聊,手上磨得水泡血泡一层接一层成了厚茧子,从深不可测的沟底背麦捆,沿着羊肠小路,大汗常淌,麦芒扎的脖子一道道血印;最没意思的事情是赶着牛一圈接一圈在场里碾麦子;最难看是是交公粮时那些粮站验收麦子的脸,一副大干部、不屑与村民说话的样子。当然,2004年,中央“一号文件”颁发后,农民不用交公粮,还能领到粮补,这是后话。我只想说,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危险。如果有时间,回到现在荒僻的空心村子,除了一些老弱病残,还有些什么。我的村里,一些老人出于对土地的感情还坚持种着庄稼,没有让土地荒废。尽管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讲,从市场经济角度来看,种庄稼确实是赔钱的买卖。自己种的粮食放心,有麦子的清香,村里的老人经常说,不用化肥,全是有机肥,也没有吃“转基因”的危险。
       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确实解放了人的思想,让一些庄稼人从土地中解放出了,有了时间去城里打工。我们村里人勤劳、善良,肯吃苦,能干事,互相带动,离家不远,出门主要去宝鸡市区搞建筑当泥瓦工挣钱,有不少成了“副业队”的包工头。有人编的不错:“贾村塬,村连村,靠天吃饭人没闲;盖高楼,修马路,没有资源靠勤奋。男贴砖,女刷墙,起早贪黑干活忙;黑糊糊,马乎乎,吃碗干面就上工。骑摩托,坐公交,车上喳喳永不休;你挣多,他挣少,比来比去真烦恼。塬上好,有啥好,还得出门把钱找;塬上好,就是好,空气新鲜把老养。”当时《陕西日报》还以“乔世英盖起大高楼”作了报道。
       我小学毕业前,只去过宝鸡市人民街一次,腊月跟着父母去卖鸡蛋,一元十个,有的人也给些粮票、布票等替代钱,卖完再去商场扯些布做新衣。那时候,交通极其不便,要早上六点钟麻麻亮起来,步行二小时多从塬边杨家坡走到金河,再花二毛钱坐上16路公交车。单趟在三个小时左右,来去匆匆,基本耗时一天,回家时,已经天黑。寒冬腊月,极其寒冷,还要提上两笼鸡蛋,确实不易,从小我就体会到生活的艰辛。到了九十年代初期,我上初中,从蟠龙上塬到桥镇的路修好,才开通了桥镇—宝鸡长途客车,但需要一个半、二个多小时,人多车少,还比较贵,我几乎没坐过,还走老路。记得最清晰的是,小学时候,有一辆“屎巴牛”汽车开进村里,村民摸来摸去,跟看猴一样,新鲜,他们真的很淳朴很天真,经常在地里拿着收音机听说书,总奇怪说书的人在哪里。
       随着九十年代的打工潮和去海南淘金南方进厂北京漂泊,桥镇也变得热闹起来。尤其是街道,理发店变成美容美发院,裁缝店变成时装精品店,供销合作社柜台也开始承包了,各种店面如雨后春笋一般开起来,每年的古历七月十二,要唱大戏,请的都是省城戏曲研究院、易俗社的秦腔大腕名角,看戏的人山人海,小商小贩不亦乐乎,一块钱一包瓜子吃起来有滋有味;就是下雨下刀子,也丝毫不影响人看戏的热情。“看了梁秋燕,三天不吃饭。”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村里的年轻人穿着打扮也时髦起来,跟着双卡录音机蹦跶个不停,老人看不惯说是不务正业,我们小孩喜欢,年轻人对意中人、爱情的追求也变得主动,学会了婉拒和放弃,从内心有些抵触“婚姻包办”了。捐钱打井,集资建学,一起修路,村民通过自力更生改变着他们的环境和生活,幸福一天天来临。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我一直上小学、中学,也基本生活在桥镇这个地方,县功呆了三年。繁华的城市只是我的梦,远远地向我招手,靠近或抵达。我没有时间去打量生我养我的故乡,尽管她有了许多变化。村里好多人有了电视机、摩托车,也拆了老房子、土厦房,不约而同,为了体面能说起话盖起了整齐统一的砖混平房,外贴白色瓷片;这种情况到现在仍可以看见,只不过多了雨水的冲刷,锈迹斑斑,宛如弃妇一般,无人理睬。有钱的人早拖家带口去城里买房享受灯红酒绿的生活去了,内心无言的痛楚只有他们清楚;一个人去了城里的庄稼人,物质再富有,也没有了根和灵魂,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奔走。
       史载,桥镇1949年为西坪区桥镇乡,1959年为县功公社桥镇管理区,1961年设公社,1967年更名旭光公社,1970年复名桥镇公社,19845月改乡。我上学的时候,老人称之为“桥镇公社”。现在已经没有“桥镇乡”了,跟贾村合并叫做“贾村镇”了,我不知道若干年后,承载着历史、文化、乡俗、民风等的“桥镇”两个字后人可知。在桥镇咀头村,我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看上了村里“一头沉”工人家里黑白电视机的《西游记》,后来还看过《红楼梦》,去乡上文化站看过露天电影,家里管的严,没有跟上同学去几十里地外看录像,看《霍元甲》、《陈真》以及《神雕英雄传》。初中两次去宝鸡,均是暑期在建筑工地做小工给自己攒学费,一次是在宝桥修家属楼,一次是在税务学校修楼。每次我闲下来的时候,站在楼顶,极目远眺,劳动的辛苦并不能压制我内心的梦想,我一直心里想,什么时候,如何走出去?
       或许是天意。桥镇还属于县功管过。在县功上高中是我最忙碌的时候,那时一心只读书,故作深沉,整日沉默寡言,不懂人情世故,很少顾及同学之间的事情,也让人可能觉得不食人间烟火。但多年以后回首,老师、同学之间友谊纯真、友善,让人难以忘怀。
       县功镇是交通要道,咽喉之地,从小我就听村里老人讲吴山土匪的故事。县功是唐宋吴山县故城,丝绸之路经过,地理位置险要,咽喉钥匙之地,隋开皇十三年(公元598)迁北魏旧县长蛇县县治于此,十八年(公元598)改称吴山县;唐上元二年(公元761)改称华山县,旋复旧名。元至元七年(公元1270)吴山县并入岍源县后改名县(亦用“献”)头镇,今名县功镇.00二年元月,由原县功镇、上王乡、双白杨乡三乡镇合一,贯名县功镇,为果品大镇。特别是上王的秦冠苹果,我上学时还吃过同学带来的,香脆可口,终生难忘。
      县功属于比较现代的,有点“洋气”的小镇,街道每逢过集,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当时有部属169厂、市属轴承厂、床单厂、车辆厂七车间,县水泥厂、马钢厂、益民奶粉厂、镇办手套厂、机砖厂、面粉厂、石渣场等工业企业,工人生活尚好,后来慢慢不停,工人失业者较多;旅游资源丰富,有古吴山县城、北魏石窟西阳洞和挂佛洞、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包拯铡包勉的故事、八堡传奇、彭德怀固关战役途经县功歇息处,还有社火、西府曲儿、漆器、纸活、吴山传说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上学时,乡镇企业正兴旺,沿途的白石灰厂比比皆是,冒着白烟,后来由于生态环保,逐渐关闭。同学来之四面八方,各地各单位都有。我最爱去县功街上吃豆花泡馍、手工擀面、拉条子、臊子面、面皮等,陪着同学唱卡拉OK,打克郎球、吃烤肉。那时候我的稿费不少,一月有百元左右收入,钱也值钱,足养活我每月基本生活。
       可以说,我第一次旅游是同学带着去吴山,每天中午我最爱去街上的旧书摊翻看报刊,每到周末,我就想回家,连饭也不吃,车也等不及,骑着自行车从备战路回家,或者从翟家坡路过一个水库上吴家沟回家,大概要走十五六里地吧。但从不怨天尤人,从没有感到劳累,年轻就是资本,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孤独地行走在属于自己的路上。
       中学时期,我只去过虢镇县城两次,一次是中考,一次是高考,学校统一包车。秦武公(公元前687)设虢县,秦孝公(公元前361)设陈仓县,唐肃宗至德二年(公元757)改称宝鸡县。陈仓,古称西虢,是周秦文化的发祥地。200331日经国务院批准,撤销陕西省宝鸡县,设立宝鸡市陈仓区。我自己的籍贯一下子由“宝鸡县”变成“陈仓区”人了。对于自己的县城,我知之甚少,去之两次。即使最有名的古历四月八虢镇庙会,至今也没有去过。
          ……
       据说家乡是西周时期古矢国重镇。有些学者经过对这些夨器的初步研究,认为汧河流域是夨国的封地,贾村塬一带应是西周时期夨国势力范围的一部分。矢国曾计划在家乡建都,皇宫就在今贾村村,朝殿午门就在今陵厚村。后因家乡东西宽度不足而未成建。1965年,在贾村村出土何尊一件,底部有122字铭文,其中第一次出现了词组“中国”二字,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中国”的名称。铭文也记叙了周文王、武王和成王传承的序列,以及筑造“成周”(今洛阳)的历史。故被视为镇国之宝。1969年家乡的上官村出土了矢王簋等4件青铜器;1973年又发现了矢簋盖;1983年在扶托村又发现矢腾须等青铜器,这更有力佐证了这一说法。家乡的人老实,也有几分浪漫,听听世代传唱的歌谣,便体会到。“豆芽菜,生拐拐,我在城里做卖买。七年八年不回家,三十晚上跑回家。媳妇快快开门来,我在房里坐一坐。我娘说我爱老婆,将心比、都一理,我爹那时也爱你”。家乡因其台塬地貌,在塬下看是一座山,云雾缭绕,气蒸霞蔚;上了山才发现是个大平原。这不仅让家乡拥有了山之挺拔险峻也有了原之广袤豁然。也正因为此,家乡相对于塬下周边地区,云量少,光照强,气侯宜人,作物生长周期长。家乡的果蔬杂粮便成了周围地区人们的香饽饽。我喜欢吃家乡的麦子,喝家乡的泉水,那种深深的依恋和芬芳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直到现在,村子里的老人认为我们的祖先来自山西洪洞县大槐树。巧的是,上了塬不远,也有个村子叫大槐树。相传,造父不光为周穆王养马,还亲自驾车,征战在淮河流域,平定徐偃王的叛乱,因攻受封于赵城,最后发展到山西、河北一带,被成为赵氏。我专门去洪洞县大槐树虔诚地拜了一次祖先,看来老人说的有几分道理。秦的另一支,又进行周、秦第二次联姻。周孝王把宝鸡千渭之间的土地交给秦的首领非子,被封于秦,建邑城于甘肃清水秦亭地方,不仅放牧,还有力制止西戎的前进,捍卫了西北边陲,保持安定。后来周、秦破裂后,秦襄公第一仗打到宝鸡周原西部,获得打胜。为了庆祝,在西平原(贾村塬)设置祭奠上天白帝的西畴,以红马、黄牛、公羊三牲举行祭祀大典,以表示秦是秉承天意。后来发展农业和生产,在塬下,秦文公筑陈仓城,刻石鼓文,仓为储之意,陈即古阵字,故宝鸡称为陈仓。最终,向东发展,秦逐渐统一全国。如果从头发、身材、长相、方言来看,我们村里的人有宁夏、甘肃一带“胡人”的影子,还有“四川人”的口音,“耍”字常用,可能是娶四川媳妇吧?!有的人生来就无师自通会吹唢呐、吹箫,吹笛子等乐器,不知继承了什么神秘基因。我们村有此传统,也有可能是明末清初后,四川人口迁移至陕西宝鸡之故吧?!当然了,宝鸡也有各种原因走出去的,我发现一些商州的口音和宝鸡差不多,可能是“民国十八年”年馑一些乡党逃生到陕南去了吧?!也有可能出门做生意不回了。历史的烟云总迷雾重重,我们只想知道,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出门在外,一听到宝鸡口音,总感到亲切。当大家知道是“宝鸡人”时,大为赞叹,城市工业发达,交通枢纽,更重要的是“文明城市”,干净整洁,人民热情和善厚道。
       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呆在西安。历经了绿皮火车、高速公路、动车、高铁等交通工具,我觉得过去追求的“快生活”还需要到宝鸡“慢下来”。宝鸡的确是“宜居之城”,心灵休闲放松的宝地。现在,尽管有好几条公路通到村里,我每次还是喜欢从蟠龙上塬,经过绿油油的麦田,看相连的村庄,大地如画,田园美丽,泥土散发着清香,顿唤起我儿时的记忆。
       现在,宝鸡市北扩上塬。蟠龙已成了宝鸡市的新区,要大力发展文化创意、生态旅游、休闲养生产业,高楼林立,大型机械随时待命,各项建设如火如荼。“蟠龙文化公园、蟠龙森林公园、城市中心生态公园景观廊道等项目相继投入建设,新区绿量将达到49.5%,使其真正形成从森林、农田、菜园中生长出来的,具有绿色生命的、会呼吸的城市空间。”现代城乡一体化城市进程,拉大城市骨架,无可厚非。我们无法阻拦,总之,社会要发展,经济是第一,这点道理我是懂的,我也无法阻止社会的前进,但心里总觉少了点什么,莫名烦恼,无法安宁。
       信息的发达,地球都变成了一个村;无论处在何方,家乡无法忘怀。从自己渴望走出宝鸡一个小山村,到走出去后,在号称“国际大都市”的地方再回首,我是多么深爱着自己的村子,尽管这个村庄大多院子无人居住,杂草丛生;村里的小学已经关门,唱戏的舞台斑驳不堪,村里的老支书、老村长圪蹴在墙下晒暖暖,感叹世风日下,村里人成了散沙,祖辈的文脉无人传承和发展;城市有啥好玩的,把年轻人的心都吸进去了,眼睛绿绿的。我不由让人感慨万千。“少小离家老大回”,我肯定是回不去了;尽管现在的村子有太阳能路灯,有村村路水泥路,还在进行美丽乡村建设,实施着振兴乡村战略,尽管有“西府老街”重现农根文化,有现代的特色民宿很方便,但是回不去了,是有一种难言的魂牵梦绕无法割舍;城市已经和我融为一体,工作、家庭,生活都已经离不开这个快速发展、超级膨胀的城市,欲望、情感,网络,快手、抖音,明星、夜生活,一切的一切,让一些年轻的村民宁愿在城里要饭也不愿意回去。而我作为一位从农村出来的城里人,面对住房、上学、医疗、养老等等问题,也只能更加努力去拼搏、去奋斗、去争取!乡村文明的失落,“空巢”村的现实存在,让我一次次失眠,一次次反思,生我养我的村子可能要将在一段时间内消失或者变成和高楼大厦,而让我无比留恋的乡土记忆从何谈起……现代文明的发展,物质的极大丰富,我们可以看到;而守望乡村,自己的灵魂该在何处安放?诗意的栖息地,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泥土、大地和无私的父母让我倍感温暖和留恋。有些事,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命运往往开玩笑,让我们在茫茫人海重逢或者永不相见。四十多年来,痛定思痛,如果一个没有生在长在村里的人,永远是无法理解的。
                                                                                                                                                                                                                                                                                 2018.8.13夜于长安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09

主题

3753

帖子

899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993
发表于 2018-8-15 09: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乡  一个村庄四十年记忆》道尽了这个村庄的前世今生,全文集人文历史、民风民俗、村庄故事、社会变迁于一体,给读者展示了一副栩栩如生的乡村生活画卷。人文性、趣味性、可读性很强。具有珍藏价值。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31

帖子

532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532
QQ
发表于 2018-8-16 10: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我的故乡在距离桥镇不远的长青镇,很有乡情。桥镇农历七月十二,我也曾经于80年代去跟会。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5

主题

1396

帖子

5407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407
发表于 2018-8-17 00:3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篇很长终于抽空读完了,家乡是每个人无法割舍的地方,贫穷也好,富裕也罢,我们都无法选择,也许逃离村庄的人才能更清楚地看清村庄的全貌,此文从历史,人文,地理和经济几个方面,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家乡的前世今生,信息容量很大,读了使人感慨万分,很不错的文章值得大家学习。感谢杨老师的分享!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293

帖子

466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663
发表于 2018-8-21 15: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站在时间的肩膀,述历史烟云,回眸流去的岁月,展望眼前的世界,亲切而又陌生。唯有历史的印记不灭!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5

主题

755

帖子

374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44
QQ
发表于 2018-8-23 21: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追溯历史,探寻家乡农耕文化;观看当代,感叹岁月社会变迁。文章内涵丰富,引人深思。欣赏好文!
无论书薄书厚,无论脚偏脚直,无论理深理浅,无论情长情短,并非人间绝唱,却为一枝独秀。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7

主题

2114

帖子

546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469
发表于 2018-9-18 10: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内涵深刻,富有文采,尤其具有时代痛感,欣赏点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1293

帖子

466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663
发表于 2018-9-18 18: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沧桑变化,让人感叹。, c2 Q+ o$ ~# `" T
品读老师美文!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