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2|评论: 10

女人花

[复制链接]

138

主题

1224

帖子

35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32
QQ
发表于 2018-12-30 10:3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顽童 于 2018-12-31 10:30 编辑 # h7 ]* w  x, M; i! F3 L0 z# C) }( {

# b  p& A, R; l, J& ]                                                                                                       《女人花》7 X+ P& N" P5 O$ F4 _) ?
( _1 o2 C) S7 ~) N% F% g
                                                                                                            
" ^$ P: m! L  {4 q0 M( _
4 \6 T9 W$ K. y7 w1 N. V1 Z7 A
  今年的同学聚会是由王惠诚组织的。几个月前,王惠诚从镇长调到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位置上。我说要庆贺一下,他笑着摇手说:“低调、低调。”这个时时低调的人干的事从来都不低调,表面文弱的像书生,干起事来像张飞。想想几年前,他还是乡镇上一个普通公务员,后来当了镇长。每次聚会时,他的位置也从不起眼的后面往前挪。现在终于挪到了主座的位置上。我们当初都错看他了,他就像是蜷缩在角落里的一条狗,慢慢地变成了老虎。虽然他的话还是那样少,但却已经成功地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大家想听他说话,他却不说话,只是笑,那是一种领导式的笑,是一种居高临下的笑。6 o6 v* T8 m# ~6 X6 n+ n3 n

% R7 A/ o9 V. C
2 Y1 ]. r) q( j& `9 R( h
  聚会地点设在千源酒店五楼一个大会议室里,我们自己动手把里面的桌椅搬到后面,在后墙上挂了一条大横幅,飞了几个红气球,气球被天花板挡住,不情愿地顶在那里。我们又摆了四张大园桌。每个桌子能坐十个人,这样,大家就共处一堂了。聚会的目的是把大家的心拉近一点,所以从形式上也要拉近一点。我们不怕挤,就怕疏远。
+ _( Z$ ]+ Q, _# G: k' D5 _1 i
5 }/ r1 A5 W4 D& q" I2 W" u8 I9 L. E

1 ]9 }% P( |. S# b/ C# I  下午五点多,同学们陆陆续续地来了,很快房间里便充满了大惊小怪的吵闹,以及久别重逢的惊喜。王惠诚意深味长地看看我,不说话。我知道他的心思,因为,李小文和徐菲没来。其实,这也是我的心思,尤其是徐菲,一想起她,心里就像是锥子刺了一下,便要流出血来。她和李小文关系好,从学校到现在一直是好朋友,李小文是个假小子和活跃份子,没有她,气氛便活跃不起来。
. R: \( f1 A3 {
- {+ f0 i5 k5 i/ \/ w

6 F! {$ N5 q; W3 r4 G  我当时是班里的体育委员,他们喊我假洋人,实际我叫李志华,我不喜欢洋人,但他们说我长的像洋人,坚持叫,大声叫,我也就用沉默代替了接受。徐菲是我们的班花,苗条的身段,白皙的皮肤,尤其那双忧郁的眼睛,总是令人想入非非。我喜欢她,却轮不到我向他表白。班上那些长得白白净净的干部子弟们天天像蜜蜂一样围着她献殷勤,有些胆大的,便试着去拉她的手。她羞红了脸,又躲不开。李小文受不了了,就去找班主任告状。班主任不敢得罪那些衙内,就把他们叫到办公室,带着笑脸,委婉地作思想工作。这些衙内们表面上低头表示虚心接受,回来后,变本加厉,竟然发展到放学后在校门口等她,要和她约会。班主任知道了,板着脸训徐菲,说女孩子要自重自爱,洁身自好云云。
* [$ a! V! H! Q9 b, X- }  |. v, u. y' D  Y1 Q; j/ t8 I

! m3 _6 D% C) T$ L+ Y  听听吧,都说到要洁身自好这份上了,倒好像她已经不洁身了似的。徐菲便哭了出来,梨花带雨似的。这雨又击中我心里最柔软的那部份,于是我站了出来。我讨厌那些衙内们的装腔作势,现在又鄙视班主任的势利和欺软怕硬。这鄙视又让我的拳头多了几分硬度,打在那些小白脸上发出啪啪的声响。很快这啪啪响又变成了父亲打在我脸上的啪啪响,一边打一边骂:那些人也是你敢打的么?凭咱们家有钱还是有势!# t6 q0 f: r9 v: r# T

2 H. }7 h2 G" O1 R: F

8 P0 Y4 Y+ J1 \( p- M' N6 A  虽然我为徐菲出了头,她却不理我。总是和我保持距离。我想了一下,她学习好,喜欢文学,有几篇作文还被老师当成范文在课堂上念。像我样的体育特长生,除过打篮球以外,学习上一塌糊涂。想要向她靠近,就得找到共同点。于是我开始学写作,背唐诗,背到晚上十二点还不睡觉。喜出望外的父亲还以为是他的拳头教育出了效果,高兴的喝了几个晚上的酒。母亲也以为我改邪归正,长出了口气,那段时间天天给我作好吃的。
- `/ X8 x& S7 v' r* S8 M
+ _7 e7 Q( W& `

! I; @, ]5 k2 _3 i. C  当我再次向她靠近时,我的肚子里已经有了近百首唐诗。她只要提到某诗作的第一句,我便立刻读出后面几句。我不但背出后面内容,还能详细说出作者写这首诗的背景和和他想要表达的深层意思,并总结出独特的结论。很明显,我的策略奏效了。她开始用她那忧郁的眼睛正眼看我。在一次活动课上,我把她约到校园后面的小树林里,那里有廊桥,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花。我和她谈起了李清照的词。谈着谈着就动了情,我第一次拥抱了她。她挣扎了一下,便红着脸低了头顺从了,她温热的身体在我怀里像只小兔子似的,那感觉真美妙。
7 i2 I& @( p7 r$ P% b7 g
. z/ O) z7 A- A

" y/ ^+ ^/ W3 M+ |& x                                  
; R  e6 R  N- }, b( z2 f# Q

1 }0 v! I6 e& l9 {' O

* n( t, |% a9 `7 \6 S2 P  会议室里热热闹闹,同学们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殷勤地向我这个新任的管委会主任问好。其实他们并不是在向我这个人问好,而是向那个位置献殷勤。只不过现在,坐那个位置上的是我而已。那又能怎么样。在他们心里,从来没有把我这个乡下人放在眼里,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这点清醒我是有的。但是,他们有没有想过,现在的我,会把他们放在眼里吗?& y* x* R& ~1 Z4 h8 z" v  h$ z# ?7 {8 y

6 L2 [0 B+ L9 j& J/ O* q6 q2 _

( E2 O8 t# \# O$ n* `  自从进了城里的高中,那种因为贫穷导致的自卑就像鬼一样,一直跟随着我,甩也甩不掉。我也想像他们一样,有隔几天就可以换洗的衣服,有好看的牙刷和精美的笔记本。但是我没有。父亲能让我进城念书,已经使尽了蛮力。想起他天天辛苦地下地劳动,我就想起了家里的黄牛,其实他还不如那黄牛。黄牛劳动一天,还可以得到父亲的照顾和体谅,而父亲却不行,他晚上回家来,还要为我们几个的学费和一家人的生活发愁。病在床上的母亲经常哭着说,我不如死了算了,死了你们就轻松了。5 I( d& E: j2 B/ E# ^2 T4 m0 n

0 _9 Y* O( O1 D3 @3 i# P. v+ P

+ ]' H0 F1 x8 L% c/ `; D  所以我的目标很明确,必须考上大学,既给父母脸上争光。也证明自己的价值,同时用行动给那些城里人脸上一记响亮的耳光!在这样明确的目标下,我每天的任务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眼里再看不到其他的事,除过徐菲。5 f; n' |) {2 B! [

4 ?" {8 k3 d2 @- J7 r2 `! Q1 t
- {' k( H5 U. P* ^" _5 M9 i
  徐菲是班上唯一一个愿意帮助我的人,她说她佩服我的学习精神,但是我这种苦学的方法不对,要讲究技巧。她还借了几本书给我,书上透着她的香水味,那香味淡淡的,却又悠长,直入我的心底,让我想入非非,心神不定。' G4 l1 E# p, R. n  h# l5 _# Y

4 Y$ p$ R- X3 e+ `
, e, p& _: g0 b) u7 S4 d# l! ~- x
  我很感激她的帮助。但是她对我的这种帮助,却给我带来了麻烦。班上那些衙内们翻着白眼嘲笑我说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也不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那从个山沟里冒出来的乡巴佬!这嘲笑激怒了我,在一次向她还书的时候,我趁机向她表白,她红着脸惊愕了一会,笑了,露出好看的兔子牙,非常白。她说你误会了,在我心里,我们只是正常的同学关系,希望以后也是。听了她的话,我虽然心灰意冷,却也不是过份难受。这样的结果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但至少我有了一个异性朋友。而真正让我改变看法的是她和李志华的关系。% H) V9 z+ G3 y8 P
0 j3 H! m. \/ ?: C
1 `  K" D( G- l+ Z* Z4 ~
  李志华篮球打的好,是体育特长生,基他功课却一塌糊涂。像他这样的成绩,考大学基本上没门。没想到他在追徐菲,而且还追到手了。听同学说,他不但拥抱了她,还亲了她的嘴。这太不公平了!太难以理解了!徐菲在我的心里,简直就是女神一样的存在,而李志华不过是一个大老粗,他凭什么得到女神的亲睐?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个子高大,长得帅,特别是脸,很有立体感,像个白种外国人。
7 x' a! T( i( j' g/ x3 j7 w5 y2 m" S5 U: V/ `! {  g- |

; ^+ ]8 x4 l% ~  女神在我心里的形像崩塌了,她在美丽的外表下,也是一个普通女人。就像所有的女人一样,喜欢帅哥。像李志华这样的人,整天背唐诗,学写作,完全不管高考在即,他安的什么小心思,别人都明白,唯独我的女神不知道。我想去告诉她,但是她会信吗?也许她会认为我是嫉妒才来离间他们的吧?6 R: C9 a( p. i# u
) C: Q' u  f" G; U, b
$ R: l: ~: a9 e
  于是我把心思收回来放在学习上,高考结束,果然如我所愿。我考上了大学。四年大学生活,让我成熟了很多,虽然我仍然很穷,但我已经不再自卑了。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个乡镇,当了公务员。像我这样没有背景没有后台的人,被分配到这里,是很正常的事。4 }) E4 h1 p0 w. K% p: m

6 J, {9 z" N6 I4 p

) H' D. o9 T5 P; b% E  回来后,我才知道,李志华并没有和徐菲结婚。他背叛了她。这是我听同学们说的,我一直不相信背耳之言,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和想到的,直到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见到他,问起他和徐菲。他不好意思和躲闪的表情使我相信,同学们说的话是真的。
0 c1 ~! l" G& m7 Y7 L- `% D% |& B2 v* X; s" f1 R) b

+ n- ~6 K5 k0 h6 z  我很难想像,那么漂亮一个女生,为了他连大学都没考上,甚至为了他都怀孕了,他竟然能作出这种事来。后来,当我知道了他背叛她的原因后,便彻底鄙视起这个假洋人来。
# V7 \4 Q0 m$ x0 R9 f% B1 e4 F$ s' q: `( c

. }' U9 X) Q" S' e                                     
! X. w2 M' P: m$ T/ x5 M6 P9 Z* ]# {0 k% F4 M9 ~& m

; ?4 g! _. t7 E, z  “要不,你给李小文打个电话吧,问一下她是不是和徐菲在一起,我给徐菲打电话,她没接。”和我坐在一起的王惠诚,平静地对我说,但我认为他对我说这些是别有用意,甚至可以认为是一种挑衅。我没吭声,拔通了李小文的电话,还没开口,那边的大嗓门就传了过来:“哟,帅哥啊,是不是电话打错了呀!你想问她,就给她打呀,别问我!”电话挂了,这很符合李小文的风格。十几年来,这个侠女一样的同学,从来没和我正经说过话,一见面,不是长讽就是短剌。倒好像我和她谈了恋爱,然后又伤害了她似的。有一次,面对她不断的冷嘲热讽,我就开了个玩笑说,我伤害的是徐菲,又不是你,你着什么急?她小眼睛一瞪:“要是我的话,我肯定会阉了你!”太粗俗了!但我相信她肯定会做出这种事来。
% l7 m1 c* E' U  k* r4 m8 t  ^4 N2 Q" r! _3 O' Q. W% ~. N% h& I
" A& ]/ I* ^% @: v
  聚会已经开始,同学们分了两桌,开始动筷子吃菜。他们一边吃,一边就近找人聊天,问长问短。虽然是拉近感情,却也不乏流言蜚语。就像有些人喜欢谈人生谈哲学,有些人喜欢谈老公谈老婆谈孩子谈房子谈车子谈票子一样。就像现在,卖保险的张俊辉扎入女生堆里,唾沫星子飞溅地吹牛。
3 ^0 U0 o, c3 Q" o/ G
+ C& [6 l# |8 X

1 F/ T+ B4 L) I) W  很快就有一个惊人的消息从他那桌传了过来,徐菲要嫁人了!男方是省城的一个房产商的公子,据说那房产商在省城的背景深不可测,有好几个大项目都是他开发的。别的更大的房地产企业根本插不上手!大家惊讶着,感慨着,祝福着,却没人理我,好像我不存在似的。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们用平静的语言在我面前谈徐菲,是为了表示他们对我当年的选择的理解和尊重,更是为了表示宽容,但是我知道,在每个人的心里深处,仍然存在着深深的鄙视。时不时跳出来,剌我一下。
. d, }' n8 f9 N+ v; N8 Z8 {" s  l/ E6 y

( U( t3 C, [5 H- q; Q# B. ^  当年,我和徐菲都没有考上大学。当她的心思都在我身上时,学业便扔到了一边。这样的结果使她那当老师的父母完全不能接受。听说她在家里挨了几天骂,他父亲甚至动手打了她。我问她,她哭着不承认,我挽起她的胳膊,在她又嫩又白的小臂上发现了几个针眼,一切都明白了,那是她母亲用针剌的。我怒不可遏,就想着去报复她的父母,她哭着骂我说还不都是因为你,你有什么资格恨他们?听了她这话,我就像是充满气的气球被针剌破了一样泄了气。+ {) {" f4 G$ k' m

% d& |9 F. W$ R- O
& y: E/ N& K. |1 a' p
  虽然没有考上大学,但并不影响我们的感情,反而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我们的感情发展的很快。我经常骑着我的自行车带着她乱逛,小县城的所有景区都留下了我们重叠的身影和我们摆出各种POSE的照片。她穿着黄色裙子,映衬得皮肤更加白皙,裙子外面露出小巧的小腿和胳膊,瀑布似的黑发随风飘逸。真他妈漂亮!这漂亮女人现在就坐在我的自行车后座上,胳膊挽在我的腰上。我要用到处乱逛这种方式宣示我们的爱情,小县城很小,不多时,所有的人便都知道我们是一对。有些老年人笑说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呢,我很享受这美好的赞美和祝福。但这美好的祝福并不能使我的父母减轻他们的忧虑,既然没考上大学,那就要想办法找份工作。待业青年这个词在政府公文中是没有表情的中性词,但在一个家庭里就是吃闲饭的代名词,在警察眼里,就是社会不稳定份子的代名词。
2 c8 o. N  h9 W( y4 N
& ^# v+ M! N4 [0 Q

: C: W$ @) X1 m) H0 f* T- Y# @  时间过了不久,父亲的一个朋友便神神秘秘地来了家里,他给我们带来一个好消息。公安局要招收一批巡警,我身体好,又会打篮球,刚高中毕业,符合招收条件。问我愿意不愿意去。父亲激动的都不会说话了,连说没问题没问题,不用问他,我就代表他了。那朋友满意地抿抿嘴,又提醒说报名的人很多,不一定办成,我尽力吧。父亲和母亲翻箱倒柜,把他们珍藏了好几年的酒拿出来,让他去办事。朋友推托一番,也就收下了。
3 v4 ^' l$ V1 r" T$ p/ E! ]1 ~/ v+ F: _% C9 M

1 [8 D1 O- x2 Y7 o% H+ g  就这样,我成了一名巡警。上班没几天,父亲那个朋友又来了,一进门就喊着说你们家又有好事临门了,局长家的女儿看上你们的帅哥了。这消息让父亲激动的心脏病差点发作。父亲和母亲都是农机厂的普通工人,原指望我能考上大学给他们脸上争光,没想到没考上,正在绝望时,有贵人相助,给我找了份工作。还没回过神来,又有人来给我介绍对像,而且是女方主动托人来的。这让他们激动的不知道天高地厚,还以为是时来运转了,赶快去城外的庙里烧了几次高香。
1 [/ k" y. R$ w  H2 Z% ~* p
9 `0 f" ?% z* n- |( Y  `; S
! _  [4 K' q+ O: h9 Y
  成为我老婆的那个女人,是我在篮球场上见到的。有一天我和一帮同类打篮球,四周围了一帮看客,其中有一个穿白色羽绒服的高个子短发女孩,一直用不屑的眼光看我,看的我心里怪怪的,既然不屑那就不要看!女人就是这么奇怪,既然不屑还要看,看什么看!于是我冲她做了个鬼脸,她脸一红,更不屑地把头转向一边。后来,我就没注意她。; M) e. e9 X. S6 B( E! B& [+ F

; X: H) x5 N. a$ X( O& i' O

$ U3 E4 z4 Y* R" N  父亲的朋友介绍的女朋友就是她。我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他眨着眼笑说据我所知,那个女孩的父母根本不同意,人家是书香门第,你是什么?你是臭工人子弟!局长的千金能看上你,不知道是那们家烧了多少高香,你还挑剔个屁啊!父母亲也附和着作我的思想工作,我还是坚持着嘴硬,父亲朋友的一句话,彻底让我投降了:“你以为你的工作真那么容易?只要你同意,要不了多久,转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i% O9 W' r9 U4 j3 g

/ V; \) R  S* T$ ]5 k

4 J* ]' A7 k: B  痛苦了好几天,我还是决定去告诉徐菲。她在一家书店里找了份临时工的工作,这也符合她的愿望,她可以一边看书,一边卖书,更有文艺范。当我吞吞吐吐地告诉她我的决定时,刚开始她还以为我是开玩笑,后来就不说话,脸色变得惨白,然后那又细又白的手就在我脸上挠出几道血痕,再然后就蹲下去抖着肩膀无声的哭,哭的站不起来。我想去扶她,却又伸不出手去,只好尴尬地站在一边。好多人都围着我们看,搞明白状况后,就眼里冒火,骂我是现代陈世美。书店老板把我赶了出来,骂我说以后见我一次打我一次。他已经快六十多岁的人了,当然打不过我,不过如果他打我,我也绝不还手。陈世美在什么时候都是应该被打的。& Y9 E6 G& ~9 P7 L7 _; ~# g

0 U! z( i/ _) Y. z0 w8 K9 d
1 q6 G3 c/ Y" |) G7 e4 ?
  那个害我当了现代陈世美的女人叫李琳,第一次和我逛街就把手挽在我的胳膊上,她现在已经不再用那种不屑的眼光看我了,不但有了些温情,甚至还有点羞涩。但她的动作却很坚决,她不但把手挽在我的胳膊上和我逛街,而且还把我带到她的家里和她的朋友那里,只怕别人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这种炫耀使我的自尊受到了严重打击,我感觉我就像是她的猎物一样。这怎么行!我要挣扎!于是某天当我们俩个人单独在她家里的时候,我恶狠狠地把她扑倒在她的床上,扯光了她的衣服。刚开始她还挣扎,但很快就明白这是徒劳的,于是她开始闭上眼睛任我胡来。我要把我这些天来受到的委曲和侮辱全部发泄在她身上,我要让她求饶,让她明白,我是一个男人,不是她的猎物。我要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和她那扭曲的脸。但是当我用尽全力后,并没有看到想像中她痛苦的脸和表情,反而是一张比我还兴奋,还满足的脸!这让我感到泄气,我赢不了她,最终胜利的还是她!完事后,她不穿衣服,靠在我的身上,还在闭眼享受。我看着她的身体,虽然比不上徐菲白皙精致,也还不错,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我知道完了,我这辈子都是她的了。: V8 {' [! m' p- [2 E. j

  R; @  z! s) ]4 i4 ~( n+ X/ w; _
% {* j: ~+ ~' ]4 p
                                   - J4 l' R2 u: R+ J% t( T8 ^2 s

% E( Q7 I2 T  g

% e" M( S$ T* p1 X9 r6 @# g- W  让李志华给徐菲打电话确实是我对他的一个试探。别看他现在当了公安局长,在同学面前变得更加低调,实际上这是一种升级了的高调,这种高调隐藏在对谁都客客气气的后面,就像鳄鱼在吃食物之前总要流眼泪一样的虚伪!我就是要用徐菲提醒他,刺一下他,让他明白他欠她的,别在我面前装孙子!% g) z2 A/ T3 S- O: ]& N0 _
+ `* S2 O: K6 T; D
3 l3 P% u( y/ U& i) j
  当年,他背叛了她,并很快和另一个女人结了婚。听说那个女人的父亲是人事局长,不但很快把他从临时工转为正式民警,又很快从乡镇派出所调到了局机关。而我这个农村出来的没有背景的大学生只能去一个鸟不拉屎的乡镇当办事员,这公平吗?不公平!但你又能怎么样?现实中这样的事太多了。这就是他妈的社会!我决定接受这个现实。公平对于我而言,永远是梦想中的东西。
1 A6 Q+ h2 |  l* O' w: ]" }% p4 P) z$ Q. L* e+ \

" s# r+ ^0 u8 R4 G' M2 l3 R/ h( A  只是被她伤害了的徐菲会是什么样子?我的心里能想像得到一些。一个长得那么漂亮的文艺女生为了所谓的爱情和父亲闹翻,放弃了学业,又遭到背叛,沦为临时工的境地,你说她现在能是什么样子?我现在已经有了正式工作和稳定的收入,虽然我长得不怎么样,但是我好歹也是国家的人了,有资格去追求曾经的女神。我不认为这是趁虚而入,因为我是真心的爱她!受了伤害的女神还是女神!我去她打工的书店找到了她,曾经的女神经过这些年的洗礼,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大姑娘,气质仍然那么优雅,只是那双忧郁的眼睛一下子让我想起了过去的时光。在它的鼓励下,我勇敢地向她表白,希望她能做我的初恋。这次,她并没有直接拒绝我,也没多说话,只是淡淡地表示她已经不是过去的她了,让我想明白了再说。我说我当年就想明白了,到现在也没变,只要你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对你好,永远不会伤害你。过了几天,她送我一条自己织的围巾,说我工作的乡镇气候凉,多注意身体,不要感冒了。我心里一阵狂喜,我的女神终于接受我了。4 p, ~# m+ j* K
/ Z1 @3 \" n  t  T8 @' h

! H  G+ |& A& C% c% a% Y1 O  但是我们的感情并不能让我的父母接受,他们不能接受自己的大学生儿子找了一个为别人怀过孕而且没有正式工作的媳妇。这简直是往他们的脸上打巴掌呢!父亲气急败坏、要死要活地骂我,后来竟然像个孩子似的哭了出来!一向高大的父亲现在像个无赖一样的表现,确实成了我面前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最终击溃我的是他最不像话的一次演出。那年冬天,徐菲来我工作的乡镇看我,正当我们在我的宿舍里卿卿我我时,风尘仆仆的父亲突然出现在门口,他竟然给徐菲跪下了!这一跪彻底断送了我的徐菲的将来!6 Z" r2 [3 c' G3 K! f. g
$ T$ ~# B( _6 U9 L1 i: ?
) Y% X, O9 W' N0 F+ E( U
                                    2 i3 I# ~8 L+ ]; T
      
$ z3 `; _/ ?% H: K  g, l  今年的同学聚会,我和徐菲没去参加,李志华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医院里忙着照顾小佳佳。当时,我坐在医院的病房里,冷静地实施着我的计划。果不其然,李志华和王惠诚先后都来了医院。他们都异常热情地关心小佳佳的病情,并且分别拿出八万和五万块钱,说要给小佳佳作手术。我假意推辞一番,就替徐菲收下了。徐菲不在,我让她回去休息一下,她已经几天没休息好了。同时,我的计划中也没有她的角色。
3 D6 `  w0 r+ O, R( _% v

2 ], v- q8 q: {, [. T; N  小佳佳是徐菲在她的店门口捡来的。已经快六岁了,得了重感冒,正在住院,徐菲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就请了假来帮忙。徐菲和王惠诚分手后,大病一场。她和李志华王惠诚的两场恋爱在这个闭塞的小县城里传得沸沸扬扬,无人不晓。并且随着他们两人职务的提升,这些往事就变成了领导们的风流韵事。而事件中的女人往往又让人们产生更加丰富的联想,在这些无边无际的联想和春梦中,人们把喜欢她们描绘成一个个让男人们着迷,而又神秘的狐狸精。这些风流韵事传播的越广泛,徐菲的灾难就越大,经常有人以买书的名义来她的店里打量她。男人们怀着各种不同的心思厚着脸皮搭讪,女人们用鄙夷的眼光打量她,完了还要嫉妒地骂一声破鞋、狐狸精!3 j7 Y6 l- z- ~. r. C

9 V9 k6 W( k9 b3 I  经历过沧桑的徐菲变得心静如水,面无表情。只管机械麻木地进货、卖书。书店在几年前,就已经盘点给她了。原来的店主不干了,又舍不得给别人,就低价盘给她,说让她经营,他放心。7 j9 }& P3 I8 Q
2 d$ ?% Q7 {# v& m# p* K5 E3 u
  当了老板的徐菲,雇佣了两个店员。自己除过记记帐,收收钱以外,就坐在吧台后面,有时看书,有时戴上耳机听音乐。好像这世界和她无关似的。我知道她听的是梅艳芳的《女人花》,经常听,天天听,听的我都烦了,我骂她就不会换一首吗?她笑笑不说话,又面无表情地听。
) C: C4 Y! }5 g4 W7 u; |8 m
) N/ s' l$ K. Z2 Y' F* [6 d
  我和她是同学,也是她最好的闺蜜。我们和李志华王惠诚都是同班同学,他们三人之间的事,我最清楚不过了。我们刚认识时,瘦瘦弱弱又充满文艺范的徐菲就成了我的好朋友和闺蜜,她的善良单纯总是让人放心不下,什么人的话她都信。我骂她说你随时随地都有被人骗着卖了还要帮他数钱的可能,她竟然反驳说不要把人想的那么坏,世界总是美好的!听听吧,倒好像我是个坏人似的!简直要气死我了,我感觉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她的,这辈子她找我来要帐了。当年,学习一塌糊涂的体育特长生李志华追求她时,我就告诉他,这种长得帅气的小白脸最不可靠。他能为了追你去刻苦学习唐诗而完全不理会高考,充分说明了他是一个投机份子,当有比你更漂亮的美女时,他一定会甩了你的。徐菲却说不会的,他相信他是真爱她的。气得我骂她不长脑子,赌气说走着瞧!事情一定会向我说的那样的发展的。李志华果然甩了她,只有一点我猜错了,击败他们那可怜的爱情的不是美女,而是权势!后来,又是王惠诚,这个乡下来的大学生和后来的镇长,我从骨子里看不起他。他好像和我们这些城里人有仇,总是用刻苦学习和优异的成绩羞辱我们。我承认他学习很用功,特别努力,但这并不能改变我对他的看法。这种为了摆脱贫困而发奋学习和为了追求知识的学习是不一样的,它们的目的不一样,方式不一样,表现出的气质自然也不一样。所以,王惠诚总是在追逐的路上。他说他喜欢夸父,要像他一样追下去,我心里说你不知道夸父最后是渴死的吗?我知道他要追求的是金钱,地位,美女。他最后一定会渴死在追求的路上。追求徐菲不过是为了满足他那可怜的虚荣心,徐菲就是他追逐之路上的一个猎物而已。我很感激他父亲的那长长的一跪,那一跪实际上救了徐菲!
2 O9 ]2 J/ L9 c" V
( w' z2 q$ I! Z
  徐菲的书店生意,一直淡淡地,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自从上一任老板把书店盘给她后。她就把那些内容低俗,格调不高的杂志和街头读物、地摊文学全部当废纸卖了。我说这些东西虽然不好,但也是一部分生意,你这么做,想去喝西北风啊?她却说宁可饿死,也不卖这些东西害人!这样一来,店里只剩下学生的教辅资料和一些社科类的工具书,纯文学的书也有,却少有人问津。基本上都让她自己看了。
4 q% b+ ?+ p. G/ R! B+ `
! x4 |& _5 b" n
  说实话,要不是学生们经常来买教辅资料,她的店根本就撑不下去。按说,学生们用的教辅资料量也是很大的,利润应该是可观的。结果她楞是把一个挣钱的生意作做了鸡肋。因为她把利润压得很低,有时甚至平进平出、简直作了公益。我嘲笑她不会作生意,她却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认真地说我本不是生意人。
" `$ x* X' K2 O. U

9 B% E) V  f1 i1 X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平淡又平静。直到一个孩子的出现。  ^% j, C  s1 _6 I
! P8 b0 w$ s3 |! q9 U
  一天春天的早晨,天还没亮,从店门口隐隐传来婴儿的哭声。这似有似无的婴儿的哭声惊醒了她那敏感的神经,打开店门一看,门口放着一个包的严严实实的包袱,里面是一个婴儿。她长叹一声,像个天使似的就把婴儿抱了回来。一个未婚女子收养一个婴儿会给自己造成多大麻烦!气得我的又骂她乱施爱心,她不理我,只管抱着那婴儿,倒好像是她自己亲生的一般。我本来打算抢过来送福利院的,但是看到她可怜兮兮的眼神,心里一激灵,明白了一切。我把孩子还给她,骂道:“你就气我吧,气死了算了。上辈子欠你的帐也就还清了!”
* T. l. [/ ^" T# ?0 m
! [# ~! \8 r1 z: z0 W' ^  [8 {& Z
  徐菲和王惠诚分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怀孕,我陪着她去市里的大医院堕了胎,医生说她再也不能生育了。
  Y' E$ r4 V! ^+ q  我们给婴儿取名小佳佳,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婴,笑起来像天使一样,徐菲说这是上天送给她的。但小佳佳有缺陷,她左手多长了一个手指。
- Q7 A  t0 J3 a+ U1 o$ G* v7 [  几年过去了,徐菲说再也不能等了,再不做整形手术,将来孩子会受更大的罪。我们打听了一下市里的整形医院,像这样的整形手术,要十几万块钱。我问她有多少钱?她苦笑着说只有两万多,其他的都是库房里的书。我骂了一句,查了一下自己工资卡,才三万多。看着她愁眉不展的样子,我就知道这事还得靠我。我略一思索便说,我有办法了。她问是什么办法?我没直接回答,反而问她,你不想认清那两个伤害过你的人的真面目吗?她紧张起来,说你不能伤害他们。我笑说我不会,但我不保证他们不会伤害自己!8 C( x! T2 @" w; t8 J0 T# q

: K$ S4 {+ ~& ^5 r1 {  计划很简单,我们不去参加今年的同学聚会,我会故意告诉卖保险的张俊辉,省城一个大房产商的公子看上徐菲了,疯狂地追求她。而且那房产商的亲戚都在省府担任要职,背景深不可测,说徐菲嫁入豪门也不为过!她很快就要嫁过去了,再也不会回这个小县城了!张俊辉的嘴就是一个大喇叭,我敢保证,不出一个小时,所有人都会知道这惊人的消息的。$ X! g9 O, m3 X) N+ q$ m) `! S
  _" D0 h7 j/ K
  恰好,小佳佳得了重感冒,场景放在病房里最合适不过了。一切准备停当,我把不知情的徐菲支回家,就等着好戏上演。( G- {- N8 j; x1 z- u) b" G) A6 Z& z
7 E. z* O4 |) m  C
  戏演完了,徐菲来了,我告诉她说李志华和王惠诚来过了,分别送来了五万块和八万块钱。给小佳佳的手术费用完全够了。她眼睛一亮,说他们还不错,还算有点爱心。我一下子火就上来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这么单纯!于是我绘声绘色给她讲了那两个领导像两条哈巴狗似的眼睛放着光,小心翼翼而又贪婪地打听那并不存在的房产商的情况,看着他们的丑态,我心里涌出一种莫名的快感,这种快感又让我装做神秘地告诉他们,那房产商不但在省城很有背景,甚至在北京的某些部委也有人!他们听到这里时,惊讶得合不上嘴巴,回过神后马上表态说这点钱不够做手术的话,他们再想办法,你说笑人不?我都快笑死了!
1 C) H3 b; x% b" r
5 P3 J- A( i0 _
  徐菲听了却不笑,反而拉着脸说这是骗人,这钱不能用。气得我又骂她是个大傻瓜,难道现在给他们还回去?要还也得等到给小佳佳做完手术后再说!
9 d0 ]1 C" f* ~/ Q1 R& E  r; \9 e

+ t7 t1 G! |/ H7 ^6 Y, c  w  徐菲不再说话,也不表态。我知道她是默认了。: v) ~/ D3 b& E' G2 G

% ?1 L6 g8 R, L! z/ N! {# _  小佳佳的手术做得很成功,不到二十天就出院了。( h) o! t: I6 x  `, `" E

& t" C) J4 j, u( Q  日子就是这样,一个麻烦接着一个麻烦,生活就是不停地解决这些麻烦。徐菲的一个麻烦解决了,下一个又来了,她要还那些债务,说一天不还上,晚上就睡不好觉。我不屑地说怎么还,靠你卖书?那得还到猴年马月去啊!没想到她却认真地说:对,就是靠卖书!' q& ?" ^  e% q, s/ y# y# c: k
! X( o% Q4 N( _' \
  原来她有一个可谓宏大的梦想:开一个更大的书店!打造一个读书人的天堂,要在闹市中开辟一片精神孤岛。她这异想天开的想法让我懵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她认真的眼神,我开始怀疑她有某种精神病!要不就是一个人过久了脑子进水了,怎么会产生这种完全不现实的想法!于是我唾沫星子飞溅地给她上课,要让她睁开眼睛看看现实,现在这年头,人们都在闹着挣钱,谁还有心思看书!你卖了这么多年书,难道还要别人提醒!像你这种曲高和寡的人简直就是社会的异类!
7 j& R9 ~9 K5 |; h  g
6 ~( b, T% z1 w8 K$ ^. `' H6 K6 {
  她看着手舞足蹈地给她上课的我,竟然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这微笑我在电视上见过,那是一个知性而又优雅的知识女性的笑。这笑又让我紧张起来,因为它后面透着是的从容不迫和坚决。
6 Y! h0 G" f. Y& q

$ [) G! a* n1 }4 s5 b  晚上回家,我在老公面前又愤愤不平地说起她的梦想,还说赶快给她找个人把她嫁出去吧,有人管了,她就不会有这些奇怪的想法了。老公静静地听我说完这些,翻着眼皮想了半天,忽然说:“你可别说,这可真是一个天才的想法!”我说你没发烧吧。他不屑地说发烧的是你,也不睁眼看看,现在是知识经济时代,就连劳务市场打工的农民工也要有技术呢!
+ n8 w9 R0 J9 t( d- b' ^( H" |

( y5 i! |( X. y: o3 P  老公是一个小单位的领导,头脑和见识倒是有一些,就是胆子小,不敢干坏事,所以我比较放心。他经常去外地开会,对社会上的事了解比我多。所以大事上,我听他的。现在连他也这么说,说不定徐菲的想法可能真的行。他看着思考中的我,继续吓我说:“图书管理员可是你惹不起的人!知道老子李耳和毛泽东早年是干什么的吧?知道比而。盖茨早年是干什么的吧?他们可都是图书管理员呢!你得重新认识你的朋友!”. u; K, @3 L* G' M6 j* P0 t

; e* B2 l+ K8 s7 j  我也激动起来,原来这么多年来一直像个灰姑娘的徐菲,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积累,只等那一天的蜕变呢。
- d6 P, ]5 X4 G+ _: g% \8 `1 Z7 v

) T& O6 g: X9 p$ X3 m; f$ i& J7 v  但我总归是个现实的人,看到的总是现实的问题。徐菲的情况我清楚,她现在节衣缩食地攒钱,每天只吃两顿饭,连个鸡蛋都舍不得。有一天,我在街上见到她,眼前的场景能把我气死。想想看吧,一个漂亮而优雅的女人提一双高跟鞋,到处找补鞋摊!这会是多么尴尬的画面!我可丢不起这人,我把她那双鞋夺过来,扔的远远的。没想到她竟然还要去捡回来,又让我好好地骂了一通。
' Z! C5 c# N+ Y$ B1 ]0 n

: k5 ^; w4 s5 z+ {  老公听了,说这样的人咱们再不帮她,就是天理不容。于是我给他下了命令,至于怎么帮,我就不管了。他挠了会他那聪明的脑袋,然后自信地坐下来说:“想好了,我们单位刚好有临街的两间门面房,二楼还有一间大会议室,现在我们单位要搬到新址了,就把那些房子租给她。至于钱嘛,把咱们的存款拿出来,还不够的话,咱们可以给她担保贷款啊。”. y) g) F* t) I2 u$ H

$ v' [% F* C# E- P) ]% s  没过多久,徐菲的书吧就试运营了。那段时间,她可真是成了灰头土脸的灰姑娘,所有的装修设计都是她一个人完成。装修公司和广告公司的人让她折腾了个半死。来来回回折腾了个把月,一个闹市中的精神孤岛便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一楼是教辅资料,二楼是书吧,装修的古色古香的。这里分成两部分,一半是图书展示区,仿古书架上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种高雅严肃的图书,另一半是阅读区,放了几张仿古风格的桌凳,桌上还有仿古香盒,里面点着檀香。不知道藏在那里的音响放着舒缓的钢琴曲,人在其中,仿佛外于世外桃园。我闭眼享受了一会,笑说:“这就是你。”那天的徐菲真是漂亮美丽,那是我以前从没感到的味道。她说我要出本书了,想请你设计个封面。这样的好事当然不能让别人干,于是我提起笔来,歪歪扭扭地画了一本书,然后在书上又画了一束花。我解释说人伴书,书伴花,这书就叫女人花。老公说俗气,徐菲笑的像花一样,说就是它了,我喜欢。
, F( D3 m3 o- |8 [+ ~
" w, e+ p* y+ B3 ^; D0 v, a
  书吧开业后,来看书的人非常多,涵盖了所有年龄段的人群,往往到了要关门的时候,还有人不走,坐在那里聚精会神地看书。火爆程度惊得我目瞪口呆。我问老公:“平时也没发现人们有多爱看书啊,难道这些人中了魔怔了吗?”他白了一我一眼:“不是不爱看书,而是没有好书看!”
3 z: F" ^  w1 r' d( \# [! n! g
3 N5 A- r" ^/ s; T& v
  哦,我还忘了,正式开业那天,所有的同学都来捧场了,唯独李志华和王惠诚没来。大嘴巴张俊辉说他们两个出事了。李志华收了嫌疑人家属的钱,让纪委叫走了。王惠诚搞了三个女人,现在三个女人合伙举报他,他现在也在纪委坐着呢。我们都看着徐菲,她却面无表情,心静如水。然后拿出一些新书每人送了一本,微笑着说:“这是我出的书,每人送一本,请多指教。”+ [5 {- w1 P2 j! H

. m: }3 ~& o7 P- P+ J" m9 R5 \  我接过来一看,那书的封面果然是我的设计,只是经过设计师的润色,多了一些说不清的味道。+ |2 a8 p* q2 H5 o6 J3 }4 C; ^

8 I/ i+ r$ L' W) i9 g8 O+ H2 W; S. q  4 f! j) o( G6 e. ~  V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03

主题

1434

帖子

3661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661
发表于 2018-12-30 20: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几位同学之间不同的人生道路、爱情纠葛,讽刺了现代社会的钱与权。学习了,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8

主题

1224

帖子

35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0: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近顶阁主 发表于 2018-12-30 20:58' E' {( Z( B  J3 e9 {$ q( d+ s
通过几位同学之间不同的人生道路、爱情纠葛,讽刺了现代社会的钱与权。学习了,赞!

0 V+ j4 W$ U& M. B- z% }, O! @) l谢谢老师高评,问好。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08

主题

4216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271
发表于 2018-12-31 12:04:53 | 显示全部楼层
穿插,回纪.。结构很新潮,显示布局谋篇驾驭能力日臻成熟。
趙双明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8

主题

1224

帖子

35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10: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陇上人 发表于 2018-12-31 12:04! s$ s$ a+ `% ~* k" m/ m( G
穿插,回纪.。结构很新潮,显示布局谋篇驾驭能力日臻成熟。

6 L. G2 i  ?$ Q谢谢赵老师高评,正在学习中,还请多指导 。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9

主题

4163

帖子

996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9961
发表于 2019-1-3 16: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1-3 16:46 编辑 7 E' a3 W4 q0 q0 J0 ?! q

' W8 O4 J, B- H      作者通过几位同学之间不同的人生道路,揭示了社会的复杂性。人生,正因为有了这么多的曲折、复杂道路,作家们才有素材去创作。如果天下太平,没有矛盾,人心都一样,作家们就失业了。本文作者运用了记叙描写、穿插回忆、爱情矛盾纠葛塑造人物形象,揭示社会现实,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好小说,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8

主题

1224

帖子

35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6 19: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9-1-3 16:45
- K. ^; J) G; W1 B  h6 @) b作者通过几位同学之间不同的人生道路,揭示了社会的复杂性。人生,正因为有了这么多的曲折、复杂道路 ...

9 @4 c0 \, W9 `5 M3 o/ @7 ^3 ~谢谢薛老师高评,一直以来,正是各位老师的指导和鼓励使我一直走下来,再次谢,望以后继续指导。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2

主题

2245

帖子

579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794
发表于 2019-1-7 17: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就是如此,每个人的路都得自己走。这篇《女人花》揭示了社会现实,很有表现力。欣赏点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8

主题

1224

帖子

35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3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23: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叶无声 发表于 2019-1-7 17:14
) C! t* {1 @2 X; @人生就是如此,每个人的路都得自己走。这篇《女人花》揭示了社会现实,很有表现力。欣赏点赞!
3 r6 I! M1 O7 ~8 B7 P/ m
谢谢老师高评,这篇习作,也是尝试一种新 的写法。目前还在修改中,望老师不吝赐教。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83

帖子

70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00
发表于 2019-1-10 15: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构筑些场景,让人物在里面展现自己最好,作者自己带进去太多。说得不一定正确,望海涵。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