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3|评论: 0

我期待着一场雪早点来

[复制链接]

112

主题

166

帖子

898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98
发表于 2019-1-7 18: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期待着一场雪早点来

                              杨广虎

我期待着一场雪早点来。每到冬季,凛冽的北风迎面而来,吹得人硬生生的干疼。我站在异常寒冷的西北黄土高坡,嘴里冒着热气,仰望苍穹,俯瞰江山,期待着一场雪赶快降临,温柔滋润干涸的大地。

二十多年前,我因一场雪的约定,至今难以忘怀。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那时候,大学刚毕业,同学们各奔东西,青春飞扬,激情澎湃,有服从分配的,也有自主择业的,有去海南淘金的,也有安稳工作的。我按照家人的意见,求得一个比较安稳的工作,傻乎乎的,每天按部就班,按照领导的要求,做好自己的事情,对这样一上班就能看到自己一生到头退休样子的工作,谈不上喜欢不喜欢,也不想什么房子车子,傻大白一般,日出上班日落下班,一天又一天,吃吃喝喝,平庸地打发着日子。

突然接到了同学晓雪的电话,周末约我冬季要去黄河岸边的洽川景区看雪景,吃踅面,看你面花,她在那里等我,顺便去她家。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办公室电话的,毕业后,同学们很少联系。我和她上学期间仅有的一次说话还是学校组织春游去合阳洽川景区。那是春末夏初的季节,沿途芳草萋萋,沟壑纵横,洽川景区也刚刚开放旅游,黄河近在眼前,天空一片蔚蓝,万顷芦苇碧绿,朵朵白云飘荡,大小泉眼难以数计,小者如蚁穴,大的似车轮。导游讲,大家熟悉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湖,窈窈淑女,君子好逑。”这是《诗经》第—首《关雎》篇的开头四句,就讲的是这个地方,这里是“诗经源头,爱情圣地”。朱熹老先生在他著的《诗集传》里说,“河”指黄河,“河洲”是黄河中的沙洲,“淑女”是洽川的美女太姒,君子是周文王,这首诗说的是当年周文王与太姒订情的故事。我生在西府,祖辈相传,知道周文王从岐山到丰镐,沿河而上,一统天下,《诗经》中所描述之景大多为渭河沿岸风光。据说,在此祈福发愿,爱情自然到来。最神奇的是“处女泉”,水中含有丰富的锶、铜、氮、磷、钾等微量元素,经常洗浴,可以润肤滑肌,添香纳芳,祛病健身,益寿延年。“情诗之源、水秀洽川”。处女泉实际上是一个由大小泉眼组成的泉群,泉水的浮力特别大。即使你一点都不识水性,也不用担心会掉下去,只要保持身体平衡,便可尽情享受如绸拂身的美妙感觉。晓雪不管三七二十一,脱了鞋子,挽起裤腿,两脚伸进水中就去泡脚,闭上眼睛,一副很享受的舒服样子。大家可能习惯了她平时大大咧咧的个性,不足为怪,四散而去,找自己喜欢的风景去了。我一个人闷头瞎转,突然听到一声“哎呀”的叫声,寻声而去,原来是晓雪掉到水里去了,水到不深,吓人一跳,我站在旁边不知所措,还是晓雪提醒了我,赶快拉我一把!我方才明白,死死抱住她拽了上来。等同学赶来的哈哈大笑,我才发现还抱着晓雪没有放手!松开手,掌心全是汗,脸也烧红,狼狈的样子,恨不得钻到泉水里。有同学起哄,“英雄救美女”,“晓雪同学失(湿)身了”!晓雪没说什么,一双丹凤眼瞪着他们,没人敢喊了。

就因为这一次带有故事性的“小插曲”,我注意到了晓雪。她父母在政府工作,家境不错,自己各门功课很好,人长得不十分漂亮妖娆,但五官匀称,身材丰满,性格外向,朴素大方,善良温婉,俊俏可爱,很有气质。特别是英语,擅长口语,讲起来非常流利、悦耳而有磁性。有好几次,晓雪要请我吃饭谢恩,我都找个借口推掉了。年轻气盛,同学少年,我没心没肺,不解风情,只知道跟一帮子男生整天就是玩。

本想毕业后不联系了,那时候还是比较封建的,虽说有同学谈情说爱,也是秘密进行,经常校园里有保安拿着手电筒“抓人”。男女有别,各有命运。我出身农村,生性松散,上完课不是读书就是睡觉,懒得染上“情爱”二字,纠缠不休。

听说晓雪父母给她安排了公务员工作,这是好事。毕业找工作靠自己太难,有父母帮忙,再好不过。这次晓雪主动约我,看来不去不行,经过一晚的折腾,我还是准备想去。当时没有手机,传呼机也才开始,很贵,买不起,交通不怎么好,天刚刚亮,我就坐车去合阳,再倒车去洽川,路上有积雪,一路颠簸,到洽川处女泉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我远远地望着,晓雪穿着红棉袄很鲜艳,一直站在“处女泉”边等着。我没有惊扰,一直远远的注视着她。天空下着雪,飘飘洒洒,泉水清澈,冒着热气,“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好一副“人间仙境”!我硬忍着,没有上去,默默地一个人离开了,算是一次擦肩而过的“失约”吧?!就让这样的距离,成为一种美好的祝福吧!“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 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我喃喃道:“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后来,晓雪再也没有和我联系。我知道,她性格刚强,做事决绝。但我因为辜负一个女孩的初心而惴惴不安,特别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年龄的增长,历经许许多多事之后,才懂得彼此的珍稀,弥足珍贵,从懂得一个人对你的好事多么的不容易。她杳无音信,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多方打听,她家里已经没人了,有人说她辞职后去北京上研究生不知去向,有人说她出国移民了,有人说她下海从商了。等等。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我期待一场雪早点来临,其实多年来,从内心期待着一场爱情的约定,纯洁的感情,让爱前行,让自卑、愧疚的内心在世俗薄情的世界里相信真情与温暖;沧海桑田,人已苍老,我不知道有谁还会相信世上有没有“真爱”。我期待一场雪早点来临,也想掩盖自己在感情面前的怯弱,一场大雪覆盖大地,所有的往事与思念都成为秘密。不想,阳光照耀,冰消雪化,苍茫的大地定会一览无余,和自己内心一样,饱受日月冲刷,空寂而辽远。

                       2019年元月1日于长安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