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9|评论: 8

 冬夜

[复制链接]

148

主题

1287

帖子

377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72
QQ
发表于 2019-3-6 09: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顽童 于 2019-3-8 09:46 编辑 # ]0 p' Z7 w6 `
# T. K6 [6 L, @. |2 S4 x) _) V, ?
                                                                                                                            冬夜7 S, o, g  q  u& D
' K) j% i6 g* o* j9 d
    : Y2 v( U' |' \" W
( q# t) l" }" K
  时间转眼就到了十二月,连续多日的阴天和持续的北风,彻底吹散了空气中最后一丝温度。肆虐的寒风不但把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几度,还把它经历过的一切,冻的坚硬无比。5 a3 k& e2 O! ?* M- j, j

. Y1 l- X2 A' t0 m

; R1 h. i% w2 @3 W5 t  在一个窗外寒风呼啸的晚上,我在电脑上码完最后一个字,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正打算上床时,听见有人敲门。正疑惑间,母亲已经和门外的人搭上话了,她们说了两句,母亲让我赶快开门把人迎进来。4 `' G' ], C- v6 ~# w. e0 x
% P+ C" {# Q0 `( R8 Q5 X* Q: W

. J0 y: R1 j3 r; }# w" \! k8 e  我打开门,一股寒风涌了进来,不禁让我打个寒战。门外站着一个女士,穿着羽绒服外套,戴着帽子和口罩,只留出一双眼睛。
& J- q# f% K3 M# \
# M7 V  E/ R3 m. U9 `% K8 a+ z# P
+ L4 Z* c' l& W6 A1 ~6 B9 B( A
  那女士进得屋来,摘下口罩,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这么晚打扰你们,实在不好意思。我是隔壁院子的房客。”我这才反应过来。在街上应该见过她,但实在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 k9 O/ V! Z& B
+ ]0 h  o" \& L7 }  F

' e0 F5 }: p: }; W7 r0 `* @" }  眼前这位女士,穿着廉价的羽绒服外套,搓着冻的通红的手指,表情急促。仔细打量,她中等身材,脸上皮肤粗糙,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却眼神单纯,看起来象个小女孩似的,全无城府。, k) M, v+ s2 V* i7 t1 E" {

2 g9 T9 i: C! [3 H8 q# i9 x7 G
+ ~$ p/ y) W+ p" T* ^9 O/ }
  母亲已经下床,热情地招呼她坐下暖和一下身子。女士客气着谢绝了,有点着急地看着我说:“我们院子里那条狗不大对劲,我想请你去看看?”女士说话很快,眼睛也在向我求助。4 ?0 a8 e- ]. C/ ~: }

( u$ }3 H6 ~+ @! t6 Q; h3 U( O
# }! H) p6 S2 \1 ]) I2 z
  我犹豫了。我知道她说的那条狗,是她的房东的狗,就在我家隔壁。那是一条长不大的吉娃娃,却无一点可爱之处,见人就狂呔。我是很善于和狗交流的。就连德国牧羊犬这样的大型犬,不到一刻钟也能和我成为好朋友。但我不喜欢这条狗,因为它随了他的主人。8 k+ g+ X& c' u4 T) f

& `) ?- D" m1 w
; w$ M- v, O, [7 @3 @# H
  见我犹豫,母亲叹口气说,你就过去看看吧,毕竟也是一条命,大冷天的,冻死了也不好。
4 o# d5 d, g9 \
1 _7 q! B4 m6 y$ y2 u. G

+ d- e& L: [; e$ R& Y1 D  我穿上外套和那女士出了门。她急匆匆地走在前面给我引路。到了他们院子,在一间杂物间下,见到了那小狗。那吉娃娃身形瘦弱,肋骨外露,冻的全身打颤。见我这个陌生人来了,眼露凶光,吠叫着试图站起来扑我,后腿却拖拉着站不起来,只好在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鸣。我从来不怕这种小东西,它们表面上的凶恶,实际是出于内心的恐惧,就像现在,估计它已经吓得尿出来了。这一点,我是很自信的。% w5 G/ ~+ S& A3 y. P  m

/ k) h3 Y* N1 k9 b$ |
) Y0 x* E9 {# ]' E6 ]' A  L3 y% r
  我蹲下身来,眼睛盯着吉娃娃。等它叫了几声,情绪基本稳定下来,再慢慢把手伸过去,凑到它鼻子附近。这是我和狗打交道的方法之一。象这种宠物犬,性格一般都很温和的。只要它感到你没有威胁,它们很快就会和你玩起来的。但这毕竟是一个有危险的动作。有些胆小的狗狗,面对凑上来的手,可能会突然咬你一口。
* r4 U4 h' j% \1 Z$ S4 L8 S- ?* M& C. B8 g# r3 Q  ~7 v

" l3 C- |) ~, W. }0 L6 F  就像现在,那女士见到我这个大胆的动作,惊讶地叫道:“小心它咬你!”6 f9 _4 S$ M  S+ i: j8 }& r( o" D2 T

3 f0 C7 Z" X+ {
$ @; \3 R8 E; A6 q( z& T
  我已经判定这吉娃娃不会咬我,因为它闻了闻我的手,就把头伸到我的手下面。我知道,它已经信任我了,想让我抚摸它。我心里一热,有了一种被需要的感觉。狗狗这种动物就是这么单纯,只要你对它好,它就愿意陪你一生。2 P0 O8 c, Q. h1 O* b% v

7 l7 U6 ~( u8 R" b& s  w+ W
; u2 j* s# b/ }+ |1 V4 b! R1 d! s
  但,它也是需要关爱的。8 _8 v$ y7 J& O+ M( c
& q4 Y( U8 x3 T- E8 @% o+ _' r
+ j" l* U0 ]( r' X- V2 K
  我把手又向前伸了一点,吉娃娃的头在我的手心里乱蹭,嘴里还发出满足的叫声。
/ a. ?- }+ l5 g* k4 |7 q# g2 I5 j0 f; b7 ?  M1 l
/ I3 |* k' z# Z8 J* Z
  这景象让那女士大感惊奇,刚才还紧张的情绪彻底放松了下来。她也蹲下来,小心翼翼地伸出白晳的手试着去摸它。
; A0 H8 n) h: q  T, ~) B" H: S' @; y) j, h. G6 x! H
( @0 n- v( R( Q* G: V
  吉娃娃可能感到了她的手,抛开我,更加热切地用头蹭她的手,还不停地用舌头舔她的手。那女士像发现了新世界一样的兴奋,转头对我说:“你看,像个小孩子似的,多亲啊!”
3 E5 g- c+ Y5 m- q2 t, B& c$ r2 J
  I' z+ n% k* s- v* M& {7 k' s4 n

9 S/ m% j$ f4 e. Y. Y7 Z9 [  女人就是这么感性,一只小狗,就能让她爱心大发,这么冷的天,找人为它治病。/ D' T0 d/ C! u" `0 ^

$ m: ~6 f1 t% G9 O: k- k

* [! B1 K0 ]2 I# E9 \, G& K  我有点奇怪,问她:“你以前没摸过它吗?”2 X5 V1 Y1 ^* L) v; i
& a& y3 J( C: b  A0 p" y4 j( u
4 x' ?. c! h' j) h2 u
  她一边和吉娃娃玩,一边头也不回地答道:“以前只知道这狗可凶了,我只是远远地给它扔点吃的,不敢靠近。没想到它也会亲近人啊。”- F, ?, a* o+ |
$ w# G1 M5 M& q* {. V, J3 M9 L- g! N5 u
; U; ]) _. @  e2 @0 }! E
  我站在一边,看着她和吉娃娃玩。刚才还陌生的她,现在变得熟悉起来。又看看那吉娃娃,心里百感交集,无意识地冒出一句话:“可惜,它跟错了主人!”
( J1 ^! h* J  c2 j7 X
" R5 p) Z  ]% l* q& ]8 E/ S; E! Y. Q4 P- y

' J' m$ q+ k" ~/ r5 |  它的主人两口子以前是国有企业职工,有工资挣,比起我们来是优越的。走路时眼睛便只朝天上望,看不起这些老街坊。后来双双下岗了,走在路上,看见我们,脸微微一红,眼睛便朝左右望,就是不会向前看。后来据说开了一家门市,卖些服装。几年后,他们在院子里修起了小楼房,并在这闹市里,硬生生把自己用高墙小院独立起来,不与邻居交往。再后来,听母亲说,他们在一个高档小区买了房子,天气冷了,就搬过去住,天气暖和了,又搬回来。在这小城里,过起了候鸟生活。
: q( A% M8 F" `7 m/ E
$ Z% \4 s* g, D6 X& H% v& }2 g
; G, _2 q- L. z7 b+ T; A; g
  这样的人,我见过很多。这些新富起来的小“贵族”,最怕穷人偷他们。他们不但铁门大锁,往往还要养一些恶犬,以保护自己的财产。这种愚蠢的行为常常让我嗤之以鼻------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是与人为善,而非自我孤立。所以我认定他们是愚蠢且无能的。所以,挣他们的钱的时候,我从不手软。/ v5 X, S* K4 e* S0 P0 a
4 ]" z8 s6 M8 {. M3 o
3 l" L8 E+ ~' H+ i  b! z
  对于这样的人,我没有了解他们的兴趣。但是他们几年前就喂养的这条狗,却着实影响了我的生活。每年冬天,当他们搬到高档小区里享受暖气的时候,这条狗几乎每天晚上就开始哭嚎,像狼一样地嚎,听得人心里发瘆。母亲就开始咒骂那家主人,说那哭嚎是不详之兆,养狗却不喂狗,难道不怕它饿死了到阴曹地府去告阴状?我玩笑说有钱人什么都不怕。母亲说有钱人最怕没钱,我歪着头想了一下,很佩服母亲这有哲理的话,有钱人不怕阎王就怕没钱。
/ Y( b! w( p5 Z+ k& Q  o9 |6 ^! ]
; W2 P6 A4 t9 A1 Z: `
. r3 `3 x% `+ M; {
  那女士和吉娃娃玩了一会,好像记起来什么似的,回头对我说:“你看,它的后腿有问题,站不起来。”) s: B, a+ F: y$ I  n4 c

3 g8 w- H9 s: U7 A

) {: \, _1 G0 d# q  我蹲下来,仔细检查,发现那狗的一条后腿确实有问题,根本用不上力,也看不到出血的迹象。估计是被人打了。就问那女士。她疑惑地说不可能呀,这院子大白天没人。二楼只住了她一户,一楼没人。再说院子有大铁门,别人也进不来啊?估计是别的狗从门下钻进来了。
6 {3 D! c8 k! H7 N- o% I/ j& K6 }2 n- F! E  R/ @$ M) K% }- B
! C6 S' H4 j) L* v* `. s2 j( r
  看着这瘦骨嶙峋的吉娃娃,我有点明白了,这条狗能活到现在,是因为她在照料。( E% u* N. I# ~4 N3 K3 w4 y- J; T

7 a2 H% r' w$ W4 k. N% \/ @5 E

+ N. X2 W- p6 K0 j' K8 ]% N( [  我笑笑说:“这狗又不你养的,你怎么这么关心呢?”# j  w3 f8 n4 v6 g4 l
4 j9 J/ H0 x8 i& [$ W- g% y
' j5 J+ v; |% o9 o9 [/ Q
  她略带羞涩地笑说:“不管是谁养的,总不能看着它饿死、冻死吧。”3 h. ?. E3 P( g# D+ B; n
8 X/ a( r) Y. s
$ n" ^' ^; ~$ T$ x1 N% ?
  我冷笑道:“它的主人都不管它,你照料它,他会感谢你吗?”0 ?) D. Z& d7 I0 C0 ^8 _" Y

+ Y$ k& o6 J* U! b% U0 Z0 L! U5 S/ R
  i- b! W  c7 ?
  她表情暗淡下来:“本来,我在这里也住不多久了,自来水冻坏了也不修,房东还要涨房租,我早就想搬走了,就是放心不下它。”一边说一边指着那狗。
) w- ^) p' X. ?( E7 }4 B% a
& R/ R( z  X) |( s& W3 U

, m6 M; n, c* ^% j! b- k9 |% |  一条狗竟然能牵动一个陌生人的同情心,却得不到它的主人的关心。
" B' U6 O9 s$ T8 m; w6 g2 V4 s3 s. R4 T/ m

# ~' ]' e, @0 J7 N  我心里有点愤愤不平,恨恨地说:“他们把房子租给你,就是让你给他们照看院子的!还好意思涨房租!”
* r, q" a' V. r1 z, _
" G9 s! P2 Y! v  P6 h8 F  b. u

* }% s+ e. `  M% Q+ o! r  W  “这个我知道,本来这也没什么。就是他们从来不管他们的狗,平时看起来喜欢的不得了,人一走,就再也不管了。”她略带嘲讽地说。
1 ?0 y* p" U1 L  J! l" D) a/ H9 T) h2 o0 j' Y) F# L

9 ?! Q- x+ N& d9 b  H8 `  经过我的检查,感觉这狗的伤势不要紧,也许休息几天就好了。她迟疑了一下说:“要不,我们给它包扎一下,好的更快。”
# G7 y6 x( s1 p3 R+ e
( F! x1 }9 w- h2 a8 e/ w5 }
5 \& c! N& r0 D
  话音未落,就转身跑上楼,拿了些布条和旧衣服出来,把布条给我,她用旧衣服给那狗做了一个窝。我用布条认认真真地给那狗包扎伤腿。那狗好像知道我们是给它疗伤,乖乖地配合我,眼睛还一眨一眨的。
" J6 c( w. Y, n0 V9 k/ C8 E. R
4 L& z7 Q" {& i& s2 r
! c+ s" ?  H5 b- u
  当我忙完这些,她脸上竟然露出羞涩的笑容,说要谢谢我,我笑说又不是你的狗,用不着谢我。她说,不管是谁的,你救了它,我就要感谢你。倒让我不好意思了。
: q& t# j; l) ~* E
2 ?" {9 O( A3 h( j

+ P. ^0 o; G3 ?+ ~' @# m  回到家里,母亲还在等着我,她感叹说,那是一个好女人,家在乡下,男人出去打工,女儿上高中了,她就到城里来租了这套房,陪女儿读书。平时,在饭店里找了份后厨的打杂工作,日子过得很辛苦呢。
. P  p" z$ e0 N/ ?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53

主题

1890

帖子

4741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41
发表于 2019-3-6 09: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近顶阁主 于 2019-3-6 09:46 编辑
. l0 ?6 p. j9 N" ~7 W6 ~8 c( W6 ^2 f5 @6 G4 f
       一条受伤的小狗,折射出主人人性中的黑暗和几个热心人人性中的善良和温暖。小说把时间安排在冬夜,更突显了这一主题。是的,穷得只剩下金钱的人是可怜的, “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是与人为善,而非自我孤立”,小说中揭示的这种人生的哲理是很可贵的,欣赏学习,赞!順致新春问候、佳作频出!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

主题

4397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527
发表于 2019-3-6 19: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狗通人性。作者观察事物善于思考,狗与人一样,同样有同情心和善心。人,善待狗,同情狗,狗就不会咬人,而且会成为朋友。作者通过写狗,旨在揭示人性的善良所得的回报。呼吁人性善良的回归。好文。点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85

帖子

72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22
发表于 2019-3-7 10:3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承载的主题思想还有点单薄i,可以在挖掘。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29

主题

4399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780
发表于 2019-3-8 04: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小故事,揭示出有钱房主的冷漠无情和租客纯朴善良的可贵人品,对比显明,人物形象塑造典型,一条小狗为线索,用的颇为贴切,好小说,提升共赏,
趙双明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8

主题

1287

帖子

377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7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9: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近顶阁主 发表于 2019-3-6 09:31
! Z2 d8 ]9 W0 I" V7 L一条受伤的小狗,折射出主人人性中的黑暗和几个热心人人性中的善良和温暖。小说把时间安排在冬夜, ...

2 F* G- J; O6 M谢谢老师高评,好久没写东西了,下笔有点涩了。要学习感悟的东西太多,还请多指教 。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8

主题

1287

帖子

377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7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9: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9-3-6 19:11& W' ]8 Y$ @# X" W9 D" W& Z2 W# N
狗通人性。作者观察事物善于思考,狗与人一样,同样有同情心和善心。人,善待狗,同情狗,狗就不会咬人,而 ...

- Y6 ?8 P  K7 ^0 c' S. S0 O- t谢谢薛老师高评。构思不成熟之作,还请多指教 。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8

主题

1287

帖子

377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7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9: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臂猿猴 发表于 2019-3-7 10:36
. e9 B# o' W. U: p: i) X5 H0 V文章承载的主题思想还有点单薄i,可以在挖掘。

2 @4 m! u3 n0 v0 N$ O+ S老师说 的很对,自己也感觉还有很大的开掘空间,将继续修改。请多指教 。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8

主题

1287

帖子

377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77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09: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陇上人 发表于 2019-3-8 04:30
; {$ b$ `9 z: w0 @一个小故事,揭示出有钱房主的冷漠无情和租客纯朴善良的可贵人品,对比显明,人物形象塑造典型,一条小狗为 ...

1 h8 H7 l4 i  M5 e% B: y! ]6 u谢谢赵老师高评,好久没写了,写完后自己也不满意,将继续修改。请老师多指教 。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