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8|评论: 0

第六寨村二月二庙会

[复制链接]

42

主题

144

帖子

836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36
发表于 2019-3-8 15: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寨村二月二庙会
4 y& S+ ]$ Q; _, i- _/ z2 c1 g- K! V; z6 P
         阴历二月二,传说是龙抬头的日子,民间有广泛的祭祀、庆祝活动。过去农耕社会,正月还没走出新年,北方仍然天寒地冻,无法从事生产。二月初惊蛰刚过,万物复苏,于是乡民们赶二月二庙会,采购农资,祈福纳祥,同时走亲访友,做农忙前的最后交代。3 O! d% L4 O1 R
       记得小时候,我们一帮崽娃子最喜欢过年过节了。端午节吃粽子、油糕、系香囊。中秋节绑一副飞虎爪,装模作样地钩人家祭祀在土地祠前的各色献果。钩来了也不吃,比赛谁的成果丰硕,通常会一无所获,这时候家里有小孩的,主动跑出来投诚,然后一伙人又兴高采烈地跑去另一家。过年除了能穿新衣服领压岁钱外,最开心还数初五到十五晚上游灯笼。每天吃完晚饭,各人挑舅家长辈送来最别致、最吸引人的灯笼,点燃蜡烛,用竹棍系好,不约而同地出门,很快街巷便聚起一条火龙。+ Z+ R  ]$ W2 T7 Y+ I
       之后村里大人小孩翘首以盼,等二月二快点到来。大人们嘴上不说,但心里明镜似的,虽然过会要花钱,要耽搁时间,可祖先传下来的规矩不能乱,更不能到自己手里说没就没了,何况这节日承载着诸多美好的寄托与寓意呢?于是家家户户提前动手,早做打算,尤其庙会又请来大戏,三天四晚上,热热闹闹,每个人脸上都挂满笑容,主家更高兴得合不拢嘴。: _/ w8 [5 Z( B1 B2 Y0 o# l
       儒家从孟子开始,注重养气,发展到宋明理学,关中地区出现一位大家张载,他提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主张,关中地区的百姓,自古就有英雄气、英雄胆。至今仍流传在民间的大秦战鼓与一直都活跃在西北五省的秦腔便是明证。我们第六寨村锣鼓队虽然不比大秦战鼓历史悠久,但至少也有一千多年历史,它的发源据说在隋唐时期,到如今已经成为全镇乃至全区赫赫有名的队伍。庙会当天不仅有正规剧团的专业戏子倾情演出,还有来自附近四面八方的民间艺人摆摊设点、表演拿手绝活。各种带有地域特色的美食应有尽有,各色商品琳琅满目,穿梭于会场步道中间,总让人应接不暇、流连忘返。# p) q9 |+ h% V5 J/ @
       家里面鱼啊肉啊早已收拾停当,面皮箩箩挂在墙上,鸡蛋饼蒜苗葱花三色漂菜入盘。叮叮当当听上去像演奏古乐,那是厨房里铲子碰锅、盘子碰马勺前沿和砧板刀殂相撞产生的妙音。母亲们乐在其中,虽然村里唱戏,自己没时间看,但把亲戚朋友招待好,也是个人质素和家庭风貌的集中展现。有时候妯娌碰面,难免互相埋怨,但从那些埋怨里听出来更多的不是烦恼,而是一种幸福体验。$ n5 z' U$ Q3 [* z* Y% x5 m
       由于全村人基本姓杨,秦腔来这里就不能唱《金沙滩》,而《穆桂英挂帅》是必点曲目。北宋自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开始重文轻武,导致战力不足,西夏党项族崛起,不断进犯西北,穆桂英身为六郎之子杨宗保的媳妇,临危受命奔赴沙场,力挽狂澜,留下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至于穆桂英有无其人,《宋史》中只记有杨业之子杨延昭,杨延昭之子杨文广。但考古发现山西代县《杨氏宗谱》于杨延昭名下记有儿子杨宗保;湖北黄梅《杨氏宗谱》更明确记有“宗保妻穆氏,生文广,同信二子”。虽然略显证据不足,但我们仍愿相信历史上确有穆桂英其人其事,毕竟她是我们民族史上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贾平凹先生说秦腔与陕西的地理构造惟妙惟肖的统一,而这地理构造长期作用便形成了陕西人浑厚质朴、内敛又不乏爆炸力这种特有的性格。正如陕西人常挂在嘴边的西凤酒,哪家待客不喝西凤酒,那个人喝完不说“好酒好酒……”。但凡用时间和心思酿造,即使苦涩如旧时代的生活,也会令人陶醉,令人神往。我猜测这就是西凤酒的精神内涵,也是西府人世代传承的文化血液。我们第六寨村位于岐山、眉县与陈仓交界处,饮食偏岐山风味,不论擀面皮、臊子面,均以酸辣为特点,咬字较重,说话不那么轻巧,不拐弯抹角,见面问候多用笑骂语气。出来乍到者会看不习惯,看习惯者会觉得过瘾。看秦腔使人过瘾,咥臊子面使人过瘾,二月二庙会使二者结合、完美统一。! v( ?6 c6 U: \8 F7 Y
       平日里,干完地里的农活,回屋往炕上躺下,还没等翻身已经鼾声如雷了。厨房里做好饭,呐喊一声“掌柜的,起来吃饭嘹!”嗖的一下又从炕头跃下,端起老碗咥一尺宽的热干面。有时候兴致来了,使唤读村小的二丫头去商店打瓶散酒,昂起头,几口吹掉少半瓶。等到二月二待亲戚,却约束起来。酒只过三巡,客人尽管喝,喝多话也多,平日里不说的话都说了,才见出某人的肚才大。在关中原本有罅隙的俩人,一旦坐下喝酒啥事也就没有了。一拨接一拨客人把主家待客的热情推向高潮,秦腔使村庄于热闹中保持清醒,它淹没一切声音,像海洋,像晴空,风不能破,雷雨打不散。
2 x" g# S8 g( V7 h* A% o; `3 n- a" n       这三天男女老少把烦心事抛到九霄云外,每个人的步伐都显轻快。平时大人说我们“懒得连锥子都剜不动”,这三天除了时不时往会场跑,其余只管殷勤。对自己高兴干的事,谁又会偷懒呢?晚上放电影,消息灵通的早早就打探到片名。又故意不说,惹的一帮孩子将他团团围住,逼得急了,他才慢慢吞吞吐出几个字“银幕下的大狗熊”,稍大些的就互相笑骂“你是银幕下的大狗熊”,有些不明就里,还以为是什么好电影呢,满心欢喜。老人们端坐在戏台前,精神矍铄。唱了几百年的秦腔名段,依然是那副身板,这在现代人的观念中有些不可思议。其它都是讲创新,而秦腔经典唱段讲究固守传统,一板一眼,不可有丝毫出入,否则眼尖的观众当即就能拆穿。他们或许不识字,或许识字不深,更不用谈宏大的历史和高雅的艺术。但凭借爱好和孜孜不倦的追求,他们成为这种艺术的鉴赏者,评论者,参与者。从某种程度讲,秦腔是他们的启蒙,他们又是秦腔的灵魂。5 i9 _; l8 d0 i* Y  U0 w5 z
       二月初三夜,戏唱至十一点,电影早已演完,剧团演职人员连夜赶去下一趟。大清早步往会场,已经有几位老者站在那里凝望,仿佛昨夜欢闹的气息还在,不必等到明年再来。+ g5 p: ~1 G/ |; r

3 M3 A0 `$ }1 `0 c: `( t2 j3 V
* r2 \9 H# c, q/ U6 ?
    2019年3月8日阴历2月2杨鹏飞作
# `1 Y; u# ^% q+ _
+ i% f1 Z  Z1 E0 @; C& H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