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08|评论: 17

杀猪过年

[复制链接]

191

主题

1206

帖子

5307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307
发表于 2019-4-1 15:44: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10-27 21:41 编辑
$ X  l. G* n% ]; s# T, ]+ V2 c0 }( w
                                                             杀猪过年6 G, ?- I; C0 L! u# E- K* A% ?$ |
  
3 K+ x4 i5 ?( x1 w9 `. w                                                                          文/路强7 A) q+ {/ R% Y8 x- m. R8 T. k

4 t" T5 o4 D& H! w6 |       从前凤翔乡下有四多:人多、树多、土多、猪多。那会村里人气旺,家家户户都喂猪。凤翔西乡人多给猪喂从柳林西凤酒厂拉来的酒糟,我私下称这种猪为“酒猪”。当年人们养猪奢谈吃肉,重在攒粪积肥。《西游记》里的如来佛祖笑评猪八戒“口壮身慵,食肠宽大”,其所言不谬。这类张口货肚量大,吃得多,拉得多,平常人家场地有限,只养一两头,最多三头,再多就有点养不起了。/ L4 b  @( ]) ]

4 e. P9 f# b# e3 c4 |5 c% q
/ b" n  O. i2 P       西府人将“zhu猪”念“zhi彘”,口音颇有古风。本地人对各种状态的猪分得很清:男猪崽叫“伢猪”,女猪崽叫“草猪”,半大的猪叫“克朗猪”。每每提到脾气火爆的老母猪和欲望强烈的老公猪,那方言中就暗藏有骂人的深意了。如果思想之所暗指,让人不觉哑然失笑了。8 \8 D2 s$ V5 u, b- o
5 y/ h! m; T  ^) c

8 C- e3 {2 A3 j      春天麦苗起身时节,当家掌柜赶去猪集,与人在袖筒里捏手指议价,然后用蛇皮口袋装两头猪娃,顺手搭在自行车后架上,左右各悬挂一只,一路哼哼着小曲美美回家。自行车飞奔之际,人哼哼,后面的猪也一起哼哼。正常情况下,精心养一年,猪可长成一头摇头摆尾过百斤肥猪。也有养猪不上心的人家,家里主妇身懒拖沓,让那猪饥一顿饱一顿地吃冷食,喂了一年,那猪长得瘦骨伶仃,好像长铁一样,既卖不上钱,也杀不了肉,倒浪费了不少饲料。主人家只好发狠再养一年了。不太能干的妇人大多巧舌如簧,逢人就诉苦说自家槽道不好,养不成肥猪,需找个风水先生禳治禳治,说多了,她那有点愚的夫君也就相信了。
  Z: X1 T9 j. P8 l* [) i! P5 g% z
/ d( p0 V9 p* g; V/ p7 o- h$ {, ^9 s" E0 B8 X1 \
       那时乡下人腊月卖生猪的人家多,正正经经杀猪铺张过年的人家少。农村人花钱的地方很多,卖一叠钞票正好可以过个肥年,一家大小可以穿得崭新体面走亲戚,也可多买几匣鞭炮听响声。卖了猪,孩子的学费有了着落,春耕时还可准备化肥种子塑料薄膜。印象里我们家腊月里只杀过三次年猪,一次是父亲刚调去乡镇上班的那年,他心情高兴,有杀猪庆祝的意味。另一次是姐姐出嫁,还有一次是哥哥成亲的时侯。
) G  O9 F; ^) W1 E. \" l5 l
! R* d4 R9 j  M! _4 `2 U8 |
2 v6 @. P6 O7 t4 K& }2 x# a$ G! R      杀猪是一件仪式感很强的乡间娱乐活动。腊月的每天都是好日子。两棵杨树之间绑上横木,平地垒起灶台安一口大锅,硬柴火烧得热水滚滚,所有的肉勾子挂在架子上,匕首、刀斧、竹筛、刮刀、方桌准备停当。门前敞地的人都在忙碌准备着,只有后院的猪不知情,仍在享爱着岁月的美好。此时冬阳正暖,那猪表情惬意安静。
9 C2 N3 c$ l( w8 [; Z% Y/ I% P6 e+ g0 n# j& z' v2 z

2 V" }2 D( [6 t/ ~. @( X      我一直相信屠夫的身上天生带着肃杀之气。当手持长钩的屠夫带着几个壮年拥进猪圈时,那猪本能得意识到了大祸临头的毁灭绝望。它竭力嘶吼哀号,并不停地四下奔逃,然好猪难敌众手,终被众人执耳压臀按在长条矮桌之上。眼睁睁看见那把尖刀捅进了猪的喉管里,甚至那刀把还要左右扭转几下,抽刀之时一股鲜血唰地从猪腔内喷出,猪嚎之声慢慢减弱并停息了。鲜血咕咕流进了矮桌下的铁盆里,泛着鲜红的泡沫,一会就凝结成了赭红的血块。在鲜血热气腾腾中,猪的的四腿猛蹬几下就伸直了。它的魂灵似乎随着上扬的热气不断飞升,然后缓缓离去。& ]% F3 x6 \$ M% T! N
; D" ]7 E8 F) C) ]  ^1 q; }. J& v
% x& ^! z+ K6 i8 S; R2 X
      我们村里杀猪的屠夫名叫杨坤,四队人。他家住在涝池边上。他平日是个泥瓦匠,生得高个子红脸长眉,表情和善,其言语却有些絮絮叨叼。他是个瓦房高手。杨坤的徒弟人称“老九”。老九是个精干之人,鹰鼻深目,中等身材,有一膀子牛力气,一百多斤的猪搁他肩上,他脸不红气不喘轻轻将猪滑进开水锅了,拽着猪尾巴在锅里旋转翻腾烫猪毛,动作娴熟老练。
3 N2 g" p6 R0 L; f" q( K
( l! O3 p; W5 f% Y& p
3 ~% e/ D; `/ L2 d6 {7 }       接猪血的盆里事先搁了精盐,猪血经过搅拌后易于凝固。母亲晚上将猪血架在蒸笼里蒸熟,切成一片一片。猪肉上面有不少沙眼,拌上盐醋辣椒油葱花,吃起来略有腥味,但口感脆爽,我挺喜欢。
# m& i9 L9 |& _) D2 V5 S* K8 c# I. S# l3 M! G

3 `. Z, @3 L; z( w1 ^! N) B       刮猪毛是力气活。在锅上横架三根木杠子,将死猪搭在杠子上刮猪毛,他们两人忍着恶臭用刮刀上下翻飞刮猪毛。大体刮干净以后,在猪的一只后腿上割开口子,插进去一根铁捅条,捅顺猪的全身脉络。那杨坤捧着猪后腿用嘴向里面吹气。他一直吹,一直吹。他开始脸红脖子粗两眼外凸,模样有点骇人,这时眼见着猪的肚子慢慢鼓起来,越鼓越大,猪身上的皱褶徐徐展开了。吹猪是为了方便刮细微处的猪毛。刮净猪毛之后,黑猪就变成粉红色猪了,己经泛出了喜庆的色彩。+ e( I! l- r; X1 p0 R  D' U

+ j5 q; q, @" F4 f, d) g3 W7 D3 G* ]9 B
       那时杀猪好像有几条不成文的潜规则:猪心、猪肺、猪肝、猪肚、猪肠,猪腰这些要让屠夫带走一些,也可以外带几斤五花肉用于抵销杀猪的报酬。杀猪后要送给邻居一些下水。猪尾巴局据说煮熟吃了可以治疗小儿淌诞水,往往会被周周乡亲讨走……或许普通人家不太会收拾猪大肠,老去不了那大肠中的猪屎味。可能是个人味觉敏感原因,我从不吃猪肠,西安有名的小吃美其名曰“葫芦头”,或许制作工艺有特色,以后遇到了可以尝尝。
' y: G& e$ h. b, e& M7 L6 ?# R- x: c* b

) x5 @' z8 X0 R4 n      杀一头猪需要一整天的时间。抓猪,宰杀,烫毛,刮毛、开膛,肢解,洗下水……大人忙,小孩子也忙。男孩子们不离不弃地守候,可以得到一个自制足球。足球是用猪膀胱做的,凤翔人叫猪尿泡。那东西洗干净了,屠夫吹满了气,鼓起成了一个圆球,在我们脚下可以踢几天也不会破裂。
  k- a* h( C  D
0 F+ \$ E" p4 \7 [* X4 y% ]0 B, d: j
      那时杀猪时村里围观的人很多,仿佛杀猪是一件喜庆的集会,人们满心欢娱地享受着猪带来的喜气。有时想,猪在人们心中好比一株硕大无比的植物。猪长肥了被杀死变成肉,人们没有丝亳悲伤,反倒滋出欢天喜地的收获感出来。等到猪肉上了肉架,人们纷纷围拢过来,你要一块肋条,他要一块后臀,我要半只猪腿,呼啦啦,风卷残云般,一头大肥猪就被瓜分完了。我们家只留下两只猪蹄,一颗猪头,十几斤左右带骨头的肋条肉。' Y% A$ ]/ u; x( c$ n( U
* y1 m5 H. `7 X! R. O  R

7 X' @5 i# I& Y) ]( }  x1 j       腊月里的天很短,暮色四合时分,杀猪的现场己清理得差不多了,地上的猪毛己被清扫干净,残留的血迹也都垫上新土,人们也都各回各家了。这会西北风开始起了,村里的树木开始摇曳起来。屋内电灯明亮,电视机里播放着秦腔戏的婉转动听,蜂窝煤炉子映红了一桌子喝酒吃肉抽烟者的脸庞。每张脸庞上洋溢着只有过年时才有的惬意和喜悦。
1 J1 w( W' J1 F# L% O0 k6 ~+ j
0 t( P0 {" K9 t3 r4 _4 M. H6 u/ w0 `& n
       过年临近了,今天突然想起故乡腊月过年杀猪的情景,在异乡的我倒怀念那些个人多树多土多猪多的岁月了。那时家养的土猪肉似乎吃起来特别的醇香,或许是带着美酒的芬芳吧。
3 @4 F4 i/ U2 R0 k0 W

2 q) O5 T0 ^! R! w( y2 u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65

主题

609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596
发表于 2019-4-1 21: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4-1 21:19 编辑 ( h2 t" D# Y  D6 a" x' G& h  s; G
1 Q4 Y+ }6 q- M+ R4 A( O# ~
           今日又读到你带着浓浓的故乡淳朴味的散文了。掩卷沉思,你笔下杀猪过年的情景勾起了我童年所经历的回忆。文笔淳朴,娓娓道来,十分亲切,尤其对杀猪的过程描写细腻、逼真,颇接地气。此文值得珍藏。  高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1

主题

1206

帖子

5307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307
 楼主| 发表于 2019-4-2 15:26: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9-4-1 21:18' a( J7 l/ R. d' E$ ?
今日又读到你带着浓浓的故乡淳朴味的散文了。掩卷沉思,你笔下杀猪过年的情景勾起了我童年所经 ...

: i/ K3 w: C6 a- K5 y- A4 Z感谢薛老师首评。祝春安!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93

帖子

658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658
发表于 2019-4-19 21: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呵呵,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超级版主,在这里再次拜读这篇美文,就如自己的一般亲切。点赞!遥祝路老弟安好、笔丰!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会闲。我的网名就是这样豁达。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1

主题

1206

帖子

5307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307
 楼主| 发表于 2019-4-27 09:12: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孤老独会闲 发表于 2019-4-19 21:48- I& g3 ~6 C5 L; w7 i
呵呵呵呵,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超级版主,在这里再次拜读这篇美文,就如自己的一般亲切。点赞!遥祝路老弟安 ...
5 {. |+ L- R$ t% h$ h) F7 K" Q
远握。生存不易,每日刨食,瞎忙,来得少了。
, M" `) {" B* {2 R% s呵呵……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7

主题

1040

帖子

49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920
QQ
发表于 2019-5-19 22:49:07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描写具体生动,有如身临其境,如见其人,如闻其声,让人感受到杀猪时那种热闹、繁忙、轻快、喜庆的场面,同时,也体会到作者那种绵长深厚的思乡之情。点赞好文!
无论书薄书厚,无论脚偏脚直,无论理深理浅,无论情长情短,并非人间绝唱,却为一枝独秀。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863

帖子

280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805
QQ
发表于 2019-5-20 10: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纯净的年代,什么都好吃,传统的农耕年代,乡间最美妙的岁月。透过老师饱含深情有冷峻的笔,缕缕乡愁又上心头。我那回不去的故乡,回不去的童年呀----------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

主题

1548

帖子

56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689
发表于 2019-5-21 05: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获得本网2019年度散文奖!祝贺作者!希望看到作者更多美文!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184

帖子

677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677
发表于 2019-5-23 11:34: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动简洁,幽默风趣,处处洋溢着年的热闹气氛。! s4 V5 m5 I# R/ C% C
跟老师学习了。
/ V& P( C3 H# y# Y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714

帖子

226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262
发表于 2019-6-3 14:38: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颇有舌尖上的中国风,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