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6|评论: 5

我的父亲是我伯

[复制链接]

5

主题

91

帖子

76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67
发表于 2019-4-8 10: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顽童 于 2019-4-18 08:14 编辑
* U( |/ C6 ?+ x" I/ l" f' \
( _+ @# U  @' `
                                                                            我的父亲是我伯
     我家的男的、女的,都是孝子。
    凉爽地风吹过街道,我伯坐在街道的大槐树下,和熟人吹着牛皮。
    那颗大槐树据说是我伯的母亲种下的,已经八九十年了。树干粗壮,皱摺纵横,悬空突出,显示着它的沧桑。只有树冠依然屡郁郁葱葱,展示着它顽强的生命力。
     我家的门前就是镇子的街道。虽谈不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但人也不少。他的话传了出去,被人当笑话来讲。
    爹,你一天胡说啥呢。这样说不对,应该说,我家的儿子、女子都孝顺很。我姐给我伯说。
    我伯躺在炕上,身子靠在被子上,瘦削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羞色。
    你说我说的不对?我伯噘起嘴,嘟囔了一句。
    对啥呢。再不要这样说了,外人笑话呢。我姐回应我伯说。
   那就不说了。
   我伯用他布满老茧的手,在头上摸了几下。这时,鼻涕流下来了,他就用袖子去擦。还没等我姐阻止,鼻涕已经被他擦在了袖子上。
    爹,你糊涂了,怎么能用袖子擦鼻涕!我给你的手帕呢?
   在这儿哩。我伯从裤子兜里拿出了卷成一团的手帕。
   你看,脏成啥了。我姐给我们展开我伯脏兮兮的手帕。
  哈哈,看着手帕,我们笑成了一团。
  我伯也不生气,坐在炕上点起了旱烟。
  医生不是不让你抽烟吗?我姐说着,一把把烟锅夺了过去,把烟弹在了地上。
  我伯患有肺气肿,医生反复叮咛,不能抽烟。
  哎呀---哎呀---,我伯似乎有点生气。可是,就在一瞬间,他又笑了起来。抢啥呢,不抽了。
  就是不能再抽了。再抽,我们都不管你了。
    我姐说着,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崭新的衣服。对我伯说,爹,赶紧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洗,再说了,这么多新衣服,你不穿,放到啥时候穿呀?
    农村人常说,人过八十,就是大风地里的一盏灯,说灭就灭了。何况我伯已经九十了,虽然身体倍儿硬朗。走路腰不弯,背不驼。但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谁也阻止不了,人有那么一天的。我姐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干净着呢,不换!
   换了。我娘看见了,又要骂了。你看看你的袖子这里,不知道沾了多少鼻涕,脏成啥了!
   不要管他,脏死去。这么大年龄了,不死,活着害娃伙(方言:后辈的意思)呢!我娘拄着拐杖站在门外,骂开了。
  我娘小我伯十来岁。我娘和我伯不和。在我的记忆里,他们就没有好好说过几句话。确切地说,是我娘看不起我伯。她对我们百般温情,但是,对我伯却异常苛刻。
   一个月前的晚上,刮起大风,一个大枝桠被吹断了。那个枝丫砸下来的声音惊动了半个镇子的人。我娘也被惊了起来。她说那天晚上她听见我婆在树上哭。真的,假的?我不知道,谁叫娘那么迷信呢?她已经被查出患有脑瘤。
    空气凝滞了。我姐也不说啥了,拿着我伯的脏衣服去外面洗。
  不要管,让他脏死去。娘继续补充道。
  我伯是个苦命的人。五六岁的时候,他爹就去世了,他娘养不起他,就让他去给地主家做长工。他就住在地主家的牛棚里。周围人给我们说,我伯能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
  噢,忘了交待,我伯其实就是我父亲。我亲亲的父亲,这个没有一点水分。我也不是过继的。之所以我叫我爹为我伯,是因为我母亲前面生得都是女子。为了生儿子,我伯和我母亲费尽了心机。生下我哥后,我有个神仙爷爷,给我母亲说,让娃改叫他爹为他伯,后面生下来的还会是儿子。五年后,我娘生下我后,我就自然而然喊他为伯了。
   我姐洗衣服的时候,我伯灰溜溜去我家后院鼓捣他的菜地了。
   半年前,我伯盯上了我家后门外的那块地。说是地,也不是。是村里把垃圾填埋后形成的。我伯说,那里可以种菜。我们说,算了吧。就算那里种出了菜,也不好吃。我伯不相信。他开始在那里忙活。
   要说我伯种地确实是一把好手。他一鼓捣,那里硬是长出了绿油油的蔬菜。那一段时间,要找我伯,不需要去别的地方,只要到我家后门外,就能看到他。即使是夏天,天气最热的时候,他也不嫌热,提着水桶给菜浇水。当然,付出就有回报。到快秋季的时候,西红柿、菠菜等蔬菜产了不少。周末,我就带着我儿子回家看望他。回来的时候,他总是要给我带一大堆种的菜。偶尔,我不回家,我伯就让村子里的人帮忙捎到城里,交给我。
那次,我回去,我伯让我去土场拉土。我看看后院推起来拉的土“山”。
    伯,你不是已经拉了那么多了吗?我伯发现那块垃圾场,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他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那里,今天这里挖挖,明天那里抛抛。有时间了,就拉土。       我姐曾经笑着对我伯说,爹,你要把土场的土都拉到家里来嘛。我伯也不反驳。不过,他也没有停止手里的活。  
   说真的,现在的农村人也很少干农活了。让我拉着架子车,走在镇子上的人群里,对于我这个在城里当了个小官的人来说,感到脸上挂不住。
   拉土去!我看到我儿子坐在电视前,看的津津有味,就对他吼道。
  不 去!我儿子回答的很干脆。
  我和我儿子争执起来。我儿子今年十三岁了,长得高高大大。不像我小时候,瘦瘦小小的,像个小不点。
  就在我和我儿子争吵的时候,我伯却拉着架子车拉土去了。
  我赶紧拉着我儿子追了出去。我给我儿子多次说过我伯的事情,我希望我儿子继承我伯勤劳的优良传统,我儿子却嗤之以鼻。
  追上了我伯,我把架子车套在了儿子的脖子上。
  你拉,不要让娃娃拉,小心把娃挣(方言,劳累过度)了!
   伯 ,你回去,我拉!我表面妥协。
  我伯走后,我黑着脸,让我儿子拉架子车。
   为了鼓励儿子,我拍了一张照片,发在了微信朋友圈。没有想到,我儿子在农村拉土的照片经过网络的发酵,网上也是一片叫好。
   我把网上的消息给我儿子看,叛逆期的儿子和我大吵了一顿。他嫌我把照片发到了微信里,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干了多么丢人的一件事。儿子的理由很充足,一是拉土的事情本来是我伯让我做的,结果我让他做了。二是现在连农民也很少干这些活了,为什么我要让他去做。
   因为你是农民的儿子。我反驳我儿子。
   你才是农民的儿子。要干,也应该是你干。儿子吼着给我说。
   要知道,小时候,我伯对我可不这么仁慈。要是礼拜天,大清早就把我催起来,带着我拉土拉粪。我也给我娘告过状。我娘也骂我伯,不近人情,大清早的把娃娃要整死。我伯虽然不反驳,但是依然如故。
   我黑着脸,和我儿子几天不说话。结果,他的状告到了我娘那里。这回,我娘不但骂了我伯,连我也骂了。
   你父子俩都是黑心肠,让娃娃碎碎(方言,小的意思)点人,去干这么重的活,良心在哪里?在我娘那里,我知道讲不了理,只好陪着笑脸,说尽好话,才让我娘心里舒坦了一点。再说了,我娘有病,我心疼还来不及,哪里敢再惹她生气。
  要拉土,连我儿也不要叫,你自己拉去。我娘对我伯说。
  那几天,我伯心情不好,他也不说话,就呆坐在大槐树下,偶尔抽抽烟。有时自言自语,像是给树诉说着什么。他也拉土。不过,没有叫过我们。
4 K3 t$ ?, [9 Z  p) c+ {
  
  我娘死了,她已经被放在了天盖上,脸上蒙上了白纸。
  我们哭的昏天黑地。
  那几天,出出进进的人很多,除了吊唁,人们更多的是围在我伯身边,劝他不要伤心。   
  哎,没办法,这由不了人。我不伤心。我伯习惯性地用手在他花白的头发上摸摸,回答道。
   我伯和往常一样,就呆坐在炕上,偶尔喝一口茶。没有事情了,就看着我们忙忙碌碌的出出进进。
  那几天,他该怎么吃就怎么吃,该怎么睡就怎么睡,甚至忘了死了老伴。他骂我哭得太厉害,会伤了身体。
  心狠的很。我在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我娘去世的那个晚上,说了一句话,至今我没有告诉任何人。那天晚上,月明星稀。也许知道她要死了,知道她要永远的离开我们。她让我们把她抬到外面,她要看这个世界最后一眼。就在我们把娘抬到外面的时候,我娘看到了我伯。我娘说了一句话,也许是她这辈子对我伯说过的最温情的一句话:他伯,你咋活呀?
   我娘的声音很微弱,只有我听到了。

: i: w5 T- `) V6 u4 X
   娘去世后,我伯整天坐在大槐树下,和几个老汉胡拉乱谝。
   那几年,太白山里的雪大的很。一下就是几天,最大的时候,雪没到了人的膝盖这里。我伯比划着,摸摸头。
  我知道,那几年,拉圈(做蒸笼用的)受罪很。那年我跟着你去,冷得我撑不住了,跑了,你记得不?拐子叔说。
  咋不记得,你个懒怂!说着,他用手推了那个人一把。
  只有你厉害!几十年没有胆怯过。
  啥嘛!还不是娃娃要上学,没有钱。要是耐活(方言,刚刚够的意思)能行,谁愿意钻深山老林,受那个苦!我伯叹了一口气,住在庵棚里,夏天倒还罢了,冬天那个冷呀,刺骨!特别是晚上,就是把火生得再往旺,也感觉不到暖和。
    都怪咱那先人,做啥不行,非要把那手艺传下来,苦了咱们整整一代人。拐子叔摇摇头。
   也不怪先人,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伯摸摸头,回应道。
   咱们村里你是把式,受苦了。我记得你六十岁那年,差点把人没吓死,我以为你就没了(方言,死了的意思)。拐子叔说。
   是啊,我也觉得我要死了。那时候,我天天想,我死了,不要紧,我两个娃娃还在念书,学费咋办呐。我伯对隔壁的我叔说着,他的眼圈红润了。
那年,他去山里拉圈。在腊月的一天晚上,他被人抬着回来了。那年,太白山里的雪下了厚厚的一层,也出奇的冷。由于严寒的侵蚀,我伯的膝盖严重变形,他不能行走了。我娘很急。她请来了邻村的半仙。半仙说是我天上的婆,看到我伯太辛苦,就说了几句。按照迷信人的说法,天上的人说一句,地上的人就要遭殃。我伯在炕上睡了半个月。那时时间,我在我娘的脸上没有看到过一丝笑容。我也担忧,如果我伯就这样卧床不起,我的中专就不能读下去了。我娘也没有全相信半仙的话,她依然让村医给我伯开了药。不知道是哪里起了作用,后来,我伯的病竟然好了。
   我伯天天在门口讲。凡是来的人,他都会唾沫星子乱飞得说上几个小时。我伯的记性出奇得好。谁谁那年怎么样,谁谁那年那天说了什么,他记得一清二楚。            
   现在的娃娃干一点活,就叫唤(方言,喊叫的意思)的不得了。我伯明显在说我,我心里一百个不快。
  我伯就这么没心没肺的过着,没心没肺的活着。
   那天,我伯住院回来,躺在炕上,摸着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我姐跑去问他怎么了。我伯流着泪说,他要死了。其实,我伯的病不严重,就是老年人常见的肺气肿。
爹,你糊涂了,你好好的,就是一点小病,怎么能老百年(方言:去世的意思)呢。
  我姐好说歹说,才劝住了。
  真是老糊涂了。我在心里说。
  他经常要我给他买药,更可笑的是他竟然把我买的药给了村子里的其他人,说他的药好,是我在城里买的。我回去后,发现药少了,就问他,他说我给你婶婶了。我说这不能给,药不是其他东西,有时候,把人就吃坏了。
  不可能,他也咳嗽。你买的也是治疗咳嗽的药。我无言以对。
  那一段时间,是我和我伯的关系最紧张的时候。那时候。我也被失眠折磨的痛不欲生,天天往医院跑,却不见好。我伯问都不问,我回老家,他就问他的病应该注意什么,药应该怎么吃。我稍微有点怠慢,他不是给我耍脾气,就是给我哥告我的账。

" Z5 C+ d+ A. A: H- o' B4 \9 \
* f/ ]1 e4 x  x0 M: j' \
   时间一天一天的走过,我对我伯往日的怨恨日渐减少。隔了几年,连续几个月大旱,那颗大槐树的像快要死了,叶子成片成片的往下落。我希望这不是什么不祥之兆,我期待我伯像那棵树一样,久久的活下去,或者,活到一百岁。
   夏季的一个清晨,我伯在挖地的时候,倒在地上去世了。
   其实,有个细节我一直不知道,是我妹妹后来告诉我的。我娘去世后,每天早上和晚上,我伯都要在我娘的牌位前,给我娘上香。
   我默默地在我伯的遗像前点了三炷香,磕了三个头。

$ B! k( ~2 P: a( J5 A; u* O; r1 W" _- i9 m: k
; {) p. F" N+ o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29

主题

4573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947
发表于 2019-4-8 16: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情节虽很平淡,但“我 伯”人物形象却很典型。小说通过平淡的故事,将主人公“我伯”和母亲的温情人性给予了淋漓尽致的展现。尤其捕捉了许多个典型的细节,如母亲在离世前温情地说:“他伯,我死后,你咋活呀?”又如母亲死后,我伯每天早上和晚上,都要在我母亲的牌位前上香。等等。结尾感人至深。好小说,点赞!建议:在文字上继续修改、洗练。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91

帖子

76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67
 楼主| 发表于 2019-4-8 16:58: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9-4-8 16:39- I' h2 Z. k& o& ~6 U# ^6 B
故事情节虽很平淡,但“我 伯”人物形象却很典型。小说通过平淡的故事,将主人公“我伯”和母亲的温 ...
; P5 F6 Z1 A8 {
谢谢薛老师雅评。一定努力打磨。问春安。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2

主题

1311

帖子

388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886
QQ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拜读欣赏。7 f! i+ s$ ?1 q+ w
老师这篇小说从写作方法上看有意识流的感觉。人物对话中大量采用方言以突出人物性格。以平淡的叙述讲述不平淡的事,虽是以第一视角叙事,却能让人物形象自己鲜活起来。功底深厚,令人佩服。7 x/ j0 e, u6 C- D
另,个人感觉有部分格式不太合适,斗胆编辑了一下,请见谅哦。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91

帖子

76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67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顽童 发表于 2019-4-18 08:23
1 m* Q1 A4 X% E5 m( t好文拜读欣赏。
  @; q) u# i) i. n% T$ z  C老师这篇小说从写作方法上看有意识流的感觉。人物对话中大量采用方言以突出人物性格。以平 ...

( h6 e: g" s# J0 W! k谢谢谬奖,共同学习。特别感谢老师对格式进行编辑,在此谢过i。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2

主题

1311

帖子

388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886
QQ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臂猿猴 发表于 2019-4-18 15:06  ~( j' L6 N1 n# y6 M/ R
谢谢谬奖,共同学习。特别感谢老师对格式进行编辑,在此谢过i。

5 b; h  g1 f! u, `" F不客气,以后还请多指教。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