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29|评论: 10

麦客印记

[复制链接]

16

主题

193

帖子

658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658
发表于 2019-6-9 11: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孤老独会闲 于 2019-6-9 11:25 编辑
: i; c. F5 J3 E
/ k. h6 o; T/ w% [
麦客印记
  
      麦客在我心中的概念,究竟是1978年或1979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安徽凤阳小岗村开始包产到户,还是更晚几年吧,总之给我留下最深影响的是一曲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选段“临行喝妈一碗酒”,提起麦客,这个旋律就会在我耳畔回响,久久不能离去。
      记得那时,我家下乡在农村,正面临能否按下乡居民返城政策回城的那年夏天的五月多。我家村前是一条省级公路,是甘肃跨过关山通往关中平原的必经之路。先期已断断续续有奇异装束的人,三五成群的开始延此路往东去。这奇异装束基本都是一个样,用木棍挑着一个蔫蔫的布袋子,上面架一把麦镰(手把是之字形专门用来割麦的农具),再搭一条破旧的棉大衣。从村里人口中知道了这些人叫麦客,是去东面赶场(割麦)的。
      我们村在关中西头,关山脚下,麦子还一点没有黄(当地把麦子熟了叫黄了),割啥麦子呀。就问村上的大人(老人)“麦子绿生生的去哪里割麦?”村里老成嘴快有见识的大爷蹲在崖边,一边看着偶而走过的麦客,一边过瘾地猛抽一口旱烟,若有所思的自豪的说“你这球碎娃伙,吃躺粮食的,屁都不懂,这是去河北河南一带赶场的,一月多以后就到咱这里了。”当时似懂非懂,再追问赶场是干啥,得知赶场就是割麦子,赶场的人就是麦客。
      后来上中学后,才慢慢地知道单就关中八百里平原,从东到西麦子的成熟期要相差一月多。再后来学校假期时,我要去关山道班打工,从那时更知道,在关山种的燕麦秋末收割后摞起来,要等到入冬后麦场冻住了才碾场(用牛拉着碌轴在麦场平摊的麦子上转圈,把麦粒从麦穗上碾下来),麦子收获的季节时间跨度很长。更有巍巍关山西麓的华亭、张家川一带麦子成熟收获的时间比宝鸡地区还要晚一个月左右。村里大人说的赶场就是麦客从东往西,追赶丰收的脚步,踏着滚滚麦浪赶回家的返程,是麦客幸福的回乡路。
      有天晚上,我躺在家里土窑的炕上,从窗户里看星星,一阵带着苍凉、辛酸而又粗犷,还夹杂着即兴奋又哀怨的歌声传来,“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鸠山设宴和我交朋友,千杯万盏会应酬,时令不好风雪来得骤,妈要把冷暖时刻记心头,小铁梅出门卖货看气候,来往帐目要记熟,困倦时留神门户防野狗,烦闷时等候喜鹊唱枝头,家中的事儿你奔走,要与奶奶分忧愁。”大段的红灯记唱腔,在移动的唱腔人口中发出,如泣如诉,还伴着不知是板胡或二胡的胡琴声,如诉如怨。我问妈妈麦客也会唱咱村大喇叭里的革命现代京剧,母亲告诉我,麦客里面啥人都有,有本事人不少,只是生的地方不好,人再有本事也没办法,遇上盐碱地,遇上一年四季不下雨的旱年,没啥吃,加之开春五黄六月好多家里都断粮了,这时有点劳力的都出来割麦,混口饱饭吃,再挣点钱贴补家用,体力好下苦的人割麦能挣半年的家用。我还从妈妈的口中知道,外姥姥的母亲就是甘肃西河礼县人,小时候做饭沒柴烧,山上不长草,用“铁耙子”耙草根做饭,生活环境异常艰苦,杂草也不好好长的土地粮食产量低的可怜。也就是从那时起,在我的心里种下了麦客是生活所迫的下苦人,他们也有有本事的可怜人的概念。
      就在那年的那段时间,我时常趴在院外的崖边草坡上,漫无目的的看着偶尔走过的麦客,神情各异,远远地从麦客黑红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只能感觉匆匆的脚步坚实有力。我在想他们出门这么远,也不坐车,感觉就是不知疲倦地往前走。那时我也曾有一念之想,要跟在后面看看他们到底要走向何方。我家喂的土狗也趴在我身边的草地上,看到这种打扮的人不时会旺旺两声,我打它不让叫,它依然在喉咙里呜呜的发出憋屈的声音。也是从那时起,村上人茶余饭后的话题时不时会谈论到麦客,我也会蹲在一边听。说某年某村麦客感激雇主人好,在他家赶场能吃饱,也能吃好,还给衣服等,连续几年都来,后来做了上门女婿,也有麦客感激雇主人好,把自己妹妹领来嫁给了雇主家。但也有调侃或诋毁麦客的,说某年某村麦客与雇主家主妇有了私情,某年某月麦客把某某家姑娘睡了后走人了,姑娘家没办法只能把大肚子女儿白送给麦客了等等。也有一些极不雅的荤段子,大人们就把孩子赶走了。不过,记得最深的是说麦客在陕西来赶场,解大手不带手纸,随便抓一把草叶或拾一块土疙瘩擦屁股,有一次一个麦客抓了一把草擦屁股,结果是咸马草(这种草叶子边缘有刺,刺了人皮肤奇痒),擦屁股后奇痒难受,给同伴说“陕西的草草咬勾子(方言:屁股)哩!”从此后,村上的小伙伴见了这草就会喊“陕西的草草咬勾子哩!”
      有天下雨了,几个麦客就在我们生产队的牛圈房檐下 休息,这也是我队上最好的房檐了。他们从蔫蔫的布袋子中掏出一小卷看不出本颜色的铺盖卷铺开,把鞋子裹在袋子里枕在头下,把那件白天搭在上面的旧棉衣用作被子盖,我们像看外星人一样远远地看着,他们也不戒备房檐滴下雨水的飞溅,头对头,脚蹬脚,摆成一溜睡着,很快就扯起了此起彼伏的鼾声。我不知道这是幸福的鼾声,还是辛酸的鼾声,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走了几天,赶了多少路,但我知道他们一定累了。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跑去看麦客,他们早已经不见了踪影。那时起,在我心里对麦客产生了一种感觉,说不清是可怜,还是同情,总之是一种莫名的心酸,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痛感。也许是懵懂的意识中,家里能不能返城吃商品粮,我能不能回县城在我一二年级时的学校读书,我长大要干啥工作等,我开始有了迷茫,那段时间,我感觉我长大了,我似乎开始思考问题了。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麦客开始返回了。随着布谷鸟“不割不割”的叫声离去,一种“算黄算割,算黄算割”的鸟叫声不断时,麦田里的绿浪,一夜之间翻成了铺满山川黄橙橙的麦田,风把热浪刮进了我们村,刮进了热切期盼吃上新麦仁的乡亲心里,也把麦客刮进了村子。在生产队饲养室门口的大广场,或站或坐或半躺的麦客,说着甘肃腔的话,等着需要割麦的人家来谈条件认领。一时间小小的山村家家成了财东,请起了短工(麦客)。
      说来奇怪,有天晚上,村子里想起了胡琴声,也唱起了革命样板戏。全村年女老少忙完一天的收割,喝完汤后(吃晚餐,因晚上不干活了,喝一点稀汤),聚拢到饲养室门前看西湖景(平时少见的稀罕物、稀罕事),一个被晒的皮肤黑里透红的中年男人,戴着一副眼睛,在那里旁若无人的自拉自唱,那样的陶醉,那样的痴迷,仿佛没有一点劳累的困意。直到天黑静了,星星爬满天时,劳累的人们一个个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也离去了,拉唱声才戛然而止。后来,隔了一天,下雨了,队长出于好心让麦客进了牛棚。几天来的交往人也都熟络了,天晴时那个麦客给谁家割麦雨天就在谁家吃饭。不能下地干活,也就聚到饲养室神聊。那天才知道,会拉胡琴戴眼镜的麦客姓赵,是个民办教师,妻子刚生完孩子不到一月,迫于生活压力,他就出来赶场了。那天他讲了一个笑话,我至今还记忆犹新。他一口方言说“我们改甘省人(甘肃人好多一般这样自称)你们陕西人叫炒面客,那是我们能吃苦,知道我们把你们陕西人叫啥吗,叫米汤客,为啥,你们干活吃不下苦,赶不上我们。”这话一出,麦客和村上年轻人叫起了板,互相挖苦抬杠好不热闹,一时气氛高涨。
      不知谁提议让赵教师再讲个故事,赵老师也就一本正经地说,下面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吧。说在甘省一些地方,人们说每一句话,前面都要带个“曹”字以自称,后面总要带个“呆”字的三声调,有一个老师给学生上课讲百家姓,领读道“赵钱孙李呆,周武郑王呆。”学生也跟着“赵钱孙李呆,周武郑王呆。”老师一听不对,随口就说“曹呆你不呆,考你娘来个呆!”全班学生也齐声说“曹呆你不呆,考你娘来个呆!”老师骂了学生一句,全班学生齐声骂了老师。在静了一瞬间,听笑话的人领会了意思后,饲养室里突然爆发出笑声一片。第二天到麦客走,总有几个村里调皮的孩子追逐着麦客喊“曹呆你不呆,考你娘来个呆!”此后,几乎全村的孩子每天在村子里东逛西转玩耍时,时常会听见欢快地喊着“曹呆你不呆,考你娘来个呆!”的呐喊比拼声。
      麦客给寂静的山村带来了支援夏收的劳力,也带来了欢乐。这种欢乐的后面让我至今心存纠结,依稀还能记起那个欢乐的场面。我纠结这开心的、发自内心深处的欢乐,不仅因为他们出来有一碗燃窝干面,有大白馒头,天天有一口有盐有醋有辣子的饱饭,也不仅因为用黑里透红的脊梁顶着烈日炎炎,用汗水浇来了辛苦钱,更不仅因为他们一路走来,看到了在他们那里看不到的一马平川和麦浪滔天,实质是因为他们用心力的劳苦,用一镰一镰收获着父母妻儿在家里的期盼,用汗水和泪水为后续艰难的生计换回了一点希望,为等着上学的孩子换回了书包学费,为久病的亲人换回了救命的药单。。。。。。
      麦客是一种记忆,是一种勤劳、坚韧、吃苦精神的体现,是一种时代的元素,是一种生计的传承,更是一种文化现象,是一种久传的生命的升华。
      转自2018年6月9日凤翔作协《时光捡漏》纯文学微信平台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会闲。我的网名就是这样豁达。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40

主题

5296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667
发表于 2019-6-9 19: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麦客是一种记忆,是一种勤劳、坚韧、吃苦精神的体现,是一种时代的元素,是一种生计的传承,更是一种文化现象,是一种久传的生命的升华。麦客更是一种难忘的乡愁。本文作者将过去远道而来的麦客起源、生存、过往经历的印象描写得生动活泼,栩栩如生。文笔细腻。顺着作者的笔墨,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如今随着改革开放,机械化步伐的加快,割麦机取代了手工割麦。麦客这一历史现象从此销声匿迹了。但这一特定的历史记忆、时代元素、浓浓的乡愁却值得永久收藏。好散文。高赞。置顶阅读。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93

帖子

658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658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21: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9-6-9 19:18; Q, |( k  p3 H% M
麦客是一种记忆,是一种勤劳、坚韧、吃苦精神的体现,是一种时代的元素,是一种生计的传承,更是一 ...
( k% `* I* J# `, _4 O4 T- A( q
衷心感谢薛老师的高评,受之有愧。谢谢!祝薛老师一切安好,佳作不断!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会闲。我的网名就是这样豁达。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97

帖子

761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761
发表于 2019-6-10 08: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甘省人民勤劳善良,吃苦耐劳,这些人大多晚上住在屋檐下,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刚改革开放那会儿,成群结队到陕西割麦子,后来大概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麦客就越来越少,以至绝迹!
; }' }' w4 J: c2 \3 X1 e) u邓大人的一句话,我们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走任何一条路,都是死路!发展才是硬道理!
9 v, H" Y: C7 N0 ~向作者致敬!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93

帖子

658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658
 楼主| 发表于 2019-6-11 22: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扶风老李 发表于 2019-6-10 08:30
0 v4 ]9 J; M, Q; l( M# l甘省人民勤劳善良,吃苦耐劳,这些人大多晚上住在屋檐下,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刚改革开放那会儿,成群结队 ...

! u- p5 o& l! ]' B) t谢谢李老师雅评和鼓励!祝李老师体健笔丰!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会闲。我的网名就是这样豁达。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6

主题

1455

帖子

441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16
QQ
发表于 2019-6-12 08: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语言还可精练些。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93

帖子

658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658
 楼主| 发表于 2019-6-13 22: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顽童 发表于 2019-6-12 08:14. G2 H: F0 c; I; P. b
好文 ,语言还可精练些。
! R3 ~' K$ }# v7 q
好的,老师的雅正记住了。真心感谢!祝老师笔丰!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会闲。我的网名就是这样豁达。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86

帖子

546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546
发表于 2019-6-14 11: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麦客是一种记忆,是一种勤劳、坚韧、吃苦精神的体现,是一种时代的元素,是一种生计的传承。确实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历程,这是匆匆岁月留给我们的印记,这份经历丰富了年轻时候的我们,值得我们回忆,感谢这份曾经,感谢这份拥有。学习了,赞一个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1505

帖子

583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834
发表于 2019-6-14 14:41: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生动活泼,文章趣味性强,讲述了那个艰苦岁月麦客的酸甜苦辣,关照底层劳动人民疾苦,可读性很强的一篇文章。个别方言文字有待斟酌,感谢老师分享!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93

帖子

658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658
 楼主| 发表于 2019-6-14 23: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胡斐 发表于 2019-6-14 14:41  {9 V# o* Z3 t3 |% k
语言生动活泼,文章趣味性强,讲述了那个艰苦岁月麦客的酸甜苦辣,关照底层劳动人民疾苦,可读性很强的一篇 ...

& i4 |1 H+ E2 s; d3 r+ h感谢胡老师的雅正,我会好好学习的。希望以后多提宝贵意见。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会闲。我的网名就是这样豁达。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