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4|评论: 0

追逐内心的声音

[复制链接]

54

主题

292

帖子

1260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60
QQ
发表于 2019-6-12 14: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追逐内心的声音
                                                                                                                  ——杨舟平先生散文集《情关风月》浅析
                                                                                                                                                                                              王小勃
                                                                                                引子
进入春月以来,繁忙于诸事之间,对于文字已然有些懈怠。于是,整日里怀着一种忐忑心情往来于单位和家庭的“两点一线”之间。直到接受作者的盛邀,在文朋师友的簇拥中收获了这本《情关风月》,想是自有一番缘由吧。
                                                                                          1
拿到《情关风月》已十多天,也曾仔细“打量”过这本书。厚重又不失典雅,正好印证着作者身上散发出来的谦逊优雅的风度。内容涵盖创作者文风触及的方方面面,一点一滴,构筑起令人敬畏的文学城池。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最好的方式。作为文字的“搬运工”,能够将这些零散“片瓦”规整起来,其实是需要耐力与魄力的。作者躬耕创作数十载,对于散文的研究十分独到。他的文风洒脱,语言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暗含着大智慧。从乡愁、亲情到人生况味,从闲言碎语到行者无疆,每一辑有每一辑的味道,每一辑有每一辑的气度。无论春花秋月,我只引吭高歌。这就是杨氏散文里流露出来的气场。毫无疑问,这样的气场当然是建立在对于文学多年的“精耕细作”的基础之上。
于是,才有了如此厚重的《情关风月》。
那么,杨氏散文的特点究竟是什么呢?我认为可以用张弛有度来形容。所有的文学体裁,其驾驭的难度并不与其篇幅长短有何关联。有人说,越短的东西越难写,有人则持相反的观点。我却以为,诗歌短有它的表述方式,小说长有它的架构技巧,恰恰是散文,看似谁都能写,却大都只能归于“写手”行列,至于能否写出名堂,一般人自是不敢奢望。所以,这也就可见散文的创作难度。几乎是没有门槛的写作,自然写作群体也就相当庞大。我想,作者想必也是经历了这个阶段,才能够从一个“写手”成长为散文创作者,进而在散文领域引领起凤翔的一代文风。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阅历则是最佳的素材。细细看作者一路走来的这几十年,出身于平民,成长并且扎根于基层,他的足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雍城这片厚土。乡音时常响彻耳际,雍城的一草一木始终映入他的眼帘,深植于脑海之中,潜移默化之间就化作了一种自觉的文化实践。于是,悠悠乡愁成为了他的首选。然后,开始洋洋洒洒数十万言,最终归于“行者无疆”。我想,这既是一种巧合,也是一种必然。
                                                                                           2
《仰望雍山》作为开篇之作,称得上是大家之言。
“雍州源于雍山,雍山孕育了一条名叫雍水的河流……”完全信手拈来,有条不紊地叙述。十分平稳,看不出一丝的慌张。引证据典,道出“先有雍山、雍水,而后方成雍州、雍城”之说。雍山、雍水养育了雍州子民,成就了雍秦文化、凤文化,丰富了白酒文化。如果说,没有雍山,如今的雍州、雍城的影响也就无从谈起。这是一道浅显的历史课题,作为后来者我们理应去宣告,以此来增强我们的文化风度。
《回忆母亲》收于“难舍亲情”一辑。详尽地写出了为母亲治病、尽孝的过程,进而回望了母亲辛劳的一生。文中借用军旅作家刘声东的话:苦日子过完了,妈妈却老了;好日子开始了,妈妈却走了,这就是我苦命的妈妈。以此来抒发作为儿子对于母亲真诚的歉疚之意。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对于母亲深切的怀念。
《放慢生活的脚步》则从一开始就启发人们将生活的节奏降下来。作者在文中条理分明地阐述慢下来的好处。借用于娟博士的话来说就是:如果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买双鞋,不要拼命买什么大房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蜗居也温暖。
慢下来,是一种学问。慢下来,是一种境界。作者以波德莱尔笔下的巴黎漫游者和四川成都的茶客为例,表明慢生活正是快乐的平民生活,是生活的本真、本味。这与当今日渐加快的生活节奏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人们奔波在名誉、金钱和地位的路上,消耗着自己的健康、感情与生命。从来不曾有机会、有时间停下来欣赏一下沿路的风景,好好看看那些深爱着他们的亲人。人,不仅该活出生命的长度,更应该活出生命的宽度。
以《行走凤凰古城》为代表的“行者无疆”系列散文,应该说是全书的精华所在。作者的笔端从湘西写起,行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凤凰古街,徜徉在这座有着三百多年历史文化的古城,体味着湘西特有的风姿绰约。
提到湘西,沈从文自然是绕不过去的。正好有座沈从文故居,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四合院里,作者开始打量起这座泛着文化气息的建筑。似乎是感受到了先生的灵韵,于是开始回首他壮丽灿烂的一生。最后,思考停留在故居如今的留存之上,仅凭后人瞻仰。
还写到了蜡染和银饰。可以说,这是湘西手工制作的代表性技艺。北方人对这些自然感觉陌生,所以作者着重介绍了这两种技艺。走进凤凰古城,就像是走进了一扇历史的屏风,作者如是说。
                                                                                             3
文字的魅力就在于此:它能够吸引一个人以近乎痴狂的态度,从事起在旁人看来无味的活动。就是在这样看似无味的活动中,我看到了真正的文学。
真正的文学,尤其是当今时代的文学,需要冲破世俗的羁绊,坚持内心的独鸣,靠着夸父追日般的毅力,才能“取得真经”。
作者在本书后记中说道:我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是该到了“追逐自己内心声音”的时候了。看得出来,作者同样面临着这样的抉择:写还是不写?当然放是放不下的,那就偷摸地写。或者不在明面里写,而在夜深人静、没有琐事牵绊时写。慢慢地,积少成多,终于,在到了知天命的年龄,积累起了可观的重量,这才有了如今的《情关风月》。
无论怎样,都该向杨老师致以真诚的祝贺。作为写作者,我深知创作的艰难。而配之以豁达逊和的风度,文学在他身上又延伸出了一些有趣的味道。正是这些味道,吸引着杨老师在追逐内心声音的同时逐步成为了文字真正的“玩家”。
                                                                                                                                                                                               【本文原刊于“西北信息报”】
王小波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