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7|评论: 8

割麦

[复制链接]

164

主题

1445

帖子

433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36
QQ
发表于 2019-6-25 14:5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顽童 于 2019-6-25 23:52 编辑 . G/ X: U. E  L9 s) C
( N( Y& `% a( E5 \& D8 R
                                                                                                                     割          麦
& K0 q: `2 X! Y, O# K
8 h# i0 @6 e$ @! p- z  小张的父亲老张今年七十多岁,当了一辈子农民,种了一辈子地,除了种地,啥也不会。又老实木讷,不爱说话,别人不管说个啥,他都是个“嗯”。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有人急了,就问:“你到是表个态嘛!”他还是个“嗯”。别人就说这人脑子有问题。, T' v* }* b4 F) D/ H- F; l
1 o1 S+ c1 r" z" s+ |4 ?
; y1 M4 A3 ?" y) U; m0 f
  他这个病是老婆惯下的,老婆爱唠叨,嘴又碎,鸡毛大点事,能说一天。老张不敢不听,不听,就是态度问题,听吧,心里窝得慌,干脆由她说,自己走自己的神。老婆见她分了心,便故意提高声气说:“咱们离婚吧。”老张还是个“嗯”,老婆大怒:“老娘都说离婚了!你还嗯?嗯个屁!”一边骂一边就扑上来拧他的耳朵,老张耳朵吃不了痛,女人又下得了狠手,拧得他呲牙咧嘴,神也回来了,赶紧告陪:“不离!”
3 l% K4 }0 u: E3 v6 U% D- E8 D" u: N4 s4 a8 h5 I" s

: d; d* `/ N1 s. S- M1 U  老婆松开手:“真的?假的?”
5 ]! M" \' k) x8 p
$ [/ M+ q( O  |- A2 o
3 t3 V+ n9 x: T3 m0 w
  老张:“真的!”2 @0 u0 H/ F/ ]

# o4 ^( ]0 X3 h/ t; m/ u5 M8 E

0 n4 i* P& C0 p7 p3 @2 s  老婆:“那你好好听老娘说话不?”
. O$ V6 p4 c# E6 V0 G5 k
. }  u4 t' {1 x1 Z4 x5 u! R
) n: b6 w6 w( O+ a& ^' k8 W
  老张:“嗯!”4 C! ~$ @7 ^3 m5 U( N) k8 k# Q
) C$ v) M# s, H

! \4 H5 S1 K2 G2 I( l  人都说,话少的人主意正,这话放老张身上倒一点不假。小张觉得他爸种地是一种不可理解的行为,即搭人工,又赔钱。越种越赔,越赔还要越种,根本不算经济帐。在这经济社会里简直是个另类。便经常回去给他爸做思想工作,苦口婆心算经济帐:二亩地收的粮食折成价,再和投入的本钱相比,根本就是亏的。还不如把地包给别人,好歹能收几个承包款,再加上我给你的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要是闲的慌,出去和你们那些朋友下下棋,打打麻将也是好的,总之,不管干什么都比种地强!7 V5 T9 X9 z1 ^# O# {! s

- X8 b0 ~' z, G6 M( u5 g5 ^; ~

% ~$ b( {! l/ ?; M6 B0 N  刚开始他给他爸说这些话,老张嘴里只管“嗯、嗯”的答应,手下却不停,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不误农时。后来,小张有点急,提高了声气,怨道:“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老张怒了,停下手里活,指着他大骂道:“农民就是个种地的,不种地,你们吃什么?你才吃了几天公家饭,倒把本忘了!”
. J3 {$ ~) T: L& u0 p% _* O: z- r) p0 x
1 \% g, ~# i: a9 l& ~
  小张听了,又气又笑,气的是他和他爸说的根本是两回事。笑的是这可能他爸说话最多的一次。* ?4 C1 P6 m* U7 W6 P6 U- y% f
5 D9 }9 m- {: x& F7 l3 W  k; z

" B7 b9 {$ `( ?% ^# N) {1 z  今年,老张不听劝,又种了二亩小麦。端午刚过,眼看小麦将黄,便开始磨镰、修补装麦袋子。一天往地里跑两三次,看小麦的成色,只等开镰收割。老婆看在眼里,便给儿子打电话。小张说看我的。挂了电话,出了单位,到集市上叫了辆收割机和拖拉机,直接开到地里,也就一支烟的功夫,二亩小麦收了个精光。+ c* h7 U) a1 m

3 h' }" P% L7 d: T

( Y3 [/ X: _. M9 m4 c% Z# K  老张吃罢早饭,又去地里看,远远就看见一个钢铁怪物吼叫着,在自家地里转圈圈,自己的儿子悠闲地在地边抽烟。待到近前,只见那怪物张开大嘴,一溜烟就把一地的小麦吞进了肚里,连个饱嗝都不打一下,吞完了,屁股后面伸出一根大管子,把肚子里的麦粒一下子喷了出来,喷在就近的拖拉机车厢里。# K  ^# E. U/ l
5 {; n5 d8 D5 x5 @2 ]

4 G4 L- U* s! \" @6 I" N! Q7 e  老张傻眼了,昨天还好好的麦田,现在只剩下齐地短的麦茬,又看看钢铁怪物,再看看手里的镰刀,便有点反应不过来。心里一急,头晕眼花,一头栽倒在地里。
( k' p1 Y) e5 D" q- y' A
9 x; n( l* ^5 A

! M6 l. ]  o- u# x3 u2 F! X' y  老张住了医院,医生说血压有点高,输点液,吃点药就好了,但病人不能激动,家属要好好配合。吓得老伴不敢唠叨,却流了泪。小张也去陪护,心里想,好心怎么办了个坏事情?6 s. u3 s- @2 _: y
& g- U% S! u$ s' w" f

, \9 D! Y1 ]7 C$ [  Q% n  老张的朋友老王来看他,老张睡着了,几个人就在病房里小声聊起来。
) h2 c' y( W/ `4 J9 L9 ]6 j% B: L6 _  f# t, q2 h* M/ i( X

% w0 Y; X! w9 s, H5 c: q  老王叹口气:“他是属牛的,就是个劳碌的命,没办法!”* S- x$ |. D4 u' ~4 p  ?0 e
. |! t* x0 I$ h: L6 I7 e6 y

5 W0 x; m: U  D) o! F  又看看小张,说:“就像是一直跑的车,你给来一个紧刹车,翻了。”
9 ^0 q  E7 g, [3 Q
4 ?2 F5 B7 W" o& g3 x* e
6 o6 H# b& w" N
  小张低着头,想着他说的话,不吭声。1 @3 O4 g8 G/ J' D9 U# ]/ k/ k- ]

8 V# x5 f. m' t1 S1 s3 v

: [& k" ?8 r4 B, Y! B8 G5 p  老王又说:“这病是从割麦上来的,得从割麦上治!”
4 W4 p; d6 D0 W
( E- w1 N$ R% ^3 j8 H8 d/ d

$ [" Q9 `" Q! U$ I# d; ~  小张他妈:“跟前的麦都收完了,那还有麦让他割?”
; Q( Q7 g7 }! d+ e: o$ _
  `( x+ y# \8 j

1 s. M5 j* l) t6 k, S# |, w. H  老王不说话,瞅瞅小张。
( C0 W7 b% [7 f6 U# i# y5 _( d: H9 o% I7 l* O4 ^! X

3 R' ~% n# Z# k* B  S8 e" d0 I  小张叹口气:“没办法,只能去割别人的麦了!唉!老了老了还得当一回麦客?”
) X$ N* e. Z* e  |$ m
, U$ `; ~# g9 E2 j
& z4 }- ~1 s/ s5 h7 l/ B! Y  R
  说也奇怪,刚才还睡得好好的老张,却听到了儿子这句话,嘴里便嘟囔着:“我要割麦!”9 a; q$ I9 ~. ~5 }7 x0 m

" U! ]0 P6 S; H7 p% |4 e
4 o. h- p! N7 v5 _% {6 X
  小张出去找麦让他割。就近的都收完了,就往山里跑,最后在他们单位包扶的村子里,找到了一家贫困户。就说让我爸给来给你割麦,贫困户一听,头摇的像货郎鼓,说你不嫌丢人,我还怕人骂,人说我找七十岁的老汉给我割麦,让我以后在村里怎么活人,不行不行!小张急了,说我们也不要你的钱,只管给你割麦。贫困户头摇的更厉害,说门都没有。小张恼了,说:“干脆,我给你一千元,买你这一亩麦!”贫困户一算帐,觉划算,就答应了。
+ D( F. z% z% L  u! h9 O, H, f/ l0 r. D2 K/ V

$ Y. f) Y9 r2 N3 F7 {& ~1 P  小张开车拉上他爸和老王去割麦,没敢说那麦是买下的。提前和贫困户沟通好,就说是来帮忙支援三夏的。贫困户说你这是让我骗老人,小张说这是善意的骗,你就当是做了好事,贫困户歪着头,想了半天,就答应了。
% c2 f' v( B1 y) n/ ~0 ?" J; m1 X$ |# Q9 j: m4 V5 N

# s# F- d. y1 j9 b0 Z/ y  到了地头,看着黄灿灿的小麦,老张的病一下子就好了,精神大振,和老王说笑了一会,便下地搭镰收割。不是自己的地,便也不急,收割得从从容容,一边割还一边给贫困户传经验,说你这麦种子不好。
  B: Z' S  `% G+ `* ]8 p3 }
4 V4 F+ j1 I- X4 V6 O

& R7 ~+ x/ Z# V' p  小张站在一边,心里有点糊涂。算了一笔帐,别人夏收只花几百块,自家连收割带住院再加上买贫困户的小麦,一共花了几千块,这事也太没道理了?
8 M( D/ D$ H$ d5 N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338

主题

2660

帖子

6656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56
发表于 2019-6-25 15: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二亩地,权当是保健品,老老张爱种啥叫他种去,爱怎么收拾叫他收拾去,老张你自去干你的公事,何必在两代人思想不一致上纠结呢?小说主题引人深思,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70

主题

4683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681
发表于 2019-6-25 16: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构思别出心裁,不落巢臼.人物形象突兀饱满,赞。
趙双明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52

主题

4055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1322
QQ
发表于 2019-6-25 22:44: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进入了新时代,思想和习惯并不一定能进入新时代。作品深刻处就在于习惯的惯性,一种长时间形成的性格习惯,改起来非常空难,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这一点是作品最深刻的地方,社会如此,人群如此,个性的习惯表现得更加鲜明!好作品!赞!
惠雨和风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1445

帖子

433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3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23: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近顶阁主 发表于 2019-6-25 15:043 B( \+ j+ g7 h& V
那二亩地,权当是保健品,老老张爱种啥叫他种去,爱怎么收拾叫他收拾去,老张你自去干你的公事,何必在两代 ...

( R0 Y1 L) D. d" Y谢谢老师高评,长期劳作惯了的农民,适应社会变化有点困难。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1445

帖子

433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3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23: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陇上人 发表于 2019-6-25 16:44
% v" \1 [5 t( O! a! n  _构思别出心裁,不落巢臼.人物形象突兀饱满,赞。
" S& x7 R4 E, I# i: m5 v
谢谢赵老师高评,这篇习作,在尝试刻画人物同时,还注重表达某种惯性以及困惑,立意和你的那几篇基本一致。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1445

帖子

433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3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6-25 23: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惠雨 发表于 2019-6-25 22:44
+ A) R* q. r* ^& `人进入了新时代,思想和习惯并不一定能进入新时代。作品深刻处就在于习惯的惯性,一种长时间形成的性格习惯 ...
2 w( s" V: E5 l# g
谢谢老师高评,老师慧眼,一点小心思,全让老师看透啦 ,本来想起名为惯性的,后来改成割麦了。呵呵。问好,请多指教。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3

主题

506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104
发表于 2019-6-26 09: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刻画了老张这一典型人物形象。通过割麦事件折射出老人一生养成的习惯和性格特征。与当代人之间的代沟。人物栩栩如生,情节跌宕起伏。结尾处理巧妙,弥合了两代人心愿。好小说。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1445

帖子

433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36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00: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9-6-26 09:26( S7 ~0 @4 H. Z. u+ T
这篇小说刻画了老张这一典型人物形象。通过割麦事件折射出老人一生养成的习惯和性格特征。与当代人之间的代 ...

0 C5 @8 `8 I. N# p谢谢薛老师高评雅赞,还请多提意见哦,问好,夏安。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