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6|评论: 0

春流到冬,携着烟花未了的情思

[复制链接]

140

主题

197

帖子

1056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56
发表于 2019-7-23 11: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7-24 19:55 编辑

                                      春流到冬,携着烟花未了的情思
                                                                                             ——读贾燕燕的诗歌
                                                                                                        西安 杨广虎
       近年来,我很少写诗和读诗;虽然随着央视《朗诵者》、《经典咏流传》等节目的“火爆”,人们对诗歌、特别是古典诗歌表现出来的“热爱”的膜拜,多少有点让人始料不及;我觉得,这种“热爱”膜拜和推崇,是人们对诗歌本真的渴望、对经历大浪淘沙之后对“经典”永难忘记的“情怀”,对中国文化“真善美”回归的希冀。而中国现代诗歌呢?历经百年之后,各种流派粉墨登场,留给我们什么呢?
       读贾燕燕的这组诗——“春流到冬”,其实我觉得作为一个诗人,她在以自己女性的成长阵痛、不断成熟的阅历和经验,面对自然界春夏秋冬的轮回,向我们诉说着对生命的真谛的探问,也有自己对生活、生命的独特感知,直至抵达“内心”,很好的继承和拓展了上世纪80年代以翟永明、唐亚平、伊蕾等为代表的女性主义诗歌的一些“特点”,有自己的个性和特点,先锋和反叛少些,自觉地思考多些。
       思想是中国现代诗歌的精神内核,也是一个诗人特有的精神高度。在对社会的镜照下,贾燕燕有自己良好的诗歌感觉,她以女性的角度,对诗歌进行了结构;这种“视角”,不是绝对的独立和反叛,而是一种宽容的思想、温和的态度,带着善意的思考,对现实生活进行反思,与世界和解。
       “尽管没有一盏为我而亮的灯
        我仍然怀揣热忱
        行走在凉薄人间
       只是
       这些年来
       我的步子越走越慢”
       可以说,诗歌也是一种语言的艺术,中国现代诗歌是在借鉴西方诗歌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以汉语作为母语的中国现代诗歌,要在继承中国古典诗歌的基础上、对西方现代诗歌进行“学习”、“移植”,融会贯通,自1917年胡适在《新青年》首次发表开始、从以舒婷等为代表的朦胧诗至今,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程,还不一定让人满意。我始终觉得,中国现代诗歌,需要对写作的“汉语”进行创新,现在诗歌的内容和形式“创新”很难,大部分停留在语言的重复和交叉状态中,要么艰涩难懂,要么口水下流,要走出这种困境,给人带来一种新鲜感和陌生感。贾燕燕的诗歌,并没有过多的带给我们“意象”和“象征”,她的语言源于多年生活的积累和成长的环境,在平静中显示着张力:
       “梨花开成忧伤的样子
       琥珀在石头里孤独终老
       日子是一堆越摊越薄的麦草
       年纪越大越不经事”
         诗人贾燕燕是敏感的,没有至高无上,在烟火中寻找诗意,她经常不动声色,其实内心在不时的做着各种斗争,理想与现实、迎合与独立、从众与坚守等等,用手中的笔实现着自己的诗歌信仰。我和她十几年来,见面几次面,没有说上几句话,唯“诗歌说话”;她一直以来,坚持写作,坚守着自己一贯的诗学主张,不媚俗、不做作、不异类,有自己心中的大格局,排山倒海,气魄动人,写出了属于自己心中的句子:
      “春水在东流中涨落
       你坐拥无限江山
       却拒绝月光与花朵的问候
       我有朱颜,拒绝白首的悔意
       想以江南的烟雨蒙蒙为背景
       为你写一封信
       我要写的并不仅仅是所遇见的春风拂过群山
       雨声丈量这人间的悲欢
       我要写给你我内心住着的大海
       写我内心住着的花朵的洪流
       写我内心住着的每一颗行走于夜色边缘的晚星
       以及有生以来我所有的旅途”
       总体来讲,这组诗歌是很好的,写“秋”的章节多了些,随着年龄的增长,青春和激情过去,蓬勃的诗情,也逐渐沉下来了。我们能理解,这——或者是诗人即将步入中年的一种心态吧。如果有时间,有些语句还需要打磨,中国古典诗歌的继承和现代诗歌语句的结合还需要更加圆润些、精美些、完美些。自我的艺术主张更加鲜明些。总感到,诗人还有一些话要说;诗歌也讲究节制和收敛、多义,值得注意。
       从“五四白话自由诗”到“中国朦胧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现代诗歌掀起各种浪潮,直至现在。中国现代诗歌,不像有人预感的,没有消亡,没有“山穷水尽”,也没有大红大紫,偶尔也出现汪国真、郑晓琼、余秀华等等“网红诗人”,但总体上讲,中国现代诗歌是不景气的,虽然网络上有时候也炒作一番。我觉得,在物欲横流的今天,这是正常的、符合诗歌本质的;中国诗歌是一种高贵的文学体裁,真正的诗歌,可以逐渐通俗化,但要想“口语化”让大众人人皆知,或者流行起来,是不可能实现的,她只能是小众的,属于一部分人的,而且诗人一旦完成自己的诗歌,读者怎么理解、接受,那就是另一回事情了。诗歌隐秘的“内心”,有许多答案和未知,是我们面对市场经济、权钱至上的现实生活,无法理解的,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的,这种美好的精神价值,也是任何其他东西无可替代的。
       坚守就是胜利。作为一个诗人,生活在人间的普通人;我想,心中有诗,诗神常在,远方就不远,诗意的生活会靠近我们并让我们快乐幸福。
       在这个夏季,我在湿热的天气里读了贾燕燕的诗歌,携着烟花未了的情思,浮躁的心,随着她的诗歌之河,从春流到冬,感叹岁月的无情、坚守灵魂的安慰,一点点在生命的轮回中安静,回归于雪白的大地。
                                                                                                                     2019722日匆于长安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