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75|评论: 8

送礼

[复制链接]

168

主题

1476

帖子

448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82
QQ
发表于 2019-8-12 10: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顽童 于 2019-8-13 16:20 编辑 , g+ t/ I  ]8 [9 l7 \
6 i  R2 N' C% S$ u3 b% v
                                     送    礼' c; M: X( J! a9 ^

# q- m  q* {; E. p/ {- |
- `( B' N* J6 g' d; K
  
8 }5 u0 p1 `- j* f2 n$ H0 l/ B, K0 q
: E! k( i- ?0 X9 h
  眼看就要除夕,却落了一场大雪,路上的车就走不成了,又传来一个消息,舅妈却院了,而且脾气贼大,不让舅舅照顾她。母亲说,天寒地冻的,你表弟涛涛在外地打工,只有你舅舅一个人照顾她,只怕忙不过来,你去帮着照顾罢。
% g" f& c* a9 ]! w0 X% y; P9 a4 u
+ c/ e- ]4 y$ O- o+ M! c

! Q" L" T& _5 S$ i6 i7 l/ A  下午,我和母亲去县人民医院看舅妈。大概因为过年的缘故,平时热闹的医院里没几个病人,清闲了许多。问讯处的小护士正在低头玩手机,我们的问讯显然打扰到了她,她皱了皱又细又长的眉毛,不耐烦地抬起又粗又短的胖手说:“六楼”,又聚精会神地玩手机。
% @+ `+ t8 ?5 ~
! z1 B( Q& X5 @/ y9 F) R! `2 f

3 Q: j/ b+ z% Q* {  好不容易在六楼找到舅妈的病房,三人病房里只住了她一个人,输液架上挂着一瓶液体,液体顺着管子缓缓通过扎在手背上的针头,流进她的身体。床头柜上放了一个饭盒,再没有其他东西。病房里显得空荡荡的,稍有动静,整个楼道都听得见。刚进门,就听见舅妈正在一声长一声短地唉声叹气,见我们来了,吃力地转过肥硕的身子,仰面躺在病床上,一只手搭在眼睛上,更大声得呻吟,那呻吟还发着颤,就好像是动了器官摘除手术一般,听得人心里发毛。母亲一改平日的严肃,紧走几步,轻柔地坐在床边,拉过她扎着针头的手,轻抚着手背,眼泪便流了下来:“可怜的,大过年的,却住了医院,倒是遭了什么孽啊?”
3 L6 j* ]/ ]' D# g
# C1 `9 K' ^2 N" G% }
& _. ]# [" q/ P
  舅妈不捂眼睛了,任由眼泪往下流,拉着母亲的手,就哭上了:“唉,都怪我这身体不争气,害大家为我操心,不如早死了算了,也免得麻烦大家!”
$ m* e3 ^3 K1 p7 h8 _* Y. ?1 t! C! S( M" x+ a

  z6 }5 q& z+ M3 X+ s  这种礼节性的安慰与感恩充满了仪式感,又是人际交往中必不可少的开场白,里面到底有多少真实的东西,总是令人起疑。就像现在,舅妈紧紧拉住母亲的手,却说自己不想活了?所以,我总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相信她们的嘴巴。, u9 y1 e( b3 v3 b! W

. C0 @* [$ R4 N) O" q: ~4 H- d( P
; o( J( t  f4 u8 k
  舅妈是精明的,但母亲的精明在她之上。女人之间的小心思、小计较,往往是从互相比谁更可怜开始的。就像现在,两个女人开始互相诉苦,互相比谁更苦更难。我对这些不感兴趣,又觉得她们现在演的戏有点肉麻,就起身出了病房。恰好一个戴口罩的年轻女医生路过,赶紧拦住。陪着笑脸问她,舅妈是什么病?医生取下口罩,轻松地说:“没什么大问题,病人有高血压病史。这次又犯了,注意多休息。”说完,扭着白大褂下面的屁股走了。4 f$ n2 P7 O7 B" \" V7 T# L& D
$ i7 x* B3 V6 H
# B( `' U3 B; U+ [9 r3 M
  舅舅来了,像个小偷似的,轻手轻脚,趴在房门的小玻璃窗往里面望,又猛地低下头,蹑手蹑脚地靠到我这边来。他本来就瘦的像只虾,现在弓着腰的样子更好笑。于是,我笑出了声,他本来就尴尬的脸,变得通红。这是我瞎猜的,因为他的脸黑,红不红的也看不出来。但我还是要问他舅妈为什么这个时候住院?舅舅转过头,气呼呼地小声说:“唉!一点点小事就把人气成这样了?”! F7 a( b" f, m& e4 U/ \

! T9 f8 A/ c6 r; T7 m6 M
+ Q; Y0 b6 y$ {" J* w
  我不相信他的话。舅舅这人,没本事,也没脾气,就连说谎话的水平也差得太远。这样的人,反而会活得不那么累,不像我 ,总是给自己定很多目标,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而这么拼命的后果,通常是目的未达到,先把自己拼到医院里面来。
& h5 s9 J$ [4 y0 O* e* o. N9 Y
2 S. s. m6 u; m
/ Z7 L: w: [* @0 Z. [$ E
  舅舅当年没考上大学,他不像别的学生那样,把自己气的要死要活,安安心心回家务了农。却又和其他农民合不到一块,嫌人家种地不科学,其他农民就笑说,倒是把你的科学拿出来给我们看看。他就真拿自家的一畦黄瓜做实验。大棚黄瓜容易得霜霉病,往往在幼苗时期感染,还没到结果期,叶子就黄了,如果控制不住,这畦黄瓜就算完蛋了。舅舅从书上看到一个办法,说在幼苗期高温消杀,可以彻底防治这种病。他就在一个大热天,把大棚通风口关上,学着高温消毒。旁观农民惊讶地说使不得,只怕把黄瓜苗烧死了。他说没事,书上说了,40度以上才能杀灭病毒。第二天,那畦黄瓜就蔫了,叶子倒没黄,直接变成白色了。其他农民笑得嘴都合不上,舅舅爬在地下,仔细观察了半天,跳起来惊喜地喊道:“没死,还活着呢。”
4 A  f: V+ f3 g3 W1 Q+ M+ S# k" z) J0 M$ g9 `2 ~% u

& ^: c% g8 l, E% [  那畦黄瓜确实没死,白叶子退光后,新叶子也长出来了,却不长个,不扯蔓,叶子又绿又胖,就是不开花结果。舅舅皱眉想了好久,不知所以然,其他农民就说:“想个屁,你这是给黄瓜作了计划生育手术了!”
; M8 y: c7 T' o# v, W  @  u' ^/ H7 G: d; ~
1 M7 G5 }/ n  ?% I
  给黄瓜作了计划生育手术的舅舅,自己却坚决不计划生育,作梦都想多生几个孩子。无奈舅妈的肚子不争气,看起来肚子大,里面装的却不是胎儿,是粮食。舅舅摩拳擦掌,奋勇努力,屡败屡战,舅妈也坚决配合,最后,终于生了个儿子,官名叫“涛涛”,乳名叫:“臭臭”。
0 x  l9 w# I0 Y) q% Z* n
$ R* U1 b* \6 X8 d& n

' K4 c' _) Q* n. J! d3 Q  “臭臭”这个名字是母亲起的。母亲说这个名字好,虽然难听,小鬼却不喜欢,娃娃劫难就少,好养活。臭臭长大了,不喜欢念书,好交朋友,还喝上了酒。舅舅要打他,他顶嘴说:“你自己当年都考不上大学,还想让我考上!”一句话,把舅舅怼的捶胸顿足,几天吃不下饭,舅妈却不在乎,说:“天底下考不上大学的人多的是,只要有人在,什么时候都有饭吃!”舅舅仰天长叹道:“无知者无畏,老祖宗说的都是真的。”/ W. `  Y, f& H& X8 K7 ]: x  p$ o
2 r6 M& h/ R& E3 s
& Q0 J$ w5 f, y& S- j4 F3 z
  无知无畏的臭臭没考上大学,一点也不失惊,像个没事人似的,无畏地出门打工去了。走之前认真地对我们说以后不能再叫他臭臭,要叫他涛涛。我以为他开玩笑,给他打电话时,只要叫臭臭,电话那边就没了声音,叫涛涛,才有人答应。
0 _1 q  A* W+ Z1 M$ i
  Z) K! Z4 y) l- |% {: Q; Y2 S# r/ E% ?
) A7 L, M; Y- u- s% h6 w
  说起涛涛,就必须得说说舅妈。因为涛涛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舅妈。# H4 X0 X& y# e! f& \2 U3 A

# x" N. ]; t1 e6 }3 h$ m
: Q& {) ~8 r" N! C; p
  有一次,涛涛在外面和人吵架,吵输了,大怒,面红耳赤地跑回来,抓起院子里的一把铁叉就往外冲,要和人拼命。正在炕上做针线的舅妈看架势不对,光脚跳下炕,冲了出来,一把抱住涛涛的腿,坐地下就开始嚎。  U, b  {" m4 V! B
) O5 g4 Z- V$ K* ~

% M1 @( ~3 v, K" z  这件事我是从母亲那儿听到的,母亲给我说的时候,一边笑一边说,未了叹道:“还是你舅妈厉害,有一手,能把涛涛震住。”舅妈震住涛涛的手段,我觉得倒也平常,更感兴趣的是她那肥胖的身材是怎么灵活地从炕上“飞”到院子里来的。这个字是母亲说的,我觉得很传神。母亲的原话是:“从炕上飞到了院子里。”
7 ^3 k6 Q* Q/ W! ], R) `5 X7 J; a( E: z; e* |1 w9 x% z4 E4 C
9 z+ R( W3 A' b2 ~- t' {
  舅妈震住涛涛的手段我却是亲眼所见。因为这手段她用了好几次,直到涛涛二十岁了,有了羞脸,开始求饶为止。
. v/ J# r! |# S- [. P9 t
0 D" l  H4 V- b

6 g+ f& ]! X6 r! U, \; m  我亲眼见到的那次是因为浇地,隔壁邻居家浇地的水跑到涛涛家的菜地了,涛涛就和人吵,邻居也是个二愣子,三言两句就骂到一块了,涛涛旧病复发,跑回家抓起䦆头就往外冲。正在做饭的舅妈真的从厨房“飞”了出来,双手抱住涛涛的腿,顺势坐在地上,就开始嚎。
& ^9 Y* h$ p; @" r; y0 j& A
7 T% Y6 |1 R0 I* I- z$ @1 g

1 m- w1 j- w" [0 ^- r  说起来,舅妈的“嚎”比“飞”更精彩,更有力量,要不怎么能震住涛涛呢?1 a+ Y, z9 h. I4 Q. }: o

. y% ]& K  p3 o; j/ R
( s3 f1 q  c/ L6 |! U  ?0 x
  舅妈的表演通常是从坐在地上开始的。当她抱定涛涛的腿,确定涛涛不能动弹时,就开始一声“噢………..”的长嚎。这一声足够大,足够长,不说惊天地动鬼神,却足以惊动整个村子。隔壁四邻很快就过来看热闹、看笑话。
  _9 a2 R/ V. D# G. i2 F/ W8 A
# Y; d8 _5 \+ Z0 ]0 V3 Q* n' m

6 {3 M3 V6 t3 |) w2 m- M  有了围观的人,舅妈就继续表演,通常是第一声嚎的没音了,换一口气,再嚎第二声,直到围观的人足够多。. G7 s; t2 I& ~4 a% H/ x

6 Q7 e0 d1 Q0 Y7 m8 f& o3 x

) R; v- z" j) ~+ U  这种表演是需要观众配合的,你不能在她还没嚎完的时候就去劝她,一定要她把心里的憋曲嚎的差不多了,再去劝,否则,只能说你不是农村人。
: j2 v  N% m! R4 P5 `* c
& N( `7 V0 a. R7 [2 y2 I: {
! A! d, n: ]: V
  舅妈坐在地上,闭着眼睛,仰头先嚎了第一长声,然后身子往前一合,换一口气,然后又仰头嚎第二声,我想,这就是成语里的“前仰后合”了吧。* V& M6 o, X1 y1 m" w! V1 d' V5 M4 r

9 ?. d  K" f0 W' R
) H! @8 n4 z+ X3 m
  会嚎的人,其实心里是清楚的,一定要等周围有人了,才开始下一步表演。不会嚎的人,只管闭眼一个劲地嚎下去,等自己嚎舒服了,看的人也恼了,纷纷四散回家留下你一个人,大家不但不管你,还要说你没“眉眼”: u3 I6 T7 q$ E9 n7 n2 P
8 L5 C  l8 R7 K$ s; W

6 ~: E$ u9 Q' Z0 _8 l- T0 L  k  嚎了几声的舅妈知道院子里站了一圈人,便一边嚎一边开始诉苦,这诉说配合着嚎,有点像唱戏的感觉:“噢……….好我的天呀!好我的地呀,我咋这么命苦的啊?我的罪咋这么大啊?不如赶紧把我收了吧!我一天都不想活啦!”
' l& j7 r7 a" K/ C: }
- F4 ^8 x: f3 C! _
) @  G9 i: E' U5 [  q! ^
  这一边嚎一边一说话也是一门艺术,城里人欣赏不了。会嚎的人只骂自己,绝不骂别人,水平高的人会把别人的同情心嚎出来,也跟着哭。这倒让我想起了古代的皇帝们发的“罪已诏”,往往能感动得老百姓也跟着哭。不过皇帝们的罪已诏是别人写的,农村妇女们的罪已诏是口耳相传的。. {) u$ _3 l- q: p9 p% ?5 \2 q

. M- o' x6 h, ?" j/ W' p( R/ B. o4 g

7 ^  B/ `' I2 B2 B, t  涛涛被舅妈牢牢地抱住腿,动弹不得,眼看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急得他面红耳赤。经验告诉他,如果不赶紧求饶,母亲会把自己往死了骂。虽然骂的是自己,丢的却是他的脸。涛涛把䦆头重重地往地下一摔,仰天长叹一声:“好啦!我不去啦,总行了吧!”3 X1 Q: ~9 g: g
" X( R! A! r% W/ K. e
$ ]) j# d+ O* s. K  z
  这个时候就有旁观的老妇人开始劝舅妈:“差不多了,你就收声吧,你看娃娃也给你认错了。”一边劝一边就去搀扶舅妈。至于舅妈起不起来,要看涛涛的态度,如果涛涛再说两句软话,舅妈也就见好就收,如果涛涛还要犟着头,不求饶,那舅妈还要继续嚎下去,骂下去。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舅舅再不出声就说不过去了,舅舅会站到涛涛面前:“怎么,你还要我们给你跪下吗?”
6 F4 Z* D  }, \" g2 E) `: a( \4 r7 f7 t

1 @" u0 N. K' t8 \, O3 ]  涛涛是聪明的,他经见过别人家的这种场面,最后闹得不可收拾,他绝不会让事情发情到那个地步。当他感觉母亲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就再求饶一次,大声道:“好啦!我不去啦!”
* b( K5 O% N7 |; Z8 m( K
2 U; W, M: o9 l  r, }5 g* n6 @, }
8 M0 g5 C5 q/ y! |- j' q
  舅妈需要的就是这种当众声明。当涛涛第二次发出这声明时,她也就松开了手,让劝架的老妇人把她搀扶回炕上去,至于自己的身体软瘫到什么程度,取决于涛涛的态度。如果涛涛想玩什么花招,她立刻会软瘫第二次,不过,这次就不嚎了,而是直接昏死过去。
5 l3 G6 _! O4 ?% I+ ~7 F8 g( f
$ m5 [$ v+ O; P% e

  v/ ]' V# u6 n. F  涛涛觉得舅妈松了手,便“噔噔噔”地回到自已炕上,扯开被子,蒙头大睡。, b! {; e+ x1 A4 L

. I2 ^. K6 h0 ~, J. [3 `
8 o2 Y; O1 e! _* S* m; B
  舅舅家的事就这么有意思,常常让我想起来就想笑。% k* n7 `* {. A6 Y: u5 N
! h3 d2 t: Q' w, L6 `9 \5 x6 p

# E4 M  o/ M" b- o  就像现在,我和舅舅坐在楼道的连椅上,我又想起他们家的趣事,差点笑出声,一边的舅舅用手轻轻地碰了我一下,把我拉回到现实,他盯着我:“你说,你舅妈咋就为了五六百钱的礼,把自己气成那样了呢?”
+ j' U% [, N% Y+ i5 e$ e- b( ?/ H% `' ^( K+ f3 C# X+ s( {$ p  D( ~

; K. B9 @3 Y: V1 |) q; d1 Z  这话让我愣住了。舅妈心大,只关心家里的事,外面就算翻了天,她也停不下切菜做饭的手。舅妈这次住院,肯定是舅舅惹的事。于是我紧紧盯着舅舅:“我还想问你呢?”舅舅猛吸几口烟,恨恨地把烟头扔在地下,一脚踩灭,重重地咳了一块说:“还不是为了涛涛!”& @$ ^# E, l, {3 f$ q0 k: Y* p4 P

5 g/ g: {- B4 x

4 X' A: j# f7 Q+ b* @8 a  舅舅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止不住。说涛涛眼看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也该给他盖一院地方了。盖房子就需要宅基地,宅基地需要申批,申批的第一关就是村委会主任。申请报上去两年了,也没批下来。别人就说你不送礼,这辈子也批不下来。他就送了礼,还是没批下来,而且把礼还退回来了,然后你舅妈就气得住院了。* t8 ?) e* j: d4 x3 ?

  Z( [0 \% n% f. V  A

7 `% m" K% r4 \* `9 C: K5 W2 _  听着舅舅啰嗦又简要地叙说,我的疑心越来越大,看似逻辑清晰,合情合理的解说后面,解释不了向来心大的舅妈,就这么容易把自己气住院了?这时,舅舅却不说了,抽着烟,盯着烟圈看。
$ }9 `8 k+ P, c5 i" Q" U
4 f* l: i( |( ?! f' v

% k5 T# ~6 j' X" i, x  问题肯定出在舅舅身上,而这个嫌疑最大的人,竟然还若无其事的抽上了烟!我有点讨厌他了。
& g+ Y; a7 q, J% H* t* Y; ]( S' P/ i1 Y% Z5 e
0 u% ^8 ]+ j; T' i
  楼道里安静下来,安静得有点沉闷, 我正打算开口时,母亲推门出来了。她看见舅舅坐在门口,脸一下子拉了下来:“你是怎么搞的,这年还过不过了?别人都在家过年,你们难道要在医院过年?”
& U- Y  j. D+ Q% n( ~% v) U3 K7 @, h/ K! M8 g- a0 A* j

8 z/ x8 y% }; F9 x. e8 i7 T) ]  舅舅赶紧站起来,陪上笑脸:“都怪我不好,没本事,办不成事。”
+ c8 H$ Y% I3 b. ]4 P1 J
) f/ r. k. _# `' d: @

8 D  |  j1 a) C  x3 K  无能又迂腐的舅舅,在母亲面前几无秘密可言,他在母亲面前的几次撒谎,都遭到了立刻的揭穿,这立刻几乎连一秒钟都不到,有时,甚至他刚一开口说话,母亲就瞪眼,吓得他立马改口说实话。
) {' A* j; Q! }2 |5 t/ {+ L2 S/ G' N9 e$ u

) r1 m+ C- N* _. j+ A7 R  “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想让几家人都过不好年,你们就尽管闹!”母亲黑着脸,不理舅舅,转身走了。
% F% m3 T- J, }
) U9 C/ i: R: [5 y; L: ~: e

0 ~' {, ^% x$ q) ^! `0 a1 a  我知道,这话不单是给舅舅说的,也是给病房里的舅妈说的,因为病房门开着,舅妈肯定能听见。
  N9 M0 }/ R, K( Z- U' v5 [8 ?, p% i) f" K$ E

) z+ a2 L# N! m& ?! B: O  舅舅探头探脑地看病床上的舅妈,躺在床上的舅妈已经转过身子,留给我们一个背身,舅舅轻手轻脚就想进病房,没走两步,背对我们的舅妈发出一声大吼:“滚!”吓得他一下子缩了回来。
  f4 X; Z" _( a, ?) u1 e3 j9 ]# B- f8 ?4 o

, L& j  _/ i( S8 h6 s0 B  我对吓得不知所措的舅舅使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进去刺激了,病人情绪激动,还得靠我这个小辈来安慰。
' x; ?8 n0 }$ ~) k; p# [; F
0 A' {' U' H1 s2 C: N! P! M

7 x4 `# w0 |( y( s; m4 D% J0 w+ @  果然,当我轻声叫了声舅妈后,舅妈的脸色好了许多,眼泪也流了下来,我相信,这次是真的。
2 D# `& |/ Q% ~/ d7 Q" Q
, l' u/ R5 L. w
( c; C+ p! H1 T9 x
  于是我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安慰她:“宅基地批不下来,很正常,又不是咱们一家,整个村子都没批一家呢。”; g" W+ W6 L+ j/ m
. q7 v* }+ e! A  j7 t& F3 b. Q6 R
4 C" I- i  Z5 F0 F, E" E
  “唉,我倒不是为了这事,而是你舅舅,什么事都办不成!这才要气死人哪!”舅妈喜欢我,和我说话从不藏着掖着,加之她也不是那种有事窝在心里的人。但这次,舅妈把所有的错都怪到舅舅身上,显然有点过份了。她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今天怎么犯这种糊涂呢?: }- l& ?# p6 m/ A+ ~# B8 |
( `/ F1 m* S' O& Q* ?5 `

( F* H7 |) n/ W1 b# m/ h  舅妈在我的劝慰下,情绪慢慢舒缓下来。她坐起来,一边抹泪一边我给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舅舅给村主任送的礼,被村主任老婆退了回来。村主任老婆是个母老虎,又麻糜不分,不但把舅舅的礼退了回来,而是挨家挨户上门,把所有送了礼的人的礼都退了回来。一边退礼,一边骂人,挨家挨户骂了个遍。说你们这是行贿,想害我老公坐牢呢,以后再送礼,先拿刀把我们杀了再说!. O' E: Z/ X1 |

) ]1 l' @; U: b  Q2 t" y! v

1 H/ I6 V# T" \* N9 m- v  听到这里,我就说:“人家村主任退礼,也是好事,说明风气正了,以后办事容易了。你就别生气了。”
1 l* q. M, ?" j: K
+ B7 _1 I- f$ N
) t$ q0 k' V3 `
  “我怎能不着急?关键是退回来的礼,不是咱们送的礼,那是我专门去县城超市买的高档人参和烟,花了五六百呢!”舅妈激动起来,盘腿坐在床上,眼睛都快冒出火了。* R* X/ b) i) d- X! x
- h' I( H7 A$ E6 v+ W% R' h* i+ `

3 ^: F* R0 K. ]0 O  “不就是五六百块钱吗,至于把人气成这样!”舅舅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进来了,还那么轻松地说了这话。, K; O: v; j+ X, m0 ^

- U) T" D1 c5 @1 F; t
! |1 D- {4 s, D; e
  我怕舅妈又激动犯病,赶紧把舅舅往出推。舅妈大怒,拿起饭盒就扔了过去,舅舅跑得快,没打上,舅妈直起身子,对着门外喊:“何止五六百,我把那人参盒子里的人参取了出来,里面放了五千块钱,那可是臭臭打工寄回来盖房的钱!你要是找不回来,看你怎么给你小祖宗交待!”
7 S' a/ G4 ~3 O. Z7 ~
6 L' E/ Y. L9 J* u4 C, a) y
& j( }/ q# b* j
  这消息震得我发懵,一时没反应过来,就听门外“咕咚”一声,跑出去一看,舅舅已经昏到在地上了。2 m2 L5 ~) S0 W' k1 ^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371

主题

3008

帖子

7563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563
发表于 2019-8-12 11: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近顶阁主 于 2019-8-12 11:43 编辑
! V- T  v+ h  w8 @: O3 T5 o) l# y( T4 D6 W2 S! q
      这篇小说的“包袱”就在退回来的礼品不是自己送的,而自己送的礼里有五千块钱。事情没办成又白白损失了这么多的钱,谁一下子也接受不了啊,舅妈住院也就难怪了。小说既巧妙地讽刺了现实中的不正之风,又在阴差阳错中使故事跌宕起伏,引人遐思。欣赏学习,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04

主题

4823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174
发表于 2019-8-12 13: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妙在送礼,还礼这一细节,构思奇特,不落巢臼,对现实生活真实的揭示,深刻,犀利。赞。
趙双明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544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017
发表于 2019-8-12 16: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8-12 16:57 编辑
" k9 H. c  `+ k& P' I3 l8 u" ~. w# W8 d1 `# `8 q* a: L
      舅妈住院暗藏蹊跷,都是送礼风波惹的祸。这篇小说构思奇巧,开篇以舅妈住院埋伏笔,接着通过人物的表情和对话揭示矛盾冲突,结尾采取亮底艺术,让读者恍然大悟,且引人入胜。小说的艺术特色在于注重人物心理活动描写和刻画,揭示了现实社会生活的真谛。看来老顽童在小说创作上又前进了一大步。可喜可贺!高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476

帖子

448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8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23: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近顶阁主 发表于 2019-8-12 11:27
! l: Q0 u* G7 m  N这篇小说的“包袱”就在退回来的礼品不是自己送的,而自己送的礼里有五千块钱。事情没办成又白白损失 ...

% j9 _; h1 Y  {: {" k2 V4 s谢谢老师高评,汗颜中,这篇小说初步构思完就动笔了,还存在着一些问题,需继续修改。还请老师继续关注。谢谢了。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476

帖子

448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8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23: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陇上人 发表于 2019-8-12 13:28$ y5 N& i! w$ Z
妙在送礼,还礼这一细节,构思奇特,不落巢臼,对现实生活真实的揭示,深刻,犀利。赞。

# a& E; }/ E) o6 b" ^谢谢赵老师高评,还请多提批评性意见。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476

帖子

448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8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23: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9-8-12 16:52
- Q$ w% R& T$ W3 A% Y  L舅妈住院暗藏蹊跷,都是送礼风波惹的祸。这篇小说构思奇巧,开篇以舅妈住院埋伏笔,接着通过人物的表 ...

/ B# I, C& d& i3 s谢谢薛老师高评,这篇习作也是一个尝试,试图练习心理活动和细节的描写,仓促之作,还需要继续修改,请薛老师多提批评性意见。问好.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8

主题

2385

帖子

619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193
发表于 2019-8-13 11: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构思巧,文笔妙,引人入胜。欣赏点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1476

帖子

448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82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8-13 16: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叶无声 发表于 2019-8-13 11:15
# o% D# \0 R: C* I( j1 q' r构思巧,文笔妙,引人入胜。欣赏点赞!
4 |& [8 _( o( c- p$ Q
谢谢张老师高评,今天又改了一下,欢迎张老师提意见。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