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4|评论: 7

雍城偶记(12)

[复制链接]

257

主题

585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001
发表于 2019-10-8 08:2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10-14 10:41 编辑 4 S# i. w* X' R; j

  V& i: w+ O; g1 t
/ i7 a% v- S1 q6 c# H: r1 S
2 A! o# X  d- ?/ o3 S  W
薛九来
6 I# `9 o9 S+ _* `: A! [' A1 w' ]& ~) z. k) s1 ^
/ }  ?! k  ^# Y' x! F  Z

6 h+ K7 m% {4 J+ V$ d) _
主题
帖子
积分

/ s- [' B& r* q; O& ]
积分12919
( x, P! V$ V. ]1 H+ l, E6 x) {: p
电梯直达
. N5 n2 o; a3 r. J8 m! l! E2 D楼主
- T, a" t9 I9 O6 ^- z 发表于 2019-9-25 10:55:08 | 只看该作者 , d$ ]* B! P. @6 p! J& V1 [

# z. B9 g/ @6 P- \/ r
  Y) ]# y  z8 G! ]+ n) L: Y- ~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9-28 13:57 编辑4 k3 I: }4 w4 [$ F! v4 n: x! B
# k& a. N+ W2 k0 p
                                                                    《雍城偶记9——13》
7 K' s. D% y1 _. h
4 d  H- G! w0 D4 c+ s( t* ~; \                                                                              (9)9 b: Q1 {2 s3 Z& O
       壬辰年仲春的一天,我在车站等公交车,旁边站着俩位中年妇女。虽说我从不偷听别人的交谈,但她俩有说有笑,声音也很大,我就不免听到了一些谈话内容。原来,她俩都是初中同学,好多年没见面了,没想到今天碰上了。她们谈到了学生时代的许多趣事,也谈到了同学近况、街房邻居、子女,最后谈到了各自的丈夫。/ m6 ~: a) w& }& c, D
       挎着小巧黄皮包的妇女一脸自豪,她说她的丈夫是一家房地产部门的经理,在雍城购买了两套房子,家里还有一辆豪华小轿车;她丈夫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平时只是炒炒股;丈夫经常给她卖衣服和首饰,还卖好吃的水果、副食品,放长假就带她到外地去旅游。8 I; k" X" B! m7 C% }- y
       而另外一位妇女头发有点乱,拎过来一个塑料袋,袋里露出了一些蒜苗和小白菜。她的语气略显忧伤和难为情,她说她的丈夫是个氮肥厂工人,由于厂子效益不好,已经下岗两年了,下岗后在东关背街小巷卖烧烤;后来由于城管整顿市容,又做不成了,现在还在继续找工作。  s  ~$ ?' f& t4 h, I5 @- F
      正说话间,公交车来了,我们就上了车。" W) c" ?+ w& E& |% G& [$ T+ O$ c
      她俩坐在我的前排,坐定之后,拎塑料袋的妇女从袋子里取出一个用普通铁丝做的小铁钩,随手把袋子挂在座椅的横杆上。她看到老同学好奇地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那位给我做的,他说我下班回家路远,这样省力一些。”
2 {* h& O6 s" |2 {6 `       那一刻,我不知道她俩究竟谁很幸福,反正我是被一种幸福的感觉包围着。) q6 q+ l. a& e2 x
                                                                                   (10)
2 a2 ^; x9 }6 B! m" \0 d. s+ S       假日,徜徉于东湖公园。艳艳的秋阳,璀璨地照着,和暖的金风,像慈母的双手轻摸着我的发丝。眼前,游人如织,笑语喧哗;花草纷呈,馨香浮动,好一幅湖光秋色画卷。5 t2 Z& }* O) q
       旖旎的湖畔幽径上,我与孙儿且倾且行,看树隙间筛下的碎金,听叶底滑出的鸟鸣,陶醉在东湖特有的深秋佳景中。忽然,一束褐黄的光亮掠过眼帘,飘飘忽忽落在我和孙儿的头发上,我顺手一抹,取下了一片枯了的柳叶。“一叶知秋”,啊,秋握在我的手心中哩!低头看,才发现路径上,黄澄澄地铺了一层落下的花叶。我和孙儿小心地向路边移动着脚步,伫立一旁,望着枯叶落花入了神。% q" b  j3 |* S: p% R5 _# l
       俗话说:“树高千丈,落叶归根”,确实不假。你看那枯叶落花,虽然“红消香断碾作泥”,可总是护在生它育它的花木母体周围。在秋风秋雨中,它们腐烂了,沤成了绿肥,最后,甚至形骸无存。但是,这些枯叶落花变成了腐殖质,渗入了母体的根须,孕育着春天,化作新的生命。待来年,大地消融了最后一片花,湖面吻别了最后一层冰,紫燕呢喃声中,它们又都从母体的枝丫上钻出来。睁开绿色的眼睛,看着春回大地的欣欣向荣景象,开始新的生命旅程。8 P# M" n0 k( e) P! R7 S
       我凝视枯叶落花,浮想联翩。“树高千丈,落叶归根”这一自然规律,不是给人一种哲理性的启示吗?——我们要勇敢地与旧的告别,满怀豪情地迎接崭新的未来!(待续)7 @3 ]( J+ Y# M  ?  r+ C

# L  x  N4 W1 v. x5 \3 X" X1 ]9 Z2 f
$ {# q) b; ^7 J8 _3 ]" r, Y) ~
; P, a0 {! x1 z7 Y. N" V- t

! {  X- [: |/ B$ i2 W" [4 n8 B6 k$ a+ r
3 h( ^" h1 W; s. c3 v
2 s7 W" V3 ?4 b
4 m7 B" {" W1 v4 z" |
0 w+ f  g4 b$ z& g$ S8 x

% v1 k( `5 V' j( P1 I3 p* O7 s* f' G( g! m7 U$ a# `
                                                                                        雍城偶记(12)
3 @* l/ i6 l  U5 s- g) _  G       居住在凤鸣小区的王女士,其父亲从乡下赶来城里,捎来了一些玉米面、黄豆之类的杂粮和土特产。和往常一样,老人放下东西,起身匆匆就走。" ?6 s6 e  M: s4 W1 X
      老人向来少言寡语,女儿也多年不曾和老人说过体己话。所以就没有再挽留。送老人下楼时,老人看见女儿走路一瘸一拐的,便问:“怎么了?”
1 s8 F) n5 y2 X      没等女儿回答,一边的丈夫嘴快,告诉老人:“天一冷,她的关节炎老毛病就犯了。”老人“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女儿心里有些失落,那怕父亲淡淡地说声“穿厚些哦”,她也许好受些。可是父亲没有说。
8 p- u/ o  O+ B! H/ G. y0 b* @8 m      到搂下时,父亲停了下来,说:“最近气温骤降,好不容易进一次城,我想要你们陪我转转,买条羽绒裤什么的。”
, l5 n9 M, ~1 [( M8 ?1 O; T      好多年了,女儿还从来没有陪父亲逛过街,何况如今繁华的凤翔城,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略微尽些孝心,自然高兴,可是,女儿低头看了看自己,便有些犹豫。
' z7 H: n$ T9 `. x      不为其他,只是觉得自己的穿着打扮有些出不去门。
1 E* Y: }+ l; p% O# j      女儿怀孕七、八个月了,之前的衣服无法套在身上,无奈女儿把丈夫的衣裤收集起来,不管颜色、款式和内穿还是外穿,只要可以套在身上的,全部往身上套。一层一层的,简直把自己包成了粽子,既难看又不暖和。2 x. F+ ^, {: [$ E. `
      丈夫也说过给妻子买一件合体的羽绒裤,可她坚决不肯,觉得只差两个来月临盆,另买新衣实在是不值得。; y7 o! p  d; f3 Q9 g5 c0 s1 d/ F
女儿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父亲的的要求。女儿那可怜的虚荣心不足以让自己拒绝父亲的请求。
& B4 S& ~. z) W$ S4 ]# z       老人显然很少逛商场,一直往女装部瞟,不断看着那些宽大的羽绒裤探询。老人骨架宽厚,人也略胖,看那身腰,绝对与她现在的尺寸不差上下。售货小姐总是微笑地拒绝了他。“对不起,这个是女装。”
* |: @# C: }; f6 j, p       老人仍然心存希望,他指着女儿:“那她可以穿吗?”售货员瞄了女儿好久,才告诉老人:“若她穿,估计得穿男款。”9 ~, l8 \# P5 P& `* h4 }
       或许是体恤女儿的行动不便,最后,老人在某个羽绒服专卖店匆匆挑选了一条羽绒裤。回去后老人破天荒地说:“我去楼上坐一会儿,暖暖身子,喝口水再走。”8 D; @+ m- X! r) |
       送走老人后,女儿和丈夫突然发现老人新买的羽绒裤落在了沙发上。7 I5 N2 r3 k8 q. v, {4 L  ?- J9 n  n
       女儿赶紧拨通了父亲的手机,父亲在那边登着自行车,气喘吁吁地说:“就是给你买的,赶快换上,你暖和了,爸就暖和了!”
' Z: D# Y4 y) U       挂掉了电话,女儿的眼睛蓦然蒙上了一层薄雾。% C: j' i2 J2 Q5 Z" c- V( a
       “你暖和,爸就暖和了。”原来,寡言少语的父亲,心里隐藏着许多温暖贴心的话。(待续)

: e1 q7 J/ X8 `' e5 q: x% d4 j, V4 V5 I7 m, [0 O8 V  S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1

帖子

333

积分

进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33
发表于 2019-10-8 08: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说父爱如山,可从老师的文章中,看到了父爱的另一面,父爱如火,那是大山下孕育的熊熊烈火。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52

主题

3662

帖子

9225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225
发表于 2019-10-8 10:44:22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互关心,相互体贴,“你暖和了,大家都暖和了。”文章很像小说,揭示出人性深处的东西,欣赏学习,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87

主题

5122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5143
发表于 2019-10-8 15: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精彩的小说,彰显父爱的博大厚重。随手拈来,感人至深。佩服。赞。
趙双明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7

主题

585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001
 楼主| 发表于 2019-10-9 22: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心的守望、近顶阁主、陇上人文友阅读、点评、鼓励。祝朋友们佳作频出,硕果满枝!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68

帖子

506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506
发表于 2019-10-10 14: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能打动读者、引发共鸣的文章都是好文章!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7

主题

585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001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1 11: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10-12 19:48 编辑
. [, w: O5 X* P9 D$ f' S
( @, x) W) _4 f, \  }$ o3 L2 m. j感谢新朋友关注、阅读、感悟,晓风残月朋友,有你的参与,宝鸡文学网又增添了新的血液。文朋诗友荟萃,其乐无穷。顺致秋安,佳作频出!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7

主题

585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001
 楼主| 发表于 2019-10-14 10: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10-14 10:41 编辑 2 u7 S; P, h7 S
: _4 e3 R: Q5 L6 E
                                                             《雍城偶记》(13)     % F! _  G1 z# J' _

4 b% V  q2 J: G: A       入冬后雍城最冷的那天傍晚,我在秦凤路一家餐馆里。因家里的人都出了远门,要不,我不会在这么冷的天跑出来到这里吃晚饭。正是吃饭时间,餐馆里顾客盈门,只剩下靠门口的一张桌子空着。只要一开门,冷风就会乘机呼呼而入。但别无选择,我只好坐在了那儿。
5 _2 f% H2 X1 R9 e" \1 T       服务员是位模样俊俏的小个子姑娘,拿着个小本子,笑盈盈地站在我的面前,一口流利的凤翔口语问我:“叔,您吃点什么?”我要了半斤肉饺和一碗鸡蛋汤。很快,饺子和鸡蛋汤都端上来了,热气腾腾的扑面撩人,呼啸的寒风都被挡在窗外了。( o+ [2 W7 k7 h, p- ?% W, P0 h' U) I
      埋头吃得热乎乎的,觉得忽然有一股冷风吹来,抬头一看,一位老头走到我的桌前,也是别无选择地坐了下来。在我的对面坐下来之后,大概看我正在望着他,他便冲我笑了笑,那笑有些僵硬,不大自然。也许,是为自己一身补了几块补丁和满身油渍和泥土感到有些羞涩,和这一饭店衣着光鲜的红男绿女对应得不大协调。我心里思忖着,不知这位老人有多大年纪,或许还没有我大,只是胡子拉碴的显得有些苍老。我猜想他可能是位农民工。2 [' v- s9 k+ d2 O% M/ O
       他坐在那儿,半天也没见服务员过来,便没话找话的和我搭讪,指指饺子,问我:“饺子怎么卖?”我告诉他:“一斤肉饺十元,一斤素饺八元吧。”他立刻应了声:“这么贵?!”这时候,那个小个子姑娘拿着小本子走了过来,走到老头的身边,问道:“你吃点什么?!”,老头望了望她,多少有点儿犹豫,最后说:“我要一碗米饭!”姑娘有些奇怪:“不再要点什么菜?”老头这会毫不犹豫地说:“一碗米饭就够了。”然后补充一句:“要不,麻烦你再给我倒碗开水!”姑娘不耐烦了,一转身冲我眉毛一挑,撇了撇嘴,风摆柳枝般走了
2 F" C6 l. x  B' r' L       过了好长时间,也没见姑娘把一碗米饭端上来,更不要说那一碗开水了。在这样一个势利眼长得比鸡眼还多的社会里,人们的眼睛都容易长到眉毛上面,很多餐馆都会这样,不会把只要一碗米饭的顾客放在心上,更何况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姑娘来回走了几次,大概早忘了这一碗米饭。; ~& t" Z% s2 \9 F# ^& E
       我悄悄地望了一眼对面的老头,看得出来,老头有些心急,也有些尴尬,又不知道如何是好,如坐针毡。如果有钱,谁会只要一碗白米饭呢?但如果不是真的饿了,谁又会非得进来忍受白眼和冷漠而只要一碗白米饭呢?6 }9 K: G& `) }: a
       我很想把盘子里的饺子让给老头先垫补一下,但把剩下半小盘的饺子给人家吃,总显得不那么礼貌,有些居高临下,就像电影《青春之歌》里的余永泽打发要饭似的。那一碗鸡蛋汤还没有动,可以先让他喝几口,但一想饭还没有吃,先让人家喝汤,恐怕也不合适,而且也容易被老头拒绝。
1 t( Y5 T: E* n8 O# i' v2 [' q. p. W       因此,当姑娘又向这边走来的时候,我远远地冲她招招手。她走了过来,老头看见了她,张着嘴动了动,一定是想问她:“我那一碗米饭呢?”但如今的小姑娘那一个好惹?看人下菜,已是常态,势利的现实和势利的城市,早完成了她活生生的青春期教育。为了避免尴尬,我先把话抢了过来,对她说:“姑娘,你给我上碗米饭!”话音刚落,怕她同样嫌弃我也只要一碗米饭,便又加了一句:“再来三十个饺子。”姑娘在小本子上记了下来,转身走了。我冲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快点儿呀!”她头没有回,扬扬手中的小本子说道:“行哩!”
: d9 Q* v- P3 F* U       老头望了望姑娘离去的背影,又望了望我,什么话都没有说,似乎是想看看,同样一碗米饭,到底谁的先上来。一下子,让我忽然感觉偌大的餐馆里,仿佛主角只剩下了老头、姑娘和我三个人。三个人彼此的心思纠结着,一时无语,却有着不少的潜台词。, e5 ?$ z9 Y6 d+ C
       我望了望老头,,也没有说话,我是想等这一碗米饭和三十个饺子上来,一起给老头。我心里思忖着:谁家都有老人,谁都有老的时候,谁都有饿的时候,谁都有钱紧甚至是一分钱让尿憋死的时候。
) E  {( H8 Q7 m. `. N9 i" a# x       老头垂下头,不再看我。我埋下头来,吃那小半盘的剩饺子。也不敢再望他。我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但生怕我的目光总落在他的身上会让他尴尬。有时候,只能让人感慨现实生活中的冷漠比窗外的寒风还要厉害。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如今是越来越深了,并不是一碗米饭、几两饺子就能化解的。
7 j8 L( k8 c! F, w8 ?) o) E       很快,也就是那小半盘剩饺子快要吃完时,只听姑娘一声喊:“您的米饭和饺子来了。”便把一碗米饭和三十个热腾腾的饺子放在我的桌子上。同时也把老头的那一碗米饭放在桌子上。可是,我抬头的时候,我和姑娘都发现,老头已经不在了。其实,只是上一碗米饭的时间..........(待续)

" {+ a/ g. `. o% V! i
9 s0 x, R: w; w7 f6 S
9 ?" q" D8 G  f3 j3 V2 l& }: I* U0 @; o- \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