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21|评论: 6

算了,不说了

[复制链接]

26

主题

106

帖子

44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6
发表于 2019-11-13 23:09: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11-14 21:20 编辑
; {, k1 z! Y8 Z6 N: I  h( B( M2 I1 `( ?' M, o: d, \- K
                                                           算了,不说了* ^/ Y4 K! K3 L- W6 _. a
                                                                         作者:曹浩
# R% i1 B: [# E' I$ ?
     梅子和王婷是工友。今天,两人比以往要更加谈得来。下班用完餐,不急着回家,慢悠悠地躺在世硕家园的草坪坡上乘凉。8 Z9 Z1 ]0 y" s( q  g
     梅子:“哎,婷啊,你谈过几个对象了?”
6 N8 S1 U% ]  w1 i+ q4 ~: f3 W0 H, l8 Q     王婷:“从啥时候算起。”
+ T2 V! _- u6 n9 c# C( D: {     梅子:“嗯,大学起吧。”; T) d7 }' O9 J& o0 Q$ n8 |+ w
     王婷:“别急哦,我给你数(算)。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 Q% q( T  f( |, D     婷的食指指向夜空,自月光旁边最亮的那些星星数起。数着数着,已经忘了中间几颗星的模样。& V* d8 I* L1 h$ I$ f8 \" b# N
     梅子:“哎呀,你别闹了。”
  ^) N7 o. k7 ~; M, C' [1 H1 K     王婷:“哎我数到第几个了?别打断啊。”
+ E# C* M# ~  N. ^! ^     梅子:“生气了昂,说真的。”
- N0 |' h( c# z     婷眸子闪了几下,合了起来。她说:
8 f0 k) q% F3 h     “说实话,真的不少了。”
% i, C7 z! h8 G: e- K     梅子:“那你倒是说说啊。”
8 ?/ m/ E  V5 N( ]$ g     王婷:“唉,别急。怎么说呢,给你这么说吧。我谈过的对象不下十二三个吧。”" R( B- @* @, {. `
     梅子:“哇,真的假的?”
/ u" @  H& e7 ~0 f4 j     王婷:“至于这么稀奇古怪吗。先别着急。其实现在啊,他们大部分的样子,或着家庭住址,我都模糊了。怎么说了,只有其中那几个比较坏的,或者说多少伤害过我的渣子,我才记得。其余的那些善良的、美好的、真心诚意的小伙子啊,我都他妈的给忘了,忘了啊。他娘的,那时年轻啊。也傻,荒了缘分,也荒了自己。”8 _+ k' C9 j2 X
      梅子:“婷姐,没发现你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l1 F7 u2 W4 k: _, }8 m
     王婷:“哼,故事,故事个屁。有故事的人都他妈的有问题。”
9 }  B6 \% B' }' ]) G     梅子:“好吧。”4 W$ Z" x- l" o* u$ J
     王婷:“唉,话说回来,实在是亏了那些好小伙们呀。连个样子都没记住。只记得他们的香蕉大抓大抓,礼物箱箱盒盒。亏了人家呀,造了孽呀。”% o5 W" o, i: e+ X
     梅子:“哦。”( e& b: X1 u  A9 x6 f
     王婷:“人说来到底是贱啊。不喜欢真诚善良的小伙,偏要去爱上使坏的哥哥。人家叫咱去吃顿饭,高谈阔论喝点酒,去KTV扭两下,揣摸咱两下,耳侧吹吹气,说几句骚情话,咱就忍不住要依附于人家。”  ^. l$ G$ A# T, C: X2 P
     梅子:“也是。”
0 U% {- O, R* Q     王婷:“不光是这样。也要说说咱自个儿爱挑剔。咱自个儿啥样道自个儿不清楚,还总爱弹嫌人家。小伙子差不多就慢慢地好好地相处么,哪里有个十全十美的人哩吗?可咱呢,嫌人家这里不好,嫌人家那里不好。挑来瞅去,一等二错三落了空。爱情不是等公交,公交一趟接着一趟,错过一趟还有一趟。可爱情呢,我偏偏还觉得像在等公交,可它不是啊。觉得这个人不好,那选择下一个。下一个还不好,还选择等下一个。等来等去,落空了,错过了。错过了就是一辈子。到最后着急了,也许连个公交都没有了,也只能配坐个敞篷车了。”
; v- a5 f0 I# C9 K. S0 ]     梅子:“唉,婷姐你说得真是啊!过来人啊!”6 p% |7 Z% T$ q- w& M$ _% m+ }
     王婷:“哼。”* G  Z) T1 j3 t# _" v2 U; p
     梅子:“那婷姐我还想问问,你现在幸福吗?”) D% J1 e4 P  ?8 T
     王婷:“幸福?哼幸福?幸福是个啥?你在搞笑吧?”
# t$ n% M3 X1 V2 V     梅子:“这又怎么说?”
) j9 F0 x0 F! {' M/ s$ k: Y     王婷:“怎么说!幸福是咱学生时代课本里学的吧?”
, C7 W5 `9 P3 W; Q1 d     梅子:“对啊。也是啊。”
( Z3 s  [. W5 U$ D2 @     王婷:“那可就不了,那幸福就住在课本里啊。合了课本、毕了业,就没有幸福了啊。况且这世间有幸福吗?我姓王,叫王婷,我性也不福,哈哈哈……”6 a. R/ E5 X3 j
     梅子:“可别说笑了婷姐,你说了那几个好的小伙,还没说那几个坏的呢?”' K5 L( {1 f6 c7 e
     王婷:“你要听吗?”
$ x) j  V8 }0 h/ d     梅子:“嗯嗯,要听。”( m+ O9 R  n3 U" |* A
     王婷:“那等我讲完了你也讲讲你的丑事,可以吗?”
+ C2 p& s2 V$ a     梅子:“啊?嗯……”. w4 ]2 b; e5 f) _8 x* s9 v
    梅子犹豫了。她转头望了望月亮,月亮已悄悄移了脚步。她接着又说:
( }8 C2 S" X5 N( E7 I* G  R0 I     “行吧,再说。你先说。说说那几个坏哥哥,我想听听他们。”
* h$ w3 f3 u1 M7 K7 I$ j& O     王婷:“呵,坏男人都一个德行,但坏起来各有样式。老娘我已在心里将他们杀死过好几次了。这些男人们,能进监狱的都进去过了,能被人家撕破脸的也都被撕破了。据我所知,也就有一个至今他妈的逍遥依旧。朋友圈各种秀。我一看见他朋友圈发的动态就想吐。老娘就差作死他了,迟早的事。他骗了老娘,他把老娘当牺牲品练手了。事情是其实很简单……”7 I. W6 o0 B7 Y, n) W
     夜幕覆下,月亮越来越亮,越亮越近。仿佛探着脑袋,眨着眼睛,在偷听两人的秘密。王婷的故事不一会儿就讲完了,梅子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3 [/ w$ B4 v0 K9 x/ h( C

# S, r4 L% O$ i, }6 F2 q: W2 }3 _8 N* }- k) }
     王婷:“我操,老娘今晚居然给你说了这么多,不能扯了。哟,对了,怎么没听你说说啊?”
) W3 o  y. e0 V9 i% w- g; b$ p9 f9 w     梅子:“我,我没有你那么多的过往。有点不好意思。”6 l4 }2 I6 [" m
     王婷:“呵,还害羞了。都是老女人了,还这么害羞。老娘又不是没见过你那……”
- g; R, V+ L- g: J5 e  w     梅子:“哎呀,可别说了,你咋这么污!”
2 J6 E: F# K% q& K$ [; d     王婷:“好好好,不扯别的,你就说说呗,说说呗?梅子。”
$ |' R$ U. ?" M6 F     梅子:“好吧…那我给你悄悄地说,你可不要给别人谈及呀。”
) |: u! v% G$ J     王婷:“老娘我,你还不相信吗?”& A7 ~& a/ h$ V$ x
     梅子:“我其实没有你那么丰富。我就谈过四五个对象。像你说地一样,印象深刻的却只有一位。他不是伤我伤得深,而是我伤了人家,错过了人家。他就是我谈地第一位男友。第一次嘛、没啥恋爱经验。那小伙从学生时代就暗恋我了,一直没明确地追过我。毕业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我们离得不远。有过几次交流后,他便开始追求我了。不得不说被人追地感觉真好。我呀只是太过无情了吧。就简单地说那几次吧。我要吃冰淇淋,他买下拿到我租住的地方,给我时化了不少。我就埋怨他,呵斥他,说他是榆木脑瓜。把冰淇淋摔了一地。唉,呵。还有一次我晚上想吃炸串,他大半夜敲开门送了过来。可热死腾腾的香味却掩不住他满身的臭味。我任着性子说了他。还有一次,我居然挑逗了这榆木脑瓜,他因为激动,从后面抱住了我。可我却气愤地挣脱开他。朝他又是踢又是打。硬是把他推出了门外。他在门外又是道歉又是抽泣。我骂他娘喊他爸,之后掀被关灯蒙头睡着了。”
& q# v: i" p' g, O: u. S     梅子一边说着,一边把看向月亮的目光调短调长。呆呆的,痴痴的。看不出来她是怀念,是忏悔,还是自嘲。也许都有。. K) P0 z* x* n8 D. N8 W
     突然她把目光转向王婷,说:“你说我傻不傻?啊?老天只安排了我这一次缘分。可我却不认识缘分,没有珍惜缘分。人家小伙子也挺笔直,本就不丑。可我却自顾自的感受和性子,一味地朝他的自尊、朝他的胸膛开枪,伤了人家的心。”5 m: u; j- s0 u% B: r% d5 S
     王婷:“是啊,男人的心可不能伤啊。一旦伤了,就没了。男人的心要比女人金贵得多。梅子呀。”
" C# X$ P. J  U- O3 F. \' j     梅子:“对啊。关键那时候也不懂爱,不懂婚姻呀嘀。我那时候又怎么会知道,他为给我买支好点的冰淇淋,跑遍了几条街,跑了那么老远,还急得自己满身大汗。      那时候又怎么知道,他妈重病住院,他还是担着他母亲生死的风险,大半夜给我买了串串,送给我时,我却嫌弃他满身‘农药味’。那时候谁又知道,我推他到门外后,他等我睡了觉,还抽噎了许久,看着没有希望的月光,该是伤透了心,才孤零零地沿着大马路,不知去向。婷姐,你说我傻不?算了,不说了。”
. s! }' N6 d+ T! w/ t# r7 b8 Q     王婷:“嗯,不好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好评说了。”
% P' I9 C! O8 q6 `0 \7 x     梅子:“后来呀,我从以前的老同学那才得知,他一直到前年还是单身,现在还没了踪影。小伙子是个情种,说来还是我耽搁了人家。”
8 {9 l. o7 {# s3 E" `. o     王婷:“不好说!不好说!罢了。那你后来那几个男友处得怎样?”# [& t. f$ Q3 e# z1 I9 ^2 \
     梅子:“唉,婷姐。你应该能料到吧。后来那几个都是图刺激、排空虚,过眼云烟。”
' Z, V8 t# a, l1 X& z0 Y6 \  @6 ~* E     王婷:“那你现在这位老公不也挺疼你的吗?”4 b! T% u& d1 w4 t5 ?' i. j
     梅子:“疼?我们之间也只有“疼”了。”
! F/ U& B. z& A5 w( V: q     王婷:“哟,那不就得了。那就挺好的呀。”/ d, R' z# a# m1 O( [# |& d
     梅子:“姐,你到底能听懂人话吗?哼。唉。”
# J, `5 J& ?. y     王婷:“喂!别哭啊,别哭别哭。想说了再说,压在心里也难克化。”
6 q: S% x) E9 ^0 |* _; O& G     梅子:“好吧。我们之间也只有“性”了,甚至连“性”也没有。我们一到家就各忙各的,他好久都没碰过我了。双方家里还催着让生孩子呢。算了,不说了。”& C6 j* l& C- ?
     王婷:“嗯嗯,别说了别说了,会有的。慢慢会好起来的。”1 d7 w. J" |9 _2 w2 q
     梅子:“婷姐,你呢?”
8 A/ Z" @# p- d  o     王婷:“操他老娘的,你比起我还好多了。我们一不对口就打架,他打我,我也打他。我现在是有崽了,但战火仍旧不停。我们每次打架,我的崽就吓得哆嗦。他的作文《给爸爸妈妈的一封信》里居然写得是希望我们离婚。这熊崽子啊。说来也是我亏了这崽了,算了,不说了。可对于我那男人,有些可气地就是,他每次打架都会说我们的崽不是我们生地,说不知道是谁和我生的。操他老娘的,我就撞头摔股子胡捣蛋。有一次,楼底下的住户居然上来给我说,让我们换张床,晚上温柔些。去他老娘的,算了不说了。”/ v; i, M' I2 H8 F# A; o
     梅子:“你男人这么厉害吗?”% X9 [9 b/ E( ~, |
     王婷:“厉害个屁。我们彼此都早已厌烦了。就像你说的,只剩下性了,甚至连性都没有。我烦他、厌弃他,不是一星半点了。我甚至有时想捅死他,算了,不说了。告诉你,我现在都开始勾引别的男人了。你看,我微信里加得这些小哥哥。这个我已经见过面了,这个还正在约。”
5 v3 v9 x7 t# f     梅子:“婷姐,可不敢这样啊!”
; Z5 E( j% ]) g0 |. V5 h     王婷:“不敢个屁。我给你说呀,上次我约的那个小伙,还吹他能喝,都没去酒吧、只去了KTV,喝了几杯就倒下了,美美地让我给收拾了一顿。算了,不说了。”
% S0 g! d2 a+ t9 ~' |7 d; \     梅子:“啊?那,那这个是谁?看起来还是个年轻娃娃?”3 y5 V8 G: X! K' z+ y
     王婷:“屁。这是大学毕业工作不久,因为寂寞空虚,才约我……”! j. J: l- K8 d* s/ @, ~1 V9 r
     梅子:“啊?那可不行。这还是个孩子。咱可不能把人家这年轻小伙给害了啊。他们不知道个啥,咱知道啊。你看这些就像我们当初错过的小伙一样。”% u" {1 X- F1 u4 V6 }
     王婷:“你呀,你不懂。现在是有需求就有供给。现在可不比我们那时候了。现在这开放多了。啥人都有。尤其是社会压力大了之后,大多数人精神上都不同程度地缺乏营养。尤其是那些有钱的、有背景的,像什么机构、什么教授,什么有点势力,什么有点项目有点资金的,作风都神秘得很。你我都想不到。算了,不说了。咱也没经历过人家那生活,只能是无限羡慕和膜拜了。”
7 D: ?; G) _8 ^+ H     梅子:“我也大致知道。但你也不能毁坏了这些孩子们啊。”
7 H: @) K. E" g. C4 K8 u     王婷:“他一个劲儿地约我,我拒绝了不好吧。要不,要不我把他介绍给你,正好你也小我几岁,还能去浪漫浪漫。”5 _! l) u" {) m8 i! z+ L; A
     梅子:“婷姐,你……”
) l& W3 a. R: O; w4 b3 `     王婷:“好了好了,你就是现在常讲的那种,嘴上说不要,内心却很诚实的女人。我可不知道你几斤几两了?”
: [/ N' c* ?+ R. g/ S     梅子:“婷姐!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今晚这些话,就当是放屁了。”6 m  I- A" W" {8 k3 ?
     王婷:“哎呀开玩笑地嘛。这世界,能有几个人像咱们敞开了说这么多交心话,我反正是知足了,你呢?”
- ^8 C! D2 L/ ~$ W3 S) q     梅子:“算了,不说了。我也知足了。”

3 k- j- M: l# d+ Y+ V# W5 O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106

帖子

44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3 23:13: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12-24 15:09 编辑 " `$ Q* L* f' S. ]! g

  a# o2 g+ z0 `# a(续上): V" e" F) u6 G  Q( R6 m6 v
       王婷:“那我们回吧。”& S' M; v0 v) u
       梅子:“行,我约莫着也该回了。”
  L) t* D5 C4 C& K9 F       王婷:“哎哟我操,这草坪像男人的胸膛,好硬。老娘的腰都快要断了,哈哈哈。”
$ C2 p" s4 g$ G$ C# ]3 B       王婷和梅子从世硕家园的草坪上起身,边走又边聊了许久。- U& I- R: |- B- \+ y- j& R
       王婷说会有人开车来接她的,或者老公,或者情人,她一边拨弄手机,一边说让梅子先回。梅子说她打个电话,会有人在前面的路口接她。
* ^; _  g: d. b) [9 Y) u       最后,王梅一个人沿着大马路,向前走了一个路口,又走了一个路口,不见了踪影。王婷等了又等,也没等着一个接她的人,最后,一个人沿着大马路,走了一段又一段,也没了踪影。" D. z2 P" L+ r- {

. t3 a- k) `5 P. m9 U5 E  N  s                                                                                                                                (曹浩 中国教育学会会员 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8

主题

1640

帖子

510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100
QQ
发表于 2019-11-15 00: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欣赏拜读,问好。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5

主题

609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586
发表于 2019-11-15 15: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11-15 16:14 编辑
) X% k1 U' t, [0 H  G; d* @$ N
0 C8 B2 Q" n3 z这篇小说通过梅子和婷子的对话描写,揭示了当代社会青年人婚恋的复杂心理和无奈。写作手法以对话描写见长。传统婚恋被颠覆,社会经济急剧发展嬗变带来人性裂变。标题:“算了,不说了!”说明当代婚恋的难言之隐。好小说。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106

帖子

44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9 12:22: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9-11-15 15:48
1 z. F  U7 V1 l- ?$ Y这篇小说通过梅子和婷子的对话描写,揭示了当代社会青年人婚恋的复杂心理和无奈。写作手法以对话描写见长。 ...
0 Z+ [4 Q0 x" X
谢谢薛老师,您的留言是对我的莫大鼓励。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106

帖子

44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9 12:23: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顽童 发表于 2019-11-15 00:03
1 K8 ~: Z/ y3 H: v好文欣赏拜读,问好。
$ i: p4 `( F5 i8 R" F3 y. L9 n
谢谢阅读。祝您幸福。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1

帖子

377

积分

进士

Rank: 3Rank: 3

积分
377
发表于 2019-12-4 18: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算了,不说了。题目就显示出无奈,对爱情婚姻的困惑和无奈,也通过两个女子的对话,揭示了如今女子对爱情和婚姻的真实想法,给人警示。好文!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