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3|评论: 4

《雍城偶记(19)》

[复制链接]

254

主题

5761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781
发表于 2019-12-8 10: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9-12-8 10:48 编辑 / p$ g: a! c4 F6 Z( T" V
, h) a  b$ @. I6 A$ I  h9 J
                                                               《雍城偶记 (19)》
6 ?. a; \& A' B9 G& v5 u% j  z1 h% W' E1 g0 A1 [6 _+ E, i: ]6 N/ ^
       雍城周边东有纸坊镇,南有豆腐村,西有凤凰头,北有小沙凹。在我迁徙雍城后,这些村庄似乎正在被疯长了的城市人遗忘。放眼望去,一路之隔,一边是拔地而起的新村的楼群,一边却是旧村的村落。说是村落,其实是废墟,说是废墟,除了残垣断壁,满目疮痍,居然还有农家小院,有的兀自独立,有的几家相连,不甘屈服地点缀在村址上。小院内外环抱着树木,晨光熹微或夕阳西下时,缕缕炊烟萦绕在树梢,久久不愿散去。5 k$ D# I4 x  C3 C5 z
       那时,我常常独自走在这些寂寞的村庄里,当雍城发展的脚步迫近这些村庄时,它也身不由己地加入了旧村改造的队伍。新的村址融入了雍城,楼房像小树那样在春天里栽下去,到了秋天,又像大树那样密密麻麻长成一片。一些村民离开了,告别了相濡以沫的祖宅,一些院子拆掉了,砖、瓦、窗被弄走了,屋基墙根像锯去了树身的树桩,坚决地固守在那里。一些村民守望着,“燕子绕道飞,回那稀泥窝”,守着泥巴院和土柸,村庄因而仍然活着,迟迟不肯走进人们的记忆。4 N* y8 N1 A$ S' H: O+ b
       这里那里,小山一般堆积的瓦砾壅塞了道路,证明着人们离开时的慌乱、匆忙和粗疏。房子拆了,墙体倒了,绿色依然。大树被锯掉以后,树桩借着雨雪的滋润,复又萌芽。梧桐树、刺槐树和栆树重新长起,给小村以荒芜,也给小村以生机。失去了壁立千仞的依托,爬山虎却依然繁茂,在瓦砾上伸展手脚,渔网一般罩住了屋基,好似对旧生活充满依恋。6 S: Y9 O9 l. v, n
       东邻西舍,原是唇齿相依般存在,当一个院子成了孤儿时,被拆除的墙只好用砖垒起来,还透着窟窿眼儿,或者干脆成了篱笆墙。小院前是一片废墟,在老屋的墙土上平出一块园地,架着两行豆角,豆角已像软玉一般在微风中抖动。一位老妇人拄着拐杖,热情地邀请我去她家,她头发花白,脸上像犁过的黑土地,沟沟坎坎里藏满了沧桑。当她说出她的真实年龄时,我不禁吃了一惊。老人的年龄常常像她们的命运一样,让我捉摸不透。她似乎将周围的一切都悟透了,又似乎茫然无知,絮絮叨叨地说:“俺有五个儿子,轮流管俺,这是老大的家,那是老二的家。”在她手指的方向五间瓦房已成废墟的村落里鹤立鸡群。* H  d) g* h8 j- N
       雍城周边的村落蹒跚着脚步,像负重的老牛般喘息着。一家小院,一幅春联,让我看了个仔细:“居之安四时吉庆;平为福八节康宁。”横批为“太平盛世”。农民们的希翼最为实际,没有奢望。我常常为他们的恬淡和知足而感动。他们会逆来顺受,也会昂首面对风雨。雍城周边的村落的确经受着阵痛,原指望一视同仁,却一夜变卦,取消了农转非户的分房资格。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落地生根,一夜之间,却成了外人,这种冷落和疏离使他们黯然神伤。不容置喙的拆迁补偿,也让一些人无法接受。村庄在僵持中,一晃过了一年。于是,有了留守者,搬与不搬,强制搬还是自觉搬,成了一个无法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 j7 Q% P% E. Z! P4 k
       溶溶的月色使雍城周边的村落依然妩媚,就连人们的聊天也披上了一袭朦胧。小沙凹村几位老人聚在一处,话题像夜梦那样神游。“过去咱吃的是凤凰泉的清水,自从关中工具厂打了深井后,泉水干涸了,咱只得吃从白荻沟水库里引来的水,干净不干净鬼知道啊!”话题漫无边际,很快转到了反腐上:“现在一些头头吃黑食哩,歪人、钉子户挡道给甜头,把咱们这些无根基无靠山又没娘没老子的人当软柿子捏呢。”“老刘哥,你说吃黑食有何证据,你见了?”一位中年妇女快嘴快舌,把老刘哥的嘴巴封上了。人们哄然大笑。破败的村落里,难得的笑声亲切随意,可亲可近。
# D  N4 o! ]0 e4 b1 w       村落在沉沉的夜幕里睡去,又在惺忪的黎明中醒来。我在晨光中走着,一个女人踱出了家门,慵懒地梳着披肩的长发,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另一个女人走向一节木桩,那里栓着一只奶羊,女人把瓶嘴对准鼓鼓的羊乳,白白的乳汁汩汩地流进了玻璃瓶里。一个男人扛着锄头走向田野,一只黄狗跑前跑后,讨好地摇着尾巴。
, H$ F* {; Q. T# h/ v       新的一天开始了,被遗忘的雍城周边村落依然活在我们的世界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待续)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446

主题

3544

帖子

8907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907
发表于 2019-12-8 11: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化的进程啊,谁也无法阻挡,农村的凋敝只能越来越甚,但愿在这个进程中我们能把那些传统的美好的东西留下来。欣赏学习,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61

主题

5050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905
发表于 2019-12-9 05: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在快速发展,农村日渐式微,这是现在各地存在的普遍现象,是大的趋势,还是慢慢适应為好
趙双明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261

帖子

644

积分

探花

Rank: 4

积分
644
发表于 2019-12-9 13:36: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佳作拜读学习,现代化的进程中,种种现象和政策的执行中,也显露了许些弊端。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54

主题

5761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781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0 08:5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近顶阁主、陇上人、浅笑安然文友悦读、感悟、留墨、点赞。顺致朋友孟冬快乐,多出佳作!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