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22|评论: 2

文坛黑马红柯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15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
发表于 2014-5-6 14: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柯A.jpg
      红柯,原名杨宏科。1962年6月出生。陕西省岐山县凤鸣镇人,毕业于陕西宝鸡文理学院中文系。历任陕西宝鸡师院宣传部院刊编辑,新疆伊犁州技工学校讲师,后曾任陕西宝鸡文理学院中文系教授,现执教于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1986年远走新疆,生活10年。1997年曾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座谈会。199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000年随中国笔会代表团访问日本,2001年参加全国作代会。2003年12月被陕西省委省人民政府授予“陕西省突出贡献专家”称号。曾获鲁迅文学奖等全国多个重要文学奖项, 现为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生活中的骑手 文坛上的黑马——青年作家红柯速写


    他是土生土长的关中子弟,却把10年的青春时光留在了天山脚下;他是科班出身的大学教授,笔下的文字却充满粗犷的力量。虽然已经在6年前回到故土,他魂牵梦绕的还是千里戈壁和大漠雄风,美丽的维吾尔乐舞和醉人的哈萨克民歌,仍时常飘荡在耳际,回旋在心头。
  他就是被称为陕西文坛一匹黑马的青年作家红柯。近两年来,他发表了一系列描写西部风情的中长篇小说,在当代文坛引起了广泛关注。去年,他的长篇小说《西去的骑手》在中国小说学会评定的2001年中国小说排行榜上名列首位,短篇小说《吹牛》获得中国作协鲁迅文学奖,并成为“冯牧文学新人奖”两名得主之一。
  天山,草原,马群、羊群,大漠戈壁,是红柯小说中经常出现的意象。1986年,刚刚从宝鸡文理学院毕业留校1年的红柯,怀着理想主义的热情,给当时的校长留下一封信,踏上西行的列车,一走就是10年。
  辽阔的西域在红柯40年的人生经历中已经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烙印,大漠雄风已经溶入了他的血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一个内向腼腆的关中汉子在那里脱胎换骨。当我头发曲卷、满脸大胡子回到故乡时,亲友们以为来了个草原哈萨克。”红柯说。
  早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红柯就对西北少数民族的文化十分感兴趣。1985年,他就买下了伊斯兰教经典《古兰经》。1986年,他来到新疆奎屯一所技工学校工作后,开始大量接触图书馆里面的少数民族书籍。
  “当时图书馆几乎成了我的个人图书馆,里面丰富的少数民族典籍让我欣喜若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世界上还有《福乐智慧》,还有《突厥语大词典》、《热什哈尔》和《蒙古秘史》。”红柯说。
  说起西域文化,红柯有他独特的见解:在辽阔的草原和戈壁上驰骋千年的少数民族文化,浸透着一种血性,一种原始的生命激情。新疆维吾尔族能歌善舞,善于追求快乐;而哈萨克族则是很忧郁、很抒情的一个民族。他们民族特点不同,但是表达感情的方式都非常直接。在他任职的学校里,有一些少数民族学生,有时候他们在路上走着,心里想到什么伤心事,突然就会抱住树干大哭起来,高兴起来则又立刻手舞足蹈,在他眼里,“那就是一种生命的本真。”
  红柯感到,浸润在千年儒家传统之中的汉族文化,相对缺乏的就是西域少数民族文化中的这种血性力量和生命激情,所以,他在小说中着力渲染和张扬这种充满蓬勃张力的内容。他觉得这正是汉族文化需要向少数民族文化学习的地方。
  红柯的近作《西去的骑手》,描写的是西北回族传奇人物马仲英和新疆军阀盛世才之间相互争斗的故事。血性的张扬、生命力量的勃发,渗透在这部作品的字里行间。在另一部中篇小说《库兰》中,红柯以激情的笔触,述说了一个在戈壁荒原上风驰电掣的普氏野马的传说,将人类进化中久已失落的原始力量展现在读者的面前。
  到目前为止,红柯已经发表了《百鸟朝凤》等3部长篇小说和《金色阿尔泰》《哈纳斯湖》等多部中短篇小说以及诗歌散文作品,共达300多万字。
  红柯透露,目前正在写作另一部长篇小说同样是以西域为背景的小说,暂定名为“白天鹅”,灵感来自一首哈萨克民歌。
  “西北的大戈壁、大沙漠、大草原,必然产生生命的大气象。绝域产生大美。在这块偏远荒凉而又富饶瑰丽的世界里,所有的故事和人物都让人有遏制不住的写作冲动。”红柯神往地说。




《百鸟朝凤》:乡思的奇梦
2013-05-10 08:56:47 来源:光明网-《中华读书报》 杨剑龙

  《百鸟朝凤》,红柯著,上海文艺出版社20135月第一版,29.00
  生于陕西岐山的杨宏科,宝鸡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1986年远走新疆,在天山脚下度过了10年的光阴。他以红柯为笔名发表的小说大多以新疆戈壁草原为背景,展现出千里戈壁和大漠雄风中的朴野人生和神奇故事,洋溢着雄浑激越的境界和浪漫血性的真情。他的长篇小说《百鸟朝凤》却别开生面,小说源于他的一个梦境:“1990年冬天落脚天山脚下快5年了,遥远的故乡出现在梦中,黑压压奔腾而来,化作马群和鹰,凝固成青铜大方鼎,悠长的啸声成为古老传说中的凤鸣,故乡一下清晰起来,醒来后我写下了‘百鸟朝凤’四个字,初稿于1990年冬天的石河子与奎屯。”阔别故土后浓浓的乡思,幻化成奇特的梦境,他便将目光投回了故土,以其故乡陕西渭河流域为背景,吟唱了乡音缭绕的人生悲歌。
小说将历史与现实交织着呈现,以明朝陕西、湖北布政使姜天正、川鄂布政使曹玉林兄弟的悲剧故事,再现官场的跌宕险恶。以渭北师范的姜永年老师、学生周长元、侄子姜发梁的悲哀人生,呈现现实的磨难坎坷。明朝年间,曹家沟的大户曹家的小姐与长工私奔,长工进渭阳洞当挑水和尚,他在凤鸣河边用二胡拉起《百鸟朝凤》,小姐就与他在寒窑幽会,他们生下私生子姜天正,母亲却告诉儿子他是遗腹子。求学私塾五岁的姜天正撞见禅床上和尚与妇人缠绵,手持戒刀的肥和尚追赶中姜天正差点丢了命。多年后姜天正进士及第任八府巡按,返回故里的姜天正烧毁了渭阳洞杀戮了和尚们,挑水和尚幸免逃脱还俗齐家沟,母亲不顾儿子的反对改嫁齐家沟,后生下儿子玉林。姜天正先后被朝廷任命为陕西布政使、湖北布政使,他大肆截流地方上交的朝廷饷银,窝藏银两富可敌国,他在家乡挖洞藏了二十年截流的饷银,却将数千苦工封死在洞里,女儿姜小姐透露信息放走了许多苦力,姜小姐后来出家为尼。京城被李自成攻破了,姜天正用皇上的赐剑自尽。新科状元曹玉林十八岁状元及第,才学人品甚至长相均在姜天正之上,他奉旨巡察长江沿岸灾情,曹状元犯颜直谏、赈济灾民,长江沿岸灾情严重赋税减半,其治水理财断案的本领令人吃惊,曹状元升任川鄂布政使,取代了姜天正的位置,后来却因缴纳贡赋不及前任一半,致使松山会战失败,而被打入刑部死牢,后被诛杀。小说通过贪官姜天正和清官曹玉林兄弟的悲惨遭遇,突出了朝廷的昏庸和官场的险恶,在这对兄弟悲剧故事的背后,却是曹家小姐与长工的执著恋情。
  小说中的姜永年是布政使姜天正的后裔,他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大学期间他曾参加西北科学考察团,开始对考古发生兴趣,他负责建立中国最早的气象站,他留学德国法国,担任过陇海铁路西安至兰州段的总工程师,他在上海与相恋多年的女友结婚,为了给年迈的父母尽孝道,他们放弃了去北京上海西安,妻子随丈夫回到偏远的西北渭北高原。姜永年执教于渭北师范学校,数理化史地外音体美样样精通,妻子是音乐老师,姜永年常常在河边用二胡拉《百鸟朝凤》,文革期间他被批斗,他被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监督改造。文革后期,姜永年开始受到重用,他参加发掘秦公大墓和秦始皇兵马俑。在妻子逝世后,他拒绝了海外的儿女要他出国养老的请求,热土难离的他守候着爱妻的墓地、祖宗的陵园,直至去世。通过姜永年坎坷的人生经历,展示出中国知识分子不幸的人生遭际。
   生长在农村的周长元初中毕业后考上渭北师范,成为姜永年的学生,他选修了姜老师指导的唢呐,他苦练唢呐长进很快。姜老师的史地课常为周长元开小灶,还特意带周长元参加四次考古发掘活动,毕业时周长元分到县中学教数学与历史。“文革”爆发,被边缘化的周长元游走在凤鸣河两岸,他与一位小学女教师结婚,生了一个儿子,他收起了唢呐,操起了二胡。“文革”后期,周长元成为考古队的技术骨干,他开始名正言顺地收集文物,他把家里的私藏品全部捐给公家,周长元据理力争给献宝农民适当报酬,他被调县博物馆当临时负责人,他收到一病笃老人的布政使姜天正的藏宝图,被彻底边缘化了的周长元离开了博物馆,回中学去教书。妻子提出离婚,周长元一直没有再婚。听说考古队凭先进的仪器探测出姜天正藏宝洞的具体位置,周长元抓起唢呐吹起了《百鸟朝凤》。通过周长元的人生遭际,呈现出“文革”对于人才的扼杀。
长篇小说《百鸟朝凤》以红柯的故乡渭河流域为背景,在历史与现实交织中具有穿越小说的意味,在发散型的联想思维中,又穿插了朱熹撰写理学大典与儿媳偷情、禁卫军小军官与宣统溥仪的妃子偷情、叔梁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赵构南渡后国无处女的处境、金兀术与秦桧之妻王氏的私情等等,红柯以这些穿插的故事,企望增强小说的可读性。红柯的《百鸟朝凤》因乡思的奇梦引起创作灵感,通过明代姜天正、曹玉林、当代姜永年、周长元、姜发梁的故事,在凄婉的二胡与高亢的唢呐《百鸟朝凤》乐曲中,呈现出人生的一幕幕悲歌。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615

帖子

1778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778
发表于 2014-5-7 20: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深信正是那片广袤的草原给了这个北方汉子无尽的创作热情。更坚信他的文字里流露出的是纯情的质朴和素简。祝贺老师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182

帖子

400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003
发表于 2017-9-28 10: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家 | 红柯:把文学与人生的距离拉近一点
2017-09-27 红柯 文學陝軍


我一直从事教学工作,业余搞创作。常常是创作状态最好的时候也是人家给我加大工作量的时候。看来人的潜力是巨大的,背腹受敌勇者胜,两扇磨盘压顶就会磨出精粉。思想的火花、灵感之类有拔高的嫌疑,还是用我们陕西人的通俗说法,叫磨面,磨很多的面。

文学是需要压力的,处于一种紧张状态,感觉就会灵敏,思维就会活跃,即使遍体鳞伤也乐在其中,所以说文学不但有美感还有快感。

在学校给学生开了门公选课,叫《文学与人生》。上世纪三十年代,吴宓先生在清华大学开过这门课,书稿1993年出版,到2000年已再版5次,可见受欢迎的程度。

有先贤在前,我也就言之凿凿,因为现在文学专业对文学的研究离文学的本义与人生太遥远了,确实有必要把文学与人生的距离拉近一点点。



我把这门课分为五章,即文学的本质、文学的标准、文学的体验、文学的观念、构思与表达。每章后附有参考书目,共计100多种,将内容风格相近的列在一起,诗歌、小说、散文,哲学、历史、经济、地理、美术、音乐、自然科学,让学生明白这些大师不但在各自领域有伟大的创造,他们的表达方式更属于“艺术”,给读者一种美的“形式”。内容可能会过时,但表达方式既科学又完美。

今天,大多数作家可能还没有解决“怎么写”的问题,也就是表达方式的问题,有多少名为“小说”实则“应用文”的东西啊,浪费了多少材料啊。



文学源于生活,生活是文学的土壤。土壤里长的庄稼,打的粮食,做的饭,都不是文学,是纪实,是新闻报道。用粮食酿出了酒,真正的化学反应,产生新物质,也就是康德所说的强有力地从真的自然里吸取材料创造出的第二自然,也叫第二生活,这才是文学世界。

做得对是科学,做得好才是艺术;科学求真,宗教求善,艺术求美。美是个西方概念,中国古典文论对应的应该是“绝”,是“妙”,是“神韵”。尤其是“妙”,“妙”中有“少”,这个“少”近于老子的“无”,无中生有,从混沌到有序,以少胜多,像腾格尔唱歌,用最大的力量发出最小的声音。最高境界应该是俄罗斯歌唱家夏里亚宾,观众忘记了欢呼,忘记了鼓掌,沉默十几分钟后默默地离开剧场,这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这才是生命的“高峰体验”。

还是要回到常识,回到最基本的问题上来,读作品,获得感性的东西,才有提升到理性的必要。理性肯定是有的,但理性必须有激情与想象的翅膀。



文学与人生太密切了。打个比喻,童年对应神话传说、科幻童话,核心是幻想与想象的培养,想象是创造力;少年对应诗歌,核心是情感,诗的内核是音乐,音乐是情绪,是激情,激情是动力;壮年对应小说,核心是经验;老年则是散文,核心是智慧。

如果以学校论,幼儿园与小学是童话,中学是诗歌,到大学因为有想象与激情作支撑,大学生就展开了理性思考。而情感又有高下之分,情绪与激情是情感的初级阶段,情操与情怀才是最后境界。这至上的境界与大脑与胸怀有关。用陈丹青的话说:创作的最佳状态是年轻时的激情敏感加上一点点无知;用黑格尔的话讲:知性把握不了美。美是关于感觉的科学。



散文则是人到老年人生智慧的结晶。智慧是不是生命的最高境界呢?远远不是。智慧比知识高,知识是公共性的、可学的,智慧完全个人化,关乎人的经验与阅历。智慧的最大效果是成功,有极大的功利性,机心太重,近于谋略。《老子》就是智慧书,“损招”不少,司马迁《史记》把老子与韩非子并列,兵书战策权术大多师法老韩。

智慧之上应该是庄子的痴。痴不是傻瓜,是超越功利世俗的生命状态。贾宝玉就是大痴之人。对生命对事业,对某种事物倾心到大痴的状态,便是近于信仰的大爱了。

爱不是智慧是艺术,弗洛姆《爱的艺术》有感于现代人爱的能力的丧失而作。小说是一种他者的艺术,进入社会也是进入他人的世界,最适合青壮年,是扩张型的。

总之,文学观念意味着你的视野,你的见识,你的眼光,你的思想。

(文章选自《光明日报》)

 作者简介 




红柯,本名杨宏科。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师范大学教授。代表作有《西去的骑手》《老虎!老虎!》《乌尔禾》《少女萨吾尔登》等。曾获得首届冯牧文学奖、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第九届庄重文文学奖、首届中国小说学会长篇小说奖等多项大奖,《少女萨吾尔登》获“第三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图书著作奖主奖”,《喀拉布风暴》入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