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93|评论: 1

《寻找者的姿势》/常晓军

[复制链接]

360

主题

1380

帖子

103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307832
发表于 2015-8-24 09: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5-8-24 10:25 编辑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征文作品展】

《寻找者的姿势》/常晓军

    认识教官蒲元的时候,他正同志愿者一起在宝鸡探访抗战老兵。
    面对面的交流中,却发现他的眼光中充满着太多对于往事的思考与叩问。这样的寻找很累,根本不知道走到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但每每做这些事的时候,蒲元说自己的内心平静坦然。一方面通过与老兵的接触感动自己,一方面用老兵的经历来净化心灵。因为在寻找的过程中,老兵让每一位志愿者都明白了,他们留给这个世界的是一部用大爱和浴血奋战写出来的人生——
     阳光照射在锃亮的刺刀上,刺刀穿行在丛林中。影子的交错,让人只是感觉四处都在晃动着人影。刚才还是一片宁静,顷刻间就弥漫在枪炮和烟雾中。山上是人,山下也是人。呐喊声、厮杀声、冲锋声、绝望声,所有的声音交汇在一起,根本就不知道是敌是我,是人非人了。
    残酷无情的战争杂糅成混乱的声音。这声音,让胆怯的人腿软,但勇敢的人却更斗志冲天。只是手中的武器都代表着不同的立场,都在狠命地喷射着内心的愤怒。
  战争打得异常激烈,火光似乎要映红天边的云彩,让人分不清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感觉中条山在剧烈的声响中要炸开来。士兵们没有吃的就喝水,没有水就使命地勒紧裤带。只感觉枪管在变烫、在变红,似乎要熔化成水。
    一拨拨鬼子狰狞着扑过来,眼看就成了一具具尸体;一队队士兵英勇地冲上去,顷刻间就悲壮地倒了下去。尸体很快地如小山样堆积起来。现在看来,战争“奇妙”得就像拉锯,但坚守的却是寸土不让。
    那场战斗实在太激烈了,面对日军自杀式的进攻,陕西“愣娃”们也打红了眼,毫不犹豫脱光了上衣,露出青涩的肤色,端起枪就昂首站在战壕上扫射。他们年龄其实并不大,有好多还正在学校读书,只是不愿意看到国家遭受危难,不愿意母亲任由外寇践踏,便毅然决然地报名来到部队。他们年轻,有的是血胆豪气,还没有经受任何军事训练,就被派送到了中条山上。
    最终,勇气没有战胜精良的装备。面对密密麻麻围过来的日军,作为师长的孙蔚如下达了一生中最不愿意的命令:
分散。
撤退。
    保存实力。
    战场上没有一个人停止射击。但他们从震耳的枪炮声音中,分明听到了师长一字一顿的命令。
     其实,又能够撤到哪里去呢?后边是黄河,其他方向也已经让日军围得水泄不通。与其被俘,倒不如战死在疆场。
    士兵们都不约而同坚守着阵地,直到没有了最后一颗子弹。
    师长发怒了,声音的震颤中却又明显带着怜悯。他知道,与其让这些学兵白白送死,还不如现在就撤,保存实力以图再战。
    师长的话刚说完,战地上便没有了子弹和供给。
    战场上的枪炮声瞬间弱了下来,突然就成为了一种静,静得让人害怕。衣衫褴褛的士兵们没有绝望,而是相互搀扶着向后方有序撤去。
    突出重围的士兵们筋疲力尽,后有追兵,前是绝路,明显是让人置于死地的感觉。这难道是天意么?
    士兵们陆续跑到黄河边。站在高高的悬崖上,滔滔河水泛着浑浊的浪花不时拍击着堤岸,发出沉重的轰鸣。沉静了一会的天空中又响起了枪声,愈来愈近,似乎可以感觉到这些声音一次次擦过了士兵们的耳朵。没有人退缩,大家都坚定地站立着,仿佛在等待。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其实,这些士兵们参军入伍前就已经抱定了必死的信念,只是此时此刻,这种突然而至的凝重来得似乎有些太快。至少他们还没有打过瘾,还没有伤过瘾。他们心中,为了国家和民族,死根本算不得什么。
    日军离得愈发近了,甚至可以看清楚他们的面目。当日军发现这群士兵已经没有了任何还击的能力时,更是端着枪,招摇着冲了过来。“有血性的汉子,咱们拼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拼了、拼了,真的有种气壮山河的感觉。
    有人冲了上去,然后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一个,一群、一片。血从年轻的身体上涌了出来,悄无声息地汇聚在一起。阳光下,是那么鲜艳。
    投降吧,投降了可以免你们一死。已经失去尊严的伪军用母语大声地喊叫着,面目是那么丑陋。“两狼山——战胡儿啊……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何惧——死——生啊……”
凝重的气氛开始轻松起来,凡是会秦腔的都跟着曲调吼了起来。浪涛声和着气势悲壮的《金沙滩》,让人想起更多的是家乡,是亲人。
    腔音未落,已有三五人抱着麦垛纵身跳入了黄河中。大大的浪花之后,只有散落的麦秸随着水波旋转着向前流去。宽阔而又激荡的河水在山壑沟峁间涌流着……
    又有人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日军早让这样的场景惊呆了,他们没想到中国军人竟然是如此刚烈。弹尽粮绝却也不肯低头受俘。但是他们还是继续围攻,想让这群绝望的士兵束手就擒。
    没想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见成百上千的士兵涌向了悬崖。或许是上天也不忍再看,阳光也没有了之前那么刺眼。当士兵们眼望着故乡跪下磕完头后,奋不顾身就纵身跳了下去,用生命书写下了这场战役最为悲壮、也无法让人观瞻的场景。
  以这样的“回家”方式,真是亘古少见。据曾经见到士兵们跳河的村民讲述,当天下午,他无意中看到士兵们不断地涌向黄河岸边的悬崖上,然后朝着西北方向拜过三拜,从容不迫地跳了下去。还有一名打旗的士兵,死死地攥着旗不放,最后也是跳了下去。后来就听说是 38军的士兵和日军白刃战两小时,最终因众寡悬殊没有突围成功,从方家村、许八坡,老庄黄河沿岸投河殉国。
    好多年之后,从资料上才知道,那些跳河的年轻士兵大多九死一生,成了流落在外的孤魂野鬼。这些尸体一路漂浮到了三门峡一带,国民政府闻讯专门派人前去打捞安葬,水面上全部是被水泡得肿胀的尸体,相互碰撞着,相互依偎着。活着的士兵们一边流泪一边打捞,以沉默来纪念这些为国家和民族而战的死者。后来,在与当年参加过六六战役的老兵谈话中,蒲元又从不同角度听到过老兵们描述这种惊悚的声音。有老兵说,过去了好多年,我只要一想起这枪声,就感觉自己又重新回到了战场上;也有老兵说,这枪声一生在耳边回响,提醒着自己永远是位军人。
   一次次地寻访后,蒲元也在想,老兵们到底会给这个社会留下什么?是一段历史,是一段经历,是一段人生,还是一段正义?所有能想到的答案,都需要后来人来解读。在当地,曾经碰见过一位老人,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但都知道他打过鬼子。左邻右舍都很尊重老人,经常会送来吃的喝的。老人的生活非常简朴,可能是在部队养成的习惯,他每天都起得特别早,吃过饭后就会到当年跳河的崖边眺望。就像一种庄重的礼节一样。然后才会拄着拐杖向远处走去。当地的老百姓也说,每年这个时节,都会有人在这个崖边朝着中条山方向烧纸奠酒,以此来纪念那些为国牺牲的士兵。作为民间最传统的纪念方式,一个人,一群人,就那么默然地进行着这种仪式,四周除了河水确实很静,远远望去,星星点点的火光在夜色中明明灭灭,就像在诉说那场不堪回首的战争往事。
火光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远方的俄罗斯。在克里姆林宫第一哨旁,常年燃烧着一簇不灭的圣火。据说那是二战时期,无数士兵为了保卫祖国将鲜血化成了熊熊火焰。圣火旁边的大理石上,写着这样一行大字: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与世长存。
每每读到这行字的时候,蒲元就为那些逐渐老去的抗战老兵们感到幸福。虽然他们因为历史的原因沉默了太久,但他相信社会一定会记着他们的功绩。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143

帖子

554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54
发表于 2017-11-16 09: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上学习了。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