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88|评论: 0

唐志强:杨润杰文集《一把苜蓿菜》序评

[复制链接]

394

主题

1432

帖子

103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308501
发表于 2016-12-20 08: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6-12-20 08:53 编辑

岁月的一次告慰和延伸-----杨润杰文集《一把苜蓿菜》序评(唐志强 )

文章来源:陕西作家网发表时间:2016-12-19



  受润杰文友之邀,为其文集作一短序。我本人只是一文学爱好者,才疏学浅,哪有能力堪此大任,但见兄长之心拳拳,便从其唤命,谨以蚍蜉之功担椽木之重。虽未能曲尽其妙、入木三分,徒求不枉费兄长之一番美意耳。
  展阅润杰兄长之乡土文集,他的精神让我敬佩。他和我同在扶风作家群里面,看到他每每在地里劳作之时,遇到灵感时,会拿出随身携带的笔头邹纸,记录下对生活的感悟片段。这部《一把苜蓿菜》集散文、诗词、小小说为一体;游历、怀人、美食、生活等内容无所不包。在如此浮躁、功利、媚俗的世风之下,能有这样的固不可拔的精神坚守,这样雅气横俗的生命涵养,能呵护内心的圣土而把文学进行到底,不禁让人油然钦敬。
  润杰兄生长于农民之家,祖辈务农为生。看到这些文字时,我才似乎更加理解了润杰兄为人为文的内因渊源。可以说润杰兄不仅兴趣丰润,他更是一位有担当、富正气,抑恶扬善、是非分明的人。他的散文集《一把苜蓿菜》是在用笔给已经消失或即将消失的故乡人物、风景、风情、风物、风俗立传。他的切入点是家乡扶风的方言。所以,一把苜蓿菜也是在描绘纸上的故乡,也是舌尖上的故乡。这个舌尖,和如扶风的美食和土特产当然也有关,但主要是和扶风的方言土语口语有关。
  我想起巴别塔的传说来。《圣经》记载,大洪水过去之后,巴比伦想要建造一座高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上帝知道后,就变乱人们的口音,使人们的语言彼此不再相通,这座通天塔就未能建成,人们也分散到世界各地,成了一盘散沙。到了今天,人类依然是一盘散沙,但让上帝感到吃惊的是,人们的交流几乎没了障碍,英语的霸权地位让民族语言式微,普通话的大力推广则让会说家乡方言的孩子越来越少。当人们建议把方言纳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大声疾呼抢救方言时,我发现,这已经不是危言耸听。
  当然,有时候,我们只能无奈地看着落花流水春去也。
  就像杨润杰站在扶风天度的野河山上,眺望着秋风中的柿子树、苹果树、苜蓿菜,聆听着历史深处传来的扶风方言时,只能用深情的笔墨将故乡的滋味、色彩、旋律、气息、肌理……娓娓道来。这个时候,乡愁是浑沌苍茫的海水,裹胁着刻骨铭心的记忆汹涌而来。
  杨润杰用的是汉语,西府方言,扶风方言,扶风话。读起《一把苜蓿菜》来便愈觉亲切动人。他往往以扶风方言词语为核心,生发开去,枝蔓开来,摇曳多姿,从历史到现实,从人到物到事,展现出多维的生活画卷。他写日常生活,写生产劳动,写娱乐休闲,注重场景化,突出故事性。
  润杰兄用简单而不失浑厚的方言,营造着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猪票》一文一开头,作者买肉,一家围桌而坐吃着丰盛的午饭。于是话题很自然地引向“猪票”,围绕这个名词,以朴素的语言,娓娓道来,给孩子们述说了自己在那个计划经济年代里,为交售自己用了一年时间辛辛苦苦养肥的一头猪的“曲折离奇”的故事;《村上的一棵皂角树》一文,作者则通过一棵树的沧桑经历,写出了一个村庄和一村人的生活经历和变迁。《一把手》、《村长》,都是以农村人写农村事,见微知著,给我们刻画出两个栩栩如生的活生生的农村领导,温情、细致,毫无突兀之感。
  另外,在这本作品集出版的时候,我还必须提及一个人:扶风老作家秦川。1991年,他被邀请去北京鲁迅文学院参加《中外诗星》笔会,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走进北京。在笔会上,聆听了院内外著名老诗人的讲话,并同邹荻帆等诗界名流及新加坡、德国、香港等国和地区的47名诗人、作家、理论家济济一堂,谈诗论词。当诗坛泰斗艾青先生得知秦川来自陕西,马上特别邀请他在自家四合院里合影留念,这才真正进入了40多年笔耕不辍所带来的幸福时刻,他那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我之所以在这里不厌其烦地讲秦川,是从心底出于对这位老一辈的农民革命诗人由衷的敬佩和热爱。多年前,他主办并胶印《秦川》文学报和《雏凤》诗选,自费邮赠国内外文朋诗友。他在那崎岖的文学创作道路上埋头执着的追求精神,有力地鼓舞了周围数以百计的文学青年。著名老诗人侯唯动读了他的诗歌后赞叹着:“土得掉渣,富有韵味!”今天,我借着润杰这本书出版,言外之意是他俩有类似的风骨,算是给扶风人特别是给学子以及对文学感兴趣的准文人,送去一份做人作文的原始的也是现代的动力吧!
  朱光潜先生认为,如果自然要上升到美的程度,就一定要经过人情化和理想化。润杰兄正是发现美、加工美、升华美的人间使者。
  文学是神圣的,像母亲,无论我们贫穷还是富有,她总是以温暖、博大、慈爱的胸怀收容我们的倾诉。润杰兄永远有一颗年轻的心,他是真诚地把自己的一生交给文学的人。因为他懂得坚守,不迎合世俗的喜好。有人说,文学就是作家与世界的相遇。只有相遇,才可以发现和揭穿世界的秘密。是的,润杰的文字就是火焰,根植于低处的裂痕而向上呈现,带着呐喊的光环。
  这是一场请缪斯女神担当导演,由润杰兄为自己举办的独唱音乐会,每一个文字都是他心灵的律动,奏响了他对真善美的无限亲近与热爱;每一个音符都是汇入人生的美丽和弦,跳跃出他生命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润杰的文字是对青春或岁月的一次告慰和延伸,却没有忧郁的底色。正如一个人独自品酒却没有寂寞的情绪,虽然黑夜往往要经过漫长而痛苦的嬗变,但润杰的文字却分娩出带有阳光和露水的七彩黎明。
  润杰兄的舞台就是迄今为止他的人生历程,具化为我们眼前的这本凝注着乡愁与感悟的文集。
  讲了这么多秦川老师,决不是题外话。当你翻开这本文集的时候,润杰兄的个人音乐会也便由此拉开了序幕……
  (唐志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宝鸡市作协理事、扶风慈孝文化研究会会长。出版有文集《城市候鸟》《流绿故乡》《听花开的声音》,策划主编《当代扶风作家散文选》)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