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96|评论: 0

渭水《生命的本真呼唤——一王宝存诗集〈守望〉序》

[复制链接]

403

主题

1446

帖子

103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308629
发表于 2017-4-8 18: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7-4-8 18:13 编辑

生命的本真呼唤 ——王宝存诗集《守望》序
原创 2017-04-08 渭水 岐山作家

生命的本真呼唤

——王宝存诗集《守望》序

渭  水




      上世纪八十年代,宝鸡诗坛风生水起,被誉为陕西的“石河子”(诗歌城)。其间,涌现出了一批崭露头角的青年诗人,王宝存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1986年,他便在《当代诗歌》发表诗。迄今,已在国内80多家报刊上发表了诗歌、小说、散文、随笔、歌词、文学评论等作600多篇(首),获得了30多个奖项,并屡屡入选诗刊社权威专家和文学博士主编的中国年度优秀诗歌选,出版了个人诗集《用心倾诉》,可谓硕果累累。眼下,他的又一部诗集《守望》出版在即,嘱我写序,我欣然答应。
      记得1988年春天,我在当时颇有人气的《青年诗人》杂志就读到宝存的诗《你的天堂》,印象很深。不久,在诗友怀白引见下宝存来到了我的办公室,他拿着一沓诗稿,我一口气读完,感觉挺好,从中选了几首发在《宝鸡科技报》副刊上。宝存憨厚、诚实、热情、大度,诗又写的颇有个性和功力,渐渐地我们就熟悉了。
      转眼间二十多年过去,许多同行纷纷离缪斯而去,而宝存在经历了为生存奔波煎熬及种种生命体验之后,回转身来,继续步入诗旅,并逐渐成熟,形成自己独有的风格,实在难能可贵。
      宝存的诗忠于生活,关注现实,清新、质朴、鲜活、灵动。他拒绝那些无病呻吟,故弄玄虚,铺张语言符号的游戏,深入到原汁原味的生活本真,迸发透亮灵气,高扬良知之光。
      品读《守望》可以窥见诗人情感世界的真挚,生命体验的厚实,精神境界的深广,艺术视觉的敏锐,表现手法的多元化。尤其对关中地域风土习俗、人性文化、传统理念地深刻挖掘、思考和理解,让我的眼前不断闪耀火花,堪称一道亮丽的景色。应该说,在这片深厚的土壤里,他的诗终于找到了扩展的空间,走向了丰腴,也迈上了一个又一个新的高度。
      “久居关中的人/靠法门寺的钟声唤醒/他们揣着诵经声出门,幸福的指数/从屋檐攀升……中国的百姓为活命而拼命/一层又一层的压力,让他们/一天也不能呆在家里”《久居关中,靠法门寺的钟声唤醒》。一首诗,就把祖祖辈辈居住在这里人的生活态度、生存习惯描述的一清二楚,让人回味无穷。
      “一只麻雀的叫声/也让过路的人/把耳朵竖起来……书包重了,将来才可能有轻松的饭吃”。寥寥数笔,就将读者带到了宁静的《村子》。值得一提的是,诗人对生活细致的观察和分析,把现代农村那种父母对孩子过分的寄托和希望的心态体现的淋漓尽致,同时也揭示出现实社会中普遍存在畸形的、片面教育方式,值得人们去加以深思……
      透过《我常常可以看到》的场景,诗人善于捕捉到动人心弦的瞬间:“一头牛/含着激动的泪水/遥望,一台大型拖拉机/在希望的田野里来回奔忙/它永远难以忘记,正是这些现代化的机械/把自己从苦难中解放”。新与旧交替变迁的生动流程,给我们传达了更深的涵义。接下来,“在这个季节里,没有什么/比路边桃花更为多情/一件灰色的布衫,挂在枝头/记录下这一切”。灰色的布衫与鲜艳的桃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诗人之寓意以生花的妙笔把灵魂深处的破洞展示的如此精彩。
       诗人出生在距离宝鸡市区只有9公里的金河岸边,与那里的土地、庄稼、河流有着深厚的情缘,他深知关中平原因干旱少雨而忍受的巨大痛苦和伤害,于是,在《关中西部的早春》一诗中这样写到:“还有一些积雪躲在低处不愿离去/让我无法脱去身上的棉衣/空气明显轻薄起来/脚下不仅仅柔软了许多/还能感到有一种脉搏开始跳动……我在这时仍坐在窗前/细心观看屋檐下,一粒雪/转变成一滴水的全部过程”。
从故乡出发,是宝存的诗歌另一个亮色,他用最朴素的语言、最深厚的感情,最亲身的经历将自我的精神影像与一连串的符号组成可亲可近的乡村世界,一切都与家乡的山水、土地、母亲、炊烟紧密联系在一起,既蕴含着关中人坦然淳朴、憨厚善良的性格特点,又体现出自己对故乡思念之情、对父母的感恩之心,更渗透出诗歌本身对存在意义的冷静思考和分析,感人肺腑、催人落泪。
       如《寺沟》中:“如果我的眼眶只剩下最后一滴泪水/我会让它落在寺沟村的土壤……多少年,我把缄默存放这里/并让每一滴泪化作草木/一边替我守住这一方水土/一边仰望岁月的阳光和花朵”。
       如《疼》中:“我的娘,手指上的那枚顶针/继续闪耀着陈旧的光芒/在她的眼里,这枚跟随她大半辈子的东西/比黄金钻戒还要珍贵”。
       如《守望》中:“多少年,我在不同的路途奔走/一直走不出家乡的高度/那些难以割断思念,拧一条绳/牢牢地拴住了我,让我的一生/无法逃脱,也不能逃脱”。
       诗歌是对世界感性认识的升华,只要打开自己的感官器,运用自己的视觉、听觉、触觉和味觉,下意识的梦幻般的来感受身处其中的世界,常常才能让笔下的文字折射出独异的美学特征和对纯粹的诗意感悟。宝存的诗就是这样,直接而敏锐,淳朴而清净,至始至终散发着亲切情愫,流淌着自然的韵律,在和谐的音符中充满了弹性和诱惑,张弛有度,深刻入骨。
      再看《信息》中“二叔走了/二叔是在城里盖楼时/从脚手架上掉下来匆匆走的……他的手机里还存着一条信息/‘爸爸,我生活费又没了’”;《时代的泪水》中“电视剧完了/女儿作业还没做完/而她,爬在桌上/叼着笔头睡着了/那种姿势同小时候/噙着妈妈的乳头一样甜蜜/妻子见状大呵一声/作业写完了吗?/女儿被吓了一跳/此时,我突然发现/女儿的眼里/已经含满了泪水” 。
      这些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人为悲剧,看似熟悉而平凡的画境,常常勾起诗人的深层联想,升华为闪光的人生哲学理念,引发全社会需要关注的问题,凸现出清晰的人性诉求和强烈的责任艺术,阅读之后,无不叫人拍手称绝。
二十多年诗歌创作生涯,宝存以生命的深刻体验,用冷静、精确而朴素的表达方式呈现给我们,用清醒、锐意而透彻的笔调描述自己神秘的现实人生与世界,已经具备一位优秀诗人的基本诉求。从生活中最熟悉的地方出发,为创作建立一个丰厚的基地,进而扑捉现实生活中细微的感觉和亮色并加以提炼,在娓娓诉说中给予特殊细节的呈现或畅叙,营造出属于自己独特的意象审美空间,宝存就是善于在这里下功夫,并且在词语间留下属于诗歌本身的、恰到好处的空白,把更丰富的想象留给读者,让人们在跨越诗思的构想瞬间,分享到诗人独运情思的精妙之处。
      这些年,有真情实感、打动读者的诗作越来越少,扑朔迷离,表现主体意识的诗歌比比皆是,令人云来雾去,不知所然。重读宝存的诗,爱憎分明,颇为亲近,我似乎又回到了难忘的岁月,遥远的故土,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温暖。“叶子爬上枝头,才会找到春天/大绿的程序,就是从这里开始”《阳光铺开》。“一缕暖/风牵着几朵白云,在河中散步/波光一闪/往事随着一条鱼潜入水底”《在春的边缘》。诗人平静淡泊,已经远离了复杂的世界,在恪守自己的精神家园同时,领悟出存在的真正意义,娓娓道出“心不会走远”的忠诚,实在是一种难得境界。
      一个人的诗品与人品不容游离。宝存也是一样,他在不断地创作中已经“找到了心灵与自然世界一种神秘而亲切的关系”。这种天人合一的博大意识,正是诗人生命的本真呼唤。无疑,《守望》是值得品读的,值得关注的一部好诗集,宝存正年富力强,相信他还会有更多的打动人心的作品问世,我们当拭目以待。

                                                                        2015年春于宝鸡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