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28|评论: 15

复 制

[复制链接]

4

主题

76

帖子

66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0
发表于 2017-4-27 14: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7-4-28 11:00 编辑
1 n# K5 D( ?- \, C1 a! c6 \/ g3 h$ r4 n7 o% g! I- ~
       那天,高兴在黑板前,转向大家,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背起书包,含着泪走出了教室。
      高兴辍学了。我们是同桌,他又黑又小,加上不爱说话,一直在大家遗忘的角落。不过,他的学习却出奇的好。如果,假如有如果,他绝对可以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可是……
      高兴没有告诉我们原因,他的离开很突然。
     一块石头扔进池塘,是会激起一波涟漪的。我至今认为,高兴扔进的那颗石块太小太小,他所激起的涟漪没有回荡几圈,就被大家遗忘了。很快,我有了新的同桌。毕竟,在七月流火的紧张日子里,我们都在为自己的远方奋斗……
     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听说高兴结婚了,并且生了个儿子。高兴的儿子和高兴的相貌相似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还听说孩子满月前几天,小家伙的脸上忽然出来了一脸的痘痘。高兴赶忙带着孩子去医院。医生看了说,没有啥大问题,是过敏了。医生随便开了一点涂抹的药,就让高兴回家了。可是,这个小家伙脸上的痘痘却闹了一阵子,痘痘多的时候小家伙也黑了许多。
这黑不会像我吧?高兴有点担心。
  黑就黑,咋哪?高兴的媳妇喝着鸡汤,扑哧笑了出来。
  害怕他将来找不下媳妇。
  熊样,你不是也找下了吗?瞎操心。高兴的媳妇笑着说。
没事,没事。月子里的娃娃黑点,长大了就会变白的。高兴的娘搂着孙子,看高兴忧烦,赶紧说。你刚生下来的时候,白的就像一张纸,我们全家人都高兴得不得了。你神仙爷来看你时,门都没有进来,在外面就说,这是一个碎黑娃。结果,你越长越黑。
  娘的说笑,暂时解除了高兴的烦恼。
  就是,我娘也这么说。再说,就我娃这双眼皮大眼睛,还愁找不到媳妇?高兴的媳妇一旁笑道。
  高兴的媳妇是高兴的那双大眼睛勾引来的。媳妇一直这么说。高兴和媳妇没有小说或者电视剧里那样的爱情故事,也不是青梅竹马。他们是在媒人的介绍下才认识的。说来也怪,见媳妇那天,临时停电,媒人没有办法,就点起了蜡烛。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用它寻找光明。这首流行的诗歌《一代人》,高兴最喜欢。不过,这次却倒了过来,是高兴的媳妇在点点烛光下,找到了自己的对象。
  高兴辍学后,更加的沉默,也一直不笑。有了家,有了儿子,也就有了远方。高兴似乎有了点动力。孩子出了月,他就背起装着被褥的蛇皮袋子进城了。像千万个农民工一样,蛇皮袋在哪里,人也就跟到了哪里。这几年,高兴已经从建筑工地的小工变成了大工,挣来的收入也比过去多了。
  高兴的这些情况是娟子在吃饭的时候告诉我的。
  娟子属于长相好看,学习一般的人。当年,我考取了一所全国重点大学。娟子只是考上了省城的一所二本院校。毕业后,娟子自由择业,在一个房地产公司当上了副总经理。不过,我们都一直认为,娟子会当上总经理的,因为这家公司的老板就是娟子的公公。而我,也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在全省最好的高中谋了一个职位,做了一名老师。说实话,和娟子比起来,我的心里酸酸的。我一直不认同有个靠山,就是人生成功的阶梯,我相信人只有靠自己的能力是会出类拔萃的。不过,现实这把杀猪刀,却告诉我们,存在就是真理。
  我们是在一辆公交车上相遇的。在拥挤不堪的车厢里,司机师傅得一个紧急刹车,让我的身子倾斜了一下,脚后跟踩在了一位女士的鞋尖上。
  我听到了一声尖叫。
  娘的,没长眼睛吗?骂声没有等到我的道歉声就传进了我的耳膜。这几乎是我们坐公交的人固有的规律。人多车少,只要公交车的车厢里有一点缝隙,就总有人会插进来,哪怕里面的人脚跟并着脚跟,身体挨着身体。这时候,无论男女,是会放下许多心中的顾忌的。
  回头,惊讶,互相高兴的喊了起来。就像电视剧里的蒙太奇。我们不约而同的喊了出来。
  一平!
  娟子!
  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似乎忘记了。
  你怎么也来挤公交。
  哎呀,我那车昨天坏了。这不,今天,要赶着去一家公司签一个大合同,没办法,就来和你相遇了。
  我和娟子吃的少,聊得多。聊我们的大学生活,聊我们的现在生活,聊我们的同学。而聊得最多的是关于高兴的事情。娟子说高兴的时候很温柔,使我有点怀疑娟子暗恋过高兴。
  你能猜出高兴给孩子起的名字吗?娟子说。高兴给自己的孩子起的名字太让人费解了!
  是吗?娟子说的时候,我在努力的思考,用我重点大学学生超人的思维在思考高兴会给自己的孩子起一个什么样令人费解的名字。
  猜得出来吗?娟子问我。
  猜不出来。
  高中!高中!娟子是喊出来的。
  高中?我想到了可以叫高伟大,或者高杰出啊什么的。我绝对没有想到高兴会给自己的孩子起个仿若复制的名字。
  我很羡慕高兴有这么好的姓。娟子说。
  这不是名字,这是一个人的希望。我说。
  怎么这么深奥?娟子不解的问我。
不可说,不可说。孩子学习怎么样?我赶忙转移话题。
学习成绩特别好,在咱们县学校始终是第一名。
看来应了名字了。
一平,我问你,那次辩论赛的时候,你说是你赢了还是高兴赢了?
高二的时候,我们学校组织了一次辩论赛,我们的论题是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我一直认为这个观点是对的,而高兴却认为这个观点是不对的。结果吗?我们没有分出上下。
怎么了?我奇怪娟子为什么突然提出这个问题。
因为上次见面,高兴问过我这个问题。
奥。这个家伙。你是怎么回答的?
我说问一平去。
这次,娟子还告诉了我当年高兴辍学的原因。原来,高兴的父亲得了哈哈病(方言,不好的病),死了。父亲治病花去了大把大把的钱,家中欠下了不少的外债,高兴的母亲只好让高兴辍学了。
  日子像流水一样的淌过。几年后,高中成了我所教班级的一名新生。
; T8 `" H$ {0 \7 w, J% o; |1 q
+ j0 G! u: ^4 d) T

" E$ }3 c4 ]9 l3 m0 `. _7 \

8 H* K% \$ E- H8 _* s" N/ u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6

帖子

66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0
 楼主| 发表于 2017-4-27 14: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8-4-2 09:19 编辑
7 ~, e8 I3 j* y8 [  t
) M# X2 S" }+ N; P. S2 G6 ?5 p% @      现在,高中就站在我的面前,这个孩子面貌确实和高兴一模一样,浓眉大眼,五官端正,不过,比高兴强的是这个孩子长得高高瘦瘦,个头远远的超过了高兴。作为班主任,我一直在观察这个孩子。这个孩子身上有农家孩子所有的质朴,他也不爱说话,在班上似乎处在人们遗忘的角落。但是,几堂课下来,我被高中的聪明折服。我所带的物理课是学生们都认为是最难的。高中却学得很轻松,学生们解答不了的问题,只要问高中,他都能够回答上来。看来,上天是公平的。高兴所没有做到的事情,要在他儿子的身上实现了。
' e. C3 \8 q  w7 C2 ?  我的女儿开始迷恋打扮,迷恋音乐。她每天早上要在她的脸上涂上厚厚的脂粉。更让我怒不可遏的是整天在哼哼着爱呀,恨呀那些流行歌曲。而我那可爱的妻子也被所谓的教育专家的心灵鸡汤搞的晕头转向,不让我这样,不让我那样。无数次,我举起的巴掌,都在妻子犀利的杏眼下,轻轻放下。
" N# C: ~( ?/ C4 T1 W( f4 X0 C  我对女儿讲我小时候的故事,为了显示我的知识丰富,我是这样描述的:北风呼啸的田间小路上,一个穿着单薄的小男孩拿着扫把,在一下一下的扫着路边的落叶。凛冽的北风,让小男孩过一会儿就要停下来,搓搓冻麻的小手。( S! d5 e- r/ g4 a5 {( i
傻了吧唧的小男孩!扫那些落叶有用吗?女儿扭着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9 E; M& i- I% G6 B当然有用,农村人可以用他烧炕、生火。我给女儿解释。# r3 W$ A0 E1 i7 t1 S% K7 R
  哎。我说老爸,这个小男孩不会是你吧?% Y) m4 {- J0 n6 L
  就是我!. f3 |- Q+ s- E, o
  噢,我伟大的爸爸!女儿凑近我的身边略带点嘲讽说。可是,这和我有关系嘛?4 g5 R  U1 ], d
  有啊。你要知道,爸爸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当年的付出。! [; ?5 u- c2 u+ G8 u+ _* I
切!你忆苦思甜去吧,我走啦!女儿最见不得的就是我对她的说教,今天,没有想到,她又一次掉进了我的陷阱。
0 s' l+ e4 v, ?  b7 @* k# S, c你!我无奈的摊摊手,长叹一声。
& p! l( D3 v9 k+ x7 g" L8 ~  算啦,别生气,洗洗睡吧。妻子有点不耐烦,好像女儿将来成为什么人与她没有关系一样。
* V+ `0 U7 b! b; Z( S! x% p* x  造化弄人,是人力所不能为的。* k& G9 G; G" ?9 w3 u- _$ W" Q
  高中就像一台电脑,输进了程序一样,在学习上总是高同学一等。给他带课的老师都给我说这是一个神童。几乎所有的老师都爱这个学生。是的,在这个高考大棒挥舞的时代,好的学生,就是学校和老师骄傲的资本。
0 A( G' T/ p4 Q7 j% Z8 F  高中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是在课桌上度过的。他也不爱和其他学生交流。似乎他来就是为了学习。除了学习,其他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 n1 N" ~7 ~( T我多次试图走进他的内心,想缓解一下他紧张的心态。可是,他一直在拒绝我。
3 M! O: [) A8 ^几个月后,我和高兴见了面。不过,是他约得我。. r; q6 B' B9 y6 _1 q
  如果不是高兴站在我面前,我是不会相信这个男人曾经和我同学同桌。他瘦了很多,脸有点蜡黄,蓬松的头发散乱地罩在头顶,不用说,一定是几天没有洗了。身上穿着打了许多褶子的衬衣。脚上的解放鞋沾满了灰尘。他的眼睛依然很大很亮,不过,总是在躲闪着什么。
5 y+ Y& q; V: c1 F  握手的时候,我被他手上的老茧扎得生疼。* l9 `3 y# `* J* h) J  P2 I! w* ^
  天气很热。按照节气来说,还没有到夏天。不过,对于省城来说,这样的天气很正常。你可以骂它,你可以恨它,但是你绝对也很爱它。它给你挣钱的机会,绝对胜过那些所谓的二线,三线城市。
& L! y/ U0 w, ^2 ]6 e) z你还好吧?我们在这个小餐馆坐了下来。本来,高兴想约我到大一点的餐馆就餐的,我没有答应。2 r  p+ x+ V1 y3 ^  }- C
好着呢。高兴局促地坐下来。
" x" b3 l0 i% t  高兴依然话不多。
$ ~* k0 d6 P0 V5 Z2 M) L9 y1 \  那吃吧。我打开啤酒,给他倒了一杯,给我倒了一杯。
1 p: N$ W. f' r  来,为我们分别十五年后的相会干杯。8 `. ^, I1 t, \4 R: ?0 l
  干杯!; I: k! R2 E. u+ o; E  V" k! N" b
我们的谈话一直是我在主导,就如同我们现在的身份。我更多的说的是孩子的教育,更多的是恭维高兴有一个争气的孩子。
8 G6 N* G( M7 C8 k一平,我一直在想,人一辈子不可能踏进同一条河流,是吧?高兴又终于抛出这个问题。
9 S* E8 k" X5 w+ F9 k( Y是的,绝对不会。虽然高兴篡改了这个命题,但是我还是给了高兴肯定的回答。
' S, ?5 a; U! c3 Z0 h听到我的回答,高兴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喜悦。也许是过于激动,高兴被一口菜哽了一下,连着咳嗽了几声,他赶忙用袖子擦了擦边喷出的饭菜。
/ J) S' z( b! o2 d& b高兴的话多了起来。+ w! T5 A) e1 l: ~! @: f
儿子生下来前,高兴隔三差五都要到庙里去祈祷。媳妇生产的前几天,高兴在梦中,梦见菩萨带着一个小娃娃来到他身边,把这个孩子交到了自己的手里。神仙交给自己的孩子,一定带有仙气。高中也越长越可爱。村里的人都说,这个孩子前途无量,将来一定会成大器。
1 B- _5 c4 o1 q, G0 x6 T" r高兴索性就带着自己的儿子来到了县城。他要让自己的孩子享受最好的教育,他也相信,只有城里的教育才是最好的。他在建筑工地打工,晚上回到住处辅导孩子的作业。初中的时候,儿子考上了市里的初中,他又跟着儿子来到了市里。现在,他辗转来到了省城。他说,孩子的课程,他也基本学习了一遍。我相信,依高兴当年学习的优异,辅导自己的孩子绝对没有问题。' F9 n# K" N6 E8 {! Z# _
哎!其实,在刚上初中的时候,他爱上了弹吉他,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可是,因为影响了学习,我把吉他砸坏了。那次后,孩子说话少了,但是,学习成绩又稳定了。你说,我做的对不对?高兴问我。
; a, p8 s: h* Y$ S0 y# x无所谓对错。考上大学后,再发展一些爱好也是可以的。虽然我觉得高兴做得有点过。但是,对于这样一位父亲,我又怎么能再苛刻呢。: h% O' b: F( e- `' m( ~2 u. b
  饭钱是高兴掏得。他说他已经是工地的管理人员,他的收入不比我少,只是,穿的没有我好罢了。我不好再说什么。有时候,掩盖善意的谎言也是成人之美。
" G9 b8 }: w) A) t: x$ J2 X  那次聚会后,我们似乎又都忘记了彼此。只有看到高中,我才会想起那个还在架板上辛勤做工的老同学。我多次鼓励高中,要珍惜现在的学习机会。其实,我在为高兴惋惜。 三年后,高中如愿的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我第一时间给高兴打去电话报喜。我估计那时候,高兴一定在十几层的楼上垒砖。因为他的电话里传来呼呼的风声。
6 E) }3 F; `3 y: e0 n& d  喂,一平,你大点声说。+ J9 L  g* U% Q- m8 G
  高中考上了,是我们全校的第一名。
1 N6 F7 b& V* H7 h/ i$ l& ^  什么?考上了?第一名?高兴似乎一点也听不见。- U8 B+ K' v8 f: j4 ]7 w) I' m
  考上了!第一名!我甚至是对着话筒在喊。
+ V: n: X  m; V8 }* k  考……上……了!第……一……名!随后电话里传来了高兴从没有过的爽朗的笑声。
: ~; g4 Z8 y0 O, K9 e  晚上,在电视里,我看到了高中,还有高兴。我们的记者正在采访高中。不过,这个内向的孩子似乎没有告诉大家他是怎么学习的。镜头闪过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们租住的房子里简陋的陈设:一张床,一张桌子和桌子上堆积如小山一样的书籍。
8 D" S" G4 @% ?6 X2 O# d' |5 ?  我叫过我那不争气的女儿来看。
5 z; F, g. Z% k1 q  哼,书呆子一个罢了。女儿不屑一顾。
; i4 J  A1 R) q2 y  什么?你说什么?我有点怒不可遏。你看看,这个孩子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都这么励志,你再看看你,穿的名牌,吃的山珍海味,竟然就不好好学习。, @3 c8 {. ~" x  q2 Z0 z; S
你就知道谁谁好,谁谁好,那你干脆让人家做你的孩子去!女儿第一次瞪着我,把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6 B/ B. ~, [& h& p  j4 E啪!我第一次举起巴掌,狠狠地打在女儿脸上。0 @- x2 Z3 T' H7 ], C; {! v, c& U
  女儿哭着去喊妈妈。
5 p# C; d5 r: u. M4 S  你干什么呢?有什么话不会好好说嘛?媳妇嗔怒地埋怨我。
& R; s+ O0 {# |. L9 t# l4 ^% |  _" O* [都成什么样子了?我气哄哄的对媳妇吼道。
. Z) D( i3 s, q9 e: _别吼了!我不上学了。女儿哭着嚷道。8 D( f. T0 r) n7 ]
  不上学?门都没有!我抬也要把你抬进大学的门。我摔门而出。
, H& h$ O! A& G9 p4 w  @走在小区的林荫小道上,我随手摘下几片叶子。它们一样吗?我不知道。哲学告诉我,它们不相同,每一片叶子总有不同于另一片叶子的地方。
+ S/ m' a9 |" s8 @3 T3 x坐下来,我左思右想,现在这么好的环境,孩子们怎么就不爱学习呢?虽然大学扩招了,现在的大学生似乎也没有过去有社会价值了。可是,人这一辈子,就是在爬台阶。只有你爬上了那个台阶,这个社会才会认可你。要不然,你狗屁不是。再说了,我的女儿也不是没有学习的天分。在小学的时候,她的学习在他们年级也是数一数二的。可是,到了初中,她学会了追星。她梦想像明星那样,平步青云。: r  L" r% \6 ~4 v/ @" b1 q
  一年后,我接到了娟子的电话,她让我和她一起回老家去看看高兴。, [% Z" |1 w: c1 I2 h( K
  高兴怎么了?
8 s0 I5 j/ _7 Z& T2 f2 D  他从建筑工地的摔下来,瘫痪在床了。$ V0 S* ?3 [2 `9 X7 U
  什么?瘫痪了?那高中的学习费用怎么办?我问娟子。2 T$ \6 s+ h$ D, w% w( h0 n
  哎,别提高中了。他辍学了。
' C5 ?* t8 S6 ~' m  辍学?我惊得张不开口。
/ o; b% S' _5 h" b  高中到了大学后,患上了抑郁症,没有办法,学校只好让高中休学。
* e2 o( |0 F& z: _, r* u  怎么会这样?$ ?; b& D  L; L7 k6 s. ~
哎,我也没有想到!娟子叹了一口气。2 U* L+ ]" \) l* d# P2 o; Q, _3 A
出乎意料!我惊的说不出话。
8 Y( h4 z: ~- T; C孩子的辍学对高兴的打击太大。娟子说,高兴得知高中停学后,就从建筑工地的架子板上摔了下来,要不是抢救及时,连命也保不住……3 s( L7 D  [+ z
  唉!我们不约而同地叹息了一声。  @" h; _- i8 N8 Y& _
  到了村子的时候,娟子问我:你说,哪里是高兴的家啊?& Z6 O$ _  v  R2 ^1 z* e$ W9 \0 U9 ^
  开玩笑,我没有来过,怎么会知道呢?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 A/ @. v! P6 {) u( |  如果你找到了这个村子最烂的房子,那一定是高兴的家。
% O: D$ e* `; Q( U8 o1 T  为什么?
' b4 H% l! c1 ?( K/ G高兴是在用自己的孩子在赌自己的希望。让一个农民用城市家庭培养孩子的模式来供养自己的孩子,你说,你是不有点勉为其难?娟子问我。
% Q! g% a) @0 m3 O$ ?( H是有点。     
0 M. ]) [  o% f  M) j& U谈话期间,我们已经到了村口。远远的,我看见了在鳞次栉比的楼房中有几间堪称古董级的土瓦房。
& u2 O6 L$ V5 _, U# v- Z, f5 ^  就是那家吧。我指着给娟子看。
7 `4 l5 i5 ]! C/ f0 Q! A  是的。就是那家。除了门口的大槐树长大了以外,这家没有什么变化。
( [) D- t4 H. F0 U7 ^1 ~  c" e( M  走进低矮的房间,我们看到高兴依偎在炕上。他的媳妇坐在旁边。
  {  ~$ e' f; w' M; J# B% E* h  他爸,你看谁来了?高兴的媳妇指着我们说道。
0 S5 m$ Q3 ]2 @  来了?高兴看到我们,呆滞的目光有点诡异。
+ a; f' A% L8 B  来了!我们赶忙劝说道。
: L( r+ [2 B9 J6 _8 |( @6 t& U  坐。高兴让媳妇给我们端凳子。4 u3 y8 k+ Q9 L! Z1 Z
  高兴,你还好吗?女性的柔软让娟子的眼睛有点湿润。
% y) L& _! p2 |6 I  好着呢!高兴冷静的有点出乎我们的想象。
$ `' ]( z* L1 n; K高兴的不配合让场面有点冷清。
1 m# W5 ^$ t1 g/ \7 w一平,你说人一辈子是不是会踏进同一条河流?& a# [( ~1 n: w; n* x
不会。高兴是在问我也是再问他自己。不过,我依然给了他肯定的回答,虽然我们都知道我所谓的答案是多么的苍白。
3 L1 I" R  `+ p  尴尬,尴尬,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 O# |% W3 ]6 Z# `  去看看孩子吧。高兴的媳妇终于打破了这尴尬的场面。
' }; v7 t; U. k2 A$ b2 c% ~7 v  在另外一间房里,我们见到了高中。他的炕上堆满了书。他就躺在书的中间。看到我们进来,他睁了睁无神的眼睛,又低头看起了书,似乎我们就从来不认识。- v) }3 l' [: M$ e0 D  ~5 ^5 f
  高中。我轻轻的叫道。1 b/ }9 N" g* z# X. S
  嗯。
/ E# [& t  U3 P& s/ ^5 q. i9 Q  后面无论我问什么,高中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低头看他的书。- h( J4 S# Q( K# }
  你说,这父子俩这么样,我可咋活呀?背着高兴的媳妇留下了眼泪。
: C" d% J" Z# M6 X% u$ H  嫂子,你可不要多想。你要往好处想。来,这点钱,你拿上。娟子拿出了准备好的一沓钱。* ]% P$ _" p7 a/ y5 D3 a& R2 A
  钱,我们不需要。高兴的媳妇拒绝着说,高兴的赔偿款马上就到了。高兴是从工地的架子上摔下来的。起初,工地说不给赔偿,说高兴是自己故意摔的。高兴的媳妇补充道。
/ v4 r: \3 d' j4 |0 y  不会吧?娟子接着话说。
2 C: \- _$ O' `7 H# m  r  你们是自己人,我就说实话。我也感觉高兴是自己故意摔的。因为孩子辍学后,高兴比谁都急。他带着孩子去省城的大医院看过。医生让筹集看病的钱。那几天,高兴就像失了魂一样,吃不下睡不着。没有几天,他就从架子上摔下来了。为了赔偿,我们闹到了法院,建筑方始终认为架子板和墙体之间那么小的缝隙,没人能够随便摔下来,除非,是个人故意所为。不过,他们提不出故意摔伤的直接证据,法院仍然判他们败诉。现在,他天天在念叨工地的赔偿款。
8 J) @# I. j) A( ^$ o8 e7 G3 y  我们把钱留下了。回来的路上,我们一直没有说话。, c: n8 y. B% i. m2 {5 E
  第二天,我接到了娟子的电话,她说她已经联系好了医院,过几天,就去把高中接来治疗。我说费用呢?娟子说,你不用管了。) k1 ?' L# D$ k4 d" g' l
  可是,等娟子去接高中的时候,高兴一家子已经走了。村里的人说,高兴带孩子去了据说全国最好的医院看病去了。
# w8 I5 o8 t1 ]/ A) s  女儿已经彻底放弃读书了。她说,她要去学习音乐,她将来要做音乐家。" z8 u' e1 h$ r. r* u/ O
人一辈子会不会踏进同一条河流,我不知道。
; O- K+ G" h; X- S3 d- o我拿起那两片叶子,仔细的端详着,它是它的复制吗?也许是,也许不是……
% {( Z- I% S4 t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6

帖子

66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0
 楼主| 发表于 2017-4-27 14:3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各位雅正。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91

主题

4110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1956
发表于 2017-4-27 18: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陇上人 于 2017-4-28 12:07 编辑
- F: o* b& c6 C/ e! \" k
0 o$ a. F1 P: o; g不忍卒读,我为这个社会试感到悲哀。
趙双明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7

主题

3995

帖子

955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9559
发表于 2017-4-28 11: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薛九来 于 2017-4-28 11:21 编辑
' a% {3 ^) w; [" ?( `  r' |4 a
, o' [. b4 c6 k残酷的命运!残酷的命运啊!!!?不忍思索!黯然泣下!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6

帖子

66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0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14:2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陇上人 发表于 2017-4-27 18:26
$ ]% ]- I. F% p+ I. U! b8 r不忍卒读,我为这个社会试感到悲哀。
7 k% y0 J4 d- L
谢谢老师留墨,顺祝春安。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6

帖子

66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0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14: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薛九来 发表于 2017-4-28 11:18
/ b! a4 ?7 N) o; a! I% ^7 K5 e残酷的命运!残酷的命运啊!!!?不忍思索!黯然泣下!

  a2 c$ w# U! N+ a! t9 y能够打动老师,深感欣慰。祝老师春安。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6

主题

1173

帖子

3038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038
发表于 2018-4-1 18: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出悲剧,悲就悲在祸不单行——高中辍学,高兴摔伤。但更为可悲的是,如果高兴是为了治疗儿子的病故意摔伤的话。我觉得,像抑郁症这种病不是靠钱能够治好的,它是一种心病,如果能够走进他的心里,把心打开了,估计这病会不治而愈的。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6

帖子

66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60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21:13: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近顶阁主 发表于 2018-4-1 18:154 \& Y- l( H$ B
这是一出悲剧,悲就悲在祸不单行——高中辍学,高兴摔伤。但更为可悲的是,如果高兴是为了治疗儿子 ...
( _) W3 N4 V# R! u" w7 q* x& b4 k
谢谢老师留评,祝春安!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0

主题

1149

帖子

330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00
QQ
发表于 2018-4-1 23: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文欣赏啦。" V; O: b8 @+ }3 c, b+ F2 t
老师的思考很深刻,老师的困惑也是很多人的困惑。
9 `$ X/ A+ Y/ h' {$ p人一辈子会不会踏进同一条河流?这个哲学问题不好回答。依我看, 我们说了不算,社会说了算。
8 B- X6 a# p8 e! y/ R- ?* |- H9 [" P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