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75|评论: 2

王若冰:马召平《敏感的生活》的平民意识

[复制链接]

331

主题

1267

帖子

103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306674
发表于 2017-4-27 22: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7-4-29 21:24 编辑


还有谁关注这样朴实的生活

——马召平《敏感的生活》的平民意识



文/王若冰


  生活对于普通人的意义,就是把每一个日子一天一天地度过去;而诗人则不同,他必须从最平凡、最普通、最平常不过的生活中发现并呈现某种情绪和意义。马召平就是这样一种能够从普通的日常生活中敏锐地感受到朴实感人的诗情意绪的诗人:
  我看见那个被唤作父亲的人/那个捡拾垃圾的人/骑着三轮车/我看见一个小女孩/噙着一块融化的冰//她满足的神情多么单纯/5毛钱,一块雪糕/父亲蹬着三轮车/孩子噙着融化的冰
  这是马召平最新出版的诗集《敏感的生活》中一首题为《透过初夏的阳光我看见幸福》中的句子。诗人从喧闹的都市里最不引人注意的生活场景中,却体会到了一种最简单、最朴素,也最真实的幸福:“我想说/透过初夏的阳光我看见幸福/我看见幸福就是一块雪糕”。
  当满中国的诗人在强调一种虚无得近乎虚假的所谓精神生活或者琐碎得近乎猥琐下流的所谓后现代生活的时候,马召平却在以一贯之地关注着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普通人的生活境遇!品读《敏感的生活》的那些日子,我已经日渐迟钝麻木的感情,一次又一次被诗人至今纯真未泯的平民情怀所感动:“年关将近/许多人的脸上/挂满了忧愁/狗日的文艺路上/那些炫耀的人啊/你们谁看见了/这些可怜的人/这些对生活无望的人/眼中仇恨的目光”(《文艺路上的民工》)
  从最简单的社会学角度来讲,诗人既是最普通的大众生活的承担者,也应该是自己所处的那个时代真实生活的见证者和情感良知的记录者。用葡萄牙著名诗人安德拉德的诗学论断来说,诗人就应该是能够“紧贴土地,超脱世俗”的那种人。大地与人的关系是安德拉德诗歌创作恒久坚持的一个主题,所以他在解释自己的诗歌创作时说:“我的诗歌与其说接近世界,不如说更接近土地。我是站在海德格尔所说的意义上这样说的。”我以为安德拉德的所谓土地,就是那种最普通的生活世界——就像马召平所关注的平民生活。因为浮华的有闲文化标榜一个时代的荣光,却不能表现这个时代的真实底蕴:“高楼林立/像不安的灵魂在抖动/我梦见李白/醉生梦死/在成都的酒店里/姿态夸张/神情可爱”(《5月4日的成都》)对于自己置身其间的城市生活,在马召平的意识里总是那么虚幻和虚假。于是,他便把激情而悲民悯的目光转向了进城打工的民工(《文艺路上的民工》)、为儿女邮寄御寒衣物的乡下母亲(《冬天刚刚开始》)、被生活折磨得疲惫不堪的年轻父亲(《那个年轻的父亲》这样一些暗淡而真实地生活着的平民:“我观察过多次/为了白菜能卖到2毛/萝卜卖到8分/他不断地变换着叫腔/从早晨到傍晚”(《十二月》)自古以来,中国农民是最苦难深重的一个社会阶层。尤其是在城市化进程日益加剧的今天,那些以各种不同方式试图进入城市生活的农民的艰难处境,已经成了最能够反映资本积累阶段当代中国社会本质的社会现实。作为一位有良知并试图见证这个时代的诗人,如果不能正视并反映这种现实,必然导致一个时代诗歌良知的缺失。我尚不知道马召平对这个社会群体的关注到底是不是出于自己已经确定的文本取向,但在《敏感的生活》里,这一类作品却使我感到,诗人正在以自己的创作弥补着当前中国诗坛的一个精神空间:“从早晨到傍晚/他啃着一口袋的馒头/喝着在一家小饭馆/舀来的面汤/呼出一团团雾气”(《十二月》)
  真实和真诚原本是诗歌创作最基本的文本要素。然而近些年来,无论是理论家评诗还是诗人写诗,这两个基本的诗歌元素已经几乎成了昨日黄花,甚在有些人意识里,如果哪位诗人再谈这两个问题,就显得落伍不前卫,不潮流了。但马召平在《敏感的生活》自序里却开张名义地说:“我一面执拗的写作着,一面又远离着所谓的诗坛,由着自己的性子涂抹了这些文字。但我知道,它们是真实的也是真诚的,没有急功近利的成分在里面。”事实上,马召平的诗歌精神的平民意识,本来就体现在他本真、率真,自然天成的创作理念上:“1987年  一个五月的早晨/父亲走远了/我跟人嚎啕大哭/我其实流不出眼泪我只有饿”(《1987年的日记》)在进入创作状态的时候,诗人只面对自己真实的内心和那些触动了自己情感和直觉的生活本身“我再也不来西安了/一个外地的中年男子叫喊着/他一面挥舞着手提袋/一面被人流卷上卷下/我再也不来西安了/一个善良的外地中年人/被人流卷进人流/被方言卷入迷失/他携带的钱物被阴谋掠夺/而人群中却发出阵阵窃笑”(《600路公交车 》)马召平回忆说,十多年前诗人商子秦就给他讲过,诗歌的三个境界分别为语言的诗、生活的诗和艺术的诗。在我看来,马《敏感的生活》里最感人作品,应该是那些逼视普通百姓生活的那一部分:“十一月的阳光暗淡/她走出邮局/搓了搓手也跺了跺脚/冬天刚刚开始/她的手就裂开了口子缠满了胶带/单薄的裤腿/卷起漫漫灰尘”(《冬天刚刚开始》)对于艺术创作来说,再完美的文体也不能取代生活本身的力量。马召平天生就是与善良为伍的诗人。所以他对生活中绽放的每一点美好善良的光芒都充满了敏锐的感觉:“她在阅读诗歌/邻座的小伙子在沉睡/清晨的第一趟班车/充满了寂静的芳香”(《她在阅读诗歌》)同样,由于出身乡土——更重要的是潜流在诗人内心的平民情感,在进入创作状态时,马召平总是对乡土生活充满了深情的怀恋“远方起风了  幼小的父亲/穿行在油菜花和玉米林里/他要回到新娘的怀抱/他要扛起祖父的火枪”(《南山》)而所有这一切之所以让我们感到一种久违了的纯朴与感动,根本还是由于诗人是以一种平朴真诚的情怀呈现并关照一种习以为常,但只要你能够怀有足够的真诚去理解并关注,就会发现不仅诗意淋漓,而且真实感人的生活的。

  马召平在谈及自己这些年诗歌创作现状时说,他的创作经历了一个“从最初的语言的华丽回归到了现在的平实。从抒情回归到了叙述。”的过程。从收入《敏感的生活》的作品我们可以看出,在文体上,诗人在走一条近些年已经很少有人如此执著追求的叙述风格。而且马召平叙事方式及情节的处理上,已经到达了一个轻松自如,天阔地广境地。《理解生活》是一首描写一位叫张幺妹的清洁工一生的叙事诗,诗人将这位社会底层的普通市民卑微而清苦的工作与和内心的纯朴相互映照,仅仅二三十行就勾勒出了张幺妹的一生:“她叫张幺妹  快60岁了/她站在马路上/是多么扎眼/多么的让人心酸”。我以为,对于关注现实人生的诗歌来说,叙述要比抒情更容易直接地深入到生活本身。因为生活是原初的,恰当的叙事可以表现并呈现生活的自在状况,而抒情怎么说都会损坏生活的意味。“四十年  他的不幸就执迷于生活/在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乡村追求内心的完美/啊  一个风中跌倒的人/他的身体充满了野草的气息”(《死亡十四行》)这样感人的诗歌情绪,也只有在简洁明了的叙述基础上才能实现。
  《敏感的生活》作为马召平十多年诗歌创作的结集,尽管从文本和文体上呈现出一种较为复杂的状况,但作为一位阅读者,我更看重的是作者近年来表现出的平民意识、平民情怀,以及他还在发展变化中的叙述化风格。也正是由于这两点,我才觉得马召平在创作上正在走向一个具备了个性和个人化风格的新天地。

2009.10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1343

帖子

354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545
发表于 2017-4-28 11: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归生活,回归本真。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7

主题

2589

帖子

686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862
QQ
发表于 2017-4-28 13: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的纯真就在于,敢于用最善良的感情,最善意的目光,去发现人性和生活的本质!写得好!受益匪浅!赞!
惠雨和风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