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5|评论: 2

林晓波:散文诗的意象——读鲁橹《青青居的良夜(组章)》

[复制链接]

58

主题

445

帖子

146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62
发表于 2017-5-9 22: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7-5-10 08:27 编辑

散文诗的意象

——读鲁橹《青青居的良夜(组章)》


林晓波[四川]


    意象理论在中国起源很早,《周易·系辞》已有“观物取象”、“立象以尽意”之说。意象包括意和象两种元素,“意”指情思,“象”指物象。物象一旦进入诗人眼中,就会蒙上一层主观色彩,这就是古人说的“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由此可以说,意象就是是意和象的融合,是意中之象,是沾染渗透了诗人情感而有所变异的形象。台湾诗人洛夫说过:运用意象来表达,是诗歌的特殊功能。由此推论,对于具有诗性本质的散文诗来说,意象的运用,就是散文诗的文本特质之一。还可以进一步推论,意象就是散文诗区别于散文的标识。一般来说,散文诗的意象在本质上与诗歌的意象一致。但是,散文诗的意象运用与诗歌的意象组合,在密度、浓度、宽度上还是有区别的。下面,我们以青年散文诗人鲁橹近期发表在“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微信平台”的散文诗《青青居的良夜(组章)》为例,与大家议论散文诗意象的一些特点。
    散文诗意象的升华:“那份炫目,红色的光芒。//树的枝头,是你最高的海拔,极目处,乌鸦的翅膀挡住了视线。”这是树上的柿子吗?经过选择、浸润、凝练,普通的柿子已经升华为散文诗的意象。所以,鲁橹才会向着柿子喊出诗意:“向下吧,向下。”这是一个升华的过程:选择具象,然后将具象经过艺术的处理,就变成了有一定诗意浓度的意象。
    散文诗意象的延伸:“小黑狗睡在花草间,偶尔抬头,喊一声,夜幕就拉开了一点,再拉开一点:直至空气温热——”这一片断具有散文一样的散漫。但是,“小狗”、“夜幕”已经作为散文诗的意向,潜伏在散文化的叙述里成为诗眼。小狗与夜幕的关系,涉及到“花草”“温热”,让这段文字具有了诗意的温度。
    散文诗意象的加法:“吼叫的风以为春天是花园,以为自己是顽劣的孩童//流水的田沟,小青螺微微张口,而野芹菜真的开始冒出芽来//紫云英探出头来,对偃旗息鼓的枯茅草眨眨眼。”这一段文字,出现了一系列的意象,由风吹来吹去把它们一一串联起来“不放过沉睡的一草一木”。而这些意象的加法并不密集,具有散文诗的宽度,也就具有散文一样的舒展。毋容置疑,上述引文的节奏是比较缓慢的。再读读:“而南墙多么不屈不饶,它屹立在那里,它一直在那里,就是为了让风停一会,多停一会,甚至回头。”这一段文字的语调变化,句式短促,节奏明显加快就像诗的心跳。
    散文诗意象的变异:“枯茅草是有心事的。/它在同一个季节,会成为变色的虫子,隐身在烂漫的花草中/它会戏谑每一股风,直到美丽的花草染上春天的斑点。”引用这段文字,不是因为枯茅草自身产生了变异,以及它与风构成的哲学空间。而是要读者认真看看,这一个片段文字与散文的区别。除了形式上的文字精简有韵味,还有实质上的内在差异。在上述片段中,春风、枯茅草、花草、斑点都是散文诗的意象。但是,相对与暗示出的背景,整个片段又成为背景的一个大的意象群,更具有集团的作战能力。
    散文诗意象的新生:“风不会去分辨,它信马由缰,尽情挥霍,自己的热情。/它有时是沉静的,有时是暴烈的。/风回头,才看得见它的吹拂,令整个世界动荡,也令整个世界折服。”这段文字,早已不是具象的陈述,已不是简单的独立意象。风的自身性情复杂化,与整个世界有关联。意象自身与环境、背景渗透,演绎为散文诗的意境。这种意境的多意性、辐射性,正是散文诗的文本特质。
    需要说明的是,中西方意象的论说具有惊人的一致性。20世纪初,英美现代派诗歌创作方法的核心,美国诗人庞德在《意象主义者的几个“不”》中给意象下定义:“意象是一刹那间思想和感情的复合体。”意象,不是一般的形象,而是主、客观融为一体的形象。一方面意象派诗人强调客观事物,表现主观必须通过客观事物形象:以客观约束主观,竭力避免改变客观事物的形状和性质,赋予客观事物以某种象征意义。另一方面,意象派诗人强调描绘客观事物必须表达主观的感受和体验,赋予客观事物以生命和情感,诗人的主观激情和客观形象融为一体,成为一个自身完整的复合体。 而艾略特《观点》是:“一个著者的想像只有一部分是来自他的阅读。意象来自他从童年开始的整个感性生活。我和所有人在一生的所见、所闻、所感之中,某些意象(而不是别外一些)屡屡重现,充满着感情,情况不就是这样吗?一只鸟的啁啾、一尾鱼的跳跃,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一朵花的芳香,德国一条上山路的一位老妇人,从窗口里看到的正在赌牌的六个恶棍——在黑夜中,在法国一条小铁路的交叉站上,那里还有一辆水车。这样的记忆会有象征的价值,但究竟象征着什么,我们无从知晓,因为它们代表了那种我们的目光不能透入的感情深处。”通过这段话我们可以明白直接的“意象来自他从童年开始的整个感性生活”;而间接的“一个著者的想像有一部分是来自他的阅读”。
    而翻开中国文学史论,发现中国诗学一向重视“意”与“象”的关系。亦即“情”与“景”的关系,“心”与“物”的关系,“神”与“形”的关系。如刘勰指出,诗的构思在于“神与物游”;谢榛说“景乃诗之媒”;王国维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移情于景,存心于物,凝神于形,寓意于象,实际上只是中国传统诗学关于诗的意象手法的不同表述。而中国的文艺理论大家童庆炳先生在《文艺理论教程》一书中对意境作了如下界定:意境是文学艺术作品通过形象描写表现出来的境界和情调,是抒情作品中呈现的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的形象及其诱发和开拓的审美想象空间。意象是以表达哲理观念为目的、以象征性或荒诞性为基本特征以达到人类理想境界的表意之象,即为艺术典型。
    而对中国古典诗歌推崇备至的美国诗人庞德就曾感叹道:“用象形构成的中文永远是诗的,情不自禁的是诗的,相反,一大行的英语字却不易成为诗。”
    新诗百年后,中国的散文诗还有新的可能。


【作者简介】
    林晓波,1963年生。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世界华文散文诗年选》及微信平台主编助理,就职于四川工商学院。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刊》等报刊,获宜宾市政府阳翰笙文艺奖、四川天府文学奖、《人民文学》征文奖等,出版个人作品集3部。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386

主题

2324

帖子

6157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157
QQ
发表于 2017-5-10 10: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颇有价值的诗学理论文章,我们群里所有喜欢写诗的朋友,都应该细心阅读体会,真正理解透了,你写诗的功力就一定会提高!大家多读几遍才好!加精置顶,以便大家阅读!
惠雨和风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445

帖子

146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62
 楼主| 发表于 2017-5-10 21:2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惠雨 发表于 2017-5-10 10:44
这是一篇颇有价值的诗学理论文章,我们群里所有喜欢写诗的朋友,都应该细心阅读体会,真正理解透了,你写诗 ...

谢谢惠雨老师,已置顶!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