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90|评论: 5

那些年 我们村里的知青

[复制链接]

11

主题

26

帖子

225

积分

进士

Rank: 3Rank: 3

积分
225
发表于 2017-5-20 18: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胡斐 于 2017-5-29 10:56 编辑 4 V$ C4 W3 s/ y) w' I

9 y( u" _; ]4 P5 R  z# t+ l
那些年  我们村里的知青
作者:孙虎林
    一份好奇,一份惊喜,我们一群小孩追着那辆解放牌大卡车跑前跑后,知识青年来了。早在几天前,就听村里大人说,要从宝鸡来一群城里娃到我们村插队落户,村里早做好了迎接他们的准备。
    汽车一直开到了一座大院,那处院落两户人住,比较宽敞,有空房。村里想把知青暂时安置在这里。后来又专门用上边划拨的专款修建了知青大院。
卡车刚一停稳,七八个城市青年便跳下车来。我们好奇地围上前去,但见他们一个个青春勃发,英姿飒爽,提着网兜,背着叠得方方正正的被褥。男的皮肤白皙,女的粉面桃腮,长相就是比乡下青年帅气漂亮。我感到他们身上有一股以前未曾看到的东西,说不清究竟是什么,反正就是和村子里的青年不一样。后来,我听他们说,人身上最吸引别人的就是气质,敢情他们本身就具有这种令人着迷的气质,一种令乡下孩子着迷的城市气质。
    很快,送知青插队的父母回去了。村里为照顾这些细皮嫩肉的城里娃,选派专人给他们做饭。做饭的是大队书记的老婆,我叫她二婶。可见村里人对知青有多关心。
半年下来,知青学会了做饭,也学会了干农活。男知青犁起地来有模有样,如果不是他们吆喝耕牛时撇着京腔,从架势看你会以为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小伙。女知青锄地动作优美舒展,像极了影片《朝阳沟》中的银环。农闲时节,她们跟着大娘大妈学会了针线活,也跟着大姑娘小媳妇学会了绣花,画窗花。我那心灵手巧的三姐就做过她们的师傅。当然,女知青也教会了村里姑娘织毛衣。当时,有一种流行毛衣织法叫阿尔巴尼亚针法,可好看啦。看来,知青们逐渐融入了乡下生活。
    但这些知青毕竟是娇生惯养的城里娃,时间一长,他们难免想家。想家的时候,就聚在一起唱歌。记忆中,他们唱得最多的是苏联歌曲。《小路》的深情,《喀秋莎》的昂扬,《三套车》的忧郁,都让他们唱得丝丝入扣,声情并茂。唱歌时,他们脸色凝重,甚至不无忧伤。我不止一次从那几位女知青的美丽眼睛里看见了亮晶晶的东西。那一刻,我们这些孩子都被知青的歌声镇住了,谁也不敢大呼小叫,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可惜当年的我实在听不懂他们唱的是什么,只觉得这些外国歌曲好美好美。但知青们唱的一首民歌我却记住了。“太阳啊快快落月亮出,阿妹在河边等着我……”他们说这是一首铜川情歌,是知青随生产队社员在铜川干活时学来的。唱这支歌时,知青们一个个神采飞扬,笑颜如花。
    星光灿烂的夜晚,我们兴高采烈地跑到邻村去看露天电影。那时,县电影放映队一月才来一次。因此,看一场电影便成了不可多得的精神享受。那晚,放映的是根据高尔基长篇小说《母亲》改编的同名影片。这是我第一次看外国影片,心情好激动。紧挨放映机,站了好几个知青。影片刚放映,他们便开始议论剧情。我听见了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好听极了。“安德烈”三个字从一位帅气知青的嘴里轻轻吐出,飘荡在月白风清的夜空,那么优美动听。那一刻,我好羡慕他能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更多时候,知青们以阅读文学名著排遣寂寞。说起来,他们还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是他们无意中点燃了我对文学的热情。我看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就是知识青年借给我的。书已破旧不堪,封面封底都不见了,前边还缺了几页。当年十二岁的我一下子被深深吸引了。英俊潇洒的少剑波,美丽多情的白茹。他俩的爱情如一泓清清的溪水悄悄流进我的心田。由此,我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一种如此美好纯真的情愫。
    一年不到,我们几个小孩便和这些知青混熟了。现在看来,他们那时实在太年轻了,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他们一样的稚气未脱,一样的可爱调皮。但他们毕竟和我们迥然不同。
    帅哥张铁军在这几位知青中尤为抢眼,他有俊朗的外形,帅气的长发,修眉星目,身材挺拔。时常穿着一件洗得泛白的军装,就像村口那棵年轻的小白杨。盛夏时节,他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横跨在抽水机船的粗大管子上悠闲地洗着衣服。他那时大概十七八岁了,那里竟然还光光的。有个小孩看着他的光屁股扑哧笑出了声。他恼了,一下子翻进水里,扑腾着身子向岸上的我们泼水,我们嬉笑着跑远了,笑声惊飞了远处水面上的野鸭。而大多时候,他和我们打水仗。虽说我们从小在水库边长大,到了水里,一个个就像小泥鳅,但游泳技术远远赶不上他,大多数小伙伴只会狗刨式。他就不一样了,蛙泳、蝶泳、自由泳、仰泳样样精通。尤其擅长仰泳。当他躺在水面上挥动胳膊奋力向岸边游去时,我从他的眼里看出了青春的风采。
    那一年,大队要召开批判林彪军事思想的群众大会,确定我作为小学生代表发言。恼人的是我实在写不出发言稿。坐在教室,我咬断笔杆,半天也没有写出一个字,这可怎么办。突然间,我想起生产队会议室的外墙上贴着十几封批判稿。于是,语文老师骑着车子带着我直奔目的地。我毫不犹豫,一把撕下了张铁军的稿子。几天前,我就翻看了这些稿子,凭直觉便认可了张铁军的文章。晚上,面对着台下黑压压的父老乡亲,我坐在主席台上,身边是主持会议的大队支部书记。我用尚未变声的童音大声朗读张铁军的批判稿,一点儿也不怯场。而且读得心安理得,就像背书,根本就不想想这是偷来的稿子。在此,张铁军流畅的语言,犀利的文笔为我解了围,添了兴。台下的乡亲们还以为是我写的稿子呢。也不知道坐在下边的铁军大哥是怎么想的,他会不会笑话我。
    邱宝成,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他是铁路工人的儿子。当年,宝鸡叫这个名字的男孩不少。他们的父亲修筑了赫赫有名的宝成铁路。邱宝成圆脸小眼。脾气好,人缘也好,一天到晚总是笑眯眯的,乡亲们很喜欢他,家里做了什么好吃的,总是忘不了他。我就好多次叫他上我们家吃饭。他是天生的乐观派,喜欢恶作剧。有一次,在他的床头,我发现贴了一张奖章。上面写着,“邱宝成同志在抗美援朝中荣立一等功,特发此状,以资鼓励”。我们看了后只觉得新奇好笑,哪有自己给自己颁奖的,这真是一大创举。多年后,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在毕业二十年聚会时,手捧“傻B”证咧着大嘴做傻笑状。我才明白当年邱宝成举动的先锋意识,他以愤青的姿态自娱自乐。在这生活贫乏的乡下,作为插队知青几乎看不到一点出路。他只好以此对生活进行调侃,这也是一种生活的幽默。
    邱宝成后来出了一点不大不小的事。他与邻村知青拿了人家的电缆到废品收购站换钱,被逮了个正着。生产队那个外号大脚腕的队长去收容所接回了他。队长对他说,娃呀,你咋能干这傻事呢,没钱花了,给叔说。村人为此笑谈了好久,但却没有一丝的鄙夷。善良的乡亲们本来就对知青宽容大度。倒是邱宝成自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他真可爱。
    赵秀丽名如其人,长得小巧玲珑。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衬着双眼皮,十分好看。她还有一对双胞胎弟弟,也是大眼睛双眼皮。小个子,但很精干。兄弟俩在另一个公社插队,来过我们村。
    秀丽姐聪明,很讨乡亲们喜欢。她有两个绰号,一为“山驴驹”。因她娇小灵活。另一个绰号“当当当”,听起来有点怪异,这还有一段故事。
    那年冬天,生产队组织妇女们去六七里外的村子拉筑路用的小石子。赵秀丽起来晚了,她拉着架子车一路追赶大家。那天雾很大,五十米以外就模糊不清。后来,她终于追上来了。妇女队长问她是咋撵上的。她说道,雾大看不清前面的路,一路就听着“当当当”的架子车声赶来了。众人一听,哈哈大笑,从此,她就有了“当当当”的外号。
    赵秀丽人很活络。在知青中她最早入了党,还评上了县先进知青。参加表彰大会时照了一张相,照片上的她怀揣红宝书,扎着羊角辫,身穿绿军装,笑得可自信啦。后来,她招工进了蔡家坡一家工厂。不久,找了一个家在农村的小伙处对象,为此,不惜与家里人闹翻。
    大琳姐个子高高的,头发自然卷。为人朴实,正直热情。家里无门路,父母只是普通工人。因此,她是知青中最后一个招工进城的。先去了五丈原下的高店医药门市部。过了几年后,她顶父亲的班回到了宝鸡。
    在女知青中,她和我三姐最要好,时常来我家。她一来,我娘总会热情地招呼她坐在炕头上吃饭。然后,她便与三姐说起了永远也说不完的话。
    那年夏天,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宝鸡,曾去上马营铁路小区找过她。当然,这是受了我三姐的委托。那时,大琳姐的女儿约莫六七岁了,也是卷发,活脱脱是她的翻版。
    杨录涛是从邻村转来的,乡亲们亲热地叫他洋桃儿。那时,绝大多数知青已回城了。于是,为了便于管理他们,大队将几个村的知青集中到了我们村。
    那年暑假,我坐在水渠边看一本新出的《陕西青年》杂志。封二上刊登了一首歌曲《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它是热映故事片《甜蜜的事业》的插曲。他拿过去一看,照着曲谱便唱了起来。我真羡慕他识谱。后来,我买了一本小册子《怎样识简谱》,也许是受了他的影响。
    王其江来插队时年龄最小,好像刚满十六岁。他是安徽人,皮肤较黑,穿着草绿色窄腿马裤,看起来精神极了。多年以后,我阅读肖洛霍夫的巨著《静静的顿河》,哥萨克青年格里高利·麦列霍夫的形象,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当年的知青王其江。他刚来我们村子,曾把我三姐当成了知青。因为三姐穿了一条瘦腿草绿色裤子。当然,三姐的裤子不能与他们的相比。他们的马裤小裤腿上有一排扣眼,用现在的话说来,就是看上去很酷,简直帅呆了。
    王其江爱和我们小孩玩,因为他本身还只是个孩子。那天晚上,生产队在村北分白天刚刚掰下来的玉米棒。从地里回来时,他伸手一把抢走了我的一本连环画。我没防备,吓了一大跳,便用脏话骂了他。他一下愣住了,手一抬便将书甩给了我。回家后,大姐夫数落了我一顿。我当时就后悔了,真不该骂其江哥。他一定不明白,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我怎能用这样的脏话骂人。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在这座属于他们的城市也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但一直未见过这些当年的知青。几十年了,我和他们也许早已是对面相逢不相识。但我一直记着他们,并且为和他们同处一座城市而欣慰。可不知怎么回事,知青们离开后,一直没有回过当年插队的村子,尽管乡亲们有时还会念叨起这些城里娃。也许他们不愿回首那段往事。乡村生活的那几年,耽误了他们上大学,延误了他们当工人,更消磨了他们宝贵的青春。但乡亲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些可爱的知青,他们毕竟给乡村吹来了一股清新之风。风过后,留下了美丽的青春。

/ e- d) e% E( q: H6 ^" q' @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1365

帖子

527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274
发表于 2017-5-21 19:33: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中很多的过往一晃而过,错过了就永远追不回来了,很美好的青春记忆,很遗憾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6

帖子

225

积分

进士

Rank: 3Rank: 3

积分
225
 楼主| 发表于 2017-5-23 11:25:06 | 显示全部楼层
似水年华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409

帖子

1202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2
发表于 2017-5-26 10: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代留下的印痕,总在时光深处叩响我们的记忆。文章版式太乱,字体小,有碍观瞻,已重新排列。喜欢孙老师随性自如的笔法,问好!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6

帖子

225

积分

进士

Rank: 3Rank: 3

积分
225
 楼主| 发表于 2017-5-26 15: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赵老师。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7

主题

3512

帖子

842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423
发表于 2018-5-9 09:29:33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年月的往事,难能可贵。留住它,就留住了乡愁历史,也颇珍贵。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