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85|评论: 11

一把镰刀

[复制链接]

168

主题

871

帖子

331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18
发表于 2017-6-9 22:3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eshi 于 2017-6-23 09:51 编辑 4 \, a  A$ U* x, k/ k
, H8 Z* K) z3 p  {5 Y
  一把镰刀
文  闰土
4 M; f  p' {3 b( x
, @' H/ N7 H% I1 g
2 u- m) b0 ?* `

8 S9 g! s% }! k& g/ u
    “三夏”即将来临,我在收拾装麦袋子时,突然发现了放在楼上墙角的一把镰刀,镰刀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灰尘,一条磨的最多只有二指宽的镰刃,被父亲反按在木镰上,锈迹斑斑。镰牙也磨损的刚刚能夹住镰刃,不知什么时侯坏掉的镰把,老父亲用铁皮包裹了一圈,用鞋钉钉着,最坚硬的槐木镰把上,五个手指磨下的痕迹隐约可见。用铁皮裹着的木镰头上,被麦杆刷的闪闪发光,虽有尘土,但隐隐约约可见的亮度,让人爱不释手,真好像被电镀镀过的铁皮一样明亮、好看。

, e0 @7 Q! P: q8 t! a' Y* L4 I$ L. Z0 A& B! K& ~
    手拿着木镰,看着镰刀的久经沧桑,一股说不上的滋味涌上心头,不知是酸辣苦甜,还是甜苦酸辣,回忆的闸门打开了,父亲的话语既亲切、又感概。语重心长,娓娓道来。
: D+ V# f* f" I
    记得那是八十年代未的一个夏收,那时,各地都有零零散散稀少的割麦机,人们慢慢结束了原始的人工割麦、拉麦、碾场的繁重体力劳动,有许多人家都拿割麦机麦割,可老父亲一意孤行,说啥也不让割麦机收割,还理由蛮多,一说收割机割的不干净,人等候了一年的粮食,就这样割下去,撒下去的麦子比种子还多几十倍。二说人割回来,一碾打,麦草可以烧锅,麦糠还可以煨炕。也不乱撒粮食,虽说麻烦劳累点,但一举二得。
9 b1 `* ?1 C3 d( N% G

0 ]+ B' E. `" n( |
    我做了几次工作不行,眼看麦子黄透了,几家合起来联系叫了收割机,但父亲总不同意机子割,没办法,我让老母亲劝说父亲,谁知一向倔起来八头牛都拉不过来的父亲,更犟了,他生气了,在院子大声吼到:“你们会享福,用先进机器,把我的麦子留下,我割”。
" d1 f1 P3 G5 D2 `# ^# w* b- m
1 u! G1 R0 P( h( E
    我媳妇一看老父亲动了真格,用手把我悄悄一拉,小声说:“再别说了,割就割吧,别惹老人生气”。
1 g* n- [8 a9 w2 m" z4 ]
    父亲终于犟过了我们,没办法,为了讨他老人家欢心,我和媳妇也收拾了镰刀,和老人一起下地割麦,那年八亩多麦,父亲和我、媳妇不到三天连割带拉垒到了场里,剩下的就是碾打了,母亲专门做饭和送水。

& s1 K# y! w6 V: q1 k, @1 G
    割麦那几天父亲心情格外的高兴,磨完自己的镰刃,又磨了我和媳妇的刃子,话也多了起来,那天晚上在院子磨完镰刃后,父亲看看爷爷传下来的、他心爱的、用了一辈子的木镰,用手惦了又惦,伸了个懒腰,把木镰熟练的旋转了两个花字,滿有绉纹的脸上笑得像一朵开放的花朵,娓娓道来的话语,边乘凉边向我和媳妇诉说起这木镰的来历。
& `# G9 j9 ~- G2 `& P3 z3 a+ }
    “这把木镰,是解放前你爷用五升麦,在县城一个叫‘木镰王’家订做的,(那时一升麦约四市斤左右)”。
% d0 V5 E1 @: ]* w) v2 f
    听说这家祖传三代都做木镰,木料全部是上等的土槐,不但木质硬,质量好,皮实,还久经耐用。买他的木镰,还每把带着两条钢质最好的刃子,这个镰从不搞价,有些人从外县都赶过来购买。你爷用麦子换下后,高兴的似它为宝贝,第一次随咱村的人去河南碾场去了。
  b) g5 P1 A" t* S: g1 F( D5 i
& [' H1 f0 A: ~+ j1 n. Y& I
    父亲滔滔不绝又讲开了:“你爷拿着这把木镰碾场,一辈子走了几个省,也不知到过多少个县,多少个村庄,割下的麦子最其码也有上千亩。那时,他一天割二亩多麦子属正常现象。据你爷讲,记得有一次在甘肃碾场,前半天天气还好好的,吃过午饭,一会儿,天上乌云密布,一阵大风吹过,突然电闪雷鸣,天阴的像扣了一个黑锅,倾刻间大雨像勺向下倒一样,大路、小路上起了积水,你爷一急,用衣服把头一裹,向掌柜家跑去躲雨。在掌柜家里,他突然记了木镰还在地里,那时雨稍微小了一点,你爷他又光着脚跑去地里取木镰,他知道这镰是不能淋雨的,这家掌柜听说后,骂你爷是个疯子,要镰不要命了。
1 c. A3 x6 b" H( \% N

8 y. L* e( ]4 B+ G8 T6 l  W; ~; F
    父亲说到这里,哈哈一笑,长长的岀了口气,在朦胧的夜色下,抬头看看满天的星星,看看吊在空中半明半暗的月亮,几只叫不上名的昆虫在墙角叽叽喳喳叫着。两只算黄算割焦急的鸣唱着让人们快速割麦的曲子,但这些丝毫沒有打断老父亲的思路,他又回过神来,再此拿起木镰,瞧瞧木镰头上用薄铁皮包的镰头,又看看母亲,我和媳妇。
' h1 \4 j: V3 U- {8 a3 P

8 n6 _' q, b3 T2 @0 G
    “你爷在五十多岁那年,又拿着这伴随着他三十多年的木镰,最后一次出门碾场,一个多月后,他回来了,当我接过他老人家随身带的衣物,又接过他的木镰时,突然发现镰头上有明光闪闪的铁皮,看起来惹人夺目,你爷看着我翻来复去的看木镰上的铁皮,笑着对我说道,我身体慢慢不行了,明年不可能岀远门,这次刚好碰上个‘订角匠’,我就让他包了镰头,这样也可以多用几年”。
' l; e; j  F. X7 p
1 b- ]* V- M5 A7 V  w
    “这镰是你爷留下的宝贝,你们看,结实耐用的槐木把上,都握岀了凹凸不平的手印”。
9 b0 ]( o) M9 A1 q( @% I( j; v

# s4 _% N6 @5 y# h, ~- n  L
     老父亲兴高彩烈的讲开了,讲着讲着,他拿岀了烟袋,饱饱装了一锅烟,还用手向下按了按装饱的烟叶,我见了,忙去厨房拿岀了火柴,给他老人家点上。

+ O. p8 t# S* b! N& {# c" P; ~% W6 C
    母亲见了忙说道,“给娃和媳妇讲外陈芝麻、烂套子啥呢,赶紧去睡,明天还要割麦”。

" y8 h  A' N* L6 l
    媳妇忙说:“我爸讲的还有意思,一样乘凉,不着急睡”。

7 h7 u+ a) Q& P: _- V3 a4 {/ i* H9 z1 |/ f) Y
    父亲看我们用心的听着,兴趣又上来了,又再一次拿起镰刀,端详了半天,用手指着用铁皮包裏的木镰腰说道:“我也一直断断续续的岀门碾了近二十年场,就一直用这把既顺手,又结实的木镰”。

3 `. s, _. G/ A! p8 V) v# z* u- y
    记得有一年岀门在外碾场,这个生产队叫了我们十多个人,那晩吃完晚饭后,我磨完镰刃,转身不小心时,一脚踏到镰上,结实的镰把拦腰成为两节,我吓坏了,一是打住了手,明天割麦没工具了,二是更重要的咋回来向你爷交待。
) r$ M( Y9 j0 J  e  r

1 ]/ J) t% m+ _) e3 T* \
    我慌乱中忙告诉了队长和帮头(帮头即是这帮麦客推选的领导),他们一看,坏的是邪茬,拼接起来用铁皮一包还能用,这家队长手能,也是个热心人,就和帮头忙找工具、寻材料,一块儿花了近一个小时,包好了木镰,我松了口气,也好回家向你爷交待了。
7 m% W2 C- j, \, Z- h! \* f
     时过境迁,社会发展的越来越好,收割机割麦都己经几十个年头了,我的儿女相继在外上班、成家立业。我在也不用拿木镰下地割麦、碾场、扬场了,再也不为没有麦草、麦糠烧锅、煨炕发愁了。
8 |  Y8 y3 m% ~2 \5 u
    我看了半天木镰,又找了块擦布,细细的擦了镰上的灰尘,装在一个袋子内,扎好了袋口,不让灰尘落在了木镰上,又小心翼翼的放回了原处。
4 i' P# T% |- e0 K! m2 a

! J# R# u. O. i" S7 |
3 |+ \  `& q9 J7 B: z" {6 A# G. s) S) v: T7 r( z
' S1 i- T  l3 T) H( k9 `7 {

/ X3 V5 d: j1 I9 {/ Q& N5 d: P% [
# C& c3 }5 a' j$ R. |& [: I$ W# N
       此稿属旧作,今年6月6日宝鸡报刊登
* v2 Z" `: v1 J

9 p5 n  F0 ]0 _9 |* u7 T: q2 p9 M% |) W, \1 A4 U& `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71

主题

1204

帖子

434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4341
发表于 2017-6-10 07:26: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3219

帖子

774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744
发表于 2017-6-11 11: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已读报,欣赏美文!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1

主题

315

帖子

1383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383
发表于 2017-6-11 16:07: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满的回忆,满满的幸福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871

帖子

331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18
 楼主| 发表于 2017-6-13 20: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喜平 发表于 2017-6-11 16:07
$ Y5 Y! Y0 w, |& F6 n1 _% c满满的回忆,满满的幸福
" H$ h9 @" i% o5 q8 L8 Y8 B
谢谢以上各位老师关注,向老师学习,加倍努力,写岀质量稍好的文稿。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5

帖子

53

积分

举人

Rank: 2

积分
53
QQ
发表于 2017-6-22 16: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写得真好,学习了。
0 _1 Q6 K  _4 g# }. ?0 b$ M7 t7 U   我家原先在农村,也有镰刀架子和刀片,平时也放在楼上。每年割完麦子,我爷爷把它磨利,沾上菜籽油,用塑料纸包紧放到楼上来年待用。那时候家里贫穷,做饭时油放多点都困难,但爷爷舍得给它吃油,老人对它的感情是可想而知的。8 @+ U0 J5 F. W8 |2 J
   现在我家住进了城里,那些东西也不用了。看着老师的美文,我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贫穷而快乐的年代,见到了亲切慈祥的爷爷。+ ~, R  m2 L) L5 T" E/ P
   这把镰刀值得我们珍藏。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459

帖子

167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75
发表于 2017-6-23 09: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把旧镰刀,满腹贫乐事。文章接地气,能产生共鸣,学习了。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395

帖子

208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82
发表于 2017-6-23 11: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润杰老师的散文很有特点,如果在字词句的准确性上多下功夫,绝对精品叠出。杨润杰老师是一位有生活积累的文字爱好者,唯因其生活悦历丰富,更有很多都是现在的年青一代不曾经历过的,所以他更能,也更应该写出更多更多的好散文给我们阅读和学习。点赞一个。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8

主题

871

帖子

331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18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20:2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进云 发表于 2017-6-23 11:14
) j& r4 t4 K4 w6 G& i: {$ S杨润杰老师的散文很有特点,如果在字词句的准确性上多下功夫,绝对精品叠出。杨润杰老师是一位有生活积累的 ...
4 X0 {4 ^7 ?/ B9 G& t( O3 A
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没有上网,回复以上各位老师迟了,敬请凉解,本人乃一草根,闲了胡划划,承蒙各位老师的关注与厚爱,向各位老师学习。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92

主题

3219

帖子

774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744
发表于 2017-7-14 09: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已读报,学习,欣赏,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