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2|评论: 1

甘南杜娟近作选

[复制链接]

85

主题

171

帖子

327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71
发表于 2017-6-19 08:2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甘南杜鹃 诗
原创 2017-06-16 杜鹃 文水县诗词学会子夏诗社




挤奶姑娘

杜娟

太阳落山的时候
在僻静处遇见了挤奶姑娘
十几头牦牛有十几种形状
靠近如血的残阳,交换目光

柔软来自尊重的体内
通过卓玛姑娘的十个手指
把集体的温度整理到桶里
往日的苦难在身体之外
能够保留的是有情绪的乳汁

这些自由的牦牛,任意走动
它们具有善良的秉性
“这些都是我的亲人,
我熟悉每张脸的耐心以及夜里的表情”
卓玛的声音从她乖巧的手指发出

这双手长期重复着生活的记忆
重复着存在的含义
在日出和日落的时刻
不惊不宠的把柔软的曲子弹成一个使命

傍晚的彩霞用热爱的方式
把卓玛平静成一个符号
山坡下的尕绍麻村
被一道道炊烟深深浅浅的炊烟穿越
等牛羊回到圈里
尕绍麻属来未来的一块领地

*尕绍麻:甘肃省甘南州合作市一牧村






阿万仓草原(九章)

杜娟

我注定要经历那么多草、浓雾、和睡眠中的鱼。一些潜伏的阴郁在天空匍匐,它们迎风,曾经漫过前方的山。
玛曲习惯了阿万仓早起的鸟鸣,包括大量的乌云和宁静,鸟在高处飞,解不得野花的万种风情。
一块草地占据了前转百回的溪水,大量的草无所事事,牛羊不惊不宠等待草叶上的语言,天空中,一些变调的声音柔软而迟缓。
草原轻易超越了我,超越了时间,在夏天的章节里接近蓝天。
大风被来了又去了的小溪搬动,这是我喜欢看到的结局。云朵走不出自己的祖籍,记忆中与鹰进过食,与花朵共枕眠。
前方的雪山挽留这块土地,它揣不住时间,岁月不可复制。融化的雪水流过我身边,去帮助正在生长的植物。
夜晚,星星刚转过身,寺院的钟声传来,像一个理由在原野四散开来。


青稞

   青稞生长着情节,甘南有了青稞,甘南就生动了。——题记

   一茬青稞犹如时光,犹如五百年前的时光那样形成。它在旷野里有秩序的站立,从钻出土地就在抒情,就铺展开粮食的声音。
阳光有意走进,几只鹰从大片的青稞地里起飞,鹰冲到天空的对面,它证实不了一切,只有蓝天一再深刻,这种深刻让鹰以及其它事物,形成了一个与另一个细节。
   那些低头吃草的牛羊,它们清楚存在的逻辑,懂得人与人之间的变化。天依然在蓝,草原像一片没有象征的云,简单的过着一个个朴素的日子。
   青稞尊重青藏的风,尊重头顶稀薄的氧气,它单薄的身体里有高原的脾气。
   在甘南,青稞一直都是有意义的粮食。


挤奶姑娘

这些自由的牦牛,任意走动,它们具有善良的秉性。
太阳落山的时候,在僻静处遇见了挤奶姑娘,十几头牦牛有十几种形状,靠近如血的残阳交换目光。
柔软来自尊重的体内,通过完玛草姑娘的十个手指,把集体的温度整理到桶里,往日的苦难在身体之外,能够保留的是有情绪的乳汁。
“这些都是我的亲人,我熟悉每张脸的耐心以及夜里的表情”完玛草的声音从她乖巧的手指发出
这双手长期重复着生活的记忆,重复着存在的含义,在日出和日落的时刻,不惊不宠的把柔软的曲子弹成一个使命。
山坡下的尕绍麻村,被一道道炊烟深深浅浅的炊烟穿越,等牛羊回到圈里,尕绍麻属来未来的一块领地。
傍晚的彩霞用热爱的方式,把完玛草平静成一个符号。

*尕绍麻:甘肃省甘南州合作市一牧村

放牧牛羊

   一只手里是炮嘎,另一只手里是自己的轮廓,你清楚身体的背面,潜伏着时光。
   牛羊繁衍,草原满足于过多的尊重,幸福的鹰占有过你的声音,你在安静中释放出成熟的尖叫。用炮嘎抛出去坚硬的土块,像抛出去的一道锐利的鞭子,指引奔跑的牛羊,你能驱赶草原上存在的事物,却总是无法避免被日月驱赶。
   需要装下多少山光水色,才能树立自己的背影。
   马匹在山谷里遇到一片云,风盖住曼玛,清晨里你若隐若现。

*炮嘎,牧民放牧时使用的一种远距离驱赶马牛的工具。
*曼玛,甘肃省甘南州合作市佐盖曼玛草原。

野草把太阳煽动起来

我喜欢生长的事物。
山上的野草刚钻出大地,像人类,那种意气风发的的样子。勇敢的心不输给春风,把秋天抛在脑后,嘴里说:“能把太阳煽动起来。”
一堆干柴在小河旁燃烧,发出青铜的声音,我有耐心鼓励风摇曳篝火,鼓励青草眉清目秀地看我。
一匹马从山梁走过,它带着粗俗的表情,眼神狂野。
绿草丛里保留着一些冬天的羊粪,大部分早已干裂。
前方有森林,森林的积雪在光线里很白,一座山岗看中这个时机,
它打算实施最初的计划。
一只花色蝴蝶走在草叶的路上,它在积极培养春暖花开。
太阳等在这里。
山野里的草是奋斗的集体,一声不响的集合,然后开展一场革命。


日头从阿米唐钦升起

   那一束光,顺着地平线返回,比想象中的来的突然,把生长的手臂从阿米唐钦山顶舒展过来,光明如散开的液体,被饥渴的黑夜一一分解。
   光推动了光,淌过天空、山岗、森林,留下温和的脚印,夜晚被打翻,洒落一地,像安静的暮年。
   一会儿,太阳如同浮动的一只橘子,喘息着,被阿米唐钦捧起,好比捧着长久的誓言,为了兑现一个事实,把太阳慢慢的举过了头顶。
   草儿隐秘的活着,总是逆来顺受惯了,它顾不得黑夜白天,顾不得冷酷炎热,首先需要的是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以及留下来的岁月。
   花事横斜,森林里的鸟儿被早晨叫醒,先是鸣叫,然后在阳光下飞翔。蝴蝶生长,牛羊繁殖,一缕桑烟升起,隆达在蓝天下盘旋,太阳越来越具体,像一面正义的镜子。
   事物都明朗起来,开始了劳作和生活。

*“阿米唐钦”:甘肃甘南州合作市境内的一座山峰,是当地群众插箭、畏桑的神山。


在郎木寺遇见白龙江源头*

   可以断定,这是以前的一份责任。
   郎木寺的岩石适合有一道缝隙,适合让白龙江流出。
   如果源头的声音高过草木,白龙江不需要鸟语,不需要花香。只要江水引路就行。
   石头是一串历史的符号,在溪水里躺着,像一个贪婪的人。山与谷如果能再遥远一些,情节会在同一时间里反复出现。
   寺院的钟声穿过宫殿,回响在云端。
   溪水被风吹着,它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比如坚持过的天空草原,以及日月星辰。它比风有光泽,流过一排直立的玛尼房,给转动的水玛尼,引出了细小的音节。
   岸边的树木作了太阳的插图,枝叶在鸟的节奏里赶路,另外一些树枝垂在地下,像蓝天逼过来的一个动作。
   老阿妈手里转动着经筒,走向水玛尼。她被说服,说道:
   “幸福的事儿将和我建立关系”
    这个上午,郎木寺有一些观点需要表达,我听得出来,它的语言黑白分明。
    一块云主动向我靠近。



*郎木寺是一个地名,是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和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共同下辖的一个小镇。白龙江源头就在这里。一条宽不足2米的小溪从镇中流过,这条小溪就是"白龙江"源头。清澈见底的白龙江水把小镇一分为二。


插箭的日子

太子山山顶,清风又出现了。
扎西把手伸进怀里,掏出一个白面饼子,上面缠着一圈羊毛。接下来从羊皮袋里,取出了青稞炒面、豆子、糖果、饼干,似乎是掏出了许多未来,小心地倒在燃烧的松枝上,在上面撒了些牛奶,青烟上升。
鸟儿一跃而起,早晨被惊醒,疲倦地蠕动。
扎西开始念经,接着爬在地上磕了三个长头。他能听到有一个声音,与他相敬如宾的交流。
骑着马的男人陆续到达,像扛着的庄稼,每个人肩膀扛着几根木杆,木杆上绑着写满经文的彩色经幡。太子山山顶,人们态度虔诚,声音在扩展。
白云疏散阳光,阳光主宰了现在的时间。
已经到达的人,把经幡捆在一起插在山顶,这就成了一个具体的方向,深入白云之间。
长号齐鸣,划过天空。
清风吹动经幡,一个愿望面对另一个愿望。
太阳升到头顶,桑烟在扩散,一沓沓隆达抛向天空,一会儿如散开的诺言坠入大地。


首曲黄河

玛曲被迁徙的黄河拦腰斩断,转过这一道弯,岩石就站在高处说话了。
不要阻止水面的羞涩,它需要喂养秋天,蓝天在饱满的情绪里奔走,是否可以说出雪域的明天,应该对草原有另一个承诺。
白云泅渡了千年,依然走不出黄河,把热爱蛰伏于水的底部。
夜晚,月亮有预谋的表达,它植入大地生命,解救一粒石子,包括一滴水,对毫无主张的河水,有序的放行。
青草伸展,思想开始高尚,黄河把时光留在草原,做好了奔走异乡的准备。
假如对岸的雪山可以信赖,黄河需要它当面说话,说出一个多年的承诺,比如怎样去解决人与人之间延续的问题,如何补充人间渐渐出现的漏洞。
应该感谢早年的理想,善待那些热爱的人们,天空的光芒超出了黄河的奔涌,大片的阳光穿过河水,穿过秋天的弦外之音。
玛曲黄河习惯了匍匐,习惯了顺从和明静。
一匹马的奔跑,必须光明磊落,一缕风的对白,必须刻骨铭心,必须说出真相。


放牧

一只手里是炮嘎*
另一只手里是自己的轮廓
你清楚身体的背面,潜伏着时光

牛羊繁衍,草原满足于过多的尊重
幸福的鹰占有过你的声音
你在安静中释放出成熟的尖叫

用炮嘎抛出去坚硬的土块
像抛出去的一道锐利的鞭子
指引奔跑的牛羊

你能驱赶草原上存在的事物
却总是无法避免被日月驱赶
需要装下多少山光水色
才能树立自己的背影

马匹在山谷里遇到一片云
风盖住了曼玛*,清晨里你若隐若现

*炮嘎,牧民放牧时使用的一种远距离驱赶马牛的工具。
*曼玛,甘肃省甘南州合作市佐盖曼玛草原。

母亲


母亲的关节炎再一次加重了
从我记事起
除了晚上睡觉
母亲的双脚
像跟随墙上挂钟行走的过程
很多的时候
情绪显得比秒针还要紧张

在我小时候
土炕的一角总有一条
用颜色不一的布头
连接起来的布带
母亲用这条布带
把弟弟绑在后背
在厨房擀面条
或者去井边挑水

母亲的后背就是
我们兄妹四个健康的土地
从那时起我记住了
家的名字和母亲的名字是同一个文字

就在那个时候
母亲得了关节炎
炎症很重,重过母亲的负担
在这个世上
直立的两条腿懂得母亲的一生
用肿胀和变形告诉母亲
现在可以停止脚步
可以停止今生一切劳动


酥油的女人

我在这儿歇歇身子
一匹倦马在离我不远的山岗上
清风挤压草木的味道

秋天的小野果
相信一个陈旧的逻辑
在背着旋律行走的阳光中
红是一种等来的责任

做一片好树叶
在旷野里排成五颜六色
一个好身材
披上一件大红衣裳

挖药材的女人
名叫完玛草
她翻过一道山梁
回到了牧场

她是今天手把手
教我打酥油的人
她一笑,露出上下整齐的白牙
她说一些朴素的话
干着一些朴素的事儿


在教室里

粉笔说:“我不喜欢这双手,
让我永远长不大”
黑板说:“我也不愿看到
为何我的脸一直就这样乱七八糟”
作业本说:“我讨厌夜晚
讨厌一只红色的笔不停地改来再改去”
课本说:“你打开我时
怎么喜欢用那么多力”
一双小手高高举起
“老师,您的声音嘶哑了,不好听”
教室里叽叽喳喳
一个学生轻声说:
“如果有一杯水,老师喝口水,声音就好听了”


关于母亲(3章)

杜娟

   我的乳名像一只有态度的手,从一开始就纠缠母亲,扯乱母亲的生活和衣袖。
   母亲的立场一次次原谅我的立场,包括原谅我破坏她那些美好的青春。
   我喜欢保留童年,还有童年的家,其实这些一直都在,未曾走远。故乡有一个确切的名字,家里确定有杏树、花椒树、一群鸡以及很多土豆。院子很大,晚上抬头就是满天的星星和月亮,我喜欢它们在夜晚明亮,喜欢看它们照亮的每一个事物。
   春天,母亲在田野里劳作,我观察一只蝴蝶怎样占有春天,怎样鼓动山花,有着怎样一颗热闹的心。田里的玉米苗四月天钻出土地,叶子带着露珠只管碧绿,只管表明一个正确的态度,有时候上面爬着绿色的小虫,它也不在乎。
   夏天,阳光在山坡上,带着草叶长大,我抱着妹妹,跟在母亲身后,突然产生已经长大的态度。
   面对一个个素面朝天的日子,四个儿女是母亲种在土壤里期望成长的植物。白天母亲在劳动,用日常的热爱和艰苦耕耘日子,夜晚在灯下纳鞋底或者补衣服,    目光不时透过灯光看我们,有时给我们讲一个好人和一个坏人的故事,还说“长大要做正确的事,以后不管走多远的路,都不能错了脚步”。
    终于,熬过苦日子的母亲,被日子熬老了。那些皱纹像一场战争发生在她的脸上,弯曲的双腿决定了母亲站立的形状,头上青丝已不在,只是母亲的慈眉善目和她的寿命一样在延长。
    我承认,世上的母爱,可以和天空一起说伟大,说长久。


挤奶姑娘

这些自由的牦牛,任意走动,它们具有善良的秉性。
太阳落山的时候,在僻静处遇见了挤奶姑娘,十几头牦牛有十几种形状,靠近如血的残阳交换目光。
柔软来自尊重的体内,通过完玛草姑娘的十个手指,把集体的温度整理到桶里,往日的苦难在身体之外,能够保留的是有情绪的乳汁。
“这些都是我的亲人,我熟悉每张脸的耐心以及夜里的表情”完玛草的声音从她乖巧的手指发出
这双手长期重复着生活的记忆,重复着存在的含义,在日出和日落的时刻,不惊不宠的把柔软的曲子弹成一个使命。
山坡下的尕绍麻村,被一道道炊烟深深浅浅的炊烟穿越,等牛羊回到圈里,尕绍麻属来未来的一块领地。
傍晚的彩霞用热爱的方式,把完玛草平静成一个符号。

*尕绍麻:甘肃省甘南州合作市一牧村

红衣尼姑

   遇见你,我从未知的生命进入红尘,你习惯了视野之外的一条曲线,好比我习惯了语言起跑的方向或者抽打的理由。
   假如我也穿上一身红色僧衣,也不能退,让我接受理想中的契约,是对的,我也会手里握着念珠,沿着这条山路一直走下去,直到奔出现实的交合,荣誉的死去。
   背景会毫无节制的改变方向,知道我的眼睛生来是黑色的,无法变白,看不到事物内部的光亮。我只能考虑像她一样,忘记生活腐烂,空气失真,只要牙齿咬住清风,像把握真实那样,握住经轮旋转,就可以。
   如果时间还让她流泪,佛不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


[杜娟简介]

   杜娟,甘肃甘南人。获得《甘肃省第三届黄河文学奖》等多种奖项。作品入选多种选本。主编有《西部大开发·在甘南》《走进羚城》《合作宣传》等刊物。参加了《第十五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中国当代诗歌论坛》。合作市作协副主席,《中外散文诗学会》理事,《凤凰诗社》副社长,《塞外诗刊》副主编。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55

主题

955

帖子

249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92
QQ
发表于 2017-6-23 08: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一组美丽阳光的诗歌,语言优美朴实,接近生活,意境回味…… 学习,分享,喜欢,赞!祝福诗人!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