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76|评论: 1

至淡臻于至醇——刘省平散文集《梦回相关》序言

 关闭 [复制链接]

122

主题

322

帖子

1190

积分

驻站作家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90
QQ
发表于 2017-6-28 09: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省平 于 2017-6-28 09:08 编辑

至淡臻于至醇
——刘省平散文集《梦回相关》序言
文/张浩文



      今年暑假回陕西老家,结识了一位年轻的作家朋友——我的小老乡刘省平先生,这是让我很高兴的事情。
      高兴的原因之一是,我终于见到了真人版的刘省平,平慰了我的渴慕之情。其实我认识刘省平已经很久了,不过那都是在网上的临屏想象。我是一个乡情很重的人,大半生在外奔波,经常禁不住思念家乡。一旦有空,我就在网上搜索有关家乡的消息。这些年因为写作《绝秦书》的缘故,必须掌握更多的家乡史料,这种网上回家的频率就更高了。就在我频繁出入“扶风贴吧”“扶风百姓网”“绛帐贴吧”的过程中,有一个名叫“刘省平”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发的帖子不像别人那样随意草率,而是一篇篇优美的散文。这些散文都是描写家乡的人事风物、历史现实的,让我有一头扎进家乡怀抱的亲切感。刘省平发在网上的每一篇文章我差不多都读过,他就这样渐渐走进了我的生活,以至于我经常想象这个舞文弄墨的家乡秀才到底长的啥样?年轻还是年长?胖子还是瘦子?直到今年暑假在西安见到刘省平,我才发现我原先的想象严重失实:以文字的老道而论,这人应该年长了,可面前的刘省平却是一个很年轻的青年人;以他在网上发稿的频率之高而言,此人应该有一副壮硕的身板,否则怎能吃得消长年累月的笔耕之苦,可站在我跟前的刘省平清瘦单薄,完全一个文弱书生的模样。见到真人版刘省平,我真想对这个年轻人说一声:谢谢,你的文章排解了我的乡愁。
      高兴的原因之二是,刘省平是一个热情诚恳而有侠义心肠的人。我在家乡的那段时间里,他竭尽全力帮助我,引荐朋友,联系媒体,策划宣传……由于他以及其他朋友的竭诚相助,《绝秦书》的发行和宣传做得有声有色,引起了社会的广泛注意。中国人讲究“人文合一”,看到刘省平的为人,我就明白了他的散文为什么写得那么情真意切,人与文当然是表里如一的事情。
      在和刘省平聊天的过程中,我们多次谈到了他的散文。他很惊讶我竟然能记住他许多文章中的细节,我告诉他凡是好文章我都记忆深刻,小时候读过鲁迅的文章,我现在依然能大段大段地背诵出来。
      刘省平的散文当然属于好文章之列。
      其好处之一是真实诚挚。散文以抒情见长,但我这些年见过太多的矫情、滥情之作,特别某些怀乡忆旧散文。对故乡故人大而无当空洞乏味的赞美已经成了一种既定套路,在刘亮程之后,一种对乡村审美乌托邦式地描绘更是甚嚣尘上。这种虚幻的美化遮掩了乡村真实的现实,有意无意扮演了某种意识形态帮闲的角色。刘省平的散文没有这种虚美的俗举,在他的笔下,家乡数十年来的沧桑巨变历历在目,无论是物质的增减还是人心的益损,都让人感同身受,如同观看一部乡村变迁的纪录片。建筑越来越好而人口越来越少的村庄,曾经盛满少年快乐而今已被废弃的小学,从前清澈现在污水横流的渭河……这一切都真实地呈现了剧烈变动中的乡土现状,让关注“三农”问题的有识之士隐忧在心。在真实之上才能有真情,因为真情是真实现实触发的,读刘省平的散文经常会让我心酸眼热,为作者笔下的人物事物所感动。无论是伯父困窘艰难的一生,还是堂妹遽然消失的生命,抑或作者为了安慰父母不得不编造善意的谎言……我相信这种真挚的情感不只会感动我,还会感动阅读这本书的所有读者。
       好处之二是质朴简淡。大概是因为年龄的缘故吧,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平淡简朴的文字,并且固执地认为这才是文学语言的上品。一般而言,越是空洞才越需要装饰,越是浅薄才越故意花哨,而臻于化境的文字是简朴平淡却余味无穷的,正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刘省平的散文虽然不能说达于化境,但其文字的质朴凝练是很值得称道的。这里随便摘引几句,便可见作者的文字功力:“入了冬,渭河就逐渐瘦下来,分出好多岔流,水流细得好像能用手握住一样。”“这些年过去了,那山、那水我再没见,它们离我既远又近,似在梦里,犹在心中。”“柿子开花虽迟,但挂果很快,几乎是一夜之间,从那层层绿叶间就会钻出许许多多的小小的圆圆的青果,它们像婴儿一样伸出好奇的脑袋探测襁褓之外的这个陌生的大千世界。”这些文字简洁但有韵味,很有中国古典诗词炼字的意味。简洁有意味是淡远,简洁而蓄满情感力度就是凝练,这样的例子也不少。在《父母进城来看我》中,作者已经失业,为了不让父母担心,谎称自己要去上班,“走到院子里,我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灰濛濛的,似乎还要下雨。出了大门,我却不知该去往何方。”这简单的两句话承载着千均之力,让人不堪其重。在《麦黄时节》中,作者写每年到麦黄时节他都会老家帮父母收割麦子,可今年回家却碰上了儿子患病住院治疗,夫妻两个完全被拴在儿子病床前,等小孩好不容易出院了,作者的假期也到了,他本来还想续假留在家里帮忙,可父母为了不耽误他们的工作,坚决把他们送到了车站,“公交车很快出了村子。在村路两边的金黄色的麦田里,几台大型收割机在忙碌着,炙热的空气里弥散着淡淡的麦香味。经过我家地头时,我朝车窗外看了一眼,只见一颗颗金黄的麦穗在灿烂的阳光下轻轻摇曳着,正等待着我去收割。然而,我却要走了。”文字几乎是白描,可最后的“然而”却让我们陡然体会到一种沉重如山的愧疚和无奈。
      刘省平的散文当然还有更多的妙处,我只是一个大而化之的导游,导游只起路标的作用,有兴味的读者自然会深入美景胜境,去发现其中的万千气象。
      刘省平还很年轻,艺术之路还很漫长,以他的灵性和才气,如果眼界能再开阔一些、思考能再深入一些、学养和知识的储备能再丰厚一些,其艺术前景和成就都值得期待。
      我祝福他。

                                                                                                                                                                                                                      2013年孟秋于听涛轩

      张浩文:男,1958年出生,原籍陕西扶风,海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小说集《狼祸》《三天谋杀一个乡村作家》、长篇小说《绝秦书》等著作;曾在《天涯》《钟山》《花城》《中国作家》《小说界》《山花》《上海文学》《大家》等刊物上发表中、短篇小说及散文随笔60多篇近百万字,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等转载,并有多篇被选入各种年度小说选本。1993年获海南省优秀精神产品奖,1998年获海南省“美兰杯”第三届青年文学奖,2000年入选海南解放以来文学创作三十强。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331

主题

1267

帖子

1030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306674
发表于 2017-6-28 10: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版规定:非文学网版主及管理人员一般不允许转发其他人作品。
请楼主知悉。祝交流愉快!
评论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