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宝鸡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0|评论: 1

刘川作品选(34首)

[复制链接]

82

主题

166

帖子

320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09
发表于 2017-7-14 06:5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川作品选(34首)
原创 2017-07-13 刘川 白马湖诗社

刘川(1975—),辽宁阜新人。出版诗集《拯救火车》、《大街上》。有作品译成英文日文。曾获得首届徐志摩诗歌奖、青年诗人奖、人民文学奖。现居沈阳。

地球上的人乱成一团

我总有一种冲动
把一个墓园拿起来
当一把梳子
用它一排排整齐的墓碑
梳一梳操场上的乱跑的学生
梳一梳广场上拥挤的市民
梳一梳市场混乱的商贩
只需轻轻一梳
它们就无比整齐了



纪念结婚一周年

两张破牌
凑到一起很可能会成为
一对好牌
(而一对好牌拆开打出
也许会成为最差的牌)
我们的婚姻
就是这样一个比喻。
我们相爱
相互依赖
像最小的挪亚方舟
里面只放我们一对儿
与洪水下了最后的赌注
成为世界手里的底牌
一对好牌。
我们将赢
如果我们永不拆开。


墓志铭

死后,请一定把
我的尸体
做成一盘盘蚊香
螺旋型地烧
烧烧烧
灵魂升天而去
熏烟仍可以
为后世的写作者
驱赶蚊虫
让他在黑暗里接着写出
光辉的诗篇


望夫石

我想偷偷用锤子
敲下1块来
回家去
送给我的妻子
让她学习
这块石头
在我出门的时候
她也能变成
这样1块
忠贞的石头


人海

上帝一天不干别的
往天堂门口一坐
看着茫茫人海
看着比太平洋还大的人海
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
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
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


这个世界不可抗拒

世界上所有的孕妇
都到街上来集合
站成排
站成列
就像阅兵式一样
我看见并不惊奇
我只是惊奇于
她们体内的婴儿
都是头朝下
集体倒立着的新一代人
与我们的方向截然相反
看来他们
要与我们势不两立
决不苟同
但我并不恐慌
只要他们敢出来
这个旧世界
就能立即把他们正过来


缓解灾情

报纸上说
灾情严重,灾区的人民在悲伤哭泣
那么
为什么不把灾区的人
运到没受灾的人群中
或者把没受灾的人
运到灾区去
总之,受灾的人和没受灾的人
混杂到了一起
哭泣的人就不那么密集了
灾情就有所缓解了


紧张

烈士陵园里的墓碑
排列得整齐极了
时刻都像士兵即将出征时
排列的方队一样
每次路过那里
看见它们紧张紧张紧张的样子
我都大声地向它们喊
稍息、稍息,解散


昨晚与妻子在路边烧烤摊上吃羊肉串时所见所感

这一队学生从大街上跑过
没有一个掉队
没有一个跑散
没有一个停下
没有一个扭头
没有一个乱了步伐
他们整整齐齐
从大街上跑过
像被穿成了一串
只是那根铁钎子在哪儿
我总也找不到
每一次看见他们
我都纳闷
这么多头上身上
都冒着青春气息和自由活力的青年
是怎样
被穿到一起的


空心菜

我杀死了一个胎儿
它又小又嫩
在我女人的体内
像我女人的芯儿
我把它摘掉了
我女人说她再美、再长寿
也是空心的了


每个沉默者都是可怕的

因为眼睛
看到了不该看的
他们叫我
不要乱讲话
并给我的嘴巴
上了一把大锁
为了活命
愤怒忍耐
直到若干年后
嘴巴干枯
舌头干成
一把匕首


太阳烙我一生

太阳早晨还照着
我们的脸
晚上就照我们的屁股了

太阳每天上午
照我们的胸膛
下午照我们的后背
尤其炎炎盛夏的太阳
上午烤我们的正面
下午烤我们的背面
照着照着,就有人倒下去了
像睡着了一样,谁也唤不醒
照着照着,就有人
发出难闻的臭味
太阳每天照到我时,我都会想:
它是在给死神
烙一只馅饼吗?



某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镰刀刚开口说:
“秋天”
亮闪闪的嘴巴还没有闭上
所有的谷物
一下子
争抢着回答:
“丰收”


中国式西瓜

我生活的国家
每天发生1件芝麻大的小事儿
让正义的网民
给炒成西瓜
而第二天又发生
1件芝麻大的小事儿
他们又转身去炒那件
而使前一天的那只西瓜
变成了芝麻   


一打雷我就生闷气

一打雷我就生气
愤怒极了
是在和老天爷怄气
他轰轰地干响
为什么就不把那些恶人
一个个劈死呢
我一边生气
一边无声地写诗
但我的怒气都存储进了
一个个字里
我希望雨过天晴
读到我诗的人
耳边还有雷声,一下一下地劈
一下一下地惊吓着
他们的灵魂


一到阴天,我就想会起矿工

天上乌云越积越厚
看上去
像一个煤层
连续半月阴天
我天天头顶这个
巨大的煤矿上下班
仿佛一个
不幸被埋在井下的矿工


拯救火车

火车像一只苞米
剥开铁皮
里面是一排排座位
我想像搓掉饱满的苞米粒一样
把一排排座位上的人
从火车上脱离下来

剩下的火车
一节一节堆放在成郊
而我收获的这些人
多么零散地散落在
通往新城市的铁轨上
我该怎么把他们带回到田野


祭友

几十年来
越来越软的那个人
今天死了
我拍打着
他笔挺的墓碑
这个哭啊
朋友哎呀噢呀
朋友呜呜啊啊哦哦
但拍打着
拍打着
我突然又哈哈乐了起来
活着时你多软啊
无论是在家里做男人的
那话儿
还是在外面
做男人的脖梗子
腰杆子
都是面捏的
可是现在
你硬了
恭喜、恭喜


相框一样的人生

为什么伟人死了
还要活在
活人心中
吃什么药
才能把他们打下去呢
让我们心中的这一个个死尸
去相框里
去陵园里
去记录片里
去画册里
去纪念碑上
去历史课本里
别再活在
我们的心中了
别再让我们的人生
像相框一样
陵园一样
记录片一样
画册一样
纪念碑一样
历史课本一样
里面什么也没有
只放着一个
干巴巴的死尸了


北京

外面
由一层层的游客、外来人包裹着
剥开这一层层拥挤的人儿
里面就看见密密匝匝的北京人了
剥开这些北京人
就会露出里面许多铁打一样表情的军警
再剥开这一层坚硬的军警
其实最里面
只是
一枚冰凉的国徽



解放广场的自由纪念碑

这块碑
又粗
又高
又威猛昂扬
上面密密麻麻刻着
3100多人的名字
那边一块碑
又矮
又小
又卑微
上面只刻着
1个名字
我并不想比较两者
我只是在想
什么时候
把这块大碑
分成3100多块
每个死者一人一块
和那边那个人的一样
才真叫自由
才真叫解放


候诊大厅一瞥

黑压压一大片
全是病人
带着病菌
带着病灶
带着病态
带着病痛
带着病话
带着病苦
带着病疽
带着病根
带着治病的钱
他们来这里
想重新用钱
把病卖掉
正如当初他们
卖掉健康换来这些钱


父亲死了

父亲死了
我们兄弟几人
迅速分完家产
不知他突然复活
我们几人
又会如何
会不会把他
大卸八块
也分了
之后回家供上
以示孝心


随看随记

一个人
慢悠悠骑着一辆运粪车
闯进了
豪华大都市的人群
臭、臭、臭
人们惊呼
马上闪开
我目睹了
一车大粪
像一个高官政要
无比牛气地
穿过了人群


伟人真大

伟人真大
他死的时候
全国人都为他举行葬礼
伟人的身材真大
全国这么大一个灵棚
才勉强把他装下


一支强大的队伍

其实我最怕的
不是那些火暴脾气的人
那些爱发怒的人
而是那些老实人
那些逆来顺受的厚道人
他们一辈子没发过火
他们一直默默地积攒着
这些怒火
要干什么


无聊的时候我像个伟人

一无聊我就双手叉腰
站着
看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等
大脑中就会冒出
一个个思想的泡泡
一有事干我就恢复为普通人
庸人、凡人
像一只忙忙碌碌的蚂蚁


关于一个巨坑

今天偶遇
一个巨坑
看似无用
实则也无用
为何不填平
好像在等
市长命令
但市长的嘴巴
一动不动
它也就一动不动
听说三年多了
严重影响了
附近居民
与过往行人的生活
但我觉得还是应该
留着它
没事之时去看看
仿佛就能看到
我们市长的嘴巴


对话

父亲,站起来,你不是一直这样鼓励我吗
不,这躯体太重了,总算扛到终点了
抓我的手,父亲,像从前那样
孩子,我太虚弱了,我的手被它自己的重量握住
我挣不脱
父亲,你为什么不呼吸、不喝水
不,不久之后我也是空气、水以及万物
父亲,从此你吃什么
泥土?种子?沉默?不,我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再也不会饿了
你腕上的表停了,我来上弦吧
不用,我的孩子,我已经不需要时间了
那么我给你穿上鞋子吧
不,道路已经不再需要我
父亲,这书本你还看吗
看,但我的眼睛睁不开
也许我该看到一些不用眼睛的书
父亲,鱼竿你也带上吗
不用了,从此河边每一个垂钓的老者都是我
我是他们身后忠实的影子
父亲,今天正是你的生日啊
是的,我正去另一个世界诞生
父亲,为什么抛弃我
不会的,你一直跟在我的身后,现在
我不过进入了另一个房间
而不久后你也会找到它的门
父亲,我要听你讲话
那就听吧,我一直在你的记忆里讲个不停
可是,父亲,我多么爱你
好孩子,我也是,这是死亡也无法阻止的


听某大师弘扬佛法

我想在他的脑袋上
(谁让他是光头呢)
轻轻地割一个口子
之后再割一刀
之后再割一下
正好是个三角形
最后像
路边卖西瓜人的样子
用刀再扎一下
把这个三角块取出来
用手捏着,尝一尝


21世纪广场

广场上
有1个弃婴
引得所有
围拢高大雕像的人
都围了过来
仿佛他是
新的
正在成长的
雕像
而那边高大巍峨的
伟人雕像
孤孤单单
仿若弃婴


一车一车的西瓜进城开什么会呢?

卖西瓜的老汉身后
摆满了西瓜
1个1个1个1个
1个1个1个1个
1个1个1个1个
1个1个1个1个
我想这样1个1个地
写下去,直到把它们1个也不剩
全写出来
以符合我写实主义诗人的风格
可是写着写着我就想起了
大会议室里正开会的
脑袋们
也是这个样子摆放的
他们开会开会开会
但西瓜们这样子摆放在一起
开的什么会呢?


火葬厂

今天烧掉
几炉人
我从天上变化之风向
看出一些人
去了东南方
一些人
去了西南方
再过几天
就是春分
春天正式来临
风向大逆转
烟囱里的烟啊
一些就会去往
东北方
一些则会去往
西北方
一炉又一炉的人
生前拉帮结伙
死后也成了
一股一股的
新势力


纪念XXX逝世N周年

凡人死了
二话不说
洒点眼泪
埋掉
但伟人死了
无论深浅
年复一年
都要挖将出来
再哭一遍

赵卫峰VS刘川访谈(摘选 )

       我是一个佛教徒,修习禅宗。食素,并不仅仅是表面上的严谨戒律、恪守清规,而是对慈悲行、菩萨性的一种日常培养。目的是累积善行,远离杀念,舍弃贪欲。


        我被当成“口语诗人”,也许是一个误解。我是天天阅读文言文书籍的人,大量浏览古典诗文、佛经及传统书画作品,我骨子里满是“之乎者也”。大家看到了我过于简单、不怎么修饰的写作方法,认为那是“口语”,但其实那是一种心性流露,完全在“说人话”的状态下完成,我追求的最高境界是禅宗那种“直指人心”的力道,虽然目前做不到,但我不会偏离这个方向。


       我的写作素材大多来自生活经验,而不是属于“二手”的阅读经验。我在做生活的发现者、反思者,而不是诗人。能够真实、有意义地生活,已经是作者——创作自己人生、并参与创作他人的人生。


       一个文人不应该脱离社会、群体,要积极维护常道!太多的人文知识分子,把自己偶像化、符号化,把作品名著化、学术化,仅仅维护虚拟的文字之道,把文学当成信仰,或生命,他们写得再好,也永远是传统的“小文人”,一个艺术范畴的小我。


      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南方人,南方为火。我吃辣椒,曾经勇猛无敌、百无禁忌,呵呵。那些地道的四川人,也不一定赢过我。不过,因为觉得吃辣椒,于佛家修行虽不属于破戒,但在饮食方面饕餮恣肆,增加贪婪,仍是不妥,最近我已经开始不吃辣椒,凡欲望方面,过分爱好的,都收敛一下,心里也清净了不少。


     我不是一个优异的诗人。我顶多是一个风格化的小诗人。“讽刺”仅仅是我若干方法中的一个,因为用的比较夸张,就被大家主观上放大了。严格上来说,我作品的讽刺性并不强,我对真理的维护与寻求,有时不得已采取讽刺手法,但更多的是理性分析、有着逻辑性很强的结构——一种知识分子写作。我这样描述自己,很多人会不赞同。但我觉得我就是一个知识分子,在正儿八经说话。说的还全是人话。
  俗文学有多种,比如,用于消费的文学;用于感官娱乐的文学;表达脏丑恶的文学,等等。我警惕自己,不接近他们,那我就得在形式上看起来粗俗的时候,拼命让自己的作品有高贵的内涵——维护常道,关怀人性。


      我的很多作品表达的孤独其实是一个地球人的孤独,不是个体的孤独。

  比如:“上帝一天不干别的/往天堂门口一坐/看着茫茫人海/看着比太平洋还大的人海/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一会儿  一个死尸漂上来”(《人海》)。
  比如:“一上山/心胸就开阔/大片河山/都能装下/这说的是人/此刻,大山顶上没人/仅有一条刚被屠夫/打伤的癞皮狗/静静站立/它的胸襟/当然也一定/扩大了不少/在它眼里/整个人间/不过小小/一只狗碗/耀武扬威的我们/就是它碗里的饭粒”(《山顶上有条狗》)。
  这里以俯瞰的视角面对芸芸众生庸俗的市侩生活,产生了深刻的绝望与孤独,当然,里面还含有深层的悲悯与关怀。我少儿时代的经历也十分重要。农民家庭的愚昧,让我极力想脱离。各种社会经历的困难,让我的肉体与精神饱受打击——后来才明白,那叫“业”。必须承担,无法逃离。幸运的是,还可以自主的去修持善业——期待将来自在与解脱。所有的经历,都已经是珍宝了——这话此刻说出来,一点不虚伪。我经历的苦,让我认识了所有人的苦——都需要怜悯。没有那些经历,我可能不会如此思考问题,不会对别人的苦难感同身受,为之唏嘘与哀叹。

       因为佛教中“凡所有象,皆是虚妄,皆不可得”,佛教世界观认为这个世界苦、空、无常、无我,一切都是因缘和合的虚幻之象,并无男女相可得。我作品中的女性大多不是与情或性有关的象,而是一种命运象、苦象。反复出现的她们,是符号化的、群体层面的——她们代表某些集合命运来发言。女性,在社会遭遇中的特殊处境(比如集体遭遇计划生育)、特殊角色(比如小姐),以及在个体命运中,因危险处境与错误价值观而得到了不好的待遇(比如怀孕、生产,比如被强奸;比如为了当贞洁烈妇,克制欲爱,终身守寡),可能都是我关心的——她们如何脱离这样的处境,获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自由。她们往往是被侮辱和被伤害的,她们是弱者,而她们生育了我们,并且一直在保护着我们——这些歧视和伤害她们的男人。漠视弱者,也是犯罪。
  比如我的这一首诗:“有的女人/大腿松/随便叉开/放入男人们的/一条条/无耻之物/有的女人/两条大腿/夹得太紧了/仿佛一把/大铁钳子/而且还给/上了锁链/谁也掰不开/但我明白/其实她们的大腿/更松/时刻等着/放入一块/贞洁牌坊”(《有的女人》)。这样的作品似乎粗鄙,但我认为是人道主义的警醒。我的用意,是干净的,阳光的,人性的。
  女性,从不是我的情欲对象,不是我多么高尚,而是我不配,因为这个群体有一部深沉的苦难史,我与之相比,微小如尘。

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836

帖子

214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43
QQ
发表于 2017-7-14 08: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品读一组佳作,感受诗人魅力笔风!赞!
评论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